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雅间的窗帘被金钩挂起,柔软半垂,日光照进来时,金钩熠熠璀璨。


顾轻舟面对窗棂而坐,拿起菜单翻看。


“醉虾,是什么醉虾?”顾轻舟问伙计。


伙计道:“太太,您想吃什么样子的?我们不止一位大厨,南腔北调的口味都地道,全能给您炮制出来。”


顾轻舟眼底,闪过几分惊讶的芒。


这地方,如此用心巧妙,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名扬山西的。


古朴外表,奢华内里,供应全面,既好吃好玩又富有噱头,怎能不出名?


“我不要鲜活的,吃不来活的醉虾,其他的都可以。”顾轻舟道。


司行霈说:“傻孩子,醉虾就要活的才鲜美。要一盘活的,另一盘用黄酒做,如何调治看你们的本事了。”


伙计记下了。


顾轻舟又点了几个。


她把特色的菜,全部点了一遍。


司行霈也点了几样他觉得好吃的,推荐给顾轻舟尝尝。


伙计拿了菜单出去,不过片刻又进来,捧了一只玉瓶,玉瓶里装着新鲜馥郁的丹桂。


满室清香。


“桂花开了吗?”顾轻舟问司行霈。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丹桂飘香的时节吗?顾轻舟记得日子,不是才七月初?


“还没,这不是节令的桂花。”司行霈道,“若是节令的,就不值钱了。”


顾轻舟心中了然。


她也是糊涂了,问出这样的话来。


最近,顾轻舟常有种时间飞快的错觉,真怕不知不觉就到了金秋。


“这顿饭要破费了。”顾轻舟低低笑了。


司行霈道:“谢谢太太请我吃饭。”


他们说话的时候很轻声,隔壁雅间始终没什么动静。


伙计给他们上了菜。


满满一桌子美食,色泽丰盛,芬芳诱人。


司行霈夹了一个凤尾虾给顾轻舟:“这是苏菜,你尝尝地道不地道。”


“我又不常吃苏菜。”顾轻舟笑道,“你还会做苏菜?”


“不太会,但是认识。”司行霈道,“我见识多,将来等你老了,我天天说给你听。”


顾轻舟打了他一下。


司行霈又给她斟酒。


不是西洋酒,也不是黄酒,而是颜色清淡的白酒。


酒香浓烈,闻着都要醉了,顾轻舟端起来又嗅了嗅:“味道挺好闻。”


“这是他们自己封的酒,用了不少的技术活,闻着香,酒劲却不烈,你尝一口。”司行霈道。


顾轻舟正要喝,她听到了帘外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过他们的雅间,直接到了隔壁。


是男人的步伐。


她不由竖起耳朵。


听了片刻,几乎听不见隔壁说话的声音,只能听到伙计的笑语。


她回神时,司行霈一脸坏笑看着她。


顾轻舟撑住不脸红:之前还说司行霈八卦,现在她自己比他更甚,实在不够光彩的。


“我听听是谁。”顾轻舟道。


“不用听,我能猜到是谁,要不要和我打个赌?”司行霈问。


顾轻舟白了他一眼。


她喝了一口酒,入口绵柔,的确不算烈酒,只是太香醇了,口感不如气味那么浓重。


“余味还有点清甜,这是用什么酿的?”顾轻舟问。


司行霈尝了口:“好像是山西特有的什么野果。”


他们说话,始终声音轻微,不让隔壁的女人听到。


然后,隔壁又起了脚步声。


似乎是男人走到了阳台上。


阳台是微微伸出去的,和顾轻舟他们这边只有帘幕的遮蔽,影影绰绰能看得见人影。


声音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


“天气真好,已经不热了。”男人道。


顾轻舟听出了这声音,是王游川。


意料之中。


顾轻舟动了动筷子,把碗里的凤尾虾吃了。


她一个虾还没有吃完,隔壁的女人也出来了,立在阳台上对男人道:“今天还是挺热的,我们进去说话?”


“站一会吧,晒晒太阳。”王游川笑道,“阿姗,你找我来,就是单单吃饭?我还没想到是你。”


他立在阳台上,似乎是避嫌,免得瓜田李下。


女子是叶姗。


叶姗今天改变了装束,一身旗袍格外的收腰,曲线更加玲珑有致,而且戴着宽檐帽,顾轻舟初见时没认出她来。


司行霈目光毒辣,一般的装扮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睛。


他认出了叶姗,而且笃定叶姗是要行不轨之事。


不成想,果然如此。


“他不知道请他的人是叶姗,这事有趣。”司行霈和顾轻舟耳语。


顾轻舟轻轻捶了下他。


她没开口,不想叫叶姗听到。


那边,叶姗说话了:“我怕用自己的名义请你,你不肯来,就托了黄先生帮忙。我知道你和他是很重要的生意伙伴。”


