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杨二郎(下)
    这一脚,毫无征兆,却力道惊人。杨瑞惨叫一声,整个身体腾空飞出,蓬的便摔在天井上。

    没等他站起来,杨守文已经到了他跟前,一脚踩在他脸上。

    “杨二,我有让你进门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杨阿痴,你疯了?”

    “我疯了?”

    杨守文脸上浮现出一抹森然的笑容,猛然抬脚,狠狠踹在杨瑞的肚子上。杨瑞再次惨叫,身体蜷成一团,好像一只大虾米,半晌说不出话来。这时候,杨氏也反应过来,连忙跑过来,“大郎不要动手,若是被阿郎知道,一定会斥责大郎的。”

    不等杨氏说完,杨守文把幼娘放在她怀中。

    “斥责?

    我就算是不动手,他照样不会待见我。”说着话,他推开了杨氏,沉声道:“这座房子是爷爷盖起来的,爷爷把它留给我,这就是我的产业。我便要让这个家伙知道,在这个家里,还轮不到他作威作福。一个庶子,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杨阿痴,我不会放过你。”

    杨瑞挣扎着站起来,指着杨守文骂道。

    杨守文不等他说完话,抬手便抓住了他的胳膊,而后向前一带,把个杨瑞拉扯的脚步踉跄。他顺势抬腿,一脚再次踹在杨瑞的身上,把杨瑞一下子踹翻在地上。

    “你不放过我?”杨守文冷笑道:“正好,我还不想放过你呢。”

    “杨阿痴,你想干什么?”

    杨瑞十三岁,而杨守文已经十七。

    最重要的是,杨守文从小随杨大方习武,即便是他头脑不清楚的时候,杨瑞也不是对手。

    只是从前的杨守文,不会随便动手。

    爷爷曾说过,他天生神力,脑袋又不清楚,若动起手来,根本掌握不住轻重,很容易出事。

    之所以教他练武,一方面是为了让他强身健体,另一方面也是想为他治病。

    如今,杨守文的脑袋已经清醒,对杨瑞自然不会客气。

    “杨阿痴?”杨守文踩在杨瑞的胸口,恶狠狠道:“这三个字,也是你一个庶子可以叫的吗?杨二郎,别以为我脑袋不清楚,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事情,我清楚的很……你若是不来惹我,我也懒得找你麻烦。不过你现在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和你算算总账……我问你,那首童谣是谁编的?谁传出去的?”

    杨瑞在杨守文的脚下拼命挣扎,奈何杨守文那只脚如同一座山似地压在他胸口,任凭他如何挣扎,却纹丝不动。

    “你在说什么?”

    听到杨守文的话,杨瑞心里一咯噔。

    杨守文冷笑道:“杨二郎,去年马鹞子告老还乡,阿爹身边空出一个执衣的位子。按道理说,就算我傻,这执衣的位子也该是我来做,如何轮得到你一个庶子?

    偏偏那个时候,小黄跑了!

    县城里又传出那首童谣,让阿爹颜面无存……在那之后,你就变成了阿爹身边的执衣。别告诉我这都是巧合,这世上若真有那么多巧合,说不定明天你就变成死人。”

    “你……”

    杨瑞骇然看着杨守文,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执衣,最初只是童仆杂役,不过从隋朝开始,执衣又有亲随之意。

    《新唐书》中有记载:隋朝大将张须陀率兵击贼,罗士信以执衣,年十四……

    入唐之后,执衣进一步普及,更变成了一种身份地位的标志。一般而言,只有入品级的官员才会配给执衣,不但可以免除徭役,还可以拿到薪水。按照杨承烈从九品的职务,身边会配备两个执衣,并且在官府中有备案,每月可得八十文。

