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跟三姨太预言,秦筝筝一定会搬回来的。


她不介意秦筝筝搬回来,这样秦筝筝才能更快和顾圭璋反目成仇。


三姨太将信将疑,她不知道秦筝筝会用什么方法。


“除了四姨太求情,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帮太太回来。”三姨太道,“轻舟,你能想到吗?”


顾轻舟笑了下,道:“如果是我,方法有很多啊。不过,太太的心思,我哪里知道?”


三姨太道:“你不知道?太太几乎被你牵着鼻子走,你能不知道吗?”


顾轻舟笑,不言语。


“轻舟,你快告诉我,如果你是的话,你怎么回来?”三姨太磨着顾轻舟,非要顾轻舟说给她听。


顾轻舟笑道:“你又不会被赶出去,若是你被赶出去了,我就告诉你方法。”


三姨太就挠她的痒,说她太坏了。


顾轻舟笑着躲,没躲开,被三姨太挠得笑歪在床上。


秦筝筝搬出去的第二天,顾绍兄妹回来了。


顾绍一回来,就站到了阳台上。


顾轻舟看到了他。


顾绍站在阳台上,缓缓点燃了一根雪茄。


雪茄的清香飘到了顾轻舟的房间里。


已经是夏天了,大家都放假在家,屋子里闷热,顾轻舟一般不锁阳台的门。


看到顾绍抽烟,顾轻舟微愣。


顾绍是个很乖的男孩子,他才十七岁,从来没有抽过烟。


他双手聚拢着白梗火柴,那点橘黄色的光芒,在他纤瘦白皙的指缝间跳跃,雪茄就冒了白雾似的青烟。


一口雪茄吸入肺里,顾绍呛得直咳嗽,眼泪熏了下来。


顾轻舟上前,那根雪茄就落入她雪白色的小手里。


“不要抽烟,小孩子抽烟不好。”顾轻舟蹙眉道。


顾绍撇过脸,不知是被烟熏了,还是心里痛苦,他默默流眼泪。


顾轻舟心中就似被什么利器划过,有点闷闷的疼。


她心疼顾绍。


顾绍跟秦筝筝不同,他从来没有害人之念,他善良得连蚂蚁都不会碾死,却也因为母亲而狼狈不堪。


“我不是小孩子!”良久,顾绍将眼泪抹去,转身来抢顾轻舟手里的雪茄。


顾轻舟不给他,丢在地上碾碎。


“阿哥,你不要难过,阿爸这几天生气,过几天就好了,他还是会接太太回来的。”顾轻舟安抚他。


顾绍却痛苦的摇摇头:“我不想她回来!”


顾轻舟微讶。


她终于明白顾绍痛苦什么了。


一时间,她更可怜顾绍。


“我是不是很不孝?”顾绍转头看顾轻舟,他的眼睛被泪水洗过,似墨色的宝石,璀璨明亮。


顾轻舟近距离打量他,发现他的睫毛也很长,湿漉漉的,看上去不染尘埃。


他真干净!


他的脸是干净的,心是干净的,他的世界也是干净的!


顾轻舟突然很向往他的纯洁。


若是顾轻舟没有仇恨附身,她也会像顾绍这样,清纯得像一块无瑕的美玉吧?


“不是的,你肯定有自己的考虑。”顾轻舟道,“你为何不想太太回来?”


“她回来了,又要害人!”顾绍道,眼泪猛然就涌上来,“她不会甘心的。若是留在别馆,心平气和养些日子,也许她会少些戾气。舟舟,我不想我的姆妈是这样的人!”


他狼狈不堪的对顾轻舟面前哭。


他知晓秦筝筝的罪孽,而他明白,秦筝筝是会回来的。


和顾缃、顾缨不同,他不想自己的母亲越陷越深。


顾家这潭淤泥里,竟生出了顾绍如此纯洁的荷,他才是真正出淤泥而不染。


“长辈的事,我们做不了主。”顾轻舟道。


顾绍低垂了脑袋,他的头发在阳光下有淡墨色的光晕,他低低道:“舟舟,你肯定很讨厌我姆妈,也很讨厌我。”


顾轻舟叹了口气。


顾轻舟恨秦筝筝、恨顾圭璋,但她不讨厌顾绍。


这种感情真奇怪。


“阿哥,我不讨厌你。”顾轻舟道,“我只不讨厌你!”


她的坦诚,反而让顾绍松了口气。


两个人趴在阳台的栏杆上,默默沐浴着暖阳,都不想说话。


时间飞逝,又过了两天。


第三天清晨,别馆唯一的下人就来到顾公馆,说:“太太去了警备厅!”


顾圭璋吓一跳,忙问:“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吃惊。


佣人说:“昨晚有人闯到别馆,把太太屋子里的东西都抢了,还撕开了太太的衣裳,差点糟蹋了太太!”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顾圭璋立马就生出把秦筝筝接回来的念头。顾圭璋虽然恨她,却更不想被劫匪带绿帽子。


别馆不安全!


