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易云睿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却是极冰冷的:“证据不就摆在你面前了吗?”


“就凭这台手机?呵,就算这手机真的是我用过,那又如何?我就不能用一次性手机吗?”尹静遥双手环抱胸前,别开了脸。


有些东西可以一直装,但本性如何却是永远都装不出来。郑瑶脸色慢慢沉凝,看着尹静遥的眼神微微有了些变化。


“你很聪明,用完手机之后,将手机上的指纹擦掉后再扔进垃圾箱。但你忽略了一点,监控摄像头。”


尹静遥脸色一变!


“监控摄像头拍下了你当天讲手机的全过程,包括你说了些什么。”易云睿说着,又从黑箱里拿出了第二件物件。


用黑胶袋装着的钱。


未容尹静遥说话,易云睿直接道:“这是你最后一次交易的钱。你让小孩子代替你将钱放到交易地点,却忽略了一点,钱里面有你的dna,而这些dna就隐藏在你的毛屑里。”


“我……”


“你可能会说,你是刚好路过,但当时我们已经拍下了整个过程,钱是从你车里拿出来的。”易云睿说到这,却是将黑箱盖上,虽然里面还有不少物件。


事情到此,大家都隐隐明白了发生了些什么,郑瑶一脸不可置信:“小遥,你竟然……”


对上郑瑶诧异的眼神,还有易云睿冰冷的双眸,尹静遥心里一揪,抓了狂!


“不,不是我做的!这些都不足以证明人就是我绑架的!也许是夏凝想栽赃给我,想陷害我,她一直看我不爽……”


“尹静遥!”易云睿冷声喝断:“小凝还躺在医院里,就算你跟她有矛盾,就凭你市长千金这身份,你要动她是极简单的事情,她怎么能陷害栽赃你!”


尹静遥一愣,双眸一片怨毒:“易大哥,你就一直帮着她,我哪你可是认识了八年啊。我怎么样对你,难道你不清楚吗?!”


易云睿脸色一冷:“绑匪已经被控制住,对事情他们供应不讳。仪器还原了‘老板’的声音,是你。还有你的帐户信息资金流动,也正好符合了交易金额。大量的证据显示,尹静遥,你就是主谋。”


这一字字,一句句,就像剑一样割在尹静遥心上。突然的,她明白到,易云睿在回来之前,已经处理好了一切。就等着她束手就擒!


在角落里站着的警卫员,其实就是为她准备的。


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尹静遥高贵的外表立时瓦解,脸色一片死灰的她身体一软,摔倒在地上。


“你反侦察能力很强。也很聪明,只是可惜了。”说着,易云睿指了指她旁边的手机:“现在,你可以给尹市长电话,看事情如何解决。”


尹静遥此举,犯下的每一种都是重罪,再加之高官身份,数罪重罚,后果极其严重。


其实在证据面前,他根本不用跟尹静遥废话这么多,想到还躺在医院里的夏凝,刚进屋看到她的那一刻,他恨不得马上,将她绑了。只是某些事情牵制着,他需要留一手。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不宜一网打尽。


尹静遥傻傻的看了一眼手机,像想到什么似的双眸一亮,哀求道:“易大哥,我爱了你八年,你是知道的。做出这些事情,我只是妒忌她才做出这些事情来的。易大哥,看在我跟你相识一场的份上,你放了我吧?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保证不会再打扰你跟她了,易大哥……”


易云睿双眸一黯,别开了脸。


若不是组织要求,他早动手了。想起躺在医院的夏凝,想起夏凝所受的伤痛,他的心揪痛得想杀人!


见易云睿不吭声,尹静遥看向郑瑶,一把抱着郑瑶的手道:“郑阿姨,我知道你是最疼我的。你帮我说说吧,我只是迷了心窍,我妒忌啊,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易大哥了,我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


说到这里,尹静遥泣不成声。趴在郑瑶身上哭成了个泪人。


看着哭得异常凄凉的尹静遥,郑瑶心里虽然不认同,却也软了下来,再说尹静遥是市长二女儿,就算真做了什么事情,对尹市长那边也要有个交代才是。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绝。


“睿,虽然静遥不对,但她毕竟是尹市长的女儿,你看看能不能……”


“那小凝就应当要遭这份罪吗!”易云睿怒火中烧,脸色一片铁青:“尹静遥的靠山是尹市长,那小凝能依靠的人是谁?”


听到夏凝向他求救的那一刻,他的灵魂整个被抽空了般,心痛得他忘记了呼吸!


不够,一切都还不够!


