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女儿吟(上)
    三天,和杨守文接触了三天。

    在宋氏的印象中,杨守文大部分时间都显得温文尔雅,若如玉的君子一样。虽然有的时候会显露逗比面目,虽然有的时候也会杀气腾腾,但是在家人面前,他很少真的发怒。

    可今天……

    杨青奴不敢哭了,因为杨守文那冷森森的口吻,令她恐惧。

    杨守文拉着幼娘从屋中走出来,站在门廊上,深吸一口气之后,突然喊喝道:“杨茉莉。”

    “杨茉莉在,杨茉莉在呢。”

    手里拿着半张巨胡饼,跌跌撞撞跑过来的杨茉莉,在门廊下站定之后,愕然看着杨守文。

    杨守文一拍额头:还是算了!

    “这两天你留在家里,保护好我阿娘与青奴。

    有什么事情,就让人带你到山上的小弥勒寺去找我……幼娘,去收拾一下,随我上山。”

    上山?

    杨守文突如其来的决定,吓到了宋氏。

    不过,杨守文已经懒得在解释,只吩咐了幼娘一声,便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了房门。

    他取了几件换洗的衣服,然后又把之前画出来的图纸等物品放好,包在了一起。

    把刀胯好,而后抄起虎吞,顺手又把放在桌上的一个缠腰皮囊挂在腰间。

    “兕子,你这是干嘛?”

    宋氏走进房间里,一脸的怒色。

    “我知道你与幼娘感情深厚,但青奴怎地也都是你妹妹。

    两个孩子吵架,你又何必……听为娘的话,别赌气,听到没有?否则我这就回城,告诉你阿爹。”

    杨守文顿了顿,但还是从墙上摘下笠帽。

    “阿娘,我留在这里,青奴能够安稳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他说着话,便迈步走出了房间。

    房门口,幼娘已经收拾妥当,怯生生一旁站着。

    “我当她妹妹,可以任她胡闹,便是和我作怪,我也不会生气。

    可是对幼娘就是不行……我而今十七,在一个月之前,除了阿翁之外,谁又在意过我?幼娘从小与我一起长大,即便我浑浑噩噩,被人骂做痴汉,她也从未嫌弃过我。在她心里,我是她的兕子哥哥,而在我眼中,她比我亲妹妹更亲。

    什么时候青奴真把我当作兄长,再说其他的事情吧……今天的事,勿论谁对谁错,都已经过去。过两日就是中秋,我也要上山与寺里说项,早些做好准备。

    对了,酒已经让婶娘装进了白瓷坛里。

    明日让人送三坛去城里给阿爹,再送五坛到山上。剩下六坛先埋起来再说吧。”

    杨守文说着,伸手拉住了幼娘的小手。

    “菩提!”

    随着他一声喊喝,菩提和那四只小狗崽子立刻跑过来,围着杨守文和幼娘打转。

    “就这样吧,我上山了。”

    杨守文似乎很疲惫,不想再去争执什么,拉着杨幼娘的手往外走。

    杨茉莉嘴里含着半块饼子,看看杨守文,又看了看站在门廊上发呆是宋氏和杨氏,半晌后又坐下来,低着头狼吞虎咽。

    ++++++++++++++++++++++++++++++++++++++++++

    天已经黑了,山里变得格外安静。

    菩提带着四只小狗在前面开路,杨守文扛着枪,把幼娘和他的包袱都挂在墙上,踏踩着遍地银霜跟在后面。而幼娘这时候却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只手死死抓着杨守文的衣襟,脚底下不敢停留,跟在杨守文的身后,亦步亦趋向山里走。

    山路崎岖不平,走起来有些费力。

    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杨守文停下了脚步。

    “幼娘,累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幼娘的小手仍死死抓着杨守文的衣襟,一张小脸红扑扑的,额头上更香汗淋漓。

    不过她仍倔强摇摇头,轻声道:“幼娘不累。”

    “还说不累,都出汗了。”

    杨守文把手指头放在嘴里,嘬口一声响亮的呼哨。

    菩提和四只小狗立刻转头跑了回来,围绕着杨守文转圈。

    杨守文向左右看了一眼,用手一指路边的一块石头,“幼娘,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下。

