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只有这一个
    “嘶!”

    乐雪薇捂着脸吸着气,感叹郝惜音别是跆拳道黑带吧?一巴掌居然打的这么疼?而且是越来越疼,左半边脸都不像是她的了,好像带了个面具。她从冰箱里取出冰块来,放在脸盆里,拿小锤子敲着,准备装冰袋冰敷。

    管家邵叔在一旁看着,直问:“这脸是怎么搞的?谁打的?回头告诉三少,让他给你出气。”

    乐雪薇没回答,抽抽嘴角,心想还是算了吧!多亏了三少,她的脸才能肿成这样。

    “小姐,我来吧!我来帮你弄。”管家伸手要帮忙。

    乐雪薇摇摇头,笑嘻嘻的拒绝了,“不用,这么点小事,我自己可以了。邵叔你整天那么忙,要照顾好这么一大家子,可不容易,多辛苦啊!”

    “嘿嘿,小姐过奖、过奖了。”管家邵叔慈祥的笑着,打从心里喜欢三少这次看上的这个女孩,懂礼貌,说话的时候总是笑眯眯的很可爱。

    “过奖什么啊!这么大一个山庄,要不是你早乱套了啦!我也是靠邵叔照顾着呢!”

    乐雪薇认真的凿着冰,鼻尖上渗出细微的汗珠。

    玄关处一阵响动,管家急忙赶过去,嘴里说着:“一定是三少回来了。”

    乐雪薇回头看了看却没有动,继续低头凿冰,将凿好的碎冰块装进冰袋里。

    韩承毅换了鞋,却没有上楼,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小姐在房间里吗?”

    “不,在厨房里。”

    韩承毅立即踱步走向厨房,看到了在流理台上装冰袋的乐雪薇。她低着头,他没有看到她红肿的脸颊。

    韩承毅蹙了蹙眉,径自走到乐雪薇跟前,说到:“我不知道你和郝惜音有什么过结,不过,你也不小了,做事情不要那么幼稚冲动,郝惜音是我的老部下,不是你做什么事,我都可以着你。”

    “”乐雪薇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韩承毅,许久没有说话。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她连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你”她这一抬头,惊讶与不解的还有韩承毅。刚才还盛满怒意的双眸顷刻间被疼惜所取代,“你的脸怎么回事?”说着,伸手摸向她的左脸颊。

    乐雪薇迅速的躲闪开,冷冰冰的问到:“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我做了什么幼稚冲动的事情?郝惜音怎么了?”

    面对乐雪薇的逼问,韩承毅心虚不已,这个时候,他怎么还会在意郝惜音?而且,在看到乐雪薇这种反应的同时,他已经明白过来了,他冤枉了她。虽然他觉得她不是有意要伤害郝惜音,但他的确是认为她是一时冲动做出了那种事。

    “先让我看看你的脸。”韩承毅避开话题,城府极深的他,自然明白在这个时候不能碰触乐雪薇的逆鳞。

    然而,乐雪薇却不吃她这一套。他的精明算计,对上她的澄澈透明,竟然不起作用。

    “她究竟怎么了?我做了什么!”乐雪薇装好冰袋,覆在脸上,盯着韩承毅,生怕错过他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韩承毅照旧不答反问:“你的脸是她打的?”

    虽然是反问,但他心里已经有了数。郝惜音跟了他这么多年,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都不输给男人,普通男人看到她都要自愧不如,这么强势的一个女人,和还没跨出学校大门的乐雪薇答案不言而喻了。

    乐雪薇却抽了抽嘴角,笑到:“让我猜猜,郝惜音怎么了?难道她也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说是我打的?那她还真是下得去手。”

    她一边说,一边捂着冰袋从韩承毅身边擦肩而过。

    “小雪。”韩承毅拉住了乐雪薇。

    “还有什么事吗?”乐雪薇眨巴着双眼,天真懵懂的模样,“没事我上楼了,她要是说是我打的,那就是我打的吧!无所谓。”

    乐雪薇头也不回的上了楼,韩承毅焦躁的揉了揉眉心,没有跟着乐雪薇上楼,而是转身去了玄关。走到楼梯口的乐雪薇一怔,他居然又出去了?他还是去医院吗?他劳师动众的回来,就是为了质问她的?

    “韩承毅!你混蛋!”

