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计策与对策
    肢体活动间,乐雪薇手背上针眼的部位不断往外冒血,其实没有多少,但是在她白皙的手背上却显得格外怵目惊心!

    韩承毅看得心底一凉,口气也变的凉凉的:“你现在,是为了这个人渣,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吗?”

    “韩承毅,你不要不讲理,你为什么总要欺负学长?都跟你说了多少遍?我们这些普通人和你不一样,经不起你这么耍着玩!”乐雪薇伸手捂住手背,此刻也有些后悔,刚才太冲动了。

    “你告诉我,你心里是不是还有这个人渣?”韩承毅吸了口气,觉得心口闷的不得了。

    乐雪薇一怔,怎么突然问起这种问题?他们之间的事,为什么又扯到渠礼阳身上了?渠礼阳都那样伤害过她了,她怎么可能还韩承毅是不是傻啊?

    她这么一停顿的功夫,韩承毅却以为她默认了,眼角一勾,英俊无比的脸上有种执拗的狂乱。

    “哼!就算你惦记着他也没用,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在我说厌倦之前,你都是我的!”

    “你说什么啊?”乐雪薇苦恼的捂着脑袋,她的烧还没有完全退掉,经过这么一闹,又有反弹的迹象了。

    “雪薇!”

    “小雪”韩承毅瞪了眼渠礼阳,朝倪俊示意,“把他给我弄走!”

    韩承毅转过身,不由分说的将乐雪薇抱起来,直往外走,一边说一边吩咐倪俊:“回山庄,打电话让医生过来。”

    “是。”

    倪俊一怔,回山庄?乐雪薇是三少第一个带回韩家祖宅的女人,而这一次,她是第二次进入山庄了

    +++++

    乐雪薇病的不轻,回到半夏山庄,一直高烧不退,一开始还能和韩承毅斗两句嘴,可是后来,却渐渐咳嗽起来。

    “咳咳咳”

    咳的越来越厉害,体温也越来越高。小小的人儿躺在上,不安的扭动着,闭着眼,不时从睡梦中咳两声。

    “怎么回事?你不是医学博士吗?治不好一个小感冒?”韩承毅心疼的不得了,不由迁怒医生,“给你那么高的薪水,白养着你的吗?你看看她,都昏迷了!”

    “呃”医生擦擦额上的汗,小声的解释到,“三少,她是睡着了,不是昏迷!”

    韩承毅面色一僵,骂道:“烧得越来越厉害,你就说怎么办吧!”

    “三少,她这是感冒加上体质不好,病毒感染”

    “别跟我说废话!”韩承毅烦躁的打断医生,“赶紧治!”

    “是是,我这就去准备输液,另外,找个看护来,替她擦擦身子,温度会降的快点,人也会舒服很多。”医生说完,赶紧走了。

    没见过三少这么吓人过,那女孩子只不过是个小感冒,拖得时间长了才会这样,至于这么慌张吗?哎

    重新输上液,乐雪薇渐渐平稳下来。因为发烧,呼吸比平时粗重许多,小脸也红扑扑的。

    倪俊在门口请示:“三少,看护请来了,让她进来给小姐擦身子吗?”

    韩承毅正要点头,随即一想,摇了摇头:“不用,让她在下房休息,有需要自然会叫她,现在没事。”

    “是。”

    摒退了倪俊和看护,韩承毅自己去了卧室,打了盆温水过来,走到旁坐下,看看乐雪薇,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医生说了,要用温水擦身,我舍不得让别人碰你,女的也不行,所以我帮你擦?

    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那我开始了啊。”

    自说自话的韩承毅,伸手开始解乐雪薇的衣物。乐雪薇闭着眼,浑身无力,只有任由他摆布。

    不过,不怀好意的韩承毅,很快后悔了。替乐雪薇擦身子,也不知道是他们俩谁欺负谁!这种能看能摸还不能吃的感觉真是太特么糟糕了!考验他的定力吗?

    面对巨大的**,韩承毅很快受不了了,热切的渴望吞没一切,那个念头一旦被释放,暴涨的激情没顶倾巢。韩承毅扔掉毛巾,抱住了乐雪薇,即使她现在病着,却还是对他具有这样大的吸引力。

    “嗯”乐雪薇闭着眼,痛苦的哼哼着,汗水从她光滑的肌肤上流下来。

    韩承毅一惊,他这是在干什么?小丫头这么不舒服,他还有心思做这种事!

    “嗯,承毅”

    突然,睡的并不安稳的乐雪薇,嘴里呢喃着韩承毅的名字。韩承毅眼睛一亮,收住所有的动作,仔细聆听着,生怕刚才那一声只是他的幻觉。等了许久,就在韩承毅要放弃的时候

    “承毅”

    是真的!她是真的连睡觉都在叫着他的名字!韩承毅已是心花怒放!

