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105章醉酒失态

  顾缃撞衫顾轻舟,想让顾轻舟在司家的宴席上被她比下去,顾轻舟并不介意。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說  ānnǎs.

  当然,能不在司家的宴席上闹事,不让老太太添堵,自然更好了。

  司家其他人怎么看待她,顾轻舟无所谓,反正老太太是很喜欢她的,不管她穿什么。

  秦筝筝逼迫顾缃去换了,反而叫顾轻舟心生疑窦。

  “这么识时务,不太像秦筝筝的作风!”顾轻舟心想,“这是麻痹我?保存实力,给我来个大招?”

  顾轻舟想,秦筝筝若是想要对付她,会用什么方法呢?

  她心中盘算着,秦筝筝那边已经准备妥当了。

  “走吧,老爷久等了。”秦筝筝笑道。

  一家人出门,乘坐两辆汽车去赴宴。

  他们刚走,一直在客厅里的二姨太、三姨太和四姨太,议论开了。

  三姨太眼波流转,说:“太太是真怕轻舟小姐!大小姐故意撞轻舟小姐的衣裳,太太立马逼迫大小姐换了。”

  二姨太微愣。

  四姨太略有所思。

  这个家里,到底谁是绝不能得罪的?

  现在看来,太太对轻舟小姐也十分忌惮,而老爷很信任轻舟小姐,胜过信任太太。

  “也许,轻舟小姐才是这个家里最坚实的依靠。”两位姨太太盘算着。

  --*--*--

  司公馆的小姐定亲,宴席设在城里的五国饭店。

  司督军的侄女,和铁路衙门总长的公子订婚,虽不足以轰动全城,也是热热闹闹。

  顾家两辆汽车出动,秦筝筝母女三乘坐一辆,顾轻舟则跟着她父亲和顾绍坐一辆。

  顾家的汽车到了五国饭店门口时,四周已经停满了政要名流的座驾,名车如云,衬托得顾家那辆老式道奇格外寒酸。

  司机停稳了车子,就有一个身材颀长高大的男人,穿着一袭夏布长衫,斯文儒雅走了过来。

  顾圭璋下车,瞧见了来人,倒吸一口凉气:霍钺!

  整个岳城,除了司督军,大概就是霍钺最显赫了。

  霍钺是青帮的坐馆龙头,三教九流都在他手下混饭吃。他读过几天书,不再是一味的蛮干,而是吃起了黑白两道的饭,和军政府也有来往。

  顾圭璋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家隶属青帮的舞厅里,远远见到过他,他并不认识顾圭璋。

  不成想,这位岳城显赫一时的大人物,走到了顾圭璋跟前。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說  ānnǎs.

  整个江南,甚至整个华夏的人都知道,霍钺阴狠毒辣,可他表面上总是斯文儒雅,像个教书的先生。

  他气质清隽,今天戴了一副眼镜,笑着对顾圭璋道:“顾先生您好,鄙人霍钺,有幸了!”

  顾圭璋震惊得半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人都懵了。

  怎么回事啊?

  这等龙头大佬,就是司督军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的。

  他如此面容和善走到顾圭璋面前,还恭敬称呼“顾先生”,到底是什么情况?

  顾圭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一时间不知是福是祸,战战兢兢回话:“霍龙头您好,有幸会晤。”

  霍钺笑容倜傥,金丝边的眼镜后面,闪过一缕若有若无的芒,余光从顾轻舟身上轻掠而过,他道:“顾先生教女有方,顾小姐贞婉聪慧,真乃兴家望族之女。”

  哦,原来是为了顾轻舟而来。

  霍钺也知道顾轻舟和司慕定亲的事?

  顾圭璋这时候才意识到,他已经不再只是海关衙门的小小次长了,他是司督军府的岳丈。

  若整个岳城的军政府是个小朝廷,那么顾圭璋就是国丈了。霍钺也跟军政府有往来,他敬重国丈,是他有眼光。

  顾圭璋的忐忑,立马收起来,心中添了得意,他道:“霍龙头谬赞了!”

  霍钺始终谦和,请顾圭璋一起进宴席大厅。

  顾轻舟就跟在她父亲和兄长的身后。

  她穿着素淡的旗袍,长流苏的披肩,那浓郁的流苏在她身上荡漾,似有涟漪闪跃。

  霍钺步履沉稳端正,没有和顾轻舟说话。

  宴会大厅里,钢琴、大提琴的声音,缥缈入耳,点缀着繁华热闹。

  不少人认识霍钺,军政府的官员,将霍钺引到了旁边,霍钺跟顾圭璋说了句“失陪”,就先走开了。

  秦筝筝母女而后才进来。

  这次,没人敢故意冷落顾轻舟了,司家的二房早早就有人过来,将顾轻舟全家带到了贵宾席坐下。

  顾轻舟的席位,不跟顾家众人一起,而是安排在老太太身边,和司家的孩子们同桌。

  望着顾轻舟单薄的身影,顾缃心中愤愤不平:“她不过是平常姿色,为何她就能得到司夫人的认可,司家的喜爱?”

