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乐雪薇的账簿
    结束完和乔雨薇的约会,韩承毅回到半夏山庄,情绪不怎么高涨。

    和乔雨薇之间的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看的出来,乔家上下对于他是很满意的,乔雨薇本人对他的爱慕表露的清清楚楚——然而,问题出在了韩承毅身上。

    他等了十年,一心想要娶她,如今总算能如愿了,却并不如想象中那样高兴,甚至于在内心深处,他还有些抗拒。说不清什么原因,他不像他以为的那样喜欢乔雨薇。

    眉宇间埋着淡淡的愁闷,韩承毅上了二楼。

    而韩天磊刚好从房门里出来看到韩承毅,心虚的笑了笑。“三叔这个,我”

    韩承毅蹙眉,侄子进去的房间,是乐雪薇以前住的房间,她走了没两天,里面的东西都还没动。“你进去干什么?”

    “嘻嘻。”韩天磊陪着笑脸,扬扬手里的东西解释说,“雪薇不是走了吗?她的行李都没收拾,衣服什么的,我不好帮忙收,她说不着急,不过,一些证件,她让我帮她拿过去。”

    韩承毅沉着脸看了看侄子手里的文件袋,暗自冷笑,她要拿东西怎么不跟他说?却让韩天磊帮她拿?才刚分手,看到他就横鼻子竖眼,倒是和侄子的关系这么好!

    他又想起了今晚在公司门口看到侄子和她拥抱在一起的场景,嫉妒的情绪在心底疯狂滋长!

    深邃的双眸犀利而直接,带着透视人心的威胁看向韩天磊,勾唇冷笑,“韩天磊,你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要我告诉你多少次,不干不净的女人,你不要碰!更何况,这一次还是我的女人!”

    韩天磊没想到只是帮乐雪薇拿点东西,都能引来三叔这么恶意的中伤,当即脖子一梗,反驳道:“三叔!谁都有权利说雪薇不干不净,只有你没有权利!你别忘了,是谁让她变成今天这样!”

    韩天磊不想继续跟韩承毅争吵,拿着东西要回房,却被韩承毅喝住了。

    “韩天磊!你在跟说话?三叔是为了你好!你不要以为今天你们俩在公司门口抱在一起没有人知道!”韩承毅轮廓紧绷,像随时会爆破的泡沫,怒意张扬。

    韩天磊一顿,默了默,肖似韩承毅的俊脸上一派平静,“没错,我是对雪薇有好感,但是,却绝对不是三叔你想的那样,我太了解三叔的手段了,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和雪薇怎么样的。我只是同情她,觉得她可怜。”

    说着,审视的打量着韩承毅,反问道:“三叔,您不觉得她可怜吗?你这么对她,真的没有一点良心不安吗?”

    韩承毅错愕,紧绷的轮廓一刹那松懈开。

    韩天磊摇摇头,转身回了房间。

    良心不安?韩承毅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当初他们说好的只是交易,而且事后他也给了补偿,为什么要良心不安?可被韩天磊这么一问,心尖竟然有隐隐的刺痛!

    推开了学我卧室的门,韩承毅走了进去。

    这里一切都没变,韩承毅坐在上,似乎还能闻到乐雪薇的气息。而后,他不经意间瞥到了头柜,鬼使神差的,伸手探了过去,将抽屉拉开,里面赫然摆着一本小册子。

    这是什么东西?带着疑惑,韩承毅拿出了小册子,翻开了一看——瞠目结舌!

    里面居然是乐雪薇所记录的他们的次数?!

    “哈?”韩承毅失笑,猛然间想起当初的一句戏言——一次一万!没想到,小丫头当真了,居然每天认认真真的记了下来!几月几号几次最后一次记录,就是他们分手的前!

    韩承毅有种被摆了一道的感觉,扬起手狠狠将小册子摔在地上,胸腔因气愤而剧烈起伏着!好啊,小丫头居然把和他的欢爱当做任务一样来完成!太憋屈了!

    眸光跋扈的落在地上那本‘账册’上,“好啊!喜欢‘记账’是不是?那就不要怪我,抓你回来,把‘账本’补齐!”

    “老板,结账!”

    今天又是加班到很晚,乐雪薇从公司回到学校,直接奔向小吃街,要了一大碗炒河粉,倒上辣酱吃的满嘴红彤彤的,终于活了过来,摸摸肚皮,结账回宿舍!

    “老板,来一碗炒河粉。”

    结完账,一转身,对上刚刚进来的渠礼阳。

    两个人都吃惊的看向对方,这就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渠礼阳先反应过来,朝老板说到:“不好意思,老板,我不要了!”说完转身就走。

    乐雪薇随后反应过来,急忙追了出去,朝着渠礼阳大声喊道:“渠礼阳!你给我站住!你凭什么见了我就跟见了鬼一样?你对我做了那种事情,难道不应该跪下来磕头认罪吗?”

