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给赵先生开了药方,赵先生和赵太太相信了她,喝了下去。


可是第一碗,赵先生还是吐了大半,赵太太立马慌了。


“无妨的太太。”顾轻舟安抚慌乱的赵太太,“老爷三焦阻塞,药物可能无法到达。但是还有一小半留在他胃里,会慢慢起作用。”


一点点的药物,也能让体内的热邪去掉几分。


顾轻舟的安慰,让赵太太的焦虑暂时得以缓解。


顾轻舟叮嘱,让四个小时之后,再服侍赵老爷用第二碗。


“第二碗最多吐一半。”顾轻舟道,“到了第四碗或者第五碗,就不会再吐了。”


赵太太点点头。


“药已经开好了,我过几天来复诊,您安心给老爷用药。”顾轻舟道。


赵太太道是。


已经快到了五点,顾轻舟和何微准备回家。


赵太太更衣,亲自送顾轻舟和何微出门。


“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小姐家的公馆在哪里?”赵太太问。


她问这话,略有所指,似乎在暗示什么。


何微不太懂。


顾轻舟却明白,她笑了笑,道:“太太,药还没有起效,我对赵老爷还没有恩情。既然没有恩情,就不敢托大请您送,我们自己搭黄包车回去好了。”


赵太太清澈的眸光微动,含笑站在旁边,不再坚持。


她们乘坐黄包车。


到了何氏药铺时,已经晚上七点,可天还没有完全黑,晚霞的余晖如火,点燃了西边的层云。


气温也降了很多,没了之前的燥热。


何微带顾轻舟去给人看病,可为很大胆。


怕慕三娘和何梦德骂,何微让顾轻舟先保密,等以后拿到了诊金再说。


“姐,你真厉害,我还以为赵家不会相信你呢!”何微感叹道,“你能有本事,口才了得!”


“他们相信我,不是因为口才。”顾轻舟笑道。


何微不明白:“那是因为什么?”


想到何微上次卖关子,顾轻舟也卖了个关子,就是不告诉何微,她到底是如何取信赵家的。


“姐,你告诉我啊!”何微依依不饶,拉着顾轻舟不让走。


顾轻舟就笑着跑开了:“以后再告诉你。”


天色不早,顾轻舟将何微送到了药铺,和慕三娘说了几句话之后,自己再乘坐黄包车,回到了顾公馆。


她回来的时候,顾公馆的晚膳都吃完了。


顾轻舟也不怎么饿,就回房睡觉了。


晚上,女佣做了宵夜,顾轻舟吃了一碗鲜虾馄钝,甜甜睡了一觉。


赵家夫妻则没睡。


赵太太服侍丈夫喝第三碗药的时候,果然如顾轻舟所言,三焦的热邪散去了些,这次就只吐了两口。


“你说,她到底是什么人啊?”赵太太低声问她丈夫。


正如顾轻舟所言,赵家相信她,除了赵太太和赵先生人好,更多的不是顾轻舟的口才,而是顾轻舟的枪。


顾轻舟诊脉的过程中,从手袋里拿了次巾帕,她的手袋就没有关上。


她特意给赵太太看的。


于是,赵老爷和赵太太就很清楚看到了她包里的手枪。


赵家的生意不大,仅仅是富足而已。


赵老爷既不是帮会的,也不是政府的,交恶的仇家更是没有,所以不会有人暗杀他,他还没有这个资格。


顾轻舟包里带着一把精致的勃朗宁,她绝不是来行刺的。


这种手枪贵,而且不容易弄到,除非是有军政府高层的关系。


赵老爷和赵太太是在一次宴席上,见军需部的次长显摆过一次,听闻非常值钱,大概是赵老爷珠宝行大半年的净收入。


一个能随身带枪的少女,她不仅有钱,而且她身份尊贵,尊贵到不值得她害死赵老爷。


正是如此,她后来的诊断,赵老爷和赵太太深信不疑。


“她会不会是司督军的女儿?”赵太太问。


第一豪门的小姐,学会了医术,想要找个病案证实一下,看到报纸等了重金求医,就上门来了。


这个猜测很有可能。


“哪怕不是司家的孩子,也是军政府高官门第的小姐。”赵先生道。


军政府高官门第的小姐,用得着骗钱吗?


