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司行霈在家时,多半是个老太爷,一概事不管的,只是双目炯炯在旁边盯着。


顾轻舟待客,他也不怎么开口,只是和霍钺偶然碰杯,就连蔡长亭他也懒得挑剔。


他很少反思自己。


如果他学会了反思,那么他就会发现,几年前他可是连顾轻舟亲哥哥的醋都吃。


这些年,不是清心寡欲,而是踏实。


对于顾轻舟,他格外踏实。顾轻舟精明睿智,对他忠贞不渝,他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他的轻舟是最好的。最好的女人,是他培养出来的,也只有他能配得上,其他男人都高攀不起。


就好像自己盖了高楼。


高楼之上,那么安全和悠闲。


比如王家大少爷来访,他也没多想半分:一个仰慕轻舟医术的人,没什么值得他留意的。


“我跟霍爷还有点事,就先出门了。”司行霈放下了茶杯,对顾轻舟道,然后又对客人们道,“粗茶淡饭,怠慢了。”


平野夫人和秦纱都说太客气了。


他们离开之后,程渝给蔡长亭和王玉书递了个眼色。


王玉书就跟随着程渝,去了旁边偏厅。


王家大少爷进来时,客厅只有顾轻舟、平野夫人和秦纱。


顾轻舟先听到了金石之声,伴随着皮鞋的响动。


等人进来时,顾轻舟看到一位西装笔挺的男人。


“很体面。”顾轻舟心中论断。


王家的大少爷体型偏颀长消瘦。一身西装裁剪合度,衬托得他风度翩翩。他白净斯文,带着一副眼镜。


他约莫三十来岁,成熟稳定又英俊,最是受欢迎的年纪。


只是,他手里拿了一根拐杖。


他这根拐杖精致小巧,像一根文明棍,不过它的确是支撑身体所用,并非装饰。


王家大少爷,左脚是残疾的。当然,也不是残疾的很厉害,只是一走一跛,需得拐杖依靠。


他走得很慢,越发透出他的深沉和内敛,更添了魅力。


“鄙人王玉年,第一次见司太太,冒昧登门打扰了,司太太勿见怪。”王玉年先和顾轻舟打招呼。


“不用客气的,来者是客。”顾轻舟笑道。


王玉年打完了招呼,又恭敬对着秦纱,叫了声“四婶”。


最后,他也和平野夫人打招呼,显然是认识的。


礼数周到,他这才坐下。


“司师座不在家?”王玉年问。


“不凑巧,他刚吃了饭出去。”顾轻舟笑道,“您找他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


“不,司太太,我是专程拜访您的。”王玉年道。


他顿了顿。


整理了下思路,他开口说了自己的来意。


顾轻舟认真倾听。


“想让我去做个中医讲座?”顾轻舟听明白了王玉年的来意,有点意外。


王玉年笑道:“正是。我们医学院,打算开一个中医专业,明年会把一年级的学生分过去。


只是,您也知道,这些年中医的风评不佳,几乎没有中医在大学里登堂入室。别说学生们,就是院里其他老师,心中也没底。


这次的讲座,是专门针对校领导和医学院领导,让他们同意中医专业的开设。不仅学校的领导在场,还有卫生部的领导。”


这个顾轻舟知晓。


到现在为止,已经好几年了,报纸还是时不时把中医拉出来骂一顿。


中医早已落魄到了极致。


南京政府公然发出文件,不承认中医办的学校学历,不资助中医的国立医院,从根本上否定中医,断了中医的传人,再毁了中医的立足。


北方稍微好一点,北平政府内乱不断,还没闲心去处理医疗。


山西是叶督军的管辖,政策由叶督军制定。


叶督军从顾轻舟身上,看到了中医的希望,他之前就说要把顾轻舟安排到大学去教书。


后来总有事情发生,此事就耽误了。


“开个中医专业,这很不错。”顾轻舟道。


“假如司太太有空,将来专业开出来了,我们还想聘请您做教授。”王玉年笑道,态度很诚恳。


顾轻舟觉得,这都是后话。


“不过,这个前提是卫生部、校领导和院领导都同意开设中医专业。我虽然是院长,却也不是一家专权。我请司太太,是想请您用高超的医术,来证明中医的价值。”王玉年道。


顾轻舟笑道:“这是好事,我愿意去。”


王玉年大喜,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了顾轻舟。


信封里装着的,是邀请函。


王玉年邀请顾轻舟,七月初五早上九点,去太原府的大学开一场讲座。


尚未开学,这次讲座就没有多少学生,只有几位学生代表,剩下全是领导。


顾轻舟拿到邀请函,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面上的表情是喜悦的,答应一定会去,不让王院长失望。


王玉年的事情说完了,又问秦纱:“四婶,玉书呢?”