    渠礼阳在前面拼命的跑,乐雪薇就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追,她也不知道追到渠礼阳要怎样,只是顺从了内心的意愿。

    “啊、啊”渠礼阳终于停了下来,大口喘着气,回头看向乐雪薇,乐雪薇脚下没刹住,一下子撞进他怀里,跑的大汗淋漓。

    “雪、雪薇,你、你追我干什么?我对不起你,没脸见你!”渠礼阳扶住乐雪薇,满脸愧意,总算是说了句人话。

    乐雪薇虚弱的一笑,都这样了,道歉有屁用!“你的道歉,我能相信吗?你的嘴里,还有一句真话吗?”

    渠礼阳面色一僵,焦急的争辩到:“我这一次没有骗你,我是真的觉得没脸见你。我知道,即使让你打我、骂我,也都是没有用的,我不值得原谅!”

    乐雪薇不笑了,尽管她被这个人骗了很多次,但这个时候,她还是愿意相信他的话。

    渠礼阳看起来比以前落魄了很多,向来注意外表的他,头发乱蓬蓬的,身上的衬衣也没有熨烫过,那天看到他在‘弥巷’做服务生,乐雪薇知道,他现在过得很不好。

    “你现在住在哪儿?”乐雪薇擦擦汗,问到。

    “我,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单间论文答辩还没过,等毕业了,再另外找地方。”渠礼阳没什么底气的笑声回答。

    看他这样,乐雪薇居然觉得心酸!吸了吸鼻子,扯扯渠礼阳,“能请我去坐坐吗?”

    “雪薇?”渠礼阳不敢置信的看向乐雪薇,上次他那样对她,她还愿意去他那里坐坐?

    “走吧!我又不会吃了你!”乐雪薇知道他想什么,但她相信渠礼阳不会,故意这样说。

    到了渠礼阳租住的单间,才知道他过的有多惨!

    一个不到0平方的单间,里面只有一张,一张简易可收式桌子,没有衣柜,行李、书籍全部堆在地上,墙上钉着钉子两头拉了绳子挂衣服用。乐雪薇看了一眼都不忍心再看第二眼!

    渠礼阳走到墙角,取来一瓶矿泉水局促不安的递到乐雪薇跟前,“雪薇,喝水。”

    乐雪薇没有接水,突然朝他问到:“公司呢?你的帐我已经帮你还了,你有公司的啊!还有年佳佳呢?她不是富豪千金吗?”

    言下之意,渠礼阳不应该过的这么惨!

    渠礼阳凄苦的一笑:“有人恶意破坏,切断了所有生意来源,公司怎么还经营的下去?还有年佳佳家也是一样,很快破产了遇到这种情况,年佳佳的孩子又没了,我和她,早没在一起了。”

    三言两语的事实,说出来却让人震惊不已!乐雪薇看向这个自己喜欢了三年的男人,她的初恋!悲惨的明明是渠礼阳,但乐雪薇却觉得难过的不得了。

    她突然站了起来,双手猛的捶向渠礼阳,咬牙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过的这么惨?既然抛弃了我、欺骗了我、利用了我、伤害了我,那你倒是过的好好的啊!过的得意洋洋的啊!现在这么一副惨样,是要刺激谁?混蛋、混蛋、混蛋!”

    渠礼阳站着一动不动,任由乐雪薇捶打。

    发泄了好一会儿,乐雪薇觉得好过多了,擦擦眼泪,准备离开,从今往后,她和这个人两清了!再也没有什么爱恨了!

    “雪薇!”渠礼阳却突然叫住了她。

    乐雪薇停住脚步,没有回头,“什么事?快说,我要回去休息了。”

    “雪薇,你不要相信那个韩承毅。我知道,我不是好人但是,那个韩承毅绝对是个比我还要坏的人!他不能信的,你跟着他要小心,他那种成熟多金的男人,摆明了是用钱在玩”

    渠礼阳顿住了,下面的话他不太好开口。

    乐雪薇笑了:“呵呵,还以为你要说什么,我知道他不是好人我走了。”

    “雪薇,你信我!”渠礼阳以为乐雪薇不相信他,急急拉住她,“我知道我害了你!利用了你,我不指望你能原谅我,但是,有些话我一定要告诉你,上次我跟你说有关韩承毅的话要告诉你,是真的有话说”

    “你说。”乐雪薇挣开渠礼阳,语气极为平静。

    “我和你,我们今天之所以会变得这么惨,全部都是韩承毅阴谋!是他一手造成的!”

    渠礼阳话音一落,犹如在湖心投下一枚巨大的石子,溅起无数涟漪

    9k

    v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