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车子一路出城,顾轻舟阖眼打盹。


司行霈带着顾轻舟,到了城外很近的一处寺庙。


夜里的寺庙没有人,大门紧闭。


“少帅。”开门的小沙弥却认识司行霈,立马给他开了门,请他进来。


檀香的气息,让四周宝象森严。


顾轻舟的脚步也放缓了。她穿着一件很庸俗的旗袍,司行霈觉得好看,她很不舒服,走得很慢。


“我们上山。”司行霈笑道。


整个山脉都归寺庙所有,庙宇布满了全部。


山脉并不高。


顾轻舟走了几步,就腿软了,司行霈则弯腰背她。


“不行,太重了。”顾轻舟拒绝。


“你才几斤啊?我负重一百二十斤跑二十公里都没问题。”司行霈道。


顾轻舟无法,只得趴在他肩上。


司行霈脚步很快,陡峭的山路,他背着顾轻舟,气都不喘一下,片刻就到了山顶。


放下顾轻舟的时候,司行霈呼吸平稳,顾轻舟就想:这个人身体很好,她等不到他自然死亡。


“这就是望梳台,是整个岳城风景最好的地方。”


寺庙的望梳台,地势宽阔,可以将整个岳城一收眼底。


一株古老的槐树,树冠如宝盖,投下了阴凉。


树下是石桌石椅,还有很结实的栏杆。


顾轻舟趴在栏杆上,吹在凉爽的夜风,看着远处灯火葳蕤的城市,心中的郁结终于减轻了很多。


司行霈站在她的身后,将她拢在怀里,指着远处告诉她:“瞧见没,那是咱们的别馆。”


是你的别馆而已。


顾轻舟腹诽,心中的话没有说出来。


司行霈又指了另外的地方,告诉她哪里是颜公馆,哪里是顾公馆,哪里是司公馆,哪里是督军府,哪里是市政厅。


整个岳城,他了如指掌,因为这是他的地盘。


“轻舟,你喜欢岳城吗?”司行霈问。


顾轻舟道:“我不知道,我才来不久。若是没有你,我会很喜欢这里的。”


司行霈就轻轻咬了下她的耳朵。


顾轻舟躲避,他的咬就改成了舔舐。


“你若是不喜欢,我们换个地方?”司行霈道。


“我喜欢!”顾轻舟立马道,


她不想离开这里,她还没有拿到外祖父的家产,她还没有让害死她母亲和舅舅的人服罪。


司行霈亲吻她的后颈。


下山的路有点长,顾轻舟也走得脚酸,司行霈依旧让她趴在自己的背上,他背着她下山。


他走得很慢,山路的风又凉,不时将她的发丝缱绻,撩拨到了他的脸侧。


脸侧有点痒,心里却踏实极了。


他们回到别馆的时候,顾轻舟就看到别馆的正当面窗下,摆放着崭新的钢琴,琴键黑白相间,温润似玉。


“呃”顾轻舟微愣。


不过是随口说了句,他就把钢琴买回来了。


“什么时候买的?”顾轻舟问。


“吃饭的时候。”司行霈道。


他吃饭的时候去了趟洗手间,是去给副官打电话,让副官赶紧弄一架钢琴到他的别馆。


给得起的东西,司行霈从不吝啬。


“弹一个你熟悉的曲子给我听。”司行霈道。


“都这么晚了。”顾轻舟不愿意。


司行霈轻轻捏她的鼻子,说:“懒!你越发懒了!”


顾轻舟不理他,她先上楼了。


她的胳膊不能沾水,司行霈帮她洗澡,然后抱着她睡觉。


顾轻舟心中有事,她睡不着。


她在想颜新侬和颜太太。


要不要当面去颜家,说点什么呢?能说什么呢?


顾轻舟心中胆怯,到时候义母的一个眼神,她可能承受不住。


想去,又不敢去。


迷迷糊糊的,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清晨,司行霈早早起床,亲自做了早膳。


副官买了小笼包,司行霈做了米粥,调制了白萝卜丝,酸甜可口,给顾轻舟下饭。


顾轻舟下楼的时候,司行霈一边吃早膳,一边看东西。


凑上前去,才知道是昨日下午拍的照片,已经洗好了。


“轻舟,你看!”司行霈把并肩合影的照片给顾轻舟瞧。


当时顾轻舟记得,自己被迫微笑,笑得很诡异且凄惨,但是黑白照片上,捕捉不到那么细微的痕迹,反而觉得她笑得很甜美,很幸福。


倒是她身畔的司行霈,一脸肃然,好像有点紧张。


“还不错。”顾轻舟客观道。


司行霈则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着这张照片。


他的目光看不到他自己,只能看到他的轻舟。


她的笑容甜甜的,眼睛微弯,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小糯米牙,还是有点孩子气。


不过,这样很好,像青梅竹马,以后老了就是无尽的回忆。


“轻舟很上相。”司行霈道。


除了这张,他们还有另外两张合影:司行霈坐着,顾轻舟站在他身后;另一张则相反。


合影看完了,还有顾轻舟的单人照,每一张都带点笑容,虽然是司行霈逼迫她的,但照出来的效果都很好。


她很年幼,脸上的线条不会僵硬,笑容总是甜的。


“真好看!”司行霈道。


他的副官一样洗了两份,司行霈给顾轻舟一份。


“我不要!”顾轻舟道,“被人看到,我说不清。”


