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戴上了霍家送的手链,其他人没什么感觉,倒是姨太太担忧了很久。


姨太太说,那条手链不一样,女佣不懂为何不一样。


“我前些日子去老爷房里,见他就是拿着那条手链出神。当时我只当是某位姑娘所赠之物,让他魂牵梦萦的,特意试探他,能否送给我,他不肯。”姨太太道。


姨太太觉得,霍钺很看重这条手链,像是毛头小子送心上人礼物。


有些事,最瞒不过女人的眼睛了。


等她说完,女佣抿唇笑了,没有反驳,心里却觉得姨太太疑神疑鬼了。


“一个手链而已,姨太太防其他女人,跟防贼似的。”


老爷原本就买来送人的,所以姨太太去讨要,他肯定不给,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姨太太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脾气太骄横了。


女佣没当回事,听姨太太担忧了一阵,没法子感同身受,笑着下去做事了。


梅英姨太太却牢记心上,想方设法阻止顾轻舟到霍家。


“我倒是有个主意,让老爷去了对她的心思。”姨太太心中盘算。


这个主意,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她最信任的女佣。


顾轻舟也留意到了梅姨太太的目光,心中起了警惕,心想:“我以后还是少到霍家来,这姨太太疑心病太重了。”


她带着钻石手链,那钻石的光芒映衬着她滢滢的眸子,流光璀璨。


霍钺觉得她好看。


再好看,也是别人的未婚妻想到这里,霍钺心神收敛。


霍拢静留他们吃晚饭。


饭后,顾轻舟跟颜家的姐弟,去了颜家。


颜太太问他们:“好玩吗?”


“就我们几个人,是挺好玩的,都是自己人,自在。”颜洛水道。


颜洛水不喜欢太热闹。


颜五少则想了想,对颜太太道:“姆妈,我好像爱上了拢静。”


颜太太失笑,对这个儿子无可奈何:“你是见一个爱一个的!那是青帮龙头的妹妹,你可别给你阿爸惹事!”


她怕颜一源去招惹霍拢静。


“怎么惹事?”颜五少不满意,“姆妈,要不你让阿爸派人去求亲呗!”


顾轻舟和颜洛水正在喝水,听闻都呛了下。


“你要死啊!”颜洛水骂她弟弟,“拢静的性格,可过不了你妻妾同室的日子,她别害人家!”


“我是真爱上她了!”颜五少道。


“你爱的人,都能从岳城排到南京去了!”颜洛水道。


顾轻舟在旁边笑。


当晚,顾轻舟住在颜家,第二天才回去。


天气更热了,顾家每个人都小心翼翼。


过了几天,顾轻舟听到顾缃在房里大声的说话。


她们的房间临近,顾轻舟听了一会儿,听到顾缃说:“我那时候帮过她多少次,她如此势利眼!”


后来才知道,顾缃一个女同学结婚,算是高嫁,男方比较有钱。女同学请遍了亲戚朋友,连闹过矛盾的都请过,独独没请顾缃。


顾维被退学、离家出走,再也满城风雨,身为长姐的顾缃,名声也不好听。


顾缃的同学不想婚礼上扫兴,索性不跟顾缃来往。


当然,也可能是听说秦筝筝被赶到别馆、差点被强盗糟蹋的事。


圈子就那么大,一点风吹草动都知晓,顾缃因为妹妹和母亲而声名狼藉。


“我一定会嫁得比她好!她婆家再有钱,也不过是商户!往前五十年,商人都是贱籍!”顾缃骂道。


秦筝筝让她悄声。


后来就没有听到了。


顾轻舟对顾缃没什么兴趣。


顾缃是典型的草包女,秦筝筝的心机和手腕,她都没学会;倒是那个逃跑了的顾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顾轻舟很久没想起顾维,直到这天顾缃一闹腾,她倒是有了点兴趣。


“要不要去找找顾维呢?”顾轻舟心想。


托人办事,又要花钱。


顾轻舟没钱。


她想了想,算了,随便顾维去了哪里,不管她将来有什么成就。


转眼就到了七月。


顾轻舟窗外的梧桐树,被阳光晒得奄奄一息,蝉昼夜不歇的嘶鸣,热浪就从树梢的缝隙涌进来,热得心烦气躁。


厨房煮了绿豆汤,仍是解不了这酷暑。


顾轻舟在家里没事,早起时练一会儿钢琴,就是伏在房间里写字。


她身子轻盈,不动的时候,出汗是有限的。


这日,她接到一封信。


封信上的字,是一笔很漂亮的蝇头小楷,出自慕三娘的女儿何微。


顾轻舟有些日子没见何微了。


何微写信给她,说最近又找了个家教,暑假打两份工。


“微微真厉害,这么小就做这么多份工。我要不要也去打工呢?”顾轻舟想。


家教顾轻舟做不了,顾轻舟插班念书,比不上何微扎实,教不了小孩子;而何氏药铺生意惨淡,姑父自己都闲着,更轮不到顾轻舟。


真去做工的话,顾轻舟也没什么擅长的,还会惹得顾圭璋不高兴。


顾圭璋觉得丢人现眼。


信中,何微又说,她父亲在药铺门口煮了甘草汤,免费给路人解暑,赢得了口碑,附近的人都很喜欢他们。


最后,何微在心里邀请顾轻舟去何氏药铺,好像有件事想跟顾轻舟商量。


顾轻舟好笑:“她一个小毛孩子,能有什么事?”


