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人生在世,全凭演技(上)
    文明元年,陈子昂第三次科举,进士及第。

    也就是在这一年,杨承烈带着失去母亲,痴痴傻傻的杨守文从均州离开,来到昌平。

    算算时间,两人已经有十八年未曾相见。

    两个人上次见面,是在蓟县的幽州都督府。

    不过那时候太过仓促,幽州都督张仁愿刚上任,身为右拾遗监军的陈子昂协助他稳定局势。而杨承烈当时也公务繁忙,以至于两人匆匆重逢,又匆匆的分别。

    在那之后,杨承烈和陈子昂再也没有见过。

    一晃又是大半年过去,直到月初,陈子昂突然派人送信,说是要找杨承烈赏月。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

    人生有四大喜,杨承烈和陈子昂的这次相聚,也可以算做是其中之一吧。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杨守文总觉得陈子昂有点古怪。

    他和杨承烈既然是故旧,这大半年了却没有任何联系,却突然间跑来昌平聚会?

    而这段时间,正是昌平多事之秋,未免太巧合了吧。

    虽然陈子昂说,他过些日子就要离开幽州,返回梓州射洪老家为父守孝,辞官不做了。可杨守文还是无法安心。直觉告诉他,陈子昂来昌平,一定有别的目的。

    +++++++++++++++++++++++++++++++++++++

    八月十四,一轮明月当空。

    虽然还不是中秋,可是在虎谷山上,却好像已经触摸到了月圆的气氛。

    杨承烈可能是太高兴了,下午喝了不少酒,结果连晚饭都没有吃,直接醉倒榻上。

    而陈子昂的情况则好些,晚饭时露了一脸。

    “大兄,这位陈先生有点怪怪的。”

    晚饭后,杨瑞偷偷摸摸找到了杨守文,把他拉到了僻静的地方。

    杨守文道:“陈先生是阿爹的好友,你为何要这么说?”

    “不是啊,我不是说他坏,只是说……大兄,你不知道。刚才陈先生拉着我,一直问我那天晚上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他还向我打听了那个獠子,问我獠子在这里的情况,还问我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反正,我觉得他有点不正常。”

    杨瑞好像不太喜欢陈子昂,从一开始都不喜欢。

    他是一个很傲的人,可是见到陈子昂之后,杨瑞才知道,什么叫做高傲。

    那是一种即便对你和颜悦色,满脸笑容,可是依旧会在话语中流露出不屑之意的高傲。

    对于这种人,杨瑞不知道该怎样面对。

    论名气,陈子昂名满天下,一首登幽州台歌传遍神州,又怎是他这种毛头小子可以比拟?论出身,陈子昂虽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即便是那些豪门贵人也不会怠慢。

    论官位,陈子昂是右拾遗,监军幽州军事。

    而他呢……

    面对这样一个全方位碾压他的大叔,杨瑞哪怕是有再多不满,也不敢轻易表露。

    杨守文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二郎不用多想,明日就是中秋,大家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就早一些睡吧。”

    “嗯!”

    杨瑞也只是找杨守文抱怨,事实上他也找不到人倾诉。虽然杨守文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有的时候,杨瑞觉得自家这个兄长,可能要比他亲生老爹还要靠谱些。

    夜色,越来越浓。

    山间在入夜之后,云雾缭绕,把整个小弥勒寺笼罩其中。

    可能是都累了,所有人在入夜不久之后,就早早休息去了。从禅房方向,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鼾声,小弥勒寺里可说是静悄悄,没有半点声息。

    杨守文躺在禅床上,突然睁开了眼睛,翻身从禅床上下来。

    趴在门口的菩提被惊醒,呼的站起来。

    杨守文轻轻嘘了一声,示意菩提不要动,然后轻手轻脚走到窗边,推开了窗子。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雨势不算太大,缠缠绵绵,无声而来。

    杨守文翻身从窗户跳了出去,菩提旋即趴下,不过那双带着幽光的眼睛,却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禅院内,空无一人。

    气温在入夜之后再次下降,再加上绵绵细雨落下,杨守文立刻感受到一种莫名寒意。

    他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便如同一只灵猫般穿过禅院,躲到了堆放柴火的棚子下面。

    “谁!”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暗中传来,紧跟着寒光一闪,似有兵器的冷芒。

    杨守文二话不说,反手就按在刀把上。

    没等他回答,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人来,轻轻出了一口气,“兕子,你怎么还没睡?”

    “阿爹?”

    杨守文看清楚那人,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躲在棚子里面的人,竟然是他老子杨承烈。

    杨承烈拉着杨守文躲到了柴堆后,然后恶狠狠问道:“这大半夜的,你跑出来作甚?”

    可没想到,杨承烈这一句话,却惹得杨守文噗嗤一声轻笑。

    “阿爹来做什么,我就来做什么。”

    “我做什么?”

    “嘿嘿!”

    杨守文故作神秘的一笑,让杨承烈顿时说不出话来。

    他把短刀收好,轻声道:“你以为我真吃多了酒?哼,我告诉你,你老子我文采或许比不得那个家伙,可心眼不比他少。若不如此,当年你阿娘又怎会选择我?”

    说着,杨承烈嘿嘿笑了两声,便扭过头,不再说话。

    看着老爹的背影,杨守文的眼睛不自觉眯成了一条线。

    谁说杨承烈是个粗人?

    老爹别看平时咋咋呼呼,似乎没什么心眼似地,可实际上呢?

    一个外来人,在昌平做了十年县尉,并且稳如泰山。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唐代的地域观念很强,甚至比后世的地域观念更加严重。可整个昌平县的人,似乎对杨承烈没有任何排斥,只这一点来说,就不是一个没有心眼的人能够做到。

    杨承烈那一口几乎于本地人没有区别的昌平口音,绝不是什么语言天赋。

    可以想象,在刚来昌平的时候,他怕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也正是因为这样,昌平人才会像现在这样接受他吧。

    嘴角微微一翘,杨守文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来:人生在世,全凭演技!

    这句话用在杨承烈的身上绝对没有半点突兀,甚至连陈子昂这样的大牛也被杨承烈骗过。

    看起来,以后还真不能小觑了自家老爹。

    “阿爹!”

    “嗯?”

    “有件事我想问你。”

    杨承烈躲在柴垛后面,目光却盯着禅院。

    他轻声道:“兕子,有些事情到了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与你说。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就算你再怎么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现在告诉你,等于是害了你。”

    他头也不回的说道,停顿了一下之后,又轻声道:“好了,你问吧。”

    杨守文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后才开口道:“阿爹,我只是想问,你怎么会来昌平?”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你道我想来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杨承烈缩回身子,示意杨守文代他监视外面。

    他在地上,用一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来,然后道:“当初我本打算带你回老家弘农,可是你阿翁却不同意。他找了你叔公,正好族里凭余荫求来了一个县尉的职位。只是由于昌平远离京畿,我那族弟不愿意来,于是你阿翁就让我顶替出缺。

    昌平苦寒,又地处偏荒,不过远离京畿,就算咱家的大仇人,也休想找到咱们……”

    杨守文闻听,露出恍然之色。

    杨承烈出身弘农杨氏,那可是关中豪门。

    若论历史,恐怕不逊色五姓七宗,甚至还要久远。

    远的不说,近的只说隋朝开国九老之一的杨素,就出身于弘农杨氏。而杨氏族人中,更不泛皇亲贵族。就比如杨素孙女,后来还嫁给了李渊,只是声名不显。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