    晚饭都没吃,估计你也饿了……呵呵,这里有婶娘准备的巨胡饼,咱们一人一半分掉它。等吃饱了肚子,兕子哥哥带你上山,这几天咱们就在山上呆着,好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幼娘闻听,高兴的点头。

    其实,对幼娘而言,住在哪里,吃什么东西?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够和兕子哥哥在一起,天天听他讲猴子的故事……虽然阿娘不在身边,会有些想念。但是幼娘还是觉得,兕子哥哥和猴子更重要,更何况还有菩提。

    她乖巧在石头上坐下,拿了一块饼子,细嚼慢咽。

    杨守文则取了一块毛巾,走了几步来到一处泉水旁,用泉水打湿了毛巾,走过来在幼娘面前蹲下,帮着她擦去脸上的泪痕。月光下,幼娘的脸上有一片红印。但这并不严重,严重的是还有两道血痕。

    突然间,杨守文心里的怒气加重。

    他绝对对杨青奴的教训太轻了……这小丫头哪里是打幼娘,分明是想要把幼娘破相。

    “幼娘,疼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幼娘点点头,又摇摇头。

    “没关系,过两天就好了……这是田村正送我的伤药,我给你抹上,别乱动哦。”

    说着话,杨守文从腰间皮囊里取出一个小瓶子,然后用指甲挑出药膏,轻轻涂抹在幼娘的脸上。这药膏名叫回春膏,药效不俗,是田村正当年在外面学得本事。

    自从见识到了田村正的制药手段后,杨守文又找他讨要了一些,并且随身携带。

    社会这么乱,外面那么复杂。

    带上这药膏终究能多一分保命的手段。却没想到,这一个用处,就是为幼娘消肿。

    杨守文为幼娘擦干净脸,便坐在她身旁。

    月光,如洗。

    那一轮皎月高悬夜空中,繁星闪烁,汇聚成一条星河横跨苍穹。

    风,柔柔的,吹在身上感觉格外舒适。

    杨守文突然来了兴致,站起身从路边的树上摘了两片叶子,清洗干净后坐在幼娘的身旁。

    “幼娘,给你吹个曲儿好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幼娘愣了一下,脸上还沾着几粒芝麻,疑惑看着杨守文道:“兕子哥哥还会吹曲子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杨守文微微一笑,把树叶含在嘴里,试了两下。

    “开始喽!”

    “嗯嗯!”

    幼娘靠着杨守文,看着他的侧脸。

    而杨守文闭上眼睛,想了一下,猛然吹响树叶。

    悠扬的旋律从他口中发出,幼娘顿时目瞪口呆。那曲子,她没有听过,似乎与以前听的那些曲子不太一样,感觉……真的好听极了。

    杨守文吹得这首曲子,就是后世《西游记》里的插曲,女儿情。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脑海中,回响着歌词,嘴里吹着曲子。那曲声幽幽,在山间回荡。菩提和四只小狗,趴在杨守文的脚边,似乎也在欣赏这美妙的旋律,而幼娘靠在杨守文的身上,不知不觉闭上了眼。

    她不知道这曲子的歌词,但是却听出了一种别样的女儿情怀。

    一曲终了,杨守文把树叶拿开。

    他刚要说话,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幼娘已经趴在他的腿上进入梦乡。那漂亮的小嘴,微微翘起,小脸上带着满满的幸福的笑意,似乎在做一个美丽的梦。

    轻轻长出一口气,杨守文伸手把枪背在身上,而后把幼娘抱在怀中,站起身来。

    菩提立刻起身,叫醒了四只小狗。

    月光下,两个人,四只狗在山路上缓缓行走,越走越远,逐渐消失在峰峦起伏的山中。

    ++++++++++++++++++++++++++++++++++++++++

    这一晚,幼娘做了一个美好的梦。

    在梦里她梦到了和兕子哥哥一起在山路上奔跑,兕子哥哥在前面,她跟在后面。

    后来,她跑不动了,兕子哥哥就背着她继续跑。

    跑啊跑啊……

    幼娘突然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她吓得连忙坐起来,刚想要尖叫,却发现在床下匍匐着四只小狗,正睡得香甜。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