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说着,牛清波就将大门重新关上了,根本没理会白花瓣气得大骂的声音。


当牛清波到黎昕这屋里时,白雪正和黎昕说话。


因为有冰的关系,黎昕的体温已经控制住了,不过人还是虚弱得厉害,整张小脸惨白惨白的,完全不见平日里那健康的颜色。


“雪儿妹子。”牛清波进来后看了眼黎昕,见黎昕的精神瞧着比之前好,这才松了口气,又对白雪说道:“白家老宅的白花瓣过来了,说是找你。”


“她,她找你干啥?”黎昕一听就急了,只是她现在虚弱得厉害,即便是急了,说话的语气也是弱弱的。


白雪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笑着说道:“她找我,爱干啥干啥,和我又没什么关系。咱们俩只管好好的说会儿话,旁的不去理会。”


倒不是白雪不敢去见白花瓣,只是觉得懒得和那人对上,索性就在黎昕这里多待会儿,也好好的陪一陪自己的好姐妹。


黎昕一听这话,当即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明知道躲不过去的,还在这里躲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怕她呢!”


“我可不就是怕她咋的。”白雪哼了声,“那娇滴滴的白家小小姐,可不是一般人,我不躲着点儿,万一我不小心忍不住打了她,那回头万一被沾包了,我多亏得慌?”


看着白雪翻着白眼说笑的模样,黎昕被逗得不行,尽管身体很虚弱,很难受,可她还是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结果笑得急了,很快就变成了咳嗽。


这一咳嗽可了不得,竟然有种停不下来的趋势。


白雪也是被吓了一跳,赶忙拿出帕子来给黎昕捂着嘴,又招呼牛清波倒水。


一番忙活下来,黎昕的咳嗽总算是轻了些。


急着喝口水润润喉咙的黎昕也没顾得上白雪递给自己的帕子,随手放在一旁,便赶忙去接牛清波递过来的水杯。


虽说还有些喘,但总算是不怎么咳了,白雪也终于跟着松了口气,正要去为黎昕整理下被子,结果视线却落在了被黎昕随手放在一旁的帕子上。


帕子是水粉色的,虽说不是白色那么直接的颜色,但此刻那水粉色中的一抹猩红,还是刺痛了白雪的眼睛。


手里的动作只是略微顿了顿,白雪便又继续为黎昕披好了被子,然后随手将那沾染了一抹猩红的帕子顺手收在了袖筒中。


这一幕黎昕没有注意到,不过牛清波却看到了。


但牛清波也只是看到了白雪将帕子收起来,并没有注意到帕子的异常,微微皱了皱眉,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咳嗽过后的黎昕精神状态明显得没有刚刚那么好了,白雪也就不拉着她聊天,照顾着躺下后,便跟着牛清波出了屋子。


到了院子的棚子下,白雪刚要说说些什么,却听牛清波低声说道:“雪儿妹子,那帕子扔火里烧了吧!”


“啊?”白雪心头一惊,第一个感觉就是牛清波也看到帕子上的血迹了,正要解释什么,却听牛清波又说道:“先生说过的,凡是昕儿用过的帕子,都要扔到火里烧了,免得再传染出去。”


所以,只是为了防止病毒传染吗?


白雪微微皱眉,犹豫了下,最终点点头,“我听你的,不过牛大哥,我渴了,你能不能去给我倒杯水过来?我在这里看着汤药。”


牛清波倒是没怀疑什么,只是叮嘱了句一定要烧了帕子,便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趁着牛清波去厨房的功夫,白雪赶忙将那沾了血的帕子拿出来,仔细的看了下,确定确实是血迹,这才将帕子团了团,扔到了熬药的小炉子里面。


