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慢点,小心点,坐。”韩承毅扶着郝惜音在长椅上坐下。


避无可避,乐雪薇只好朝他们微笑着点点头:“韩总好,郝经理好。”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乐雪薇迈开步子往病房走。


却被韩承毅叫住了,“站住,我让你走了吗?你等一会儿,我有话跟你说。”韩承毅心想,他真是败给这小丫头了,看她这样没精打采的样子,他竟然觉得不忍心。


乐雪薇回头笑脸相迎:“有什么事您直接吩咐吧!我这就去办。”


韩承毅愣了一下:“不是有事让你做”


“那我就去陪我外婆了,不打扰了。”乐雪薇笑着打断了韩承毅,转身又要走。


这下,不但是韩承毅,就连郝惜音也察觉到乐雪薇不高兴了。韩承毅上前两步,想问个究竟。


郝惜音怎么会看不出来韩承毅的意图?从乐雪薇出现开始,他的目光就没从她身上挪开过!急忙伸手拉住了韩承毅,笑着说到:“三少,我有点口渴。”


韩承毅低头看看郝惜音,蹙了蹙眉有些犹豫,“好,你想喝什么?”


“水就行了。”


“嗯。”韩承毅点点头,回病房去拿水。经过乐雪薇时,靠在她耳边低声说,“别走开,等我回来。”


乐雪薇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


“他走了,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韩承毅一走,乐雪薇就朝着郝惜音开门见山的问到。


郝惜音眼波里闪过一丝意外,随即笑到:“你还挺聪明,没我想象的那么蠢。”


“别说这些没用的,直接点,我还有事,没时间耗在这里。”乐雪薇不耐烦的皱了眉,催促到。


“你过来,凑近点说。”郝惜音朝乐雪薇勾勾手指。


乐雪薇虽然不耐烦,但还是依照她的话做了。


然后,出其不意的,郝惜音扬起手狠狠扇了她一巴掌!乐雪薇偏着头,发丝凌乱的铺在脸上,她伸手捋了一下,倏尔瞪向郝惜音,“你有毛病啊!”


“哼,我打你了,打你怎么了?看你这幅故作清纯的样子,不痛快很久了!奉劝你不要痴心妄想。他有过很多女人,你和她们没有什么不同,只有我,是留在他身边时间最长的。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郝惜音面目狰狞,她的话虽然直白,而且极具侮辱性,但很可惜,一点创意都没有。


乐雪薇淡淡一笑,摸了摸发烫的脸颊讥笑道,“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这一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自己的身份我自己当然清楚。只不过,我看郝经理似乎不太清楚。


无论你是个怎样特殊的存在,都不是不能取代的。比如现在,我就挤掉了你私人秘书的职位。”


“你!”郝惜音没料到乐雪薇如此伶牙俐齿,一时间竟然无语反驳。


“别激动,听我说完。其实你不用这样为难我,我不是你的敌人,你真正的敌人,不应该是他的未婚妻吗?”乐雪薇抬起手摁住郝惜音的肩膀,阻止她站起来,想了想又笑道,


“还是说,你的志向只是做他的?如果是这样,你就更不用这么恨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卸下他的名号。只是,下一个轮不轮的到你,我就不知道了。”


郝惜音显然对付这种场面有一套了,被这么说也是面不改色,接着乐雪薇的话说:“你不用在我面前这么得意,像你这样妄想以换来一生荣的女人,我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见的还少吗?这种话,我都听烦了。


呵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他的未婚妻马上就要回来了,你留在他身边的日子没有多久了。”


乐雪薇还真不知道这一点,惊愕的神色一时之间没有掩饰住。他的未婚妻就要回来了?这么快?她才在他身边没有多久


“哼!”郝惜音继续火上浇油,冷哼道,“你只不过是他解决需要的一件物品,到底有哪里可得意的?代替我的位置?信不信,你马上就要被赶走了,而他身边的那个位置,还是属于我的!”


乐雪薇稳稳了心神,藏住心口的抽痛,强笑道:“是吗?那还真是恭喜你,不过,我要纠正你一点,他身边的位置从来不是你的,你只不过是他的一个下属,谁都可以随时取代!”


“你!”郝惜音被戳到痛处,恼羞成怒,扬起手来又扇向乐雪薇。


这一次,却被乐雪薇稳稳的挡住了,稚嫩的脸上浮现出狠辣的表情,“还想打我?你省省吧!要不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现在就回扇过去!别欺人太甚!”


