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你叫菩提祖师(下)求推荐!
    两更连发,求推荐,求点击!

    新书艰难,各种求,各种求,各种求,求,求,求……

    ++++++++++++++++++++++++

    “兕子,这些人是靺鞨人。”

    杨承烈这时候,已经检查完那些人的尸体,手里拎着十几个皮囊走过来。

    “阿爹怎么知道?”

    “废话,我在昌平十几年,早就炼成一双神眼。

    就算是蚊子从我眼前飞过去,我一眼就能辨认出公母来。”

    阿爹,你知不知道,我就喜欢看你这种一本正经吹牛时,臭不要脸的样子!

    “哈哈哈哈!”

    杨守文哈哈大笑,却没有进行反驳。

    “呃,他们身上有标致,是粟末靺鞨人的标致。”

    杨守文轻声道:“阿爹,这件事我觉得你最好是禀报县尊,靺鞨人如此猖狂,必有原因。”

    说着话,他的目光一转,就落在了身旁杨茉莉的身上。

    杨茉莉茫然看着杨承烈父子,然后走到马车旁边,把掉在地上的包袱拾起来,连同那两柄洗衣槌放在马背上,而后又搀扶着杨承烈上马,这才自己搬鞍认镫,跨坐马上。

    “丑丫头,跟上!”

    杨守文看了看天色,催马便走。

    丑丫头跟在马后,却是亦步亦趋……

    杨承烈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朝着杨茉莉招招手,也纵马而行。

    三个人,九匹马,一只狗,沿着官路翻过了山坡,便进入了昌平县的境内辖区。

    ++++++++++++++++++++++++++++++++++++++++++

    杨承烈要回昌平。

    孤竹发生的事情,让他意识到事态有些严重。

    他相信,那些粟末靺鞨人要追杀的不会是他父子,恐怕是杨茉莉。也就是说,绿珠的死,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她一定知道了什么,粟末靺鞨人才要斩草除根。

    在岔路口,杨承烈对杨守文道:“兕子,与我回县城吧。”

    杨守文笑着摇摇头,“阿爹不用管我,我自回村里就是。

    现在我还不适合抛头露面,所以就不去城里。至于这些伤,不过皮肉伤,我回去之后再处理一下就是。倒是茉莉,先跟着阿爹,等办理好了户贯,再让他过来。

    阿爹,我觉得那三条命案可以暂且放一下。

    粟末靺鞨人的动作很诡异,阿爹要做好准备才是……”

    杨承烈点了点头,但有些不太放心。

    “兕子,你真不要回城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阿爹放心,有丑丫头在,足够保护我周全。”

    杨守文说完,用手一指身后的马匹,“我带回去两匹马,其他的阿爹便带去城里吧。”

    “好,那就这么说……家里若有状况,就让杨嫂通知我。”

    杨守文在马上拱手,挑选了两匹看上去雄壮的马,把缰绳系在马鞍上,与杨承烈分道扬镳。从这岔路口到村子,距离不算太远。可是杨守文这次走过来,心里却萦绕着一种别样的情绪。他说不清楚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怀,只是感觉很亲切。

    沿着小路缓缓而行,丑丫头在左右奔走,不久就看到了村口的那块两三米高的巨石。

    “兕子,你这是怎么了?”

    走进村口,就遇到在外面晒太阳的老胡头。

    看到杨守文浑身是血,他吓了一跳,连忙上前询问。

    杨守文笑道:“老胡头,我没事……对了,我要的东西,做好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当然!”

    老胡头牵着缰绳,笑着道:“我老胡头别的不成,可是说一是一。东西今天一早就送到你家里了……兕子,你真没事吗?要不我去找老田,让他给你看上一看?”

    老田,就是田村正。

    他除了是村正,也懂得一点医术,村里人若是得了病,都是他来诊治。若田村正拿不准,才会去城里找医馆。

    “也好!”

    杨守文没有拒绝老胡头的好意,然后牵着马,带着狗便直奔村后。

    此时此刻,杨守文的样子有点吓人……他身上的衣服被鲜血染红,裸露在外的伤口,也是触目惊心。他脸色煞白,气色也不是太好。不过,他牵着三匹马,还领着一只狗,却是让不少人感到惊讶。在杨守文和老胡头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人跑去杨家报信。

    当杨守文来到家门口的时候,杨氏和幼娘都已经站在了门口。

    “兕子哥哥!”

