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从来没伺候过人,她笨拙的解他军装上的皮带,司行霈倏然就想压倒她。


女人为男人宽衣,这般笨手笨脚,十分诱人。


司行霈顿时就想远了。


好在他忍住了。


解下皮带,顾轻舟踮起脚尖解他军装最上面的扣子。


司行霈个子很高,顾轻舟垫脚累得面红耳赤,心里恨得紧。


好在司行霈弯腰了。


他弯下腰,让她顺利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就听到她在抱怨:“你自己脱明明更方便!”


“有空抱怨,是不是要我堵住你的嘴?”他笑。


司行霈说的堵住,和顾轻舟想的堵住,肯定不是一个意思,但顾轻舟想得更猥琐恶心,她一阵恶寒,低声骂了句变态!


司行霈搂住她的腰笑:“我又怎么变态?我这样疼你。”


睁眼说瞎话。


顾轻舟将满心的郁结都压下,顺便替他脱了军装,然后换上了长衫。


成品的长衫,很凑巧的是正合他的身量。


司行霈的五官格外俊朗,常年从军的他,身材更是好,肩膀平稳开阔,蜂腰长腿,穿军装是军人的威严,穿长衫又有遗少的矜贵。


这套长衫穿在他身上,气质远胜过顾绍,甚至比霍钺穿都好看。


顾轻舟心想:“这个人真讨厌,出身比绝大多数的人好,生得又胜过所有人,好处都让他一个人占尽了,不公平!”


她喃喃的腹诽,眼神就放空,静静看着他。


在司行霈看来,这小妮子是看呆了的模样,不免失笑。


他上前,轻轻挑起了她的下巴:“说我好看,说我真英俊。”


这话有点耳熟。


不就是她说顾绍的吗?


顾轻舟道:“司行霈,你有时候好幼稚!”


司行霈却不依,微恼道:“快说!”


“我不要,很肉麻!”顾轻舟拒绝,她转身要走。


司行霈将她拽回来:“不说?你想知道我会怎么收拾你吗?”


“你真英俊。”顾轻舟无奈道。说罢,她几乎要翻白眼。


她的不耐烦,司行霈听得出来,他很不快:“你敢敷衍我?”


他不依不饶的样子,让顾轻舟有点害怕,当即抬起头,很认真看着他,说:“你穿这长衫,真的很英俊。”


不知为何,有股子热浪倏然蓬上了双颊,她的脸不知不觉红了起来。


幸而是在灯下,她气色原本就不错,倒也没有特别明显,只是她自己知道。


“顾轻舟,你太没用!”她暗暗骂自己。


反正她这慎重的态度,司行霈是满意了。


“我的轻舟真有眼光。”他洋洋得意道。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司行霈让裁缝给他量尺寸,准备做五套长衫放着,以后哄顾轻舟开心就穿一套,反正她喜欢。


布料也由顾轻舟选。


“全要石青色的。”司行霈在旁边道,


顾轻舟则觉得不妥,于是选了一套石青色、一套青灰色、一套天水碧色,一套湛蓝色,一套月白色。


“真麻烦。”司行霈说。


选好了,差不多就到了晚上八点。


“我可以回家了吗?”顾轻舟道,“我真的好饿!”


“跟着我,还能让你饿肚子吗?”司行霈道。


司机开了车子,司行霈带着顾轻舟,去了城里一家餐馆。


餐馆人不多,等司行霈进来之后,店家就陆续清场,挂起了歇业的牌子,厨师专门给司行霈做菜。


“我喜欢吃岳城的菜,你呢?”司行霈问,“你若是不喜欢,下次请你吃西餐。”


“我吃不惯西餐。”顾轻舟道。


司行霈笑。


这一点上看,顾轻舟还是蛮像他的,他很满意。


司行霈的女人,总能打上他的印记。他就是要培养她,让她越发像他,将来谁也抢不走,她只是他的。


他们两个人,店家却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菜色有清淡的,也有肥腻的。


顾轻舟喜欢吃狮子头,又吃不掉一个,司行霈就帮她夹开,剩下半个放在自己的碗里,半个给她。


这一桌子菜,明明是要浪费九成的,他却想跟她分食一个狮子头。


“这些日子放假在家,无聊吗?”司行霈问,“若是无聊,就去跑马场玩,请你的同学朋友一块儿去。”


