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命案(下)
    雨过后,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照亮了大地。

    杨守文从胡床上下来,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只觉一股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顿时让有些浑沦的大脑,变得清醒许多。

    门廊上,摆放着水盆、洗脸巾还有青盐和牙刷。

    看着那排列整齐的洗漱用品,杨守文不禁笑了……每天醒来,他都会看到这些,更知道这些东西是出自何人手笔。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那小人吃力端着水盆,摆放在门廊上的身影。杨守文心里顿时一暖,拿起牙刷,蘸了青盐,然后开始刷牙。

    “呸呸呸!”

    这唐代的牙刷制作粗糙,用起来很难受。

    一个不小心,牙刷上的猪鬃就会脱落,然后卡在牙缝之间。哪怕已经重生十七年,杨守文还是不太习惯。改天要想办法改良一下才是,要不然每天这么刷牙,实在痛苦。

    洗漱完毕,神清气爽。

    杨守文迈步走到正堂,就看到幼娘好像小大人似得,从伙房里走出来,手里还捧着食盘。

    “兕子哥哥早。”

    看到杨守文,幼娘的小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笑容。

    杨守文连忙过去把食盘接过来,然后轻声回了句:“幼娘比兕子哥哥更早。”

    食盘里是早餐,一碗米粥,上面还飘着蛋花。一碟酱菜,两张厚厚的,加起来有一斤左右的肉饼,更散发着浓浓的香味。

    “幼娘吃过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幼娘眼巴巴看着托盘上的食物,摇了摇头。

    杨家的生活不错,可即便如此,杨氏和幼娘在大多数时候,也只能一天两顿。幽州苦寒,本就粮食匮乏。似杨守文这样每天三顿,而且顿顿有肉,并不是很常见。

    “那陪兕子哥哥一起吃。”

    杨守文把食盘放在门廊上,然后盘腿而坐。

    幼娘一开始不太愿意,哪有奴婢和主人坐在一起吃饭的道理?

    可是在杨守文的诱惑之下,幼娘最终还是放弃了坚持。她偷偷朝伙房看了一眼,发现阿娘还在伙房里忙碌,于是张开小嘴,咬了一口荷包蛋。不过这荷包蛋很烫,烫的幼娘张着小嘴,小手不停扇动,但是那张小脸上,却流露着满满的幸福。

    哐当!

    就在杨守文喂幼娘吃荷包蛋的时候,院门突然间被人撞开。

    杨瑞连滚带爬的冲进来,甚至都没有看到杨守文,便大声叫喊道:“大兄不好了,大兄死人了……”

    杨守文闻听,连忙放下筷子,站起身来。

    “大清早,喊什么喊?”

    杨瑞气喘吁吁跑到杨守文的身前,咽了口唾沫颤声道:“大兄,死人了,村口死人了。”

    死人?

    杨守文眉头一蹙,从门廊上下来,穿上鞋子。

    “什么死人了,你说清楚点,别这么慌张。

    杨二郎,你可是阿爹的执衣,堂堂县尉之子,死个人就连话都说不清楚,以后如何做得大事?你刚才是不是说,村口发现了尸体?”

    杨瑞脸色苍白,闻听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正是!”

    他深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然后道:“我一早出门准备返回县城,却不想才出村没多久,就看到了一具尸体横在路上。大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死人,当然害怕。”

    杨承烈是县尉,就类似于后世的公安局长。

    杨瑞呢,毕竟才十三岁。哪怕他已经做了一年的执衣,却从没有真真正正参与过案子。一直以来,他都是充当着秘书的角色,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是呆在衙门里,更没有去过现场。如今突然发现一具尸体,杨瑞自然感到莫名的紧张惶恐。

    这时候,杨氏也跑了出来。

    杨守文想了想,对杨氏道:“婶娘,看好幼娘,我和二郎过去看看。”

    说着话,他大步流星往外走,杨瑞则紧跟在他身后,一前一后便走出了大门。

    沿着村中湿涔涔的小路,杨守文兄弟很快走出村子,在距离村口大约两里地的地方,看到了杨瑞所说的那具尸体。

    不过这时候,小村庄已经沸腾起来。

    村正带着几个青壮在现场维持秩序,看到杨守文过来,他眉头一蹙,便上前阻拦。

    “大郎,别过去了,我已经派人去县城通报衙门,最好是等衙门的人过来。”

    你才是大郎,你们全家都是大郎!