    看到杨守文这副模样,幼娘忍不住扑上来。

    杨守文一咧嘴,但还是笑着抱住了幼娘,轻声道:“幼娘,兕子哥哥累了,想休息一下。

    对了,看兕子哥哥给你带了什么礼物?这是丑丫头,这是它的孩子,你要好好照顾。”

    杨守文说着,把那四只小狗也放出来。

    在褡裢里憋了一路,小狗一出来就想要撒欢。可是丑丫头却发出一阵低吼,那小狗顿时老实下来。

    “兕子,你这是……”

    “婶娘放心,没大碍!”杨守文把缰绳交给杨氏,“帮阿爹做了些事情,不小心伤了皮肉。这几匹马,婶娘拴好,它们现在可是属于咱杨家的财物。我先回屋休息,有什么话,晚上再说……幼娘,照顾好小狗,先想一想,给它们取什么名字。”

    说完,他提着枪便进了院门。

    杨家原本就是这村子里的大户,虽然一直很低调,可因为杨承烈的关系,还是很受重视。

    杨守文这次一下子带了三匹马回来,着实引起了轰动。

    不少人围在院门口,看着杨氏把马拴好。

    就在这时,田村正拎着一个箱子赶来,和杨氏打了一个招呼之后,便进屋去找杨守文。

    换下身上的衣服,田村正又帮着杨守文把身上的伤口处理妥当。

    要说起来,杨守文身上的伤口看着很严重,可实际上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到筋骨。

    “我这金创药,还是早年间从孙神医的弟子那里讨来。

    这虎谷山别看地处边荒,可是满山都是好东西。我每年都会做一些伤药贩卖出去,生意相当不错。连县城的回春堂里,用的都是我这伤药,治疗金创最是神效。”

    孙神医,就是孙思邈。

    不过孙思邈应该已经离世多年,他那弟子……

    杨守文也只能是‘呵呵’。但不得不承认,田村正的金创药效果不错,涂抹在伤口上,有一丝丝凉意往里渗透,也驱散不少疼痛感。把伤口处理好,田村正就告辞离去。杨守文则躺在榻床上,只感到一阵阵眩晕感袭来,眼皮子越来越沉。

    这两天,可够辛苦。

    先赶了夜路,又遇到杀人案,最后还遇到袭击。

    杨守文感觉到,这两天的经历堪称丰富多彩,同时心里面,也有一种莫名的恐慌。

    圣历元年,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

    杨守文脑子里空空荡荡,有些想不起来了。

    毕竟,前世他虽然看过一些这个时代的书籍,但大多数时候是为了消磨时光,并未留心。

    浑浑噩噩十七年,如今突然一下子让他回忆,还真有些困难。

    呼,兵来将挡,水来土填。

    杨守文突然觉得,自己就好像那只钻到了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猴子。他现在所处的时代,就好像铁扇公主的肚子。只是他没有孙猴子七十二变的本领,也不知道会闹腾出一个什么结果……越想,越觉得心烦。杨守文索性闭上眼,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香甜。

    当杨守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

    屋子里,光线昏暗。

    他挣扎着坐起来,披衣往外走,却听到从门外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菩提菩提,你告诉幼娘,是谁伤了兕子哥哥?”

    “你怎么不回答我?我生气了……好吧好吧,再吃一块!不过你要答应幼娘,以后要好好保护兕子哥哥。”

    杨守文轻手轻脚走到门口,拉开一道门缝。

    屋外,斜阳夕照。

    幼娘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门廊上,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之中。

    丑丫头蹲坐在门廊下,不停摇动尾巴。幼娘手里拿着一块肉饼,慢慢伸出手,丑丫头随即后肢直立,竟站起来,一口就吞下那块饼子,而后又蹲坐着,露出讨好的模样。

    不知为什么,看着幼娘的背影,杨守文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悸动。

    他想起了那个梦,那个在孤竹客栈里做的噩梦。

    轻轻拉开房门,他走到了幼娘的身后蹲下。幼娘似有觉察,扭头看过来,那小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甜甜道:“兕子哥哥,你终于醒了……幼娘真担心死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