看到儿子这般神情,郑瑶愕在了当场!


自小他就孤僻冷酷,发生什么事情都压抑着不对任何人说。这一次,他竟是气得失去了冷静!


尹静遥的靠山是尹市长,那小凝能依靠的人是谁?这句话在郑瑶心头回响着……是啊,夏凝只是一个孤女,无依无靠的,就算知道有危险,她又能怎么样?


心里微微一揪,郑瑶推开了尹静遥。


有些人,可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哪。


对郑瑶的举动,尹静遥傻了眼。


“不,不是这样的,不能这样……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尹静遥睁大眼睛,不脸不可置信。


这时,一名警卫员走了进来,向易云睿和易显敬了一个军礼后道:“首长,尹市长来了。”


雪白的病房里,病床旁边的鲜花盛开着,花瓣上还沾着露水。看得出是新换上的。


易云睿坐在一旁,双眸一直没离开过病床上的人。薄唇抿成了一条线,脸色铁,凝。


夏凝脸色一片苍白,脸郏上的青紫的一大片,还没有完全消肿。


一天了,她还没有醒过来。


要不是叶乾宁来得及时,那一枪恐怕就……


易云睿心里猛的一痛,握紧了她的手:“小凝,对不起……”


这些事情他应该早就猜到,是他太大意了,从军这么多年,竟然还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怎么能让她身处险地……


闭上双眸,易云睿深深吸了一口气,握紧她的手,抵在了自己额上。


“睿……”


轻轻的一声低呼,易云睿双眸一睁,抬头一看,正对上她投过来的眼神。


“你醒了。”心里一阵欢喜,易云睿按了紧急键:“小凝,你先休息会,我叫医生来看看你。”


见他如此紧张,夏凝心里一暖,张开口想说些什么,喉咙却干涩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身体像散了架一样力气全无,夏凝轻轻叹了一口气。


医生很快来了,对夏凝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后。换了点滴,然后详细的交代着某些事情。


夏凝头有点晕,听得不太真切,却看到易云睿眉头微皱,样子极其认真的听着。不时的点头。而他的手一直紧紧的握着她。他的手心很暖,手掌很有力气,让她很安心。


医生交代了好一会才离开病房,热闹过后便是宁静。窗外微风轻拂,窗帘轻轻飘动。


易云睿伸手探了探她的头:“想吃东西吗?”


夏凝点了点头,实话说肚子是有点空。


易云睿打开保温瓶,一瞬间病房里香味飘溢,易云睿倒了一碗肉粥,然后调好病床的高度。勺了一勺肉粥,轻轻吹了吹,试了试温度才送到她嘴边。


夏凝张嘴吃下。肉粥很香,浓稠适中,很好吃,是易云睿煲的。


肉粥很好吃,夏凝一连吃了好几碗才停止。看着易云睿轻轻的擦拭着她的嘴,心里一阵温暖。


“谢谢……”


易云睿一顿:“傻瓜,以后可不许再对我说谢谢了。”


夏凝淡淡一笑:“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还特地从c市回来……唔!”


未等夏凝说完,脸前俊脸一晃,她的唇被他吻上。


这个吻很浅,却很缠绵。


“小凝,以后不许再说这话。”很不舍的离开她的唇,易云睿声音有了些沙哑:“我是你老公。”


夏凝脸红了一片,害羞得低下了头:“睿,这里是医院……”


“无论在哪你都是我老婆。”易云睿说着,大手抚上她的脸,轻轻摩挲着,双眸一片炽热。


直到这一刻,他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夏凝心里微微一动,抬头对上他双眸,四目相对,情意流动。


然后,他的俊脸缓缓靠近……


“坏了!”突然的,夏凝像想到什么似的问道:“李宝儿呢?她人怎么样了?”


“她没事,乾宁那小子在照顾着她。”


夏凝松了一大口气,然后发现他的俊脸再度靠近……


“对了,你查出这事情是谁做的了吗?”


易云睿一顿,微微皱眉,轻叹一声坐回位置上。


小东西还真懂得破坏情调。


“是尹静遥。”


夏凝一愣,抿了抿嘴:“呵,那真的是太抬举了。那她现在怎么样?”尹静遥是市长千金,就算做了这些事情,惩罚也没那么重吧。


易云睿脸色一冷:“尹静遥被遣送到国外了。”


夏凝眨了眨眼:“被遣送到国外?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


“哦。”呵,她就知道……


见她神色有些黯淡,易云睿后握起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傻瓜,她对不起你,老公当然没那么容易放过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