+ - 阅读记录

得到了韩承毅的同意,晚宴的时候,乐雪薇可以和阮丹宁一起吃,而不是和那些投资商还有老学究们推杯换盏。韩承毅之所以同意,是因为不想再让乔万东有机会接近乐雪薇。


乐雪薇说起来只是个20岁的大孩子,和同学们吃着自助美食更自在。


只是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她再也不想见到的那个人——渠礼阳!


“学、学长?”乐雪薇吃惊的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渠礼阳,不明白他怎么还有脸见她!


阮丹宁横眉一竖,挡在了两人之间,“我当谁呢?渠礼阳啊!你要脸不要脸?”


渠礼阳不理阮丹宁,只注视着乐雪薇,“雪薇,佳佳的孩子没了。”


“什么?”乐雪薇大吃一惊,今天上午在医院遇见他们,年佳佳不是还好好的,还向她炫耀孩子来着吗?怎么这到了晚上,孩子就没了?“出了什么事?”


“我,我不小心推了她一下”渠礼阳满是自责,手里捏着杯果汁不停转动着。


“哈!”阮丹宁拍掌大笑,“报应!你们这配狗,还是不要生孩子的好,生出来也没有屁眼”


“丹丹!”乐雪薇喝止住了阮丹宁,不管他们做了什么,年佳佳的孩子总是无辜的,“那她现在还好吗?你怎么不在医院陪她?”


渠礼阳点点头说:“我马上就要去的,刚才也一直在医院陪她。今天是校庆,我想着你会来,所以就来了”


“哼!你来干什么,还觉得害的雪薇不够惨吗?”阮丹宁这暴脾气,无法理解乐雪薇为什么还对他和颜悦色的!


乐雪薇这次没有拦着阮丹宁,她也觉得渠礼阳脸皮够厚,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见面的必要?渠礼阳的所作所为,不但让她对他死了心,就是朋友,以后也没的做了。


“雪薇,我知道我不是人!我也不想奢求你原谅我,我我,我只是想来跟你说声对不起,还有,我害了你,也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


渠礼阳卑微的语气,终究是勾起了乐雪薇一点慈悲心。乐雪薇深吸一口气,强笑道:“我没事,我很好,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也没什么意义,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就这样吧!”


说着,拉着阮丹宁就要走。


渠礼阳突然叫住了她,“雪薇,我这就要走了,这杯果汁,我刚才在那边拿的,一口也没喝,你要不介意就拿去喝吧!”


“介意,怎么不介意?凡是和你渠礼阳沾边的东西,那都沾了畜生的气息!”阮丹宁一张嘴那真叫毒!


乐雪薇朝阮丹宁摇摇头,接过了那杯果汁,“行,给我吧!谢谢。”


她没有说再见,她也不想再见到渠礼阳了。


阮丹宁和乐雪薇走进观众席坐下,晚上的演出就要开始了,阮丹宁有表演,得去后台准备。“乖啊!好好在这等我,我的节目第三个,完了就来找你。”


“嗯,去吧!”


阮丹宁走了,乐雪薇一个人坐在观众席,端起手里的果汁喝着。


演出开始前,她的手机又响了。一时间,她甚至以为是自己眼花,居然是渠礼阳打来的!这个人,究竟有没有羞耻心?事到如今,居然还给她打电话?


电话打了好几通,乐雪薇都没有接。


最后,渠礼阳发来一条短信。


——雪薇!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是关于韩承毅的!我在礼堂门口,等你。


关于韩承毅?乐雪薇好奇心被勾起,虽然她并不想再见渠礼阳,可是,对于韩承毅的事却忍不住的想要知道更多她站了起来,朝着礼堂门口走去。


礼堂外,渠礼阳果真在等着乐雪薇。


乐雪薇慢吞吞的朝他走过去,开门见山的问:“你想跟我说什么?韩承毅怎么了?”


“雪薇,这里人多,说话不方便,要不,你去我那儿坐坐?我慢慢跟你说我不住在宿舍楼了,我在外面租了个小公寓。”渠礼阳看了看四周,昏暗的灯光掩盖住了他罪恶的眼神。


乐雪薇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这个人是不可信的,“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哼!”渠礼阳突然冷笑一声,猛的贴近乐雪薇,乐雪薇感觉腰间被个冰冷坚硬的东西给抵住了,凭直觉猜测,那是一把水果刀!


“渠礼阳,你疯了,你想干什么?”乐雪薇吓的脸色、音调全都变了。


“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只是想请你去我那里坐坐!”渠礼阳凶相毕露,一脸阴狠。


“你疯了?我快放开我,我喊救命了!”


“喊啊!要是想让全t大的人都知道你被韩承毅了,你就喊啊!使劲喊,大声喊!”渠礼阳卑鄙无耻的样子,瓦解了乐雪薇三年来对他的印象!他不只是懦弱无能,这个人连修养都是假的!


乐雪薇不敢喊,本性暴露的渠礼阳太可怕了!


“走!”


渠礼阳用刀子逼着乐雪薇跟着他,去了他租住的公寓。


晚会刚刚开始,韩承毅便吩咐倪俊:“去看看小姐在哪儿,把她带回来。”


倪俊去了没多久,折返了回来,脸色不太好看。韩承毅敏锐的察觉出事情不太对劲,“人呢?出了什么事?”


“三少,小姐不见了。已经打听过了,有人看见,她是和渠礼阳一起走的,不过渠礼阳不住在学校宿舍,暂时还没有她的消息。”


渠礼阳?又是渠礼阳!这个渣男,不弄死他,他就阴魂不散是怎样?渠礼阳不是什么好东西,韩承毅心里是又担心又生气,小丫头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


就因为是初恋,所以才这么难割舍吗?