原来,是用旁人的名义把王游川骗出来的。


王游川对叶姗,是敬而远之的。


不是因为叶姗不好,而是因为她太好了,且爱慕他。


若王游川陷入其中,或者给了叶姗希望,叶督军绝饶不了他。


王家的声誉也要受损。


叶姗的爱慕,就像是王游川的鸦片,不能碰,一碰就万劫不复。


王游川不肯到雅间里,仍站在阳台上,像个长辈对叶姗道:“你想要和我说话,直接到家里去的,没必要这样麻烦。”


叶姗低垂了头。


她的牙齿,深深陷入贝齿里,故而就有几分狠劲。


“你为何装傻?”叶姗抬眸,声音猛然一提,像是怒吼般。


隔壁的顾轻舟和司行霈,听得一清二楚,甚至楼下门外的人也听见了,故而抬眸看着他们。


王游川被她怒气冲天的样子吓了一跳。只是,他是心里受吓,面上仍是纹丝不动。


多年的视若不见,如今终于要面对了,逃避是愚蠢的,而且不可取。


王游川整顿了心绪。


“阿姗,有时候难得糊涂。”王游川轻轻叹了口气,“此事你明白,我也明白。为何装傻,我们都心知肚明。”


叶姗的气血不稳了。


他什么都说清楚了,却让她空落落的。明明什么都懂,为何还非要见这么一次,问这么一次呢?


她不知缘故,内心深处却感觉疼。


“他结婚了,已经无力回天了。”叶姗更明白此处。


她的眼泪,蓄积在眼眶里,似乎稍微用力就能把它们震落。


她耗尽了耐力,不让泪珠掉下来。


“不要装傻。”叶姗的声音嘶哑了,“我来见你,就是不许你再装傻。”


王游川道:“那好,我就不装傻了。你想要问什么,你告诉我,我都会解答。”


“如果你不是我大姐的四叔,你会不会也喜欢我?”叶姗问。


她的声音,暗哑中带着几分仓皇,最后几个字时全部失控了,哽咽又颤栗。


她的眼泪,也滑落在雪白面颊,忍耐是徒劳无功的。


“不会。”王游川道。


此刻的他,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顶天立地,不能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他知道,想要让叶姗解脱,就必须狠。


用猛药才能治疗毒疮。


王游川就是叶姗心上的毒疮,他的存在对她的人生没有任何益处,只会让她疼,让她难受,让她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


所以,王游川得拯救她。


对她绝情,让她绝望,才是拯救这个年轻的姑娘。


她才二十几岁,她的生命还有很多的前途,她应该放开执念去追求属于她的未来。


“阿姗,我喜欢身材娇小一点、性格却又强势一点的女人,比如秦纱。”王游川道,“况且,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小时候什么样,现在什么样,我都记得。


对于你,我没有任何的幻想。你喜欢我,我也谈不上得意。你的智慧是浅薄的,容貌是平常的,全不是我欣赏的类型。


我见识的女人太多了,已经到了麻木的地步。没有惊艳的外貌或者才华,很难令我心动。”


王游川对付叶姗,用的是釜底抽薪的办法


不是外界的原因,只是你自身的原因,让我不喜。


我就是不喜欢你,你没什么值得我喜欢的。


你还能改变不成?


“够果断,不亏是太原王氏的家主。”司行霈低声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也听到了,点点头。


这个时候,王游川对待叶姗,不需要任何风度,因为稍微善意的言语,都不能斩断叶姗内心的情愫。


王游川都结婚了,叶姗还偷偷摸摸约他,借助旁人的名义。


她想要的,已经超出了范畴,纵容会令她泥足深陷。


她破釜沉舟来约王游川,难道还想逼迫王游川离婚不成?


“对不起,阿姗。”王游川道,“你应该喜欢和你差不多的男人。”


言外之意:哪怕你叶姗是叶督军的女儿,也配不上我王游川,你应该找个和你一样平庸的男人。


叶姗良久没有回答。


她听着王游川的话,眼睛却是看着外头的街景,半晌没有动,似乎没有听懂,在慢慢消化。


过了很久之后,她道:“我会的”


隔壁传来急促沉重的脚步声,是叶姗狼狈逃走了。


司行霈偷听了这么一场戏,只感觉索然无味。


“一个太理智了,一个面皮太薄了,一点也没闹起来。”司行霈很失望,“还以为有好戏呢。”


顾轻舟瞪了他一眼。


司行霈是看戏不怕台高的。


而顾轻舟,往门口看了几眼。


司行霈立马给她夹了菜:“不要去追,任由她去,否则她就知道你听到了,更加尴尬。”


顾轻舟深以为然。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