走廊尽头韩承毅的身影已经能看的见,乐雪薇站直了身子,朝郝惜音挥挥手:“郝经理,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没有等到韩承毅过来,乐雪薇已经捂着脸转过身走开了,郝惜音这一巴掌打的真狠,嘴角好像都破了,指甲还那么长,不知道刮破脸了没有。


说起来真是可笑,怎么只要她喜欢的男人都是别人的?喜欢了三年的渠礼阳是,现在韩承毅也是想到这里,乐雪薇蓦地顿住,喜欢的男人--她已经把韩承毅划为了喜欢的男人?


而在乐雪薇转身的那一刹那,郝惜音毫不犹豫的拔掉了手上的输液针,并且狠心用针头刺破了手,再将针头掰弯了,扔在地上,输液瓶狼狈的歪在一边。


她知道自己的力道,刚才打了乐雪薇那一巴掌,只怕是瞒不住韩承毅的,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拿着饮料赶回来的韩承毅,只看到郝惜音坐在长椅上,乐雪薇已经不在了。


“韩总!”郝惜音扶住鲜血淋漓的手背,表情痛苦中带着委屈。


“发生了什么事?”韩承毅赶紧摁住郝惜音的伤口,止住流淌的血,立即叫来医生护士,帮忙处理了郝惜音的伤口,又将她送回了病房,安顿好一切。


“我才离开这么一小会儿,你就把自己弄得这么惨。”韩承毅在郝惜音身后塞了个枕头,让她躺好。


郝惜音虚弱的笑笑:“谢谢三少。”


韩承毅不在意的摇摇头:“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些?这么多年了,我、你,倪俊,我们都是好兄弟。”


好兄弟?郝惜音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转瞬即逝,指尖却深深嵌入了掌心。不甘心,太不甘心,这么多年的陪伴,只换来一句好兄弟?


“下次你输液的时候,还是不要乱走动了,乖乖的躺在病房里,要是觉得闷,等挂完了输液再出去。”


面对韩承毅的叮咛,韩承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韩承毅察言观色,蹙眉问到:“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小雪呢?她不是陪着你吗?她现在去哪儿了?你要是不说,我就去问她”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不好。”郝惜音像是受了惊般,突然拉住韩承毅,“我说了些话,她不太高兴,小姑娘嘛!年轻不懂事,做出些幼稚的举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这话的意思,就是乐雪薇拔了她的输液管,将她弄得满手都是血?


从直觉上来说,韩承毅是不相信的。说句不好听的,乐雪薇是他见过最‘蠢’的女孩,要不然也不会被男友骗的背了000万的巨债,最后走投无路。


但是,乐雪薇今天还和他抱怨过郝惜音这件事即使不是乐雪薇走的,只怕也和她脱不了干系!难道是她一时情绪激动,发起了小脾气?小丫头倔强起来,也不是不可能。


韩承毅一张俊脸沉了下来,只想着怎么替乐雪薇开脱。


“你安心休息。”韩承毅不好当着郝惜音的面偏袒乐雪薇,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乐雪薇,好好教训一下小丫头,小小年纪脾气这么大,做事不知道轻重怎么行?怀着一副大家长的心态,韩承毅匆匆赶回了半夏山庄。


而与此同时,顶着一张肿脸,乐雪薇没法再回去陪外婆,外婆肯定要拉着她问东问西,于是,乐雪薇给外婆打了个电话,然后出了医院,准备回半夏山庄。


出了住院部大楼,又碰上个不想看到的人――父亲乔万东手上拎着水果篮,正朝着住院部走过来。


乔万东也看见女儿了,顿时笑了起来,加快了脚步走过来。


“雪薇,这就走了?不多陪陪外婆?”


乐雪薇这会儿心情很不好,乔万东无意是往口上撞,她白了父亲一眼,讽刺到:“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雪、雪薇?”乔万东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扶着镜框尴尬的不得了。随后又发现乐雪薇捂着脸,不免惊讶,“雪薇,你的脸怎么了?干嘛捂着?”


说着就伸手上来要看。


乐雪薇极其厌恶的躲开了,“别碰我,再碰我,信不信我报警!”


“雪薇!你别这样!我是你爸爸啊,爸爸是关心你!”乔万东也着急了。


“我爸爸?”乐雪薇觉得好笑,提醒乔万东,“我和你在一个户口本上吗?”


乔万东无言以对,乐雪薇的户籍从六岁时就迁走了,他们的确不在一个户口本上。乐雪薇淡淡瞥了眼沉默的父亲,冷笑着转身离开


9k


v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