  顾缃只看到了顾轻舟的受宠,也只看到了顾轻舟单薄的小身板,却不知这背后她付出了多少。

  若是顾缃,她绝对威胁不了司夫人,她也绝对找不到司慕,更治不好司老太。read_middle();

  因为不知内幕,就无法明白顾轻舟的本事,只觉得她运气好。

  运气好,会引来嫉妒。

  顾轻舟可以感受到长姐嫉妒的炙热眼神,她没有回头。

  很快,司老太就来了。

  顾轻舟起身迎接。

  跟在司老太身边的,有司家的一行人,包括司督军夫妇,司慕、司琼枝,司家的其他老爷太太。

  “轻舟到了?”老太太一瞧见顾轻舟,就会露出会心的笑容,上前携了顾轻舟的手,只让顾轻舟在她身边服侍。

  这个孙儿媳妇,俨然盖过了儿媳妇和孙女的。

  “是啊,刚到不久。”顾轻舟笑道。

  顾轻舟搀扶着老太太坐席。

  不过片刻,准新郎的父亲贺总长和贺太太也入席了。

  大家一番寒暄,订婚宴席就正式开始了。

  顾轻舟从老太太的桌子退下来,回到了她的位置上。

  她身边的人都已经就坐。

  紧挨着她的,是司慕;司慕的另一边,则是他妹妹司琼枝。

  另外都是司家的小辈,只当顾轻舟是堂嫂,很敬重她。

  远在司慕和顾轻舟对面,有一张椅子空着,那是留给司行霈的。

  司行霈今天还没有露面。

  顾轻舟松了口气。

  而后,准新娘和准新郎盛装而至。

  准新娘司微霜是个内敛害羞的小姑娘,她突然站在众目睽睽之下,手足无措,粉融小脸全是惊怕,甚至求助般看着自己的父母。

  “微霜这丫头胆小。”司老太笑道。

  贺总长和贺太太倒是很满意。

  不管风气怎么变,女孩子温柔内敛,都是长辈所喜欢的美德。越是乖巧,越不会出错。

  “微霜性格好,都是您平素对她的教导。”贺太太柔声对司老太道。

  司家挺喜欢贺总长的次子,贺家也喜欢司微霜,这门婚事到目前为止,很是顺利。

  就在这时候,司行霈终于来了。

  司行霈穿了身很体面的西装,细绒布的外套和同色马甲,雪绸衬衫,衬托得他俊朗尊贵。

  他短短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毫无往日的痞气。

  他一进来,很多人都在看他,甚至议论纷纷。

  “是大少帅来了。”

  “司家的儿子都英俊,却属大少帅最俊朗。”

  “他怎么还不结婚呢?”

  “他连未婚妻都没有。”

  这些话,总能在让人心中起波纹,司行霈似一口鲜美无比的美食,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引起饿极了的人疯狂的追逐。

  每户人家都希望自家的未婚姑娘有机会嫁给司行霈。

  顾轻舟微微撇过脸,不看他。

  司行霈的眸光,则光明正大落在顾轻舟脸上,甚至带着淡笑。

  外人却以为他是在看司慕。

  司慕也觉得,所以司行霈的笑容,在司慕看来是不怀好意的。司慕撇开了脸,神色冷峻。

  “到哪里了?”司行霈问坐在他身边的堂弟。

  “快要送求婚戒指了。”小堂弟一脸兴奋。

  司行霈拿过桌上的酒,到了一杯威士忌,慢慢抿了一口,清冽的酒入喉,绵长醇柔,片刻之后再缓缓烧融着他的胃。

  主台的那对准夫妻,正在学着西式的礼节,准新郎贺家二少爷单膝半跪,问司微霜是否愿意下嫁。

  司微霜一张脸通红,比染过的胭脂还要秾艳,红得美丽而喜气。

  “愿意的。”司微霜喃喃低语,在万籁俱寂的宴会大厅,却是格外的清晰。

  这时候,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司行霈心中滑过几分涟漪,他堂妹那句“愿意”,在他听来非常动人,若是顾轻舟说的话.......

  礼成之后,长辈们交谈了起来。

  司老太话风一转,说:“原来西式的订婚宴这样有趣,应该给慕儿和轻舟也来一场。”

  司夫人立马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顾轻舟这一桌靠近主桌,他们也听到了。

  司慕正在喝香槟,一口酒差点呛死他,他的眼神冰凉,似覆盖了一层严霜。

  顾轻舟倒没什么感觉,她知晓司夫人和司慕都不会同意,这场订婚宴是不可能办成的。

  司行霈则狠狠将一杯威士忌灌了下去,然后重重将杯子顿在桌子上。

  “想办订婚宴?呵!”司行霈的内心,有一把火在烧灼着他。

  不知是嫉妒,还是那杯威士忌。

  借着这股子酒兴,他想亲吻顾轻舟,当着司慕的面,当着老太太和全岳城宾客的面吻她!

  司行霈绝不是懦夫,他明明可以公然告诉他们,顾轻舟是他的女人,不是司慕的!

  他的女人,凭什么和司慕订婚!

  司行霈猛然站起来。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