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的乳娘,是个足智多谋的女人。


平野夫人想起她,至今都伤感。


她小小的脑瓜里,不知为何藏了那么多的智慧和主意。


且她很精致漂亮。


她若是想做嫔妃,是能在宫里占据一席之地的。


可她没有背叛过平野夫人,她的一生都是忠心耿耿。如她没死,她一定有办法操控顾轻舟。


想到这里,平野夫人眼眶又是一热,这次是真的难过了。


她滚下了热泪。


“谁的骨肉,这个说不明白,可有一件事能证明。”顾轻舟的声音,在温暖干燥又寂静的密室里,徐徐响起,“那就是容貌。”


平野夫人轻拭了眼角。


“找一个容貌类似于皇帝的男人,再给你一个孩子,就足以完成你的大计。我师父是神医,他知道男人的哪些容貌特征会遗传给孩子:下巴、眼睛。


所以,你得找一个下巴和眼睛像皇帝的男人,替你再伪造一个皇子。孩子小时候多躲几年,等他到了六七岁再领出来。


六岁的孩子,可以说成七岁,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怀疑的。”顾轻舟徐徐道来,用陌生随意的口吻,好似与己无关。


容貌遗传这一点,她师父曾经告诉过她。


告诉她的时候,师父特意看了她两眼,那两眼她记忆深刻。


她不明白。


小时候的记忆很奇怪,任何不明的东西,都会深深刻在脑海中,直到长大后幡然醒悟,才会丢开。


“我想,顾圭璋一定是符合这两点,是不是?”顾轻舟问。


若是由平野夫人来说,她会尴尬,会用各种词来代替,半晌说不痛快。所以顾轻舟自己开口了。


她把自己的来历和身世,这样轻易解剖开,放在平野夫人的面前。


“孙家是做生意的,老爷子那样精明。我从旁处听说,孙绮罗也是个机灵的女子。可孙家选择了顾圭璋那么个女婿,就不太合乎常理了。”顾轻舟道。


唯一的解释,就是平野夫人逼迫了孙家。


她需要顾圭璋成为孙家的女婿。


她的理由,也许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包括孙端己和孙绮罗。


但是主子发话了,孙家不得不从。


这是家奴的命运。


孙绮罗把自己的一生,奉献在忠诚上,她选择了不堪入目的顾圭璋,最终还被顾圭璋害死了。


顾轻舟想到这里,心一阵阵抽搐的疼。


她突然发现,一个人的医术再好,比如她的师父,一个人的计谋再高超,比如她的乳娘,只要立场是恶的,做出来的事也会天怒人怨。


当年的孙家,是何等乌云密布?


孙绮罗呢?


她十八九岁的年纪,一朵花骨朵刚刚盛绽,正是惊艳万物的时候,却遭遇了一场狂风骤雨,她的人生结束了。


也许,她那个时候还有自己喜爱的男孩子呢。


孙绮罗是个慷慨又活泼的人。


“对,我选择了顾圭璋。”平野夫人坦诚得不太像她,“此事需得隐秘,不能叫任何人知道,就连孙绮罗和顾圭璋自己也不能知道。


他们结婚之后,仍住在孙家。孙端己帮我遮掩,孙小姐什么也不知道,顾圭璋那天喝醉了,被我们下了药,他也不知道身边的人不是自己的妻子。”


说完这一段,他们都沉默了。


平野夫人想起这件事,就一个劲的犯恶心。


她好似受到了凌辱。


顾圭璋真该万死。


“那一次很成功,我怀孕之后就搬离了孙家,打算在岳城安心待产。”平野夫人继续道,“一个月之后,孙绮罗也怀孕了。”


顾轻舟还记得,当初郭七老先生给她摸骨,说她的生辰八字早了一个月。


如今看来,都有了结论。


“没人知晓我在岳城,身边的人除了你的乳娘和师父,还有一位侍卫。我们势力单薄,只得蛰伏,就连善后的能力都没有。”平野夫人道。


假如她能善后,她早已杀了孙端己、孙绮罗和顾圭璋。


那时候,她还是很孤立无援的,而后才慢慢聚拢了势力和财富。


好在,此事根本没有太多的人知晓。


“我辛苦怀胎九月,生下了你。”平野夫人道,“那时候的局势,已经刻不容缓,我得赶紧逃往广州,所以就把你们留下了,只带了阿蘅。


你那时候太小了,经不起车马颠簸。你乳娘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实在不像话,所以王治留下来照顾你们。”


顾轻舟道:“你不带走我,并不是因为我年纪小吧?”


而是,她是女儿。


平野夫人需要的,是一个儿子。若都是女儿,她只有阿蘅就足够了。


旧臣们都知道阿蘅的存在,平野夫人不需要证明什么,就能用阿蘅的号召力。


既不是儿子,顾轻舟这个女儿就没了价值,于是她丢下了顾轻舟,自己走了。


当然,她任何的血脉,也不会浪费,所以她让自己的女官和随行大夫,训练顾轻舟,将来备用。


任何事都需要做两手准备。


那时候,距离她逃离京师已经过去快两年了,她再去怀孕生子,来不及了。


孩子的年纪相差太大对不上,反而会给她惹祸。


而且局势变化很快,岳城对她而言不安全了。她也没机会再跟顾轻舟生一个儿子,她只得先走。


皇子的计划,彻底失败。


她利用顾圭璋时,没想过顾圭璋会对孙家造成什么危害。


不成想,她离开没多久,孙家就毁在了顾圭璋手里,就连孙绮罗和她的女儿,也被秦筝筝和顾圭璋联合害死。


于是,顾轻舟的乳娘将计就计,在孙家所有人死绝之后,索性让她取代了去世的顾轻舟,去了乡下。


那时候孙绮罗命不久矣,乳娘再次进入孙家,说要帮助她和她的女儿,孙绮罗肯定同意,甚至替她遮拦。


所以顾圭璋是见过顾轻舟的乳娘,也知道她的存在。


这样,顾轻舟顺理成章的有了崭新的身份。


“当然是因为你年纪小,要不然你以为呢?”平野夫人哀切道,“难道我舍得抛下自己的孩子吗?你舍身处境替一个母亲想想!”


顾轻舟没有做过母亲,她舍身处境想了:她的出身,给了平野夫人极大的失望;看到她,平野夫人就会想起她那个恶心的父亲。


而逃亡中的平野夫人,需要孙端己的救助,根本没能力杀了孙端己灭口。


怕夜长梦多,她自己跑了,不想看到这个孩子在眼前晃,于是她抛下了顾轻舟。


顾轻舟以前常说,她是个没有面目的棋子。


等真相摆在眼前时,她宁愿自己没有面目。


顾圭璋是她最鄙视的人,平野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竟是这两个人的女儿。


“轻舟,你是我的骨肉,如今都说明白了,你愿意叫我一声额娘吗?”平野夫人悲切看着顾轻舟,问道。


顾轻舟笑了。


她笑得轻快又明媚:“夫人,你想什么呢?我是孙绮罗的女儿。”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