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鸿福客栈(上)
    是夜,杨守文没有回村子。

    不过出于对杨氏和幼娘的保护,他让杨瑞带着杨茉莉离开县城,前往虎谷山下的村庄。

    “到底哪边是你的家啊。”

    晚饭时,青奴有些阴阳怪气,不过杨守文没有往心里去。

    在他的心目中,虎谷山下的那个家,才是他真正的家!至于县城里这座比虎谷山那个家要大很多的杨府,其实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当然,之所以敢让杨茉莉离开,杨守文也是心里有底气。呈现现在守卫森严,据说县令王贺甚至调动了民壮在城里巡查。只要是有点理智的人,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出来惹是生非。

    “青奴,闭嘴。”

    宋氏不满呵斥,杨青奴翻了个白眼,才没有继续讽刺。

    杨守文站起身来,“阿娘,我吃饱了。”

    “吃饱了?”宋氏有些忧虑道:“可是不合胃口?你阿爹说,兕子你的食量很大。”

    “呵呵,阿娘不必多虑,饭菜很可口,只是我还有事情与阿爹商议。”

    宋氏狠狠瞪了杨青奴一眼,又劝了两句,见杨守文确实不吃了,这才不再劝说。

    “对了,阿娘今晚带着青奴在阿爹的房间休息,也方便照顾。”

    “那你呢?”

    杨守文笑了笑,没有回答。

    宋氏虽然没读过书,算不上什么大家闺秀,也知道不好再问。

    +++++++++++++++++++++++++++++++++++++++++++++++

    夜幕,降临。

    昌平县恢复了平静,只是弥漫在昌平县城上空的紧张气息,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差不多每隔半个时辰,就会有武侯在街上巡查。

    坊市外面,每隔一个时辰,就有民壮巡视。所有的人家,都早早关门落锁。今天凌晨发生在县衙的事情已经传开,更让昌平的百姓,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连县衙都敢攻击,那些人已经算不得刺客,而是暴徒。

    这种人,绝不是那些升斗小民敢招惹。就连接头的地痞们,也接到了团头们发来的消息,让他们老实一点。这种时候,谁若是敢在出来惹事,必然会受到严惩。

    从城门楼处,传来街鼓的声息。

    杨守文猛然睁开眼,从榻床上翻身下地,探手抄起放置在枕边的断龙宝刀。

    这口刀,此前一直是在杨承烈手中。今日杨守文前来,没有携带兵器,而杨承烈又受了伤,所以断龙宝刀就回到了杨守文手中。他把刀负在背上,侧耳聆听,只听到从隔壁传来若有若无的鼾声。已经过子时了,想必杨承烈一家已经安歇。

    他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然后纵身跃出。

    整个杨府,笼罩在一片漆黑的夜色中。庭院里弥漫着淡淡的雾气,让杨守文不禁心中一喜。

    月黑杀野人,风高放火天。

    这天气正好适合行动,也算是天助我也!

    盖嘉运传信杨瑞,他发现了城中有一伙陌生人,行踪诡异,且神出鬼没。

    这伙人,住在和平坊的鸿福客栈里。根据盖嘉运的消息,那些人大约是在七天前抵达昌平。他们出手阔绰,包了一个独立的院落,平时吃饭都是让客栈的人送去。

    杨守文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他要寻找的人。

    不过按照盖嘉运的说法,他们的确是很可疑。最重要的是,这伙人出现的时间,恰恰就是第一起命案发生前后。时间非常巧合,让人难免会在心中生出疑窦来。

    不过,杨守文可不打算带杨瑞去冒险。

    杨瑞虽然跟着老爹学过几手把式,吓吓普通人还成,真要遇到高手,铁定会有危险。

    如果鸿福客栈的人,就是袭击县衙的人,带着杨瑞就是个累赘。

    也正是这个原因,杨守文才让杨瑞陪杨茉莉去虎谷山。

    杨守文出了房间,向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有人之后,猫腰一路小跑,便来到后院墙下。他猛跑两步,垫步腾身而起,双手打在墙头,两膀用力,身体唰的一下子飞起,越过墙头后,轻飘飘落在地上。杨府后院的院墙,和坊市连为一体。杨守文翻墙而过,就已经到了坊市外的大街上之上。街上,不见人迹,只听到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民壮巡逻时,兵器相互碰撞的声音,应该还有一些距离。

