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卢永成(上)
    “我借用杨老二的名号,那是我的事情,你不要连累我的家人。”

    盖嘉运拼命挣扎,杨茉莉却突然松手,盖嘉运扑通就摔在了地上。只是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硕大的狗头就出现在他面前,并且露出森森的利齿。

    “菩提回来!”

    杨守文召唤了一声,菩提立刻咬着尾巴,退回杨守文身边。

    “婶娘,现在什么时候了?”

    “已经过了午时。”

    杨守文站起来,低头看着被杨茉莉踩在脚下的盖嘉运,沉声道:“太阳落山,就是你满门开刀问斩之时。别和我谈什么律法,昌平如今正处于动荡之中,有些事情可以先斩后奏。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山下有马,你可以在天黑前赶回昌平。”

    盖嘉运鼻青脸肿,抬起头看着杨守文。

    “我承认,杨老二的事情是我的错。不过我虽借用他的名号,但实际上并没有坏了他的名声。至少我从来没有对昌平本地人动手,那些外地人更不可能声张。

    你何苦为了这点小事,就要杀我全家?”

    杨守文叹了口气,蹲下来拍了拍盖嘉运的脸,“盖二郎,你还是没明白你究竟哪里错了。”

    “什么意思?”

    “杨老二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虽然姓杨,但和我是同父异母,在此之前我们几乎没有交集。说实话,如果不是你影响到了我杨家的名声,这件事我根本不会理财。你用县尊家的名号,用县丞家的名号,亦或者用任何一家的名号都无所谓,但是你不能用我家的名号。

    不过,这事情不重要……我想知道,那鸿福客栈究竟是什么鬼?”

    盖嘉运闻听一愣,露出愕然之色。

    “杨大郎,我不明白。”

    “是谁告诉你,鸿福客栈甲三号院的人可疑?”

    “这个……”

    “你别告诉我是你觉察到的,你盖老二在昌平虽然算是一号人物,但只是对普通人而言。鸿福客栈,就算是你老子都没资格进去,更别说盖老二你一个泼皮。

    是谁让你给二郎传信,说那甲三号院的人行踪可疑?如果你今天不和我说清楚的话,我可以保证,天黑之后,你老子和你哥哥的人头绝对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听说过什么叫做破家的县令吗?我阿爹虽然不是县尊,但杀你全家没问题。”

    盖嘉运这一次,是真的怕了!

    他听得出来,杨守文不是和他说着玩的,而且以杨承烈的地位,杀了他一家绝没有问题。

    说到底,盖老军就是个混地下的,屁股底下不可能干净。

    以杨承烈十年来在昌平打造的实力,真要想找盖老军的麻烦,可以说易如反掌。

    盖嘉运突然后悔,何苦为了几个小钱,得罪杨家?

    “我说,我说……”

    盖嘉运哭丧着脸道:“这件事真的和我阿爹无关。

    前几日二郎找到我,让我帮他留意城里的可疑人物。那天我和阿爹吃饭时随口说起这个事情,寇书生说,他前几日看到有一帮可疑的人住进了鸿福客栈。还说那些人看上去很彪悍,不像是什么好人,而且来路不明,出手也非常的阔绰……

    我爹说,让我不要掺和这件事。

    可后来二郎又催了一次,我正好手头也有些紧,所以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二郎。

    至于那甲三号住的什么人,我是真不太清楚。但寇书生既然说他们可疑,想来是不会有假。我想着也不会有什么事,反正到时候官府出面,还能惹出麻烦来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杨守文静静听完,却蹙起了眉头。

    “寇书生是谁?”

    “寇书生名叫寇宾,原是个落魄的书生。据说他早年间在蓟县惹了麻烦,于是跑到昌平,投奔到我阿爹门下。你也知道,我阿爹虽然说大字不识一箩筐,但却一向敬重读书人。所以他对寇书生很看重,还把店里的账本交给那寇书生打理。”

    杨守文闻听,顿觉一阵头疼。

    这寇宾,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物?

    原本以为能够从盖嘉运这边得到准确的答案,可是现在看来,盖嘉运也是被人利用。

    但,究竟是针对杨家,还是针对那客栈里的人?

    杨守文复又站起来,在大殿门口徘徊踱步。

    片刻,他从腰间的皮囊里取出一块腰牌,丢给了盖嘉运。

    “你现在拿我的腰牌回城,然后找到我阿爹,把你刚才说的事情再详细与我阿爹说一遍。你就说,我已经消气了。这件事就此结束,以后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对杨氏道:“婶娘,烦劳你再下山一趟,给他一匹马,让他回城。”

    杨氏点头答应,那边盖嘉运和他的手下也站起来。

    “对了,寇宾最近花销不少,我曾见他出入鸿福客栈,还与那里的胡姬调笑。我阿爹虽然看重他,给他工钱不低。可要想经常出入鸿福客栈,却是远远不够。”

    在他旁边的彪形大汉,突然在盖嘉运耳边低语了两句。

    “另外,老三曾看到过,他从卢主簿家里出来。”

    “卢主簿?你是说卢永成?”

    盖嘉运这时候也醒悟过来,他已经卷入了一桩大事件。

    现在已不是单纯的解救盖老军的问题,很可能会关系到盖家和老军客栈的存亡。

    “老三,你告诉杨大郎。”

    那老三显然是盖嘉运的心腹,听了盖嘉运吩咐之后,便开口道:“大概是六天前吧,当时天都快黑了。我奉二郎的差遣,去收一笔债,路过卢主簿家的后门时,看到寇宾从里面出来,而且卢青还把他送出大门。我本来想叫他,但临时发生了一点事情,所以就没有招呼。再后来,我就把这事给忘了……若非刚才二郎说起寇宾,我都想不起来这件事情。对了,我还见过他和卢青出现在鸿福客栈。”

    “卢青又是谁?”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人?

    杨守文越听越觉得乱,再次转头看向盖嘉运。

    盖嘉运道:“大郎不在城里,可能有些人,有些事并不了解。

    卢青就是卢主簿家的管事,也是卢主簿最信赖的人,甚至算得上卢主簿在外面的代言人。一般有什么事情,如果卢主簿不好出面的话,就是要那卢青来出面。”

    说着,盖嘉运搔搔头。

    “老三,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卢青那厮的眼皮子很高,怎会看上寇宾,还亲自把他送出来?不过寇宾要是搭上了卢青这条线的话,能出入鸿福客栈倒也不算奇怪。卢青在昌平的地位不低。”

    寇宾、卢青、卢永成……还有那甲三号院里的神秘人。

    在不知不觉中,杨守文脑海中已经串起了一条线,也使得原来的谜团,清晰了很多。

    “这样,你把这件事也告诉我阿爹。”杨守文沉吟片刻,又轻声道:“盖二郎,你也是个聪明人,而且人也孝顺。看你敢为了家人,跑来找我,就知道你是个好汉。只不过如今的局势,可能会有变化。你这么聪明,天天在街头坊市中混迹,不是个长久之计。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我阿爹想办法,给你谋一个差事。

    虽未必有多大的成就,但也好过你整日吊儿郎当……你回去后,可以好好考虑。”

    说完,杨守文摆了摆手。

    那边杨氏也都收拾妥当,走到杨守文身边道:“兕子,午饭已经做好,你趁热吃……婶娘天黑前再过来,免得你和幼娘在这边饿肚子。对了,有什么需要带上来的,也告诉我,我晚上和杨茉莉一起,都带过来,免得一趟趟的,还浪费功夫。”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