如此想着,顾轻舟还是去了趟何氏药铺。


她是一大清早就去的。


到何家的时候,何微刚刚起床,准备去她教书的人家上工。


看到顾轻舟,就兴奋抱住了她的腰:“轻舟姐,你好久没来了!”


顾轻舟见她瘦了很多,心疼摸了摸她的胳膊:“你都累瘦了。”


“不值什么。”何微笑道。


何微上工的人家,附近有书局。


顾轻舟可以去书局打发时间,等何微中午结束了,下午一块儿去玩。


“别闹腾你姐姐,也别让你姐姐破费,知道吗?”姑姑在身后叮嘱。


何微说知道了,就拉着顾轻舟走了。


她们先乘坐电车,换了一趟车,到了法租界。


一处红瓦白墙的别墅,隐没在高大的梧桐树后面,深绿浓翠的树叶,投下阴凉的树影。


何微指了一户人家的彩色玻璃窗:“我上午在这家教书,是姊妹俩,一个八岁,一个六岁,算是启蒙吧,教她们写字,主人家说我的字好。”


“你的字原本就很好啊。”顾轻舟笑道。


何微得意笑了笑,还是小孩子心气。


然后,何微就告诉顾轻舟:“姐,你往前走,拐弯的街对面,就是书局。书局里有茶喝,你先去,回头我结束了去找你。”


“你到底有什么事?”顾轻舟好奇,“先透露一点。”


何微却只是笑,小小年纪,鬼精鬼精的:“姐你先别问了。”


顾轻舟无法,叮嘱她好好教书,就先去了对街的书局。


书局不小,门口有两株偌大的梧桐树,树荫遮蔽了浓日,铺子里颇为凉爽,墨香宜人。


顾轻舟买了三本书,又说:“我要在这里等人。”


老板就寻了个里间靠后窗的位置给她,端了一壶绿茶,让她边喝边看。


快到十一点,何微就来了。


“姐,你写信给我,说过你的医术很好,是不是真的?”何微低声问顾轻舟,颇为神秘。


“怎么,你哪里不舒服?”顾轻舟紧张问。


何微摇摇头,道:“我没有。”


顿了下,何微从书包里拿出一份报纸,指了指她用笔圈出来的地方,给顾轻舟看。


顾轻舟看了眼,发现是一条广告。


“重金求医?”顾轻舟最先看到了这几个字。


她慢慢读完,发现是一家珠宝行的老板,便秘多时,痛苦不堪,中医、西医都请过了,疗效甚微。


如今,他愿意出三百块,求一民间偏方,解了他的便秘之苦。


“三百块!”顾轻舟惊叹。


若是小门小户的,三百块都他们一两年的生活费。


的确是重金!


“姐,我想让我阿爸接下,我阿爸说肯定是骗子,还不知藏了什么阴谋,哪有人花如此巨款求医?”何微泄气道,“可万一是真的呢?”


何微想让顾轻舟去拿下这笔钱,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是她前几天看到的。


小孩子心气,就蠢蠢欲动:“姐,你要不要去试试?反正是放假,你在家里也没事,赚些钱不好吗?”


何微小小年纪,已经出来做家教赚钱,补贴家用。


顾轻舟比她大两三岁,岂能不如她?


况且,若对方真的遇到了疑难杂症,自己也能解了他的痛苦,互赢不是么?


“好啊。”顾轻舟笑道,然后又问,“那你干嘛在信里不说,非要我跑一趟?”


何微痴笑了几声。


她很久没见顾轻舟了,有点想念她,同时何微没想到顾轻舟这么痛快答应,所以想当面说服她。


信里先说了,万一她不同意,反而先入为主不太好。


“我是想约你出来玩嘛,整日在家憋得慌。”何微道,“我今天下午的家教,那个小孩子临时吃喜酒去了,正好我有空闲。”


“你又念书,又做家教,会不会很吃力?”顾轻舟问。


“不会的。家家户户不都是这样过日子么?幸好我的字好看,在学校又肯努力,教员帮我写了推荐信,否则我也找不到家教。能找到就很好了,辛苦点不妨事的。”何微道。


顾轻舟很佩服何微。


在何微这样的年纪,都是很虚荣而且懒惰的,她却早早懂得了自立。


“若是成功了,钱分给你一半。”顾轻舟道。


“我不要!”何微道,“那是姐姐你的!”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