有了这层猜测,又因为顾轻舟的医术真了得,赵老爷和赵太太就格外信任她。


身份,有时候比才学可靠。


当天喝了药,赵老爷沉沉睡去,第二天早起,再喝白虎汤的时候,赵老爷就没有再呕吐了。


“难得,最近这一个月,第一次喝东西不吐。”赵太太大喜,“老爷,那个小姐真是医学神童。”


“造化,这是我们的缘分。”赵老爷道。


到了中午,赵老爷的小便就通畅了些,不再是淅淅沥沥的。


他又喝了一碗药。


药后的一个小时,赵老爷这大半个月第一次有了想排粪的感觉。


他拉出了三枚干燥结实的燥粪。


赵老爷和太太都大喜。


“该请顾小姐来复诊了,可是她没有留电话啊。”赵太太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顾轻舟只留下了两天的药。


赵老爷则道:“她是不会留电话的,毕竟不方便。”


他还是认定,顾轻舟就是军政府的人。


她不方便透露身份,哪怕问了,她也不会把电话告诉赵家的。


“也对。”赵太太道。


同时担心,怎么办呢,难道好照原方子抓药吗?


正在犯愁时,刘婶进来道:“太太,顾小姐来了,正在楼下呢。”


赵太太就亲自下楼,迎接了顾轻舟。


一看到顾轻舟,赵太太就大喜,将赵老爷的好转,都告诉了顾轻舟。


“已经不吐了,能喝药、能吃饭,这真是万幸!”赵太太道,“从前用了那么多的药也不行,如今终于有了好转。”


她又说,“老爷小便通畅,下了三枚燥粪。”


医者无性别,病人的情况也应该如实告诉,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赵太太就说了,顾轻舟也表情淡然听着,同时点点头。


寒暄了几句,顾轻舟再次给赵老爷诊脉,又看了看舌苔,说:“脉搏仍是洪大有力,舌苔上的芒刺却少了些,热邪已经去了一半。”


顾轻舟修改了复诊的方子,白虎汤的生石膏,从之前的三两变成了五两。


人家大夫开方子,都是几钱几钱,顾轻舟一口子就开了五两,等于是半斤!


这方子很猛。


她也解释了:“重症就要下虎狼狠药,你们放心,我心中有数。”


赵老爷和赵太太没有反驳,很信任她。


“先喝两日,我后天再来复查。”顾轻舟道。


赵老爷依言喝了。


这两天的药喝完,赵老爷又排了数次的便,都是一枚一枚的燥粪,约莫上百枚,小便则很畅利。


“好畅快!”赵老爷感叹。


腹内燥结的痛苦,终于减轻了很多。


两天之后,顾轻舟一大清早就到赵家复诊。


“情况已经好转了。”顾轻舟笑道。


赵老爷和赵太太深以为然。


顾轻舟就开了第三次复诊的方子:“以后就不用白虎汤了,专门用生石膏。生石膏也不用再煎水,直接磨成细末,用鲜茅根煎熬将,将药末喝下去。


喝上五六天,就能正常排便;而后再喝几天,两三天也行,四五天也行,随你们的便。”


说罢,她将这些话写在药方上,交给了赵老爷。


写完了,顾轻舟笑道:“若是病愈,请到平安西街的何氏药铺,交上贵府承诺的诊金。”


赵老爷就问:“那是贵府吗?”


“不,是我亲戚家。”顾轻舟笑道。


她不肯说自家的地址,赵老爷更加猜测她身份不低。


顾轻舟快要走的时候,刘婶找到了她,请她赐个方子,解了她的顽疾。


“小姐,我们老爷请遍了名医,您一来就药到病除,我的病还请您赐方!”刘婶道。


顾轻舟笑道:“您那个是小病,只是没寻到懂这病的大夫。”


她开了逍遥散加桂枝,对刘婶道,“您是肝郁化火,脾土发热,故而阳气不越。四肢是诸阳之本,阳气不行,气凝血滞,所以十指肿胀疼痛。您喝上三剂药,即可痊愈。”


她说的很笃定。


刘婶不会给诊金,顾轻舟仍是认认真真写好了药方,交给刘婶,让她按方抓药,喝上三帖之后,就不用再管了,明年春上肯定不会发病。


说罢,顾轻舟正要走的时候,那个消瘦的佣人胡四,磨磨蹭蹭,有点尴尬对顾轻舟道:“小姐”


他也想让顾轻舟给他看看。


顾轻舟看了眼消瘦的胡四,道:“你的病就更容易了,都不用吃药,我教你一个偏方,即可痊愈!”


“真的?”胡四大喜,又不太敢相信。


不过,顾轻舟治好了赵老爷,又给刘婶开方子,还能不诊脉就断定自己的病,胡四很信任她。


“你去买三两大蒜,将它捣成汁,直接喝下去。”顾轻舟道,“保证病愈。”


“啊?”胡四不解,“这是为何?”


其他佣人也好奇。


“大蒜还能治病吗?”


“胡四这什么病啊,大蒜汁就能吃好?小姐给我们听听,我们也当个趣闻,说给别人听。”


“胡四这病蛮严重,西医说是什么炎症,怎么用大蒜治炎症吗?”


众人七嘴八舌,围着顾轻舟问个不停。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