“天这么热,不想出门。”顾轻舟吃着狮子头,腮帮子鼓鼓的,含混不清回答他。


“懒!”司行霈戳她的额头。


司行霈菜吃得少,酒喝得多,洋酒他只喜欢威士忌;而最爱的,莫过于花雕。


他一杯一杯的喝,还倒了半杯给顾轻舟。


顾轻舟不怎么喝花雕,她推回去。


“我不喜欢这个,我喜欢葡萄酒。”顾轻舟道。


店里没有葡萄酒,顾轻舟今天也没打算喝,司行霈便没有坚持。


吃了饭,顾轻舟还是想回家。


想到他去营地半个月,很久没见女人了,这次回来,又不知该怎么折腾她,顾轻舟就浑身发寒。


从餐馆出来,站在门口时,司行霈吩咐司机去开车,顾轻舟瞅准了机会就跑。


有时候,机会只有一次,最简单的方法,往往是最有效的。


她跑得很快,平底的布鞋很方便,她专门往黑暗中跑。


司行霈目瞪口呆。


而后,他笑了半天,怎么也没想到顾轻舟会这样跑。


他闲庭信步,知道去哪里抓她,一点也不着急。


顾轻舟跑了半晌,出了一身的汗,扭头见四周黑漆漆的,早已没了人影,也没有路灯。


她生怕司行霈追过来,所以两步一回头,猛然却撞上了一个坚持的东西。


定睛一瞧,是司行霈。


她浑身冒冷汗,尖叫了声继续跑,早已被司行霈按在墙壁上。


司行霈几乎要笑死:“你就是这样逃的啊?”


如此简单直接,让司行霈刮目相看。


“蠢不蠢?”他问她。


“我不要去你的别馆,你太坏了,你太恶心了!”她道,挣扎着又要跑。


司行霈按住她,轻轻吻她的唇:“今晚不折腾你,好吗?别跑了小东西,不累吗?”


当然累,顾轻舟都累死了,但还是逃不出司行霈的五指山。


她浑身都是汗。


到了别馆,司行霈就失言了,他一进门就直接将她抱到了浴室里。


浴室里有顾轻舟又骂又叫又哭的声音。


完事之后洗了澡,司行霈又替她擦头发。


他说:“轻舟,你的头发真好看!”


这是真的。


司行霈见过很多长头发的女人,可她们的头发,都没有顾轻舟的好看。


他的轻舟,每一样都是最好的,司行霈越看越喜欢。


顾轻舟则气哼哼的不说话。


“我的轻舟连头发丝都漂亮。”司行霈低低吻了下她的后颈,“任何女人都没有轻舟好看。”


顾轻舟几乎要哭。


他说这些话,顾轻舟感受不到他的赞美,却只知道她逃不开,他还没有厌倦她。


“不想听你说话,你言而无信!”顾轻舟道,“你说好的”


“说好什么?”司行霈追问。


顾轻舟回头,扬手就打在他的胳膊上。


他夸张的惊呼了声,然后就笑着吻她,吻着吻着就滚到了床上,将她压得紧紧的,顾轻舟透不过来气。


“我忍不住。”司行霈低喃,“在轻舟面前,我总像个贪食的。轻舟,你知道为何会这样吗?”


“因为你色,你变态!”顾轻舟道。


“不,因为你从来没有喂饱我。”司行霈轻轻啃她的耳垂。


顾轻舟扬手推他,他又把顾轻舟的手都吻了一遍。


闹好了,司行霈从军装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匣子,递给顾轻舟。


“送给你的礼物。”司行霈道。


顾轻舟不想要。


司行霈却非要她打开。


等她真的打开时,那璀璨的钻石映衬着床头灯的光,顾轻舟的眼睛被刺痛,她木然就呆住了。


她的胳膊变得沉重而僵硬,双手托住这只钻戒,她愣愣的,全身都弹动不了。


有一股子温热,缓缓流入心房。


顾轻舟是惊呆了。


她的心头,好似有了种依靠,暖,坚实,亦如这钻戒,是最强大的依靠。


司行霈却在耳边道:“我见你喜欢钻戒,这个送给你。轻舟,我和你都是老派的人,戒指求婚是新派的,我们不讲究这些。这个不是求婚的,你就戴着玩。”


顾轻舟慢慢回神。


拥挤在她心头的热,一点点散去。


而后,凉意铺天盖地涌上来。


凉意像潮水,几乎要淹没了顾轻舟,心尖的热全没了,凉的发疼,宛如这钻石生冷的光,再次刺痛了顾轻舟的眼睛。


她猛然阖上,用力往旁边一丢:“我不喜欢!”


她突然发脾气,司行霈也习以为常。


他的猫就是这样。


他捡起匣子,硬塞到她的手里,顾轻舟却狠狠的,从窗口扔了下去:“我最讨厌钻戒!”


她转身进了洗手间。


她无力依靠着冰凉的大理石洗漱台,双腿发颤,她一点点滑了下去。


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他从未想过娶她,从来没有!


他一次次将她按在床上,却从未想过给她婚姻。


这世上最绝情的,大概就是司行霈吧?


而看到钻戒的瞬间,顾轻舟误会了。


她没有母亲,父亲狼心狗肺,她像一颗漂泊的种子。


当她看到了钻戒,她以为终于有了可以落地生根的土壤,有个男人会给她一个家,成为她的依靠。


原来不过是一个误会。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