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认清身份
    乐雪薇的外婆情况稳定,两天后醒了过来,从监护室转入了普通病房。

    老人家身上带着各种管子,说话还不是很不方便。乐雪薇握住外婆的手,心疼的一直掉眼泪,贴着老人家的脸不断呢喃着,“外婆没事了,外婆好棒,这次也没有让我一个人。”

    老人家躺在上,听着孙女的话,老眼慢慢潮湿了。

    病房的护士考虑到老人家说话不方便,拿了写字板来给乐雪薇,让老人家在上面写字。老人家握着笔,颤颤巍巍的写到--钱,上学、实习。这几个断断续续的词汇,把老人家的担忧表达的很清楚了。

    乐雪薇擦着眼泪,强挤出一丝笑容安抚外婆:“外婆你别想这些,钱是我向老板借的。老板给了我几天假,等外婆好点了我就去上班,你别担心这些,好好养着知道吗?”

    老人家眨眨眼,在写字板上写下――老板是好人。

    乐雪薇怔忪,心口像是被猛的撞击了一下。韩承毅是好人?她从来没有把他看做是个好人,但现在想想,他其实并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坏事。第一次他们那场糊涂的,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至于那一千万的协议,他也没有逼她,这次,更是救了外婆。

    “嗯,是好人。”乐雪薇扬起嘴角,摸摸外婆的额头,给韩承毅贴上了好人的标签。

    病房门被推开,乐雪薇以为是护士进来做治疗了,忙站起来让开了身子,可这一回头,却看见乔万东站在门口。

    父女俩,竟是相对无言,一个是愧疚的无话可说,另一个则是心生怨怼再也解不开心结!

    “雪薇,我我才听说”乔万东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一次的变故让他愧对女儿,更愧对死去的妻子!他竟然连岳母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都是事后才知道。

    想想又觉得小女儿可怜,她一个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一定是吓坏了,而且还要忙前忙后。

    乐雪薇盯着乔万东的眼神渐渐的变得怨毒,从外婆出事之后,她对父亲的恨意已无法化解。但这里是病房,而且外婆的病情还不稳定,她不好太过分。

    忍着濒临爆发的怒火,乐雪薇抬手笔直的指向门口,冷硬的说到:“请你出去。”

    “雪薇,我是来看看外婆,还有,我想你一定不够钱付医药费,我都带来了!”生怕下一刻就被女儿赶出去,乔万东迫不及待的说着,并且快步走到病旁。

    “妈,我来看看你”

    “乔万东!”乐雪薇一巴掌拍在额头上,她实在是看够了乔万东这副嘴脸!

    乐雪薇的外婆看看孙女,朝她摇了摇头,转而看向女婿,微弱的点了点头,嘴巴动了动,似乎是在说——你来了。

    “妈,对不起,我来晚了”乔万东看着岳母,情绪突然失控,失声哭了起来。妻子去世4年,他不但没能照顾好女儿,现在还让妻子的母亲承受这种痛苦,而他却没在第一时间赶来。

    他哭的痛心疾首,可在乐雪薇看来,却完全是在演戏!这种神演技,都可以拿奥斯卡了!

    “乔万东!”乐雪薇忍无可忍,一把拽住乔万东,拖着他往病房外走。“走!不要在这里影响外婆休息!我叫你走啊!”咆哮的口气,声音却是刻意压低的。

    “雪薇!”乔万东一边祈求着女儿,一边伸手去掏钱包。

    乐雪薇不想当着外婆的面和他撕破脸,生生拽着他,眼眶通红的瞪着乔万东,咬牙切齿的说到:“出去说,别在这说!你想吵到外婆吗?”

    乔万东拗不过女儿,被她半拖半拽着出了病房。

    “雪”

    “我不想跟你吵。”乔万东来不及开口,已被乐雪薇打断。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父亲,口气生疏的像个陌生人,“所以听我说,以后无论是我还是外婆,你都不要再过问了。你走吧!”

    “雪薇,你别逞强,外婆的医药费,你怎么负担的起?”乔万东据理力争。

    “哼!医药费?”乐雪薇满含讥诮的看着父亲,别有深意的笑了,那笑容像冬日的薄冰,冰冷而尖锐,“万我都有办法了,你觉得这笔医药费我会没办法吗?”

    “你哪来的钱?”乔万东错愕不已,他没想到女儿还会再提起那万!他还以为,她是帮别人借的,这么听来还真是女儿需要这笔钱?

