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夜探弥勒寺(上)
    杨瑞有杨瑞的骄傲!

    他想要摆脱那个庶子的身份,想要获得别人的认可。

    之前,他靠着小手段,成为杨承烈身边的执衣。可这并不代表,他真的得到其他人的认可。似管虎这种跟随杨承烈五六年的老人,靠着真本事从普通的快手做到缉捕班头,如果没有真才实学,就很难让他接受。谁都知道,捕班快手的收入高,月俸八百文,加上各项例钱收入,一个月下来差不多就是一贯多钱的收入。

    杨瑞如今年纪小,做不得快手。

    可如果……

    不可否认,他有点害怕。

    但杨守文说的不错,如果他真能破了案子,也许用不得十八岁,就可以成为快手。

    嗯,值得拼一下。

    他在犹豫许久后,最终决定,拼上一回。

    其实,杨守文并不想带着杨瑞,毕竟夜探弥勒寺毕竟存有一定的风险。

    可如果杨瑞不去,终究是有些不太方便。杨瑞毕竟有官身,到时候可以出面和寺院的人进行交涉。这件事若办得好,对杨瑞也有好处;就算没有收获,杨守文相信,以自己的身手,保护杨瑞当不成问题。而且,弥勒寺里面也有僧人驻留。

    “二郎,记得跟着我,别离我太远。”

    天色已晚,夜幕降临。

    由于杨瑞的关系,晚上幼娘也没有缠着杨守文。看得出来,小丫头对杨瑞还是心有余悸,或者说怀着怨念。

    也正是因为这样,杨氏和幼娘早早便休息。

    等她们屋中的灯熄灭之后,杨守文便和杨瑞来到庭院中,两人穿过后院的花圃,越过木栅栏,沿着小溪而行走了一会儿,在一座小木桥的桥头,停下了脚步。

    过了河,再往前走,就是入山的山口。

    弥勒寺坐落于雀儿涧,距离山口大约大约有十二三里的路程。

    月光,洒在溪水上,只见鳞波荡漾。秋蝉鸣叫,更为这寂静的夜色平添几分神秘气息。

    往山里看,黑漆漆,静悄悄。

    杨瑞突然停下脚步,颤声道:“大兄,要不然咱们天亮再去?”

    “天亮了,管班头他们就会过去,到时候不管发现什么,都会和你没有关系。”

    杨守文看了杨瑞一眼,展颜一笑。

    他拍了拍手中的大枪,沉声道:“二郎休要害怕,我练武十年,保护你绰绰有余。”

    那杆大枪,是杨守文的爷爷杨大方所留。

    枪长六尺七寸,较之制式大枪要短很多,也就是在两米出头。

    杨守文今年十七岁,身高在175公分上下,比那杆大枪要低一个头还多。枪很沉,重有十四五斤。硬枣木制成的枪杆有婴儿手臂粗细,枪身上更缠绕银色丝线,在月光下泛着一蓬淡淡的银光。枪头是用上好的镔铁打造,呈梭子形状,上面还有两个倒钩。月光下,枪刃泛着一蓬暗红色的光,似乎在说,它曾饱饮鲜血。

    这杆枪,名为虎吞!

    据说是早年间,杨大方所使用的兵器,而且是杀人无数。

    只不过杨守文已经记不清楚爷爷曾说过的那些故事,而杨承烈更不可能告诉他。

    之前他拿着枪出来,杨瑞还觉得他大惊小怪。

    可是现在,当他看到杨守文手中这杆大枪的时候,眼中不由得却流露出羡慕之色。

    杨大方宠爱杨守文,对杨瑞却很冷淡。

    小时候,杨瑞曾想要跟随杨大方习武,可是却被杨大方拒绝。

    “我杨家枪法,传嫡不传庶,传子不传女。”

    杨大方一句话,便堵住了想要为杨瑞求情的杨承烈的嘴。虽然之后杨承烈也教过杨瑞一些拳脚,可是在杨瑞看来,不管他如何练得如何,始终比不得杨守文。于是乎,杨瑞也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对习武变得不再热心,也对杨守文非常嫉恨。

