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闷声发大财(上)
    雀儿涧的雾,越来越浓。

    整个弥勒寺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被雾气笼罩,朦朦胧胧,看上去显得好像不真实。

    原本是来查找线索,却不想枉死城中又平添两个游魂。

    闹出这么大动静,也不可避免惊动了寺院中的其他僧人。住持法师带着三个僧人赶到大雄宝殿的时候,杨守文正蹲在那獠子的身前,举着蜡烛上上下下的打量。

    “你们是什么人?”

    杨瑞此刻已经回过魂来,只是两腿还在发软。

    十三岁大的孩子,面对这样的状况,难免会感到慌张。好在杨瑞在衙门里历练一年,虽然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但是这拉大旗作虎皮的本事,也有六七分的火候。

    杨守文正全神贯注检查那獠子的尸体,好像看出了花似地。

    这个时候,自然是杨瑞出马,于是再次取出他那枚执衣的腰牌,大声道:“我是昌平县尉座前执衣,奉县尉之命前来查案,不想遇刺客偷袭,现已击杀其中一人。”

    住持法师名叫惠仁,闻听之后也是大吃一惊。

    杨瑞年纪虽小,但却有一股子公门中人的气势,令惠仁也不得不小心对待。

    哪怕惠仁已四十多岁,哪怕他是弥勒寺的住持法师,可却没什么根底,在公门中人面前,更挺不起胸膛。这也是这座弥勒寺叫小弥勒寺的原因,和那有官府做靠山的大弥勒寺相比,这座坐落在虎谷山雀儿涧的寺院,显然不会有什么底蕴。

    “敢问施主,发生了什么事情?觉明他……”

    觉明,便是那个被射杀的僧人。

    杨瑞的态度还算不错,一五一十把情况讲述了一遍。

    “射杀法师的人,是一个獠子。他们一共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已经被我大兄击毙。”

    这时候,惠仁才留意到了杨守文的存在。

    而杨守文在检查了獠子的尸体之后,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不免感到有些烦躁。

    他没有理睬惠仁,起身后擎枪又回到大雄宝殿。

    僧人们也跟着走进来,一个个小心翼翼看着杨守文,更不清楚他在寻找些什么。

    倒是杨瑞灵机一动,似乎明白了杨守文的意思。

    “法师,敢问还记得前日那个孤身挂单的獠子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当然记得。”

    惠仁法师连忙道:“那位施主非常豪爽,还给了一铤金饼的香火钱。

    他说准备在这里借宿半个月,想要参佛修行。对于这等善男子,贫僧自然不好拒绝。”

    很显然,惠仁法师对那铤金饼的印象更深刻。

    唐代,以开元通宝为法定货币。但铜钱毕竟不好携带,而华夏自古以来缺银,所以银子也不能作为流通货币。如此一来,黄金也就变成了除却铜钱之外的硬通货。

    “二郎。”

    杨守文突然开口,招手示意杨瑞过去。

    他在杨瑞耳边低声言语了几句,杨瑞连连点头,又来到惠仁身旁。

    “觉明法师说过,那獠子当天曾在这大雄宝殿里待了很久,不知法师可有印象?”

    “哦,当然有印象。”

    惠仁法师面露笑容道:“那善男子很是虔诚,在大雄宝殿面壁参佛了许久。

    贫僧记得,他在左面那副壁画像前打坐参禅,贫僧当时还说,善男子为何不参弥勒?

    他回答说:非是不参弥勒,而是他小时候曾生了一场大病,后夜寐长眉,于是才得以痊愈。从那天之后,他便拜入长眉门下,这次入寺参禅,自应当先拜长眉。”

    杨守文站在一旁,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可是惠仁法师的话,却听得真切。

    目光旋即落在了壁画上,只见大雄宝殿左右两面墙壁各有九尊罗汉,长眉便是其中之一。

    可这长眉,有何蹊跷?