戴顶绿帽子,比休妻更丢人现眼!


没办法了,别馆不能住。


顾圭璋放下了碗筷,去了趟警备厅,将秦筝筝接回来。


秦筝筝吓坏了,看到顾圭璋就直哭,哭得肝肠寸断。


顾圭璋烦躁,将她接回了顾公馆。


顾绍不言语。


他母亲用这种方法回来,顾绍心中痛苦,他既瞧不起她的拙劣,又不想她回来再害人。


而顾缃和顾缨则高兴极了,纷纷觉得母亲真有本事。


“姆妈,这等良策也只有您能想到!”顾缨几乎要哭了,“您不在家,我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顾缃则道:“姆妈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敢自己涉险,姆妈好胆魄。”


两个女儿高兴坏了。


二姨太和三姨太很吃惊,她们是真没想到,秦筝筝能出这种馊招。


“她太阴险。”三姨太道。


秦筝筝以为,自己回来,顾轻舟会恼怒。


不成想,顾轻舟笑盈盈的,说:“太太,欢迎您回来。您不回来,这个家还真不成样子呢!”


顾圭璋顿时觉得顾轻舟大度、善良,比这屋子里所有的女人都要强。


他满意点点头。


秦筝筝只是笑,也只能笑,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这次回来,顾圭璋就公开对顾公馆所有的家人和佣人道:“以后,顾公馆只有一位太太,就是二太太!”


既不离婚,对内却也不再承认秦筝筝“太太”的身份。


佣人们很尴尬,不知该怎么称呼秦筝筝。


顾圭璋也没说秦筝筝是姨太太啊!


留下这席话,顾圭璋就走了,任由顾公馆的女人们大眼瞪小眼。


不过,四姨太却是远离了秦筝筝,不敢再靠近她。


四姨太向秦筝筝讨要她女儿:“你把我的孩子藏到哪里去了?”


“你乖乖听话,孩子我会给你的!”秦筝筝道,“否则,你别怪我心狠手辣!”


四姨太从乡下出来的时候,是把女儿托付给了人,她当时藏得很好。


不成想,秦筝筝竟然暗中派人去找了,而且还找到了。


现在,孩子落在了秦筝筝手里,四姨太腹背受敌。


四姨太没办法了,再次去找顾轻舟:“轻舟小姐,您能不能想个办法,替我把孩子要回来?”


“我没有办法了。”顾轻舟道,“四姨太,您可别忘了,我是帮过你一次的。你没有感激我,反而帮太太求情,背叛了我。”


“是我错了,轻舟小姐,我求求你。”四姨太哭道。


顾轻舟眼珠子微转,道:“你不要着急,太太暂时不敢害你的孩子。等我慢慢想个法儿,再帮你。”


她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暂时先稳住四姨太。


说心里话,顾轻舟不太信任四姨太。


四姨太还没有定性,至少在顾轻舟心中,她是个不稳定的人。


四姨太能操控顾圭璋,将来可能就是顾轻舟的敌人。


顾轻舟同样需要了解四姨太。


“好,谢谢轻舟小姐!”四姨太还是从顾轻舟的话里,听出了几缕渺茫的希望,她心中就好似有了依靠。


经过这件事,顾家彻底不伦不类了。


正好又是假期,顾轻舟需得天天在家,也是烦躁。


不过,司行霈最近没找她,让她松了口气。


这些日子,司行霈好像又去了营地,估计要半个月才回来。


家里气氛不佳,天气又热,顾轻舟和顾绍都提不起精神。


后来,是顾绍弄了两张评弹的票,请顾轻舟去听评弹。


顾轻舟就去了。


听完评弹,已经是黄昏了。


夕阳西下,将岳城披上了一件锦绣外衣,到处绚丽璀璨。


“方才在戏院里,你老实盯着一个人看,是为何?”顾绍问顾轻舟。


顾轻舟笑了笑。


她没好意思说,她看到了霍钺。


难以置信,堂堂青帮龙头,也混在人群里听评弹。


他的桌子,正好在顾轻舟的斜对面。


顾轻舟的余光,能感受到他在看她。可当她抬眸望过去的时候,霍钺的视线又是模糊的,根本没落在她身上。


顾轻舟没敢上前打招呼,怕旁人也认出他来。


听闻霍钺身边也不安全,时常有人想杀他,顾轻舟更是不敢暴露他。


“我不认识他,只是觉得他那件长衫很好看。”顾轻舟笑道,“现在人穿长衫的不多,穿得好看的更少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正巧路过一家裁缝店。


裁缝店还没有关门上板,而是点了明亮的电灯。


“我也去做一身长衫,好吗?”顾绍笑道。


他难得有兴致。


“好啊。”顾轻舟笑道,“我从未见过你穿长衫呢。”


他们兄妹俩说着话,就进了裁缝铺子。


顾轻舟也没有注意到,街角停靠在一辆汽车,司行霈正透过车窗的玻璃,静静看着她,眸光深敛。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