    算算时间,杨守文立刻贴着坊市的墙边,猫腰飞奔。

    白天的时候,他已经让杨瑞带他去过和平坊,也弄清楚了鸿福客栈所在的位置。

    此刻,他轻车熟路,在夜色和雾气的掩护下,躲过两拨民壮,便到了和平坊的外面。

    这和平坊,位于昌平南面。

    因坊市中的和平寺而得名,也是昌平最为繁华的一个区域。

    见左右无人,杨守文打着墙头,噌的一下子就跳上去。和平坊面积,是番仁里的两倍。这里房舍相连,街道纵横,更有许多阴暗小巷。这里是昌平的商业区,同时也是昌平治安最为混乱的地方。当整个昌平都归于寂静的时候,和平坊内却是灯火通明,街道上更人来人往,俨然和坊外形成两个世界,感觉非常诡异。

    这也是唐时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

    城市中,坊市外戒严,坊市内营业,相互并不会干扰。

    只要你不走出坊门,到外面的大街上瞎晃悠的话,在坊内,特别是商业区内,不会有任何问题。

    当然了,如果你是在坊外的大街上被抓到……呵呵,那么对不起,只能先委屈你一下。

    杨守文从坊墙上跳下来,整了整身上的衣衫,便迈步走进坊内街道。

    两边店铺林立,酒肆旗幡晃动。

    从酒楼里传来喧哗嬉笑的声音,并伴随着丝竹声传来,仿佛步入了一座不夜城。

    “客人,可要来坐坐,我们这里有昌平最好的酒。”

    “……”

    杨守文一边闪躲着热情的胡姬,一边往前走。

    在这条街道的尽头,有一座三层高的酒楼。酒楼大门前,挂着一个朱红匾额,上书‘鸿福客栈’。

    杨守文停下脚步,在街对面的小巷口站立。

    他默默观察了一阵之后,突然快步斜插入对面的一条小巷里。顺着巷子往里走,就看到一个小门。白天的时候,他和杨瑞来勘察过,这个小门就是鸿福客栈的侧门。

    见左右无人,杨守文走到门前,手腕一翻,从袖子里滑落一口匕首。

    透过门的缝隙,他挑开门闩,伸手把门推开一条缝,然后闪身没入门后。

    鸿福客栈,是昌平一家非常有名的客栈。从外面看,似乎很平常。可是进去之后,就见里面亭台楼榭,假山池塘应有尽有。整个院子,大约分为三个部分。前面的酒楼是供人吃喝,中间一片亭台楼榭,则是供人欣赏游玩。而在后面,就是高级客房,类似于后世的别墅区。每一个别墅,都是一个独立的院子,非常清静。

    “甲三!“

    杨守文牢记住盖嘉运提供的门牌号,沿着湿涔涔的小路往前走,不时会驻足查看门派。

    甲三号,在鸿福客栈的最后面。

    是一个独立的小院,里面有十几个房间供人居住。

    小院的门口,有一棵大树。不过入秋之后,树叶已经开始凋零,不复郁郁之色。

    杨守文再次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猛然从阴影中窜出去,如同一只灵猫,蹭蹭蹭便爬到了树上。他躲在粗壮的树干后,探头向院子里观望,却不禁为眼前景象愣住了。

    甲三号庭长三十米,宽大约四十米,里面有三排房舍。

    正中央天井里,十几个黑衣人正聚在一起。

    他们分坐在门廊上,身边有胡姬相伴。天井里摆着一个箭靶,一个黑衣人站起来,手持弓箭走到门廊边缘,弯弓搭箭,唰的一箭射出,正中那箭靶之上。周围人顿时一阵欢呼,而正对着院门外大树的门廊上,则端坐着一个白面黑须的中年人。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