    乐雪薇低声咒骂着,大门终于‘嘭’的一声关上了。

    郝惜音没有想到韩承毅去而复返,心里正高兴,看来今天这一招‘自残’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三少,您怎么又来了?我不要紧的,您不用总是来看我。”郝惜音柔声细语的样子,和她平日里女强人的做派简直判若两人。

    韩承毅迈着修长的两条腿立在郝惜音面前,郝惜音拉过椅子让他坐,他却视若无睹。“惜音,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郝惜音面色一紧,预感到韩承毅要说的话不会是什么好话。“六、六年,从我毕业开始,就一直跟着您”

    “哎”不等她说完,韩承毅便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惋惜的看向她,极缓的摇了摇头,“六年,跟我我六年,却还犯这种错误?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最后几个字,带着几丝发狠的意味,近乎绝情的口吻。

    郝惜音彻底慌了,韩承毅从来没有这样严厉的对她过。就像韩承毅说的,她从ds没落的时候就跟着他了,可谓是同甘共苦的功臣!韩承毅是惜才的,也是感恩的。

    可是,此刻他的眼神太冰冷了,看她的样子就像看个陌生人。

    “三少,我错了我以后再不会犯这样的错了!”郝惜音不再争辩,韩承毅能这么说,就代表他已经肯定了他的想法,争辩也只是徒劳。她只是拉住韩承毅苦苦哀求着,“我一时糊涂,我认错。”

    韩承毅拨开郝惜音的胳膊,没有一丝犹疑,“希望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好好养伤吧!伤好了之后,不必留在t市了,回国吧!那边可能更适合你。”

    “不!您别赶我走,我一直都跟着您,没有人能比我做的更好!”郝惜音错愕不已,他要赶她走!为了乐雪薇,他竟然要赶她走?

    韩承毅并不为所动,叹息到:“你的能力我是清楚的,所以才让你回国打理那边的产业。”

    郝惜音知道韩承毅主意已定,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她只能忍住心头的悲哀、不甘和恨意,将这一切都算在了乐雪薇头上!

    赶走郝惜音是在韩承毅的意料之外。他不是块木头,这么多年来郝惜音跟在他身边,对他有什么心思,他当然早就明白了。但他有个规矩,绝对不碰身边的女人,否则分手的时候是个麻烦。

    如果郝惜音一直乖乖的做她分内的事,那么韩承毅可以当做永远都不知道,但现在不行了,郝惜音把主意动到了乐雪薇的头上,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他的一些规矩,正在因为乐雪薇而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不动身边的女人;比如,不为了女人大动干戈;比如,不为了女人牵肠挂肚此刻,韩承毅正以时速两百公里的车速赶往半夏山庄!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乐雪薇,抱一抱委屈的她。

    赶回山庄,乐雪薇房间的灯已经灭了。韩承毅气息未定的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才九点多钟,已经睡了?

    “小雪、小雪!”韩承毅抬手拍了拍乐雪薇的房门。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一片,乐雪薇没有起来开门。这么敲门怎么都该醒了,那就是生气了,故意不开门。

    韩承毅哭笑不得,只好叫来管家用锁开门。

    门一打开,里面静悄悄的、黑漆漆的一片,管家压低了声音说:“三少,小姐好像真的睡着了啊!”

    “行了,你下去吧!”

    韩承毅摒退了管家,关上房门,打开壁灯,走到边坐下。只见上那个小丫头还真是睡着了——嘴巴微张着,双手放在脑袋两侧,经过冰敷,左侧脸颊没有刚才肿的那么厉害了,耳朵里还塞着耳机。

    睡觉还听歌?韩承毅一挑眉,难怪他那么使劲敲门她都听不见。

    “傻丫头。”韩承毅薄唇一勾,溺的低声呢喃着,低下头来咬住乐雪薇粉嘟嘟的唇瓣。

    “唔”睡梦中的乐雪薇受到骚扰,皱了皱眉,不满的嘟囔着,却又伸出舌头来舔了舔。

    这一举动无疑是极具**性的,尽管她本人是无意的。韩承毅觉得浑身发热,不耐烦的撕扯着身上的衣物,罩在她身上,对属于他的每一块领域虔诚的膜拜、并且享用。

    “嗯?!”

    动静这么大,乐雪薇再不醒就是死人了!她蓦地的睁开眼,惊慌的看到身前那颗浅栗色的脑袋,惊叫到:“谁、谁、谁啊唔!”

    韩承毅欺身上来堵住她的惊呼,阴恻恻的笑到:“谁?居然问是谁?除了我,还能是谁?你还想是谁?你是我的,不知道吗?”

    韩承毅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细窄的脖子,滑腻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乐雪薇睡的迷迷糊糊的,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进来了,还问这种问题,稀里糊涂的点点头:“知、知道啊!”

    “真乖!”

    韩承毅奖赏般的不断加深了吻,从眼角眉梢到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不放过。他有过不少女人,但只有这一个,是他不择手段得到的,她这么好、这么好

    9k

    v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