用精神力将空间里剩下的玉露装了几滴在瓶子里,手心翻转,那瓶子陡然出现在白雪的手中。


加了几滴玉露在那汤药里,白雪便忙将玉露瓶子收起来,又用勺子在汤药罐子里搅了搅。


做完了这些,牛清波也端着水碗走了出来。


看了眼那小炉子,里面正烧着尚未烧尽的帕子,这才松了口气。


白雪喝了两口水,便放下了汤碗,提出了离开。


牛清波也没多留白雪,只亲自送白雪到了大门口,见白雪离开了,这才重新关上大门。


白雪离开时心里还在想着黎昕咳吐血的事,一时间倒是没注意在不远处的大树根上,正坐着一脸郁闷的白花瓣。


等到注意时,那白花瓣已经起身,怒气冲冲的朝着她迎过来。


想要避开是不可能了,白雪也看出来这家伙是铁了心要找自己,就算这会儿避开了,少不得以后要找到自己家门去。


“白雪,你个贱丫头,你居然敢晾着我?”白花瓣冲到白雪面前,扬手就要去扇白雪的嘴巴。


不过那手刚抬起来,就讪讪的又放下了。


原因无他,她只是被白雪的眼神吓到了。


那冰冷的眼神,简直比传说中恶狼的眼神还要吓人,甚至白花瓣毫不怀疑,自己如果不放下手的话,这贱丫头很有可能会打自己一顿。


白花瓣可不是没脑子的人,相反的,她的那点儿可怜的脑子,还真就用在各种自保上面了。


“白花瓣,有什么事抓紧说,我没功夫和你闲扯。”白雪收起了凌厉的气势,不过语气依旧凉凉的。


“白雪,你个贱丫头,你有冰,为啥不送到老宅去?你知不知道你爷爷都病得快烧糊涂了?以前你吵啊闹啊的,我们这些长辈也就不和你多计较了,可如今你爷爷都要病死了,你还不知道回去看看,送些冰过去?”


“……”白雪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眼前不住谴责自己的白花瓣,直到她说完了,这才好笑的反问道:“白花瓣,我白雪和你们白家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要是忘了咱们两家已经脱离关系的事,我倒是不介意陪你去趟村长家,再让你看看现在的户籍记录。”


说完,白雪呀了一声,颇有些懊悔得又说道:“对了,你不识字啊!让你看你也是看不懂的,不过没关系,村长识字,让他读给你听也是行的。”


顿了顿,白雪继续说道:“不识字,但是总会数数吧!到时候村长说一个字你就数一个字,看看能不能和户籍上的字数对上。”


如果白花瓣还听不出来白雪言语中的讽刺的话,那她真就是白活这十几年了。


气得不行的白花瓣再次扬起手,这次还真的是朝着白雪的脸蛋挥了过去,不过很可惜,如今的白雪可不是当初那逆来顺受的小可怜儿了,这会儿自然不会站在这里,任由白花瓣的手打到自己。


那手才不过挥到半空中,就被白雪一把抓住,冷冷的哼了声,猛地用力,朝着一旁甩去。


白花瓣平日里就不怎么做活,力气本就没有白雪大。


再加上白雪现在的身体素质与以前更是不同而语,所以这么没有任何保留力气的一甩,白花瓣当即双脚不稳,整个人都朝着一旁跌去。


扑通一声趴在了一旁的地上,白花瓣哇的一下就大哭起来。


那哭声不小,让周围的人家里都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虽说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家都不会随便出门走动了,但却无法阻挡他们对八卦的热情之心。


不能出门?


没关系!


趴在炕头上看热闹总是可以的。


白雪微微皱眉,她怎么会听不到那些开门和脚步声。


虽然很不想理会这个白花瓣,不过为了自己不成为众人所发指的对象,白雪还是强忍着恶心,摆出了一副很是震惊意外的模样来,上前弯腰对着白花瓣关心的问道:“白姑娘,你,你这是咋的了?咋还摔倒了呢?是不是也染了病,发热的走路都不稳了啊?”


白雪的语气听起来那叫一个关心啊,真实的让人竟然感觉不到她话中带来的不对劲儿。


白花瓣也是被白雪吓了一跳,她还以为白雪走到自己身边是要打自己的,下意识的要抬手去挡,哪曾想却听到了这样的话。


而白雪在看到白花瓣那下意识抬手要阻挡的动作后,心上一记,直接倒身朝着身后坐去。


就见白雪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一脸的惊讶委屈,更是大声的质问道:“白花瓣,你干啥推我啊?我好心想要扶你起来,你,你不同意就算了,干啥推我?呜呜呜,你干啥推我?”


白雪一边说着,一边用袖子挡住了眼睛,这样一来,那些看热闹的人就看不到她的真实表情,却能听得见她的“哭声”。


“我,我没……”白花瓣一怔,下意识的要拒绝,不过白雪怎么可能给她解释清楚的机会,反倒更加大声的哭喊起来,“快来人啊,白花瓣欺负人了!呜呜呜,你不让我拉你起来就直接说啊,干,干啥推人啊!”


当那些看热闹的村民趴到墙头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虽然没看到白雪是怎么倒下的,可白花瓣抬起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而白雪那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却是实打实的坐在了地上,再加上白雪哭的模样,看热闹的人第一个感觉就是白雪被欺负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