“在偏厅。”秦纱道。


王玉年颔首:“那好,你们先聊,我下午还有个会,就先告辞了。”


临走前,他再三叮嘱,“司太太,一定要赴约。”


顾轻舟道:“这个您放心,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失言的。”


王玉年微笑离开了。


送走了王玉年,平野夫人和蔡长亭也要告辞。


顾轻舟送他们到大门口时,蔡长亭突然问:“我能否也去听听你的讲座?”


“当然,我很欢迎。”顾轻舟笑道,“既然是公开讲座,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听众。”


蔡长亭眸光流转,熠熠生辉,是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平野夫人笑了笑。


他们离开,顾轻舟回到了内院,发现程渝带着王玉书不知去向,只有秦纱独坐在客厅里。


她心事重重。


“怎么了?”顾轻舟问秦纱。


二宝的事情之后,顾轻舟和秦纱还没有见过面。这次她不请自来,一直有人在场,顾轻舟对她态度还不错。


如今只有她们俩,顾轻舟就有些冷漠,端起茶喝了起来。


秦纱沉默得过分,顾轻舟才问一句。


她并不怎么关心秦纱到底如何了,二宝那件事,顾轻舟还没有消气。


她不气平野夫人和蔡长亭,因为那是她的敌人,他们迟早是要被顾轻舟毁灭的。敌人的打击,顾轻舟会还回去,没必要动怒。


可她不会伤害秦纱。


她仍是把秦纱当亲人。


正是因为将来不能杀了秦纱,而自己又付出了感情,秦纱背叛她时,她很生气。


“轻舟,我们找个地方说话。”秦纱压低了声音。


神神秘秘的,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


顾轻舟放下茶盏,对她道:“你跟我来吧。”


她把秦纱领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在梢间坐下,顾轻舟让佣人辛嫂看好门窗,别叫人偷听,这才用轻微的声音问秦纱:“要说什么?”


“我感觉不妥。”


“哪里不妥?”顾轻舟不解。


“大少爷啊。”秦纱道,“你别看大少爷斯文儒雅,实则恶毒着呢。他很憎恨游川,自然也不喜欢我。


你是我的亲戚,他怎么会贸然请你去做讲座?况且,大少爷非常讨厌中医。旁人提到王璟的病,都夸赞你。


我偶然提到了此事,只有大少爷不太高兴,甚至言语中露出不屑。轻舟,我看人最是通透。


对中医赞不绝口的人,未必是真心喜欢中医;可对中医不屑的人,那肯定就是讨厌中医的。”


顾轻舟略微沉吟。


这点,她因为不了解王玉年,和他只是第一次打交道,还真没想到。


“我同意你的话。”顾轻舟道。


秦纱略微松了口气。


“大少爷的控制欲很强,他的妻妾和孩子们全部被他管束得死死的。大学的医学院,也几乎是他一手遮天。


他如此性格,眼里是容不下沙子的,怎么会在他的西医学院里,增添中医专业呢?这件事太蹊跷了。”秦纱继续道。


顾轻舟安静听着。


因为不了解,顾轻舟没发表什么意见。她向来不是偏听的人,既然秦纱如此说了,顾轻舟会派人去调查。


“总之,我觉得他不安好心。”秦纱又道,“轻舟,你不会怀疑我挑拨离间,故意阻拦你的事业吧?”


上次的矛盾,顾轻舟至今还没有消气。


正是如此,秦纱说话才那么犹犹豫豫,怕顾轻舟误会。


王玉年的邀请,对女性而言意味着尊重,也是极好的机会。


秦纱是不想说的,却挨不过内心的纠结,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不会的。你的话,我会去查证。”顾轻舟道。


秦纱嗯了声。


她想要说什么,顾轻舟道:“谢谢。”


“这些都是我的揣测,未必就是真的。你派人去打听打听,不用着急跟我道谢。”秦纱急忙摆手。


顾轻舟点头。


秦纱深吸了一口气,好似放下一桩心事。


她站起身要告辞。


“吃了晚饭再回去吧?等会儿我们打牌。”顾轻舟道。


秦纱摇头:“不了,你还有事忙,你先做自己的事。”


说罢,她转身往外走。


找到了王玉书,她带着王玉书离开了顾轻舟的院子。


顾轻舟一边找到了自己的密探,让他们去打听情况,一边去了叶督军府。


叶督军不在,参谋们也不在,顾轻舟只得先回家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