    杨守文对‘大郎’这个称呼很不感冒,因为他很容易从这个称呼上,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可问题是,这是习俗。

    哪怕杨守文很反感‘大郎’这两个字,也没有办法。

    “田村正,我只是想看看,不会妨碍到你。”

    如果是在从前,村正绝不会放行。不过他也知道,昔日的杨阿痴在被雷劈了一次之后,脑袋似乎清醒了不少。而昨天,他更制服了一头发疯的牛,救下了他的儿子。于情于理,田村正都不好再继续阻拦,只得轻声道:“大郎,那你小心点。”

    如果你不叫我‘大郎’,我会感谢你八辈祖宗!

    杨守文迈步想要过去,却感觉有人在身后,拉扯他的袖子。

    “干什么?”

    他扭头看去,是杨瑞在拉扯他。

    “大兄,既然村正已经报官,咱们就别过去添麻烦了。”

    杨瑞颤声劝说道,那脸上的红肿还依稀可见,更给人一种可怜巴巴的感觉。

    杨守文叹了一口气,“二郎,你便是官府中人……别忘了,你如今是阿爹身边的执衣,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阿爹的脸面。区区一个死人,你就不敢面对,日后又如何为阿爹排忧解难?以前的事情,我懒得和你计较。但是现在,莫丢了阿爹的脸。”

    说完,他甩开杨瑞的手,向尸体走去。

    杨瑞站在原处犹豫了许久,最后一咬牙,还是跟了上来。

    杨阿痴……不对,是大兄说的没错。我既然做了阿爹的执衣,便要顾全阿爹的脸面。

    他杨阿痴,大兄都敢过去,我又怎能害怕?

    想到这里,杨瑞平添了几分胆气。

    只是当他再次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跑到旁边,蹲在地上呕吐不停。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尸体,只是这一次看到的,比之前那一次更清晰,更加可怕。

    倒是杨守文浑不在意,在尸体旁边蹲下。

    好歹也是再世为人,死都死过一次,又怎会害怕尸体?

    清晨的阳光格外明媚,照在那具惨白的尸体上,却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森冷寒意。

    他,红果果躺在地上,仰面朝天。

    一双如同死鱼般,毫无半点情感的眼睛瞪得溜圆,看上去好像很不甘心的模样……他身上的衣物不知去了何处,脚上却蹬着一双黑色的靴子。身体上,遍布伤口,也许是因为被雨水浸泡过的原因,那些伤口已经变形,伤口两边更是泛着惨白色。

    说实话,哪怕杨守文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在看到尸体后,也觉得不太舒服。

    他蹲在尸体旁,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之后,才慢慢起身。

    “大兄,看出什么没有?”

    杨瑞两腿发软走过来,站在杨守文身边,轻声询问。

    杨守文看了他一眼,“二郎,你现在是这里唯一的差人,何不自己看看,寻找线索?”

    “什么?”

    杨瑞顿时瞪大了眼睛,心里有一种想要骂人的冲动。

    该死的杨阿痴,我已经吐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要我看尸体?

    有心拒绝,可想到昨晚杨守文抽他耳光是的情形,那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杨瑞走上前,咬着牙,慢慢蹲下身子。

    只是当他的目光和尸体那双死鱼般的眼睛对视时,顿时产生了一种抑制不住的呕吐感。

    “呕!”

    他连忙站起来,扭头快走两步,在一块石头旁停下,大声呕吐。

    杨守文则看了他一眼,围着尸体转了两圈之后,便头也不回,沿着山路往山里走,一边走一边四处查看,眼中更透出一种难言的好奇。

    这是圣历元年八月初三,这里是昌平城外的虎谷山。

    距离这里不远,有居庸关,还有契丹胡人群居的羁縻州,民风彪悍,死人并不稀奇。

    可稀奇的是,为什么那人会红果果的躺在那里?

    他身上的衣物去了何处?那身上的伤口,又是从何而来?事情,似乎变得有趣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