    杨守文摩挲手中大枪,看着壁画上朦胧的罗汉影像。

    他隐隐觉得,日间发现的死者,绝不是无意前来,而是有着非常明确的目的。

    他当时要借宿半月,却在当晚冒雨离开,和那三个后来出现的獠子一定有关联。而那三个獠子杀死了那人之后,并没有找到他们想要找到的东西,于是夜探弥勒寺。不想杨守文和杨瑞却突然出现,也进了大雄宝殿……獠子担心秘密泄露,于是想要射杀杨守文,却不想被杨守文发现,更将那三人中的一员当场击毙。

    这大雄宝殿里,一定有蹊跷。

    而那獠子参禅长眉罗汉,恐怕也有其他的用意。

    可是,他究竟留下了什么线索?

    杨守文想不出一个端倪,于是便走到佛前的蒲团上,盘膝而坐,把大枪放在腿上。

    “法师,发生这种事情,已非我能够解决。

    现在天色已晚,外面更有大雾,我与我兄长便在这里借宿一夜。天一亮,请法师立刻派人前往县衙,通报县尉。我会留在这里,法师更不必因此而感到担忧。”

    “那便好,那便好!”

    一晚上发生了两条命案,惠仁法师真有些担心,杨瑞会一走了之。

    他现在既然要留下来,法师更不会拒绝。

    于是,他连忙让人准备禅房,更找人把尸体搬走,却被杨瑞阻拦。

    “尸体不要动,这是案发现场,就摆放在这里,等明日捕班快手到来,也好勘验。”

    “是,施主说的是。”

    杨瑞走到杨守文的身边,轻声道:“大兄,咱们去禅房休息?”

    可杨守文却双眸紧闭,呼吸平稳,好像睡着了一样。

    “我大兄……”

    杨瑞向惠仁解释道:“他武艺高强,只是脾气有些古怪,就让他留在这大殿里吧。”

    “也好,也好!”

    几个僧人手忙脚乱了半天,总算是安排妥当。

    杨瑞去旁边的禅房休息,而惠仁法师也带着其他人,回各自的禅房之中。只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惠仁法师他们还能不能再入定打坐修行,也就不得而知了。

    大雄宝殿,恢复了宁静。

    大殿里黑洞洞,静悄悄,杨守文慢慢睁开了眼睛。

    觉明的尸体,就横在一旁,鲜血早已染红了身下的石砖。杨守文站起身来,走到那长眉罗汉的笔画前,慢慢坐下来。他看着那副壁画,脸上却露出了疑惑表情。

    那人,究竟想说什么呢?

    +++++++++++++++++++++++++++++++++++++++++++++

    清晨,雾气仍未散去,甚至越来越浓。

    杨守文从大雄宝殿里走出来,站在被露水打湿,湿涔涔的广场上,伸了一个懒腰。

    一夜未睡,他眼睛通红。

    可是精神却显得很是矍铄,丝毫感觉不到困意。

    一个人在静谧的寺院中游走,发现这小弥勒寺的面积不大,在后院还有一个小门。

    推开小门,是一个面积大约在八百平方左右的平台。

    站在平台之上,他可以鸟瞰雀儿涧中,云雾缭绕……

    倒是一个好去处,在这里吟风颂月,想必是别有一番韵味。

    他突然想起,老爹说过,八月中秋他要在这小弥勒寺招待一位故人。八月中秋?距离现在不过十天……啊,马上就要到了啊!正好待会儿和惠仁法师说一下。

    “大兄,起的好早。”

    就在杨守文站在观景台,欣赏雀儿涧美景的时候,杨瑞从小门内快步走了出来。

    他其实也是一夜未睡,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被射杀的觉明,还有被杨守文击毙的刺客。当时他趴在地上,却清楚的看到,杨守文是如何将獠子击杀。那快如闪电的动作,果辣凶狠的刺击,在杨瑞的脑海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一击必杀,毫不拖泥带水。

    杨瑞发现,杨守文的枪法并不复杂,但是却显得干脆利落,杀伤力极大。

    总觉得自己也练过,或许比不上杨守文,也不会相差太多。可是在亲眼目睹了杨守文出手之后,杨瑞知道,如果他处在和杨守文敌对的态势下,连一枪都接不住。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