她只怕了一张自己的单人照,放在自己手袋里。和司行霈的合影,她一张也不肯要,全部留给司行霈。


司行霈就道:“那也好,我要框起来,摆在客厅,再摆在书房。”


而后想想又不妥,万一有人闯到家里,看到了怎么办?


那不就暴露轻舟了吗?


他最终还是裱了起来,他在家的时候就放在书桌上,不在家就锁在保险柜里。


这样,他和顾轻舟有了第一次合影。


司行霈将照片放在保险柜,留一帧顾轻舟的单人小相,放在自己贴身的衬衣口袋里,想她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


这次照相,司行霈很满意,就放顾轻舟回家了。


回到顾公馆时,顾轻舟躺在床上,心中思虑要不要去一趟颜公馆。


最终,那点胆怯被她强行压下去,她起身去了趟颜公馆。


颜太太接了顾轻舟。


此事,颜太太不知该怎么开口。


她知晓顾轻舟没有错,司行霈什么性格,颜太太是最清楚了。


而顾轻舟脑子清晰,她是不会上了司行霈的当。


“此事,就我和你义父知道,别告诉洛水和一源,他们小孩子家,沉不住气。”颜太太道。


顾轻舟点点头,眼眶微红。


颜太太又道:“少帅也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们。你在火车上救他,乃是你的善念,人人都会有善念,你也没想到他这么混账不是?”


顾轻舟又点点头。


“姆妈知道你委屈。”颜太太说,“你义父会说服他的。好孩子,你别害怕。”


顾轻舟忍了再忍,还是忍不住哭了。


“您不怪我?”顾轻舟道。


世人对女子都很苛刻。


哪怕是被施暴了,舆论也要女人反思,是否自己穿得太暴露,言行是否不得体。


可意外就是意外,跟女人本身是没有关系的,错只在施暴的男人身上。


男人不会体谅女人,而女人更会苛责其他女人!


顾轻舟以为,颜太太和颜新侬肯定会想:一个巴掌拍不响,或者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总归也要劝她,说她,让她反思等。


可颜太太没有半句怪罪,也不把事情放在顾轻舟身上。


错是司行霈的。


顾轻舟哭得厉害。


颜太太搂紧了她,说:“傻孩子,女人多不容易,我还不知道吗?你有什么错,你才十几岁!别胡思乱想,自己给自己添罪过,这就太傻了。”


顾轻舟哭得更狠。


颜太太搂紧了她,这个时候真想去找司行霈拼命!


太无良了!


司家从上到下,真是没一个好人!


颜洛水进来时,瞧见顾轻舟哭得满脸是泪,也是一阵糊涂:“怎么了?”


“说起了她姆妈,她想她姆妈了。”颜太太道。


颜洛水也搂住顾轻舟的胳膊。


前天顾轻舟失踪,颜太太和颜新侬都说,是他们提前送轻舟走了,因为轻舟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了枪杀,她很害怕。


“轻舟吓坏了,我让副官先总她回去。”颜太太是这样说的。


现在,顾轻舟情绪失控,颜洛水也只当她是想起了前天晚上的枪杀。


当时,要是她没有去陪一源喝酒,而是跟着轻舟,轻舟也不至于被吓到。


颜洛水很自责,抱着轻舟的胳膊,说:“不要害怕,轻舟,没事的。”


见她胳膊受伤,颜洛水又问:“是不是前天划的?”


颜太太怕顾轻舟说漏嘴,就解释道:“可不是嘛?那对姊妹俩打架,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开了枪,轻舟路过时,还被划了下。”


“你也太倒霉了,我们应该去拜拜佛!”颜洛水说。


顾轻舟这伤痕,远比颜洛水上次的轻多了,已经开始结痂,没什么要紧的:“下次再去吧。”


可颜洛水打定了主意要出去玩一趟的,就撺掇颜太太带着她们去舟山拜佛。


“好好,先准备准备,过几天去。路挺长的,还要过海。”颜太太道。


颜洛水计划得逞,笑道:“姆妈,我能邀请拢静吗?”


霍拢静是个乖巧安静的孩子,颜太太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并不因她是霍钺的妹妹就轻待她,故而同意了。


颜五少很快就打听出,霍拢静要跟着他姆妈和姐姐去拜佛,当即道:“我也要去!”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