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王贺离开后,卧房里只剩下杨承烈父子。


“刚才县尊与我商议,这件案子暂时不上报都督府。他的意思是,这件案子最好还是由县里处置,如果上报都督府,说不定会有麻烦,到时候县里面也不太好看。”


杨承烈翻了个身,半靠在褥子上,感觉一下子舒服很多。


杨守文为他掖了下被子,轻声问道:“那阿爹怎么说?”


“于我而言,不上报都督府最好。”


杨承烈嘿嘿笑道,然后一手一直榻床,示意杨守文在一旁坐下。


“这案子如果呈报上去,都督府那边一定会派人下来查访。到时候,打草惊蛇且不去说,更重要的是,我们就无法掌握主动。昌平现在的局势有点乱,不适宜再有周折发生。所以我赞同县尊的意见,这案子先压一压,待有了头绪再计较。”


其实,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地方官员怕问责,而且拔出萝卜带出泥,天晓得会引发什么样的变故。


如今孤竹方面的情况还不明朗,昌平县城更命案频出,人心波动。如果都督府再派人下来添一把火,很可能会出现无法控制的局面。同时,杨承烈吃了这么大的亏,自然不甘心把案子交出去。他现在想的,怕更多是要把这面子给找回来。


“阿爹,我想去县衙看看。”


“哦?”


杨承烈眼睛一眯,向杨守文看过来。


杨守文轻声道:“獠子还有后援,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我听杨瑞说了一个大概,隐隐觉得刺客身后,怕还有蹊跷。所以我想先去县衙看看,顺便再去看看那几具尸体。我有种直觉,这案子怕不简单,有不为人知的内幕。”


杨承烈闻听点点头,“你和我想的差不多。让二郎陪你走一遭,他在衙门里还算熟悉,说不定能给你一些帮助。”


父子商议完毕,杨守文就起身离开。


“杨茉莉,你在这边看着,保护好阿爹的安全。”


杨守文离开的时候,又叮咛了杨茉莉两句。


其实,也不会有什么事情。这光天化日之下,县城里又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如今是全城戒严。这种情况下,刺客还敢继续行动,那只能说这些人,是无法无天。


“二郎,我可是你阿舅,你拦着我作甚?”


杨守文来到中堂的时候,就听到前院传来一阵争吵声。


“三舅,不是我拦你……阿爹受了伤,需要静养,实在是不方便见你。”


“你这孩子,我去见你阿爹,便会扰了他不成?出这么大的事情,我怎地也要探望一下嘛才是。”


杨守文诧异来到前院,就看到大门口,杨瑞拦着一群人正在说话。


那些人衣着华美,可是周身上下,却透着一种暴发户的气息,说话的声音也很大。


“二郎,什么情况?阿爹受伤需要静养,怎么还有人在这里喧哗?”


杨守文走上前,沉声喝问。


为首的暴发户一愣,旋即大声道:“你又是什么人?竟敢在这里指手画脚?”


“杨县尉是我阿爹,我是这家的嫡长子,你说我是谁?”


“你是,杨阿痴?”


杨守文眉头一蹙,看着对方,露出不快之色。


“阿舅,你休得胡言……这是我大兄。


阿爹受伤,命人把大兄招来。从现在开始,家里勿论大事小情,皆有我大兄做主。


大兄,这是我三舅,他听说阿爹受伤,所以想要探望。”


杨守文心里一怔,不过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


倒是那三舅有些急了,“你这傻儿,这杨府何时轮到他一个痴儿做主?你阿爹真是糊涂了,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吗?不行,我要找你阿娘,让你阿娘劝说你阿爹。”


“这是阿娘的主意。”


“那你阿娘呢?”


“阿娘去城外了……阿爹说城里现在有点乱,让她和青奴到城外去避避风头。”


杨守文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缘由。


开玩笑,他刚才还看到宋氏,怎可能搬去城外?


