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顾轻舟和司行霈深夜到了颜家。


颜家是被吓了一跳的。


“......这么近,你们打个电话,又不是难事。”颜太太拍着心口,“半夜叫门,真是吓死人。”


只有出事了,才会半夜登门。


顾轻舟赔笑:“对不起姆妈。”


然后她果断把司行霈给卖了,“都是他,突发奇想,我怎么会这样冒失?”


司行霈:“......”


唉,夫纲不正。


司师座哀伤的想了好一会儿,发现夫纲从来就没正过,更伤心了。


他们的到来,颜太太是非常开心的。


她叫人准备大餐。


到了岳城,全是地道的岳城名菜,颜家的厨子手艺不输大饭店的。


顾轻舟和司行霈还带着玉藻去了趟公园。


公园里很冷,阳光却明媚,不少小孩子玩皮球,司行霈也给玉藻买了一个。


“我小时候没有玩过皮球。”司行霈道。


“阿爸,我教你。”玉藻很乖。


司行霈的心一震。


阿爸两个字的份量,一下子就落到了他的心头。


他浑身的血液里,都充满了父爱。


“好。”他道。


玉藻不满两岁,小皮球玩得却是很好。


她也教顾轻舟。


他们一家三口玩到了黄昏,司行霈带着玉藻去吃好吃的,也给她买了很多礼物。


晚上,他们俩拜访了霍钺。


霍钺这些日子忙,看着他们倒也不惊诧,笑道:“回来过年了?”


“您很久不去了。”顾轻舟道,“如此看来,你白给司行霈飞机了。”


霍钺笑起来。


“过了年还是要去的。我预感,阿静一定在西北。”霍钺道。


这是顾轻舟回来之后,第一次听到有人谈起了阿静。


他们都避开那个话题。


“嗯。”


霍钺也问起了程渝。


顾轻舟和司行霈在岳城逗留了两天,然后他亲自送顾轻舟回南京。


到了总司令府,顾轻舟去给琼枝送礼物,那是颜太太给的。


副官上前:“师座,有太原府的电报,是程小姐发给太太的。”


司行霈道:“她能有什么事?”


程渝无非闲了,寂寞了。


他把此事放到了脑后。


当天夜里,司行霈准备回平城。他反复交代顾轻舟,不许她去见顾绍。


“这样,除夕的时候我过来,我们一起去拜会他。”司行霈道,“算我仁义吗?”


“算。”顾轻舟搂住了他的脖子,亲吻了他。


司行霈离开之后的第二天,副官又送了封电报。


“太太,程小姐的电报。”副官道。


顾轻舟点点头。


电报还没有译。


这不是公文,而是私人电报。


顾轻舟也没觉得程渝会有什么大事。她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程渝依依不舍,大概是很想念她了。


她准备译电报,佣人进来说:“太太,阮少爷来了。”


顾绍......


顾轻舟想到了司行霈的话,犹豫了下才说:“你去告诉他,就说我不太舒服,过几日去看他。”


佣人问:“太太,您哪里不舒服?”


顾轻舟摇摇头。


佣人这才懂了。


顾轻舟沉思了片刻。


就在此时,五姨太将熬煮好的燕窝粥端了进来。


“少夫人,喝点燕窝。”她笑道,“这一向很忙吧?”

    
;顾轻舟跟五姨太花彦,算是熟人。以前在岳城的时候,她还给五姨太看过病。


当初司行霈说,五姨太和顾轻舟有点像,约莫两三分,顾轻舟还气得半死。


她那时候很敏感,患得患失,生怕司行霈那混账要她做妾。


她太过于看重身份和尊严,怕得厉害,如今想起来,她真是误会了司行霈。


司行霈从来都舍不得让她陷入低声下气的境地。


“还好。多谢您。”顾轻舟道,“请坐。”


五姨太就坐下。


她和顾轻舟闲聊,态度很热络。


顾轻舟也不是轻易给人拉脸的性格,就陪着五姨太聊了很久,直到佣人说开饭了。


“一块儿过去吧。”五姨太笑道,“您都饿了吧?”


“真有点饿。”顾轻舟摸了下自己的胃。


喝了一碗燕窝粥,把胃给喝开了。


饭桌上,司督军和司琼枝早已入座,就等着顾轻舟。


五姨太是不上桌的,她就在旁边安箸布菜。


家里不够热闹,司督军对五姨太道:“就像平常一样,没什么忌讳,你也入席吧,轻舟又不是外人。”


五姨太这才笑着,坐到了司督军旁边。


饭桌上没什么声音,偶然司督军问一两句,顾轻舟也答一两句。


饭后,司督军说起了一桩事:“明天裴家的老太太做寿,请的是女眷,琼枝你带着你嫂子去。”


司琼枝脸色变了下。


她试探着看向了司督军:“阿爸,怎么要我去?我一个小孩子......”


司督军看向了她,带着一点啼笑皆非:“你还当自己是孩子?”


他的眼神,他的表情,都好像在说:闺女,要点脸,多大人了还把自己当娃娃呢?


司琼枝:“......”


顾轻舟笑出声。


司琼枝立马就撒娇:“阿爸,你不会真想把我嫁到裴家去吧?裴家那孩子,可讨厌了。”


顾轻舟就问:“是上次那个同学吗?”


司琼枝回忆了下。


上次顾轻舟回来,他们逛街时的确遇到了一个人。


那人对司琼枝很热络。


“不,不是同一个裴家。”司琼枝道,“正好是同姓而已,他们俩家没关系。”


司督军逮住了话音,问:“怎么,你交了男朋友?”


“没!”司琼枝否认。


“那就行。”司督军道。


司琼枝不满:“阿爸,什么年代了,您还要包办我的婚姻吗?我不想和裴家有什么来往。”


司督军道:“试试看,又不会吃人。”


琼枝委屈极了。


“我不想结婚。”司琼枝心里话脱口而出,“那些男的,哪一个没有姨太太?”


五姨太顿时如坐针毡,同时尴尬得脸通红。


司琼枝也后悔自己口不择言。


顾轻舟装作若无其事,在中间调停:“你大哥就没有。再说了,婚姻是靠自己经营的,你怎么这样悲观?”


“听听你大嫂的话!”司督军难得好脾气没发火,循循教导,“你是总司令的女儿,谁敢给你房里添姨太太?”


五姨太彻底坐不住,起身悄无声息退了出去。


顾轻舟安慰了司琼枝半晌。


等司琼枝冷静下来,顾轻舟回房之后,看到了桌上的电报,这才想起什么。


程渝的电报,她还没有译。


她顿了下,决定先去洗澡,洗好了躺在被窝里,慢慢译。


她先去梳洗。


等她换了睡衣坐到了床上,把电报译出来时,她的脸色一下子白了。


手里的笔,不由自主掉到了地上。


顾轻舟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逆行,她大声喊佣人:“去,叫副官准备飞机,要快!”她的声音,不成了样子。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