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杨承烈(下)
    昨天杨瑞送上门来,他也就趁机发飙,想试探一下杨承烈的真实态度。

    可没想到,杨承烈竟然一眼看穿了他的用意。

    好在杨承烈并没有追究下去,而是看着杨大方的灵位,眼中噙着泪光轻声道:“阿爹,兕子已经痊愈了,你这许多年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在九泉之下也可以放心了。”

    说完,他示意杨守文过来,给杨大方磕头。

    “阿閦奴,你既然已经痊愈,那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切莫去逞强斗狠。

    我虽然是昌平县尉,却不代表你可以在这里横行霸道。昌平很复杂,前两年契丹作乱,虽然最后被朝廷镇压,但并不代表他们会变得老实。如今朝廷又在西北设立孤竹,情况更加复杂。契丹人、奚人、突厥人气焰嚣张,你最好是老实一点。

    本来,我是打算让你到衙门里历练一下。

    不过现在二郎已经做了执衣,你就老老实实留在这边,算是代为父为你爷爷守丧。

    这些年你浑浑噩噩,痴痴呆呆,耽误了不少时间。难得如今清醒过来,就在家里好好读书。县城那边的事情,你不用费心。每月应有的花费,我也不会缺了你。等再过两年,你能学有所成时,我会为你另谋出路……总之,你只管安心守在家中。”

    杨承烈这番话,可是话里有话。

    杨守文愕然看着他,意识到杨承烈的意思,是让他继续装疯卖傻,不要惹人注意。

    至于另谋出路……

    又能是什么出路呢?

    为什么要装疯卖傻,为什么要低调做人?

    杨守文突然意识到,事情恐怕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不过,杨承烈不愿意说,他也没有再去追问。只恭恭敬敬答应了一声,便陪着杨承烈走出灵堂。

    “阿爹,村口的尸体,可有眉目?”

    杨承烈看了他一眼,眉头一蹙,似乎有些不耐烦。

    “这里地处居庸关、孤竹和昌平三地交汇,每日往来的人员复杂,如何能查得清楚?再说了,獠子粗蛮,喜欢争强斗勇,杀人的事情时有发生,你不要再过问。”

    “可是,那个人不是獠子。”

    獠子,是汉人对契丹、突厥、奚人等胡人的一种称呼。

    杨承烈眼睛一瞪,“你又知道了?”

    杨守文苦笑道:“阿爹,你不要觉得孩儿还是以前那样呆傻,连獠子和汉人都区分不来。那人虽然是獠子的发型,可是眼眉却是汉人的模样,这可非常明显。

    你来之前,孩儿曾仔细观察过那人的尸体。

    他双手粗糙,指关节粗大,乍一看像是农人。可是他两腿间,却又非常明显的老皮,显然是长时间骑马造成。一个常年在马背上生活的人,又怎可能是务农的农人?还有,他身上伤口很多,虽然被雨水浸泡导致变形,但依旧能看出是刀剑伤痕。孩儿仔细观察,他应该在生前绝不平凡,应该是一个身手高明的武士。”

    杨承烈眼睛一眯,看着杨守文,久久不语。

    说实话,他不指望杨守文能有什么大成就,一辈子可以平平安安,就已经足够了。

    至于原因,他不想说,也不能说。

    可没想到杨守文的观察力居然这么好,而且才清醒过来,就能看出这许多的问题。

    杨承烈突然生出浓浓的好奇心,在犹豫许久之后,轻声道:“你还看出了什么?”

    杨守文想了想,接着道:“此人应该是在昨日夜间被杀,死前曾与三刀四个人进行过搏斗。”

    “何以见得?”

    “他身上有刀伤,有剑伤,不过致命的,确是被人用箭矢所伤。

    所以,孩儿觉得围攻他的人,至少有三个,甚至可能四个人。而且,发现尸体的现场周围,太过整洁干净,不像是搏杀现场。孩儿当时看罢了尸体之后就觉得,他应该是被人弃尸……昨天那么大的雨,凶手杀人之后不可能弃尸太远。于是孩儿就沿着山路往山里走,在羊尾巴发现了明显的搏斗痕迹,估计是真正的现场。”

    “羊尾巴?”

