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小雪和承毅
    “三少,就是这里了。”

    破落的民宅,连门卫室都没有。韩承毅下了车,绷着脸,散发着逼人的寒意,什么话也不说。倪俊在前面带路,他单手背在身后紧握成拳,彰显着他此刻一触即发的紧绷情绪。

    “倪俊,把门踢开!”

    “是!”倪俊答应一声,迅速扬起腿,厚实的铁门就在这一脚下整个从门框上掉了下来,直直落在地板上,发出极其响亮的一声,整个破旧的公寓都在抖动!

    跨过扬起的灰,韩承毅走进卧室,看见了上那两具纠缠在一起身体,顿时恨得咬牙切齿、目眦欲裂!

    好啊!多美好的画面!他这么担心她结果,她却是来和初恋学长**快活的!他是哪根筋搭错了,为了她方寸大乱?!

    “倪俊!”韩承毅果决的转过身,看都不想再看上的那两人,一挥手发狠说道,“给我做了他们,我不想再看到他们!”

    倪俊愣住了,三少这是什么意思?

    乐雪薇不知道韩承毅此刻是怎么想的,她只知道,他真的来了!她差点就要被渠礼阳给可是,韩承毅来了!她颤颤巍巍的朝韩承毅伸出手,嘴里呢喃着:“韩承毅、韩承毅呜呜”

    末了,还带着哭腔。听的韩承毅心肝都在颤!

    韩承毅一咬牙,额上青筋在刘海的遮挡下抽动着,他突然改变了主意,迅速转过身,笔直的走到旁,一只手拎起渠礼阳,像是丢弃垃圾一样将其扔在了地上,一扔就是好几米远,渠礼阳直接撞在了角落的墙壁上,撞成内伤!

    近距离看着乐雪薇,才发现她满脸都是泪痕,嘴唇咬破了正往外渗血!

    ——她是被强迫的!不是自愿的!

    韩承毅懊恼的咬了咬牙,脱下外套包住乐雪薇,乐雪薇惊魂未定的扑向他,紧紧勾住他的脖子哭诉,“他用刀子挟持我,他强迫我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差点、差点我就呜呜”

    “笨女人!”

    韩承毅心疼的不行,抱住她摁进胸膛里,嘴上气的骂她,动作却是小心翼翼、呵护备至。

    屋子外面围了一群保镖,倪俊看到韩承毅这样抱着乐雪薇出来,赶紧朝众人挥了挥手,于是大家都很自觉地背过了身去。

    “韩承毅,我、我”

    在路上,乐雪薇的药效发挥的更加强烈了,她的意志已渐渐支撑不住,脆弱的不堪一击。她本来就被韩承毅抱着,现在就更加渴望贴近他。柔软的身子像海藻一样,不断缠绕着韩承毅。

    “怎么了?”

    韩承毅低头看着她,发现她双眼迷蒙,嘴巴微张着,喘息的样子像极了——他们第一次时的那个晚上!

    和第一次又不太一样,这一次,乐雪薇是清醒的。

    可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做着一些违背本身意愿的事情,但大脑很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她竟然主动向韩承毅示好,甚至是索取更多!樱花般的唇瓣烙铁一样贴上韩承毅的薄唇,清凉的不可思议。

    这让她更加渴望他,语言无法形容的舒适感袭向大脑皮层,她的理智与道德防线彻底崩塌!

    韩承毅早已按捺不住,凭着惊人的毅力强压着想要她的念头,吩咐司机:“开快点!”

    暗夜里,劳斯莱斯流线型的车体在大路上疾驰而过,像海天上的一只鹰。

    终于到达半夏山庄,韩承毅抱着乐雪薇急急进了卧室,看似急切,抱住她的动作却又那样轻柔。

    “啊、啊、啊。”乐雪薇无力的喘息着,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那样满含期待的看着他,双颊绯红、暗藏春意。

    韩承毅身上gu‘罪爱’佛手柑香水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像久逢甘露的土地一样,乐雪薇急切的想要贴近他。韩承毅这个时候却表现的不疾不徐起来,他伸手拨开她凌乱的发丝,看着她问:“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嗯?嗯!”乐雪薇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呼吸急促而滚烫。

    “你想干什么?”韩承毅宛如一场游戏的主宰,乐雪薇已完全被他操控在掌心――从身体到灵魂!“或者,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

    “我我想、想要,你。”

    明明不应该这样说的,可是那一刻,乐雪薇却像是受了蛊惑一般,不由自主。终于还是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认真的?知道我是谁吗?”韩承毅这只精明的狐狸终于牵着乐雪薇步步走入陷阱。

    “嗯,韩承毅。”乐雪薇点点头,完整的喊出了他的名字,像舌尖上裹着细细的豆沙,甜却不腻。

    于是,一切都再慢不下来了

    像是分离了千年万年终于找到彼此的另一半,身体的契合达到惊人的程度!韩承毅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欢愉,活了30岁,才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巅峰致死!

    十指紧扣,彼此贴合到极限,恨不能将她揉进骨髓!

    “小雪。”

    他这样叫她,第一次这样叫她。

    “嗯。”乐雪薇如遭电击般,浑身一颤娇弱的应了一声,他的吻便落了下来,停在眼角。

    “以后,我就这么叫你,好吗?小雪。”

    乐雪薇被他温柔的揽在怀里,忽然想起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叫她小雪,小雪。后来,妈妈走了,没有人再这么叫她了。雪薇,他们总是这样叫她。

    可是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名字里有个‘薇’字,和乔雨薇的名字那么像!现在,她躺在一个花钱买了她的男人怀里,被这样久违的称呼感动到无法自持。

    像永夜撞上流星,有些人注定要遇见。

    “你也试着叫我承毅。”韩承毅的眼神柔的像水,让人溺毙。

    “承、承毅”乐雪薇磕磕巴巴,害羞的不行。疑惑着,不相爱的两个人,原来也可以这样你侬我侬?或许,这就是韩承毅所谓的逢场作戏吧!她尚且保有一丝清明,知道和这个男人的一切,是不能当真的。

    “很好,再多喊几声。”韩承毅鼓励的亲了亲她的鼻子。

    “承、承毅,承毅、承毅”

    “很好,真乖。”

    肌肤相亲,心脏贴着心脏,月光如华、清浅错落

    耳边有悉悉索索的响声,是韩承毅起来了。

    乐雪薇动了动眼皮,缓缓睁开眼,对上韩承毅流畅的背部线条,昨晚上疯狂的一幕幕顿时像倒带一样在脑子里快速闪过。迟来的羞涩让乐雪薇不敢面对韩承毅,她迅速转过身,拉上被子盖住脸。

    感觉到她的动静,韩承毅转过身弯腰搂住她,鼻尖和唇瓣在她脸颊和脖颈上亲昵的停留。“醒了?累不累?”

    乐雪薇蒙住被子,心情复杂难以形容。她是真的给他了从母亲去世后,她一直以超出常人的自尊活着,可是今天,却还是用这种屈辱的方式来换取了一时的安稳。

    即使是走投无路,即使是被逼无奈,都改变不了他和她之间交易的事实!、

    韩承毅并未察觉到她的情绪,浅笑着,手掌搭在她腰上,极富技巧性的揉了两把,“这里感觉怎么样?酸吗?”

    “嘶!”乐雪薇不禁皱眉,酸,当然酸,不只是腰,两条腿也酸的要命,怎么感觉浑身像被人拆了重新过一样?都不像是她自己的了。“别动,又酸又疼!”

    韩承毅依言放开了她,重新坐了起来。“昨晚累着你了,今天你就在家休息吧!”

    接着自己去了浴室洗漱,再去衣帽间换衣服。出来的时候,乐雪薇正挣扎着站在沿。

    她本来以为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就想着还是去上班比较好,不过,现在这两条腿合都合不拢的感觉是闹哪样?难道骨骼重造了吗?还有这腰,酸疼的无法想象,怎么不干脆断掉算了!

    总之,乐雪薇是以一个非常畸形的姿势站在那里,进退两难。

    “嘁!”韩承毅嗤笑一声,摇摇头,走过去将她抱起来重新放回上。

    “哎,你干嘛啊!我能动的,适应一下就好了!”

    韩承毅瞥了她两眼,乐雪薇立即闭嘴不说话了。“逞强是你的特殊爱好吗?听话,躺着。还有就算你这身体能坚持,你这你还是在家休息吧!”

    说这话时,韩承毅脸上明显带着隐忍的笑意。

    什么意思?乐雪薇摸不着头脑,直到韩承毅走了之后,她才摸出镜子来照了一下!顿时——

    “啊!”一声惊呼。

    这这这,镜子里那是个什么鬼?嘴巴破了,脸颊有点肿,妆也全部哭花了——她居然顶着这张脸和韩承毅颠鸾倒凤了一晚上?韩承毅怎么也不提醒她一下?

    这男人什么审美观?对着这张脸,还能做的下去?而且还那么力!有点泄气,韩承毅还真是缺乏解决问题的工具啊?长相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用就行。

    “呼!”乐雪薇长舒口气,告诫自己不要多想,他们之间本来就是这种关系啊!000万,这只是个开始。弯下腰,乐雪薇掏出藏在头柜里的本子。

    这本子是她去宿舍搬行李那天,在校门口的文具店里买的,用来记账用的。韩承毅说过,每有一次,就扣去一万。一共一千次,时间长了怎么记得住?

    他或许只是随口说说,但乐雪薇却不能只当他是随口说说。她得清楚得记下来,日期和次数,这样以后说起来总有个凭证。

    乐雪薇握着笔,在‘账本’上记下她和韩承毅之间的第一笔账

    作者的话:

    第一天上架,请多多支持哈

    ——小剧场:

    ——三少:(兴奋的,餍足的)终于吃到大肉了!

    ——小雪:(蒙着被子,声音闷闷的)表说了,好丢人9k

    v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