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一曲结束,顾轻舟听到了四周的掌声,她微微笑了下。


舞曲开始之前,司夫人的副官告诉顾轻舟:“少帅有事不能出席,但是作为舞会的贵宾,今天的宴席就是为顾小姐您办的,有一首华尔兹是舞会的主曲,您要跳一支舞。”


新派的舞会有这个规矩,顾轻舟知晓。


只是,如此出风头的事,为何司夫人会安排给顾轻舟?


司夫人恨死顾轻舟的啊,她恨不能其他人都看不见顾轻舟。


顾轻舟顿时明白有阴谋。


她轻笑了一下,不动声色,点头答应了:“好,我明白的。”


同时,副官领了一个叫叶江的年轻公子,说他是督军夫人的远房亲戚,他给顾轻舟领舞。


顾轻舟乌黑浓郁的眸子微转,静静笑道:“有劳副官了,有劳叶少。”


而后,她穿着黑色蕾,丝手套的胳膊,搭在叶江的臂弯。


两个人滑入舞池时,领舞的叶江神态有异,顾轻舟当时没明白,只是觉得这位叶少很拘谨,没什么少爷的自信,身份可疑。


当乐声渐促,叶江倏然加快了脚步,顾轻舟就懂了。


这并非常见的华尔兹,而是一支维也纳华尔兹。


华尔兹分快慢两种,快的华尔兹称为“维也纳华尔兹”,慢的则直接叫华尔兹。


“原来阴谋在这里。”顾轻舟立马明白了司夫人的用意。


司夫人虽然安排了独舞给顾轻舟,却用了一支最快的舞曲,又派了个舞步矫健的舞者给顾轻舟伴舞。


乡下的女孩子,肯定没有学过跳舞。哪怕学过,也是皮毛,慢舞勉强蒙混过关,快舞一定会露怯。


到时候,舞伴跳得很好,就顾轻舟跟不上节奏,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为今晚的笑话。


这是司夫人的如意算盘。


当然是很好的计策,绝大多数的女孩子都会中招,因为快舞太难了。


可偏偏司夫人失策了。


维也纳华尔兹舞步很快,虽然难跳,但是舞步延绵起伏,舞姿更加优美华丽,从视觉上很享受,只是跳舞的人很累,平常的舞会不会用的。


好在顾轻舟学过。


她在乡下遇到避难的沪上名媛张楚楚,对方最喜欢维也纳华尔兹,男女舞步都会跳,常拉着顾轻舟跳,顾轻舟驾轻就熟。


“若我跳慢的华尔兹,只怕远远没有维也纳华尔兹出彩了。”舞曲结束之后,顾轻舟的舞伴微微喘息,顾轻舟则气息平稳,抬眸扫了眼二楼上的司夫人,露出恬静的笑容。


舞伴叶江意想不到,这少女舞姿如此好,气息这般稳,心生敬佩看了她一眼,这才默默领着她退场。


顾轻舟那微抬的眼神,映入司夫人眼底,她震惊了。


司夫人精心安排的难题,就这样被顾轻舟四两拨千斤的解了。


司夫人以为顾轻舟是