很明显,宋氏不想见她这个三哥,更不想这个三哥去打搅杨承烈,所以就推到了杨守文的身上。杨守文对此倒是不在意,反正他和宋家又没什么交情。记忆里,十几年里宋家和城外走动并不密切。杨大方死后,更没有见过宋家人出现过。


宋氏既然不待见对方,他更不会客气。


脸色一沉,杨守文怒声道:“二郎,你明知道阿爹需要静养,为何还要在这里吵闹?”


杨瑞一缩脖子,噤若寒蝉。


而杨守文跟着对宋三郎道:“非是小侄不讲情面,只是刚才县尊离开时,再三叮嘱我,要让阿爹静养休息,早日康复。阿爹刚与县尊谈话,有些疲乏,刚刚睡下。三舅你若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改日再来吧……若不然县尊责罚,我受不起。”


那宋三郎一开始还气势汹汹,可听到县尊吩咐,立刻闭上了嘴巴。


他悻悻看了杨守文一眼,扭头想要找杨瑞说话,却听杨守文又道:“二郎,县尊刚才吩咐,让你我去衙门一趟,他有事情叮嘱。咱们赶快动身,莫让县尊久等。”


“啊,大兄怎么不早说。”


杨瑞说着,对宋三郎道:“三舅,非是我不招待你,实在是……”


“既然县尊吩咐,那你还是赶快去吧。”


宋三郎不敢再纠缠,只得无奈告辞。


杨瑞又叮嘱了宋安几句,然后跟着杨守文走出杨府大门。


“大兄,刚才应对的真是漂亮。”


杨瑞一出府门,便忍不住低声赞道。


杨守文嘿嘿一笑,轻声说:“教你个乖,这一招叫扯大旗,作虎皮。


对了,你三舅来做什么?你阿娘为何不愿见他?”


杨瑞苦笑一声道:“还能有什么事……他有一批货物要送往蓟县,可现在城门戒严,许进不许出。他还不是想找阿爹出面说项,把他的货物送出去。以前的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是了!可现在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却还想着他的货物。”


听得出来,杨瑞对宋三郎很不满。


有道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宋家的事情,杨守文实在不好多说什么。这种事,太多了,也太平常。谁让杨承烈是县尉呢?作为杨家的亲戚,宋三郎生意出了问题,不找杨承烈又能去找谁?


拍了拍杨瑞的肩膀,杨守文没有把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


从番仁里出来,沿着大街往南走,不一会儿便到了昌平县衙。


这县衙,位于昌平东南一隅,毗邻十字大街。县衙算不上醒目,灰色的外墙上残留岁月的斑驳,衙门口也不是很大,就连那张门匾,也透着几分岁月的沧桑气息。


此时,县衙正门紧闭,门口有站班皂隶值守。


杨瑞轻车熟路,带着杨守文从侧门走进了县衙。


“今早的战况,很激烈啊。”


杨守文一走进县衙,就感受到那弥漫在县衙之中的紧张气氛。迎面走来几个差役,似乎和杨瑞认识,点了点头,便匆匆离开,显得非常忙碌。杨承烈办公的地方,位于县衙大院的右侧,有一排红瓦青砖的房屋,不过此时有大半已经损毁。


“二郎,你怎么来了?”


迎面走来一人,远远就开口说话。


杨守文认得出来,那人正是缉捕班头管虎。


只见他头戴乌帽,身着官服,额头上密布汗水。


已经是仲秋,昌平又地处边荒,气温并不算高。但看得出来,管虎很热,以至于领口都被汗水打湿。


“大郎也来了……县尉他可好?”


管虎先看到了杨瑞,又看到了杨守文。


他愣了一下,旋即流露释然之色。在他看来,刺客嚣张,连县衙都敢攻击,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做呢?杨瑞是杨承烈的儿子,势必会被那些刺客盯上。让杨守文跟着,一来可以保护杨瑞的安全,另一方面,也能够为杨瑞分担一部分的危险。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