    所以很多低品级的官员,会把执衣交给自己的亲人来做。

    一来可以多一份收入,另外也是为了带在身边,加以培养……

    所以,在唐朝,凡未成丁,十一岁到二十一岁之间的中男,都可以充当执衣之位。

    如果依照年纪,杨守文身为嫡长子,也是最佳的执衣人选。

    可就是因为那一首童谣,使得杨承烈直接忽略了杨守文的存在,选择杨瑞来接手。如果没有那首童谣,杨承烈的做法说不得会被其他官员反对。但正是因为那首童谣,杨瑞成为执衣便顺理成章,甚至连县令、县丞和主簿对此也没有异议。

    至于这童谣的始作俑者,不难猜测。

    杨守文现在已经清醒过来,只需要略加思考,就能猜出端倪。

    这首童谣的最终受益者是谁?那么十有**就是始作俑者……说实话,杨守文并不在意那劳什子执衣的身份,关键是杨瑞太过张狂,竟然吓哭了幼娘,杨守文绝无法接受。

    杨承烈住在县城里,对他不闻不问。

    十七年来,对杨守文而言,最亲的人莫过于爷爷和杨氏母女。

    幼娘在他的心里,绝不是什么奴婢,而是他的妹妹,他的亲人。杨瑞吓哭了幼娘,就如同触碰了杨守文的逆鳞。在这种情况下,杨守文自然不会对杨瑞客气。

    “你什么你!”杨守文冷笑道:“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居然能猜到真相?

    二郎,不是我聪明,而是你太笨了!你以为你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你以为找些孩子,把那童谣传出去就可以安然无事?我告诉你,满城上下,但凡有些脑子的,都清楚是何人所为。只不过这是咱家家事,人家不想管,也懒得去理睬。”

    说着话,杨守文蹲下来,探手拍打杨瑞的脸颊。

    “我之所以不去说明,是因为我知道,家丑不可外扬。

    你以为你黑了我,就得了便宜吗?我告诉你,整个昌平上上下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包括阿爹也心里清楚。只是你不要杨家的脸面,阿爹和我,却不能不要。”

    “你不是……”

    “我不是痴汉,对不对?”

    杨守文森然道:“可你一定想不到,前些日子那道雷,竟然治好了我的痴症……对了,最近村里不少人说我前世是个坏人,所以才会遭雷劈,想必也和你脱不开关系。

    不过二郎,你可知道什么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吗?

    你今天若是老老实实过来,我一样不会计较,随便你在这里装你的二少爷。只是你太得意了,得意的让我觉得,如果不好好教训你一顿,简直就对不起那道雷。”

    说完,杨守文左右开弓,啪啪啪一连给了杨瑞十几个耳光。

    这十几个耳光虽然没有真的用力,但还是把杨瑞打得满脸是血。

    “兕子哥哥,别打了。”

    还是幼娘跑上前来,抱住了杨守文的胳膊。

    “幼娘不疼,兕子哥哥也不要再打二少爷,若不然被阿郎知道,一定会怪罪兕子哥哥。”

    幼娘眼眶里噙着泪,眼巴巴看着杨守文。

    那可怜的小模样,让杨守文心里不由得一软,便停下手,把幼娘抱在了怀中。

    “幼娘最乖了,是哥哥不好,不该打人。

    不过呢,有些人就是要教训才成……二郎,今天我看在幼娘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下次想好了,如果再要讨打,我杨守文已经不是以前的杨阿痴,你可以试试看。”

    杨瑞此时,脑袋都是蒙的。

    两边脸颊红肿,口鼻之中更流淌着鲜血。

    他心机深沉,他聪慧,他甚至会编歌谣……可不管怎样,都无法改变他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这个事实。刚才杨守文那一顿巴掌,着实打得杨瑞有些心惊肉跳。见杨守文停了手,杨瑞这才抱着头从地上爬起来,不过却恶狠狠的盯着杨守文。

    “再给我瞪眼睛,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杨守文扭头,森然说道。

    杨瑞吓得脸一白,连忙低下头,不敢再和杨守文的目光对视。

    “给我进屋来。”

    杨守文说着,弯腰把幼娘放下来,牵着她的小手往正堂里走,一边走一边道:“婶娘,可以开饭了,我饿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