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刘见阳最近都在跟踪康昱。


他身边有几个能用之人,鸡鸣狗盗之事做惯了,跟踪起来挺轻松的,毕竟康昱就是个普通人,并非军政府的少帅。


跟踪了六七日之后,刘见阳差不多就摸清楚了康昱的底细。


康昱每隔三天,是要出城一趟,去一家孤儿院。


那个孤儿院刘见阳也知道,他还送过孩子去——他家的女佣,有一个生了孩子的日期不对,刘见阳也不知是他的,还是那女人从前的死鬼丈夫的,就干脆把孩子丢了。


反正孩子他有的是。


他送孩子去的孤儿院虽然在城外,却是最大、最完善的。


城里的有钱人,有人领头,为了彰显慈善,纷纷捐钱,故而孤儿院建筑崭新而巍峨。


康家也是捐赠的慈善人家之一。


康昱之所以常去,因为他答应了孤儿院的院长,每个星期要给孩子们上两堂算数课。


“这倒是个机会。”刘见阳想。


打探清楚之后,刘见阳就动手了。


这天下午,刘见阳的人眼瞧着康昱的车子出城了。


他们就埋伏在路旁,等着车子回来。


刘见阳的断腿还没有好,他坐在车子里,双目放出嗜血的光芒,紧紧盯着车窗外。


康昱这次回来却很晚。


天色黑透了,终于有车子经过,恰好就是康昱的。


刘见阳的人立马追了出去。


“少爷,那车子调头了。”刘见阳的佣人焦急喊道。


他们还没有到跟前,康昱的车子突然调头。


刘见阳心中大叫不好,道:“快追上去!”


康昱发现了。


若是今天不能拿下他,后患无穷。康家虽然不能拿他如何,退婚是必然的。而刘见阳还没有得到康暖,他绝不会退亲。


他刘见阳还没吃过亏。


车子猛然加速。


康昱的车子似乎更急。官道上被追得紧了,康昱的车子突然驶上了小径,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刘见阳道:“快,快追!”


他有三辆车子埋伏的,刘见阳坐乘的打了头阵,也火急火燎的往小径上去,根本不看四周的情况。


康昱的车子,始终就在前方,既不会太远,也不会太近,开车的人车技高超。


刘见阳一股脑儿要拿住康昱,就没有多想,只感觉康昱的车子邪门得很。


司机倒是道:“少爷,康昱啥时候这么会开车了?他这样的,倒像是常用车的。”


刘见阳恼怒:“赶紧追,若是丢了他,老子剁了你。”


司机道是。


哪怕是再多的疑惑,现在也不敢说了,只顾踩了油门。


这么追逐下去,人很紧张,就忘记了时间。


不知不觉的,刘见阳已经追了一个多小时,他却毫无知觉。


他仍是没追上康昱。


到了一处田野里,康昱的车子突然往旁边一拐,就没了踪迹。


刘见阳的司机发现,不远处有个木栅栏,已经关紧了。


“少爷,他肯定躲到这里面去了。”司机道。


天色漆黑,刘见阳也没有准备手电筒,全靠自己的眼睛去适应。


栅栏很高,也挺结实的,故而刘见阳想也没想,道:“全部下车,给我翻进去。”


他们果然全部翻进了栅栏。


刚刚走了几步,突然触动了什么,一时间四周亮了灯。


灯光很亮,刺得刘见阳睁不开眼。


在那明亮中,无数的枪哗啦啦上膛,对准了刘见阳和他的随从。


二月的夜,依旧是寒冷。


从外头进来的人,若没有全副武装,几乎要冻僵。


顾轻舟就差点冻僵了。


她是被一个电话吵醒,迷迷糊糊起床的,穿了一件家常短袄就去了叶督军府。


叶督军就坐在外院的大会议厅里。


会议厅很大,门也宽阔,寒风直直往里灌。只开了两盏电灯,灯光却白得厉害,给叶督军的头发和眉毛都凝了一层薄霜般。


叶督军坐在其中,脸色铁青。


顾轻舟也留意到,旁边还站了两个小鸳鸯,正是叶妩和康昱。


“真冷。”顾轻舟揉了揉小手,搭讪着进了客厅。


她伸手摸了下桌上的茶杯。


茶杯是空的,冰凉,顾轻舟悻悻收回了手。


已经是十一点了,她若有若无打了个哈欠。


叶督军的声音响起,冰凉如水,似隐着盛怒:“是你给他们出了主意?”


叶妩的头更低了。


康昱其实挺茫然的,因为他早早就下了汽车,后面的事他没有参与。


“是。”顾轻舟道。


叶督军脸上浮动怒色:“你这不是胡闹么?”


刘见阳翻进去的,是叶督军的军火研究所。


当然,刘见阳没有进入核心,只是刚翻过外围第一道屏障,就被稳稳拦住了。


想要真正进入军火研究所,还需得穿过七八道防线,距离很远。


进入第一道就被阻拦,没有任何的影响,叶督军原本也可以不生气的,可他见到了叶妩,明白顾轻舟把叶妩当诱饵,怒从胆边生。


“督军,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肯定走不了多远就会被发现。”顾轻舟笑道。


她瞥了眼叶妩,又对康昱道,“你们先出去吧。”


叶妩和康昱没敢动,也没敢去看叶督军。


顾轻舟却给叶督军使了个眼色。


叶督军沉吟了下,怒意散了五成,就道:“阿妩,送客。”


让叶妩赶紧把康昱送走。


叶妩心中一喜,父亲不会深究的,故而拉了康昱出来。


康昱还担心,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妩低声,在他耳边道:“我和老师把刘见阳引到了军火研究所,所以我父亲生气了。”


康昱大惊失色。


顾轻舟和叶督军坐下,依旧没有关门,寒风低掠而过,顾轻舟就像被浸在凉水里。


“督军,上次吃饭的时候,你不是跟司行霈提到了,北平内阁的裁军计划吗?我后来去打听,才知道刘见阳的叔叔就是内阁成员之一,是不是?”顾轻舟不停揉搓自己的双手。


叶督军一愣。


顾轻舟继续道:“刘长官的侄儿带着人,私闯军火库,这是想要做什么呢?”


叶督军心中立马就有了主意。


“这不就是现成的靶子吗?您再用钱,收买几个刘长官的宿敌,攻讦他。旁的不说,内阁要开除这么个人,是不是一番政治动荡?


内阁又动荡了,重新组阁得耗费几个月的时间,裁军计划又要延后了。再说了,新的人进入内阁,是否还愿意裁军?”顾轻舟问。


叶督军眼前发亮,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