    这也是杨瑞去年为什么陷害杨守文的原因。

    他一方面讨厌杨守文,同时又渴望得到杨承烈的重视。

    你武艺好有什么用,跟在爹爹身边做事的人是我,在外人眼中,我才是阿爹的儿子。

    只是现在……

    “大兄等等我,我也去。”

    看到杨守文走上木桥,杨瑞一咬牙也跟了上来。

    内心中,他对杨守文有些畏惧,但同时又有些好奇。

    杨瑞知道,杨守文做了十七年傻子。可没想到他清醒过来后,竟好像什么都知道似地。

    且不说杨守文能揣摩阿爹的心思,更猜出了那首童谣的出处。

    他胆子很大,同时又好像懂得如何赚钱。

    他这十七年究竟在做什么?杨瑞非常奇怪。按道理说,一个傻了十七年的人清醒过来,怎可能懂得那么多的事情?而且,杨守文能说会道,也让杨瑞感到吃惊。

    山路崎岖,但是对于常走山路的杨守文而言,没有任何问题。

    他手持长枪,一手拉着杨瑞,沿着山路走了近一个时辰,就见前方雾气弥漫……

    穿过那层薄雾,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山巅一座寺庙。

    杨守文喘了口气,从腰间取下水囊,灌了一口水,然后把水囊递给杨瑞。

    “再加把劲,咱们马上就到了。”

    杨瑞狠狠喝了几大口,总算是缓过来一些。

    近两个小时的山路,对于年仅十三岁的杨瑞而言,绝对不轻松。如果没有杨守文一路关照,他可能走到一半,便不想再走下去了。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杨瑞问道:“大兄,这么晚了,僧人们怕是早已经睡了,咱们该怎么进去?可要翻墙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杨守文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道:“翻墙作甚?”

    “啊?”

    “咱们是来查案,而且你又是堂堂昌平县尉的二公子,自然是光明正大的上去叩门。咱们又不是来做贼,好端端翻什么墙?而且,有僧人相伴,也能安全一些。”

    杨瑞呵呵笑了,“大兄说的是,我却想多了。”

    “走吧!”

    杨守文恢复了一些体力,便拉着杨瑞,大步流星走去。

    两人穿过薄雾,很快就来到寺庙门前。

    月光下,只见那寺庙山门紧闭,大门上方有一副黑色横匾,上书‘大弥勒寺’。

    这寺院的历史不算长,大约兴建于七年前。当时正值圣母神皇改国号为大周,有人献出祥瑞,言圣母神皇是弥勒转世。那时候,正处在关键时刻的武曌立刻认可了这个说法,并命人编撰大弥勒经,在全国各地修建弥勒寺,以宣扬她的正统。

    仅昌平县一地,就修建了两座弥勒寺。

    其中一座在县城里,是由官府修建;而虎谷山上这一座,则是由昌平县缙绅修建。

    “二郎,敲门。”

    杨守文看了杨瑞一眼,杨瑞立刻点头,挺起胸膛走上台阶,抓起门环,叩响门扉。

    “谁呀,这大半夜的来敲门。”

    过了一会儿,山门里传来一个含糊的声音,并且隐隐有灯光闪动。

    紧跟着,山门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光头。

    他迷糊着眼睛,语气中带着几分怨气,“这半夜三更的,谁在敲门?上香不能等天亮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也难怪,现在已经过了子时。

    对于山上的和尚而言,也没有什么消遣,自然早早休息。

    “我是昌平县尉身前执衣,奉县尉之命,连夜赶来这边查证一件事情,还请师父方便则个。”

    “昌平执衣?”

    那僧人看到杨瑞,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也难怪,杨瑞虽然故作成熟,却终究是个孩子。

    他身高不过160公分,比僧人低了大半个头,整个人看上去,就显得那么不靠谱。

    对于僧人这种目光,杨瑞已经见怪不怪。

    他从腰间取下一块木牌,递给僧人。

    那是他的腰牌,上面有他的名字,身份和年龄。

    僧人把山门打开一条缝,接过腰牌在烛火下查看。

    杨守文则站在一旁,突然间,他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悸动,猛然转身,横枪身前。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