    杨承烈闻听,不禁轻轻点头。

    “你又怎知道,会是羊尾巴,不是在官道上?”

    “若是在官道之上,地形宽阔,并不适合伏击。而且,若死者是在官道上遇伏,向南三里便是村庄,向被五里便有军营。昨夜豪雨来的突然,如果我是凶手,绝不会在官道上设伏,太容易惊动他人,也太容易被发现,更容易令死者逃脱。”

    杨承烈不知可否,低头沉思。

    片刻后,他又问道:“你还看出了什么?”

    “孩儿还看得出来,这个人应该是常年在塞外生活。”

    “怎么说?”

    “他皮肤粗糙,显然是常年受朔风侵袭,身体上至今仍留有冻伤。

    另外,我刚才回来的时候,村中孩童告诉我,曾在昨日见死者进山,而且打听弥勒寺的位置。如果他住在孤竹,或是经常往来昌平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弥勒寺在何处。他当时还给了那个孩子两文钱,我刚才回来后,把铜钱浸泡在热水之中,发现铜钱上沾有很多油腻。但凡住在昌平或是羁縻州,大都会受影响,注意清洁。唯有那塞外的胡人,对此并不在意,所以那铜钱上才会有那么多的油腻。”

    杨守文说完,便抿嘴看着杨承烈。

    却见杨承烈的嘴角仿佛是不经意的抽搐两下,而后沉下脸道:“所有一切,不过是你的假设而已,没有任何证据。这件事,我会让管虎接手,你不要再过问了。”

    管虎,是杨承烈的手下,也是衙门里快手班头。

    一般来说,衙门里会设有三班衙役,统称隶卒。不过隶卒的分工不同,又有不同的称呼。比如在衙门里值守,审判时分立两边,押送犯人以及执行刑讯的隶卒名叫皂隶,类似于法庭上的法警;而负责传唤被告郑仁,侦缉罪犯,搜寻证据的隶卒,名为快手,如同后世的刑警;除此之外,还有民壮,值守城门、监狱、仓库,负责巡逻城乡道路,应付突发事件……这种民壮,类似于后世的武警。

    县尉统领三班,管虎就是捕班快手班头,又称之为缉捕班头,也是杨承烈的心腹。

    杨守文听杨承烈这么说,就知道杨承烈已经相信了他所说的推测。

    只是杨承烈让他袖手旁观,心里面有些不太高兴。

    成名须趁早!

    杨守文已经十七岁了,再过四年就算是成丁了。他现在非常想扭转大家对他的看法,希望能够帮助杨承烈,最少能够在杨承烈的心目之中,再增加一些份量。

    可是现在看来,杨承烈似乎不不想他大出风头。

    如果不是知道杨承烈其实很关心他,杨守文说不定会非常生气。

    不过……

    想必老爹一定有他的苦衷,既然杨承烈不愿意让他抛头露面,杨守文也是无话可说。

    “好了,我还要赶回县城,与县尊禀报案情。

    这两日让二郎留在这边,八月十五我要在弥勒寺宴请客人,你若是有心,就帮衬一下二郎;如果不愿意,就不必理睬。总之,这件事你不要再过问,否则让我知道,家法伺候。”

    杨承烈的声音突然变得格外高亢,语气也非常严肃。

    杨守文心里不禁叫苦,却只能躬身答应。

    “还有,让杨妈把房间打扫一下,明天我会让你小娘和青奴也过来,正好看着你。”

    青奴,是杨守文同父异母的妹妹。

    杨守文也没办法拒绝,只能咬着牙答应。

    “好了,那我就先走了。”

    杨承烈说完,便迈步往外走。

    杨守文跟在他身后,见杨承烈在院门外上马,突然灵机一动,上前抓住了马缰绳。

    “阿爹,商量个事情呗。”

    “什么事?”

    “给点零钱花花,孩儿如今清醒了,身上却没有半文钱,想买点可心的玩意,也囊中羞涩。”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