    “小雪,小雪。”韩承毅低下头,吻住她的唇瓣,轻柔辗转——发烧的人,皮肤会很痛,他怕弄疼了她。

    “欺负我哼”乐雪薇嘀嘀咕咕,又说了一句。

    “嘁!”韩承毅轻轻咬住她的唇瓣,嗤笑道,“就记得我欺负你了?怎么不想想自己是怎么气我的?我怎么就欺负你了?我对你还不够好?我对谁,都没对你好,没良心的小东西!”

    +++++

    早上醒来,乐雪薇睁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昨天是被韩承毅带回半夏山庄了。

    倏地坐起来,才发现腰间拦着条胳膊,眼睛一闭,乐雪薇想哭——怎么又和他睡到一起去了?

    韩承毅随即也醒了,极自然的起身抱住她,薄唇在她颈侧、落发上轻吻着,“醒了?好点没?我看看,还烧不烧?”说着伸手抚上她的额头,掌心温热,烧已经退了。

    “昨晚烧了一晚上,起来洗洗,换身干净点的衣服,会舒服点。”

    韩承毅自己先下了,转身朝乐雪薇伸出手。

    “”乐雪薇有些茫然,他什么意思?不会以为,经过昨晚上,她就同意和他在一起了吧?

    “不用了,我回去洗。”乐雪薇躲过韩承毅的胳膊,自己下了,穿好鞋,准备回去。

    “听话。”韩承毅看她这样子,知道她还在怄气,不悦的蹙了眉。但看她大病初愈,又不忍心对她凶,便忍着气哄她,“出了汗,不洗澡,出去又要着凉。”

    “不要紧。”乐雪薇不听他的,站起来准备出去。

    才刚走出两步,身子就被韩承毅从后面圈住了。

    韩承毅真的是放下架子在哄她,“好,昨天是我不好,我道歉,你病还没好,不要跟我怄气了,还要连着输几天液,你就留在山庄,你房间里的东西,我都没让人动过。”

    话很动听,真的是很好的情话。前提是——如果,他没有乔雨薇的话!

    乐雪薇扯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韩承毅,你居然以为我是在跟你怄气?你想错了,我没有。你想想,我们是什么关系?上下级而已,是工作关系。有哪个下属病了,会住到上司家里?

    而你,也不要和我说对不起,你哪里有对不起我?你维护未婚妻,那是天经地义的。谁不想把最好的给最爱的人?我理解,所以,我也没有怪你。

    只是,我不想再和你有工作以外的关系了,我说了很多遍,你都不听,我只好一再重复,今天我就再说一遍,我不会改变主意的,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乐雪薇拉开房门走了出去,韩承毅沉着脸看着她走远,想不出来用什么话挽留她,小丫头铁了心,软硬不吃,他已是束手无策!

    出了主楼,管家等在门口,笑着迎接乐雪薇:“小姐 ,您这就走了?三少吩咐给您备了车,送您回去。”

    乐雪薇向管家道了谢,想了想,问道:“邵叔,您见没见过三少的未婚妻?”

    管家一愣,迟疑的摇摇头:“我知道三少的未婚妻回来了,不过,三少目前还没有带她回来过,小姐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随口问问。”乐雪薇笑着摇摇头,上了车。

    原来,乔雨薇还没有进过半夏山庄?那么这是不是一个很好的信号?也许,她这一步棋子走对了,分开韩承毅和乔雨薇,并不是不可能的。

    乐雪薇前脚刚回到宿舍,后脚就有医生护士敲响了607寝室的门。

    “您好,我们是三少派来的,三少怕您忘了输液,所以,吩咐我们过来,在宿舍里给您输完液再走。”

    面对突然到来的医生护士,乐雪薇惊讶的目瞪口呆!心里面,涌动着潮湿的暖流。这个韩承毅,怎么这么无孔不入,又这么矛盾?明明坏的要命,却又对她体贴成这个样子!

    而这个时候的韩承毅,面对着从国空运过来的最新一期的巴黎时装周最高荣誉设计师设计的礼服,思忖着——这件礼服,小雪穿上,一定会很漂亮。

    她不是生气说,没有礼服穿吗?那好,她有计策,他也有对策,无论如何,那一天,他要她穿的漂漂亮亮的站在他身边!

    “三少,这礼服让人送去给乔小姐试吗?”倪俊以为这礼服是为乔雨薇订制的。

    韩承毅亲扶额,似笑非笑的反问:“谁说是给她的?”

    9k

    v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