他茶褐色的瞳仁微微缩起,泛着幽然的冷光,“快去找!”


再没心思耗在这里,对准岳父的好感也因为乐雪薇的关系所剩无几。韩承毅没和任何人打招呼,直接站起来离开了席位。


出了礼堂,韩承毅掏出手机拨通了乐雪薇的号码,第一遍电话是通的,只是响了很久,没有人接。第二次再打过去,手机关机了!韩承毅扶额,心绪焦躁起来


“嘭”!


渠礼阳把乐雪薇的手机关机,扔在桌上。


“他很关心你啊!这才不见多久?就开始找你了!”渠礼阳阴恻恻的笑着,那笑容让乐雪薇觉得毛骨悚然。


“渠礼阳,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要说什么,快说!我要走了!”乐雪薇不断察觉到了渠礼阳的异常,他的神情很不对劲,像是失去了理智的人一样。


“哈?哈哈”渠礼阳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仰起脖子猖狂的大笑起来,他甚至夸张的抹了抹眼角,“哎哟,笑死我了,笑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乐雪薇,你傻啊!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以为,我会放了你?也是,这么蠢的女人,估计全世界就剩下你这一个了!”


渠礼阳满脸狰狞的走向乐雪薇,乐雪薇害怕的步步往后退,最后她退无可退,被渠礼阳逼在了上!


“渠礼阳,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乐雪薇被渠礼阳压在身下,恐惧感和恶心感同时涌了上来!她果然是世上最蠢的女人,这个畜生说的话,她怎么会一再相信!


“乐雪薇,你装什么啊?你不是早就跟了韩承毅吗?已经四个月多了!妈的,那时候,你不是还围着我团团转,一副非我不可的样子吗?你真特么是个绿茶婊!


外表看着纯情,实际上,早就爬上了男人的!我想干什么?男人对女人会干的事,你不是应该清楚的很吗?”


渠礼阳压了上来,亲密的肢体接触,浑厚的男性气息都让乐雪薇恐惧到颤抖。


“我以为你有多好,觉得你那么单纯、善良、完美无缺,三年来,我小心翼翼的护着你,都舍不得碰你一下!!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嘴上说着喜欢我,却背着我早和男人勾搭上了!乐雪薇,你真贱!”


渠礼阳疯了,红了眼,对着乐雪薇恶语相向。强壮的四肢束缚住乐雪薇,低下头开始在她头脸上疯狂的亲吻、啃噬。


“不、不要!”乐雪薇拼力挣扎着,只觉得他的接触和亲吻都然她无比抗拒,脑海里浮现出韩承毅英俊的面庞,微蹙的眉心、随意勾起的唇角,举手投足霸道的样子“不要,不要救我,韩承毅!”


渠礼阳猛的顿住了,嫉妒烧红了他的眼,也烧毁了他仅存的理智!


“韩承毅?你居然在这种时候喊什么韩承毅?!你特么出感情来了?你怎么这么贱?”


说着,手掌朝着乐雪薇一伸布帛撕裂开,她光滑白皙的肌肤暴露在微凉的空气里!渠礼阳的目光因此而变得贪婪,闪耀着野兽般的光芒,朝着乐雪薇扑面而来。


“走开,走开!”


渠礼阳的吻落下来,乐雪薇不断挣扎,但身体的感觉却变的很奇怪。她觉得自己好像一团火,烫到不行!而渠礼阳则是一块冰,每一次接触都让她不禁舒适的想要哼出声来。


她这是怎么了?刚才明明不是这样!


“哼!”渠礼阳感受到了她的变化,愕然之后是明了的笑,“是不是觉得很舒服?而且还很渴望我继续做下去?”


乐雪薇呆望着渠礼阳,无边的恐惧感将她包围。


“还记得那杯果汁吗?那可是我精心为你准备加了‘好料’的,没有想过你一定会喝不过,看你这反应是喝了?哈!真是天助我也!乐雪薇,今晚你逃不掉了!我劝你乖乖束手就擒,这样你也少受点罪!”


渠礼阳的手肆意的捏住乐雪薇的腰身,她觉得好像被两条毒蛇缠绕着,理智让她想要挣脱,心神却被药物给控制住了!


怎么办?今天就要被这个畜生给糟蹋了吗?闭上眼,乐雪薇流出悔恨的泪水,眼前又浮现出韩承毅的样子来——韩承毅、韩承毅你在哪儿?这一次,你还能来救我吗?


“雪薇,我这么喜欢你,你不该骗我的你既然跟了那个男人,就别怪我不珍惜你!”


渠礼阳的强词夺理让乐雪薇无言以对,而他的吻却直接让她恶心的想吐!


“混蛋!!畜生!放开我!”乐雪薇拼命挣扎着,即使身体被药物控制,但大脑是清醒的,狠狠心咬破了下唇,鲜血顿时溢出来,疼痛让她反抗的意志更加坚定。


作者的话:


小剧场:


——小雪:亲爱的,听说,明天要上架了!(鼓掌)


——三少:(不屑的瘪嘴)哼,小叶子那个后妈,要开始收费了!


——小叶子:(吆喝)大家都来看一看啊!以后看三少和小雪要付钱啊!我们三少这么帅,小雪这么可爱,包各位满意啊!


——三少、小雪:(齐抽嘴角,面面相觑)我们能罢演吗?9k


v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