    “你猜。”乐雪薇挑挑眉,不打算再说更多,转身拉开房门走了进去。

    乔万东愣在当场,巨大的恐慌充斥在他心底,他隐隐意识到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一周之后,乐雪薇的外婆病情稳定,vp病房有专门的特护,乐雪薇嘱咐好各种事项,又拉着外婆说了好多话,决定回到公司上班。

    她事先没告诉韩承毅,先回了趟半夏山庄。那个时候正是早上8点多钟,乐雪薇是想回来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和韩承毅一起去公司,可是却没想到会看到那样一幕。

    刚走进玄关,乐雪薇就听见客厅里有细微的响声,通常这个时候,管家和厨师会在忙碌,所以起先她并没有在意,不过经过时随意瞟了一眼,却意外的看见了韩承毅。

    韩承毅正靠在沙发上闭着眼养神,领带松散开,外套懒散的放在一旁,而郝惜音站在他身后,纤纤手指放在他太阳穴上替他按摩。这举止很自然,仿佛经常做般水到渠成。

    这也难怪,郝惜音做了韩承毅好几年的私人秘书,像这种事自然是做习惯了。而且,恐怕不止如此这个郝惜音,也曾是他的女人吧!只是,郝惜音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她昨天晚上是在这里过的?还是说,这些日子她都是在这里过的?

    管家邵叔说过,韩承毅从来没有带女人来过山庄——原来这话根本就是骗她的!她真是笨,怎么会相信了这种话?!

    乐雪薇不知不觉咬着下唇垂下眼睑,渐渐握紧的双手指尖隐隐有些抽痛。

    郝惜音一抬头看见了乐雪薇,脸上立即浮现出得意的笑,目光还是一样充满敌意。

    韩承毅扯扯眼皮,缓缓睁开眼,昨夜为了‘隐湖’的那个计划开了一晚上紧急会议,现在疲倦的很,却在看见乐雪薇的那一刻,眼底的倦怠一扫而净。他似乎忘记了身后的郝惜音,径自站了起来,走过去拉起乐雪薇,动作和眼神都柔和到极致。

    “回来了?医院没事了?”

    乐雪薇避开韩承毅的目光,双手也不动声色的挣开他。不自然的应到,“嗯,我回来换个衣服,准备上班,如果你需要的话。”她这话里,带着她都不曾察觉的醋意。

    韩承毅浅浅勾起唇角,伸手抱住乐雪薇,抬起她的下颌,深邃的双眸对上她澄澈的眼睛,闪耀出无数熠熠生辉的辰光。“需要,怎么会不需要?不过,你不累吗?”

    乐雪薇摇摇头,乌黑的马尾垂在锁骨处的肌肤上,鲜明的对比越发显得肌肤胜雪。“不累,我想早点工作。”这样就可以早点还清外婆的医药费。

    她告诫自己,不应该对韩承毅产生任何其他想法——他是救了外婆,可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易如反掌。他并不是刻意为她做的,她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

    “那行,这样最好,省的总是麻烦郝惜音。”韩承毅瞥了眼郝惜音,说到,“既然雪薇回来了,那你就回场吧!这两天辛苦你了。”

    “总裁,可是这两天的事情,还有‘隐湖’那边都是我经手的,等我做完了这些再走吧?”郝惜音怨恨的盯着乐雪薇,不甘心的提醒韩承毅。

    韩承毅的目光没有从乐雪薇身上移开,点点头说:“那行,你先下去休息会儿,等我和小雪收拾一下。”

    郝惜音咬着牙、忍着气,极不甘愿的离开了主楼。

    等郝惜音一走,韩承毅立即低头蹭了蹭乐雪薇的脸颊,极自然的吻住了她,舌尖在她牙关前逗弄。乐雪薇蹙了蹙眉,下意识的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镀上了一层浅金色,抵在他胸膛的手仍旧是微微抗拒的架势。

    “怎么了?”感受到她的抗拒,韩承毅蹙眉很是疑惑,她这是怎么了?这些天明明不像以前那样抗拒他了啊!

    乐雪薇躲避着韩承毅的视线,摇摇头说:“没事,有点累。时间还早,我先去洗个澡。”

    “一起洗。”韩承毅乘乐雪薇转身,从后将她整个包在怀里,贴在她耳边**的说,“这么多天没见,就当是给我发福利了,嗯?”

    “别!”乐雪薇蹙眉反抗,甚至有些厌恶他这样的举动,她实在不能理解,他怎么能刚送走了别的女人,就来抱她?“放我下来,我不想跟你一起洗!”

    气氛突然凝滞,韩承毅感觉到乐雪薇不高兴,但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他为了她外婆的事情做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地方让她不满意的?要他费力讨好一个女人,甚至是去猜她的心思,韩承毅自问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也做不到!

    “哼!对你好一点你就开始使性子?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乐雪薇,你给我记着自己的身份,我可以着你,也可以不顾你的意愿为所欲为!”

    韩承毅面色一冷,刚才的温存模样荡然无存,抱着乐雪薇迅速上了楼。乐雪薇一颗心当到谷底,觉得脊背上一阵冷一阵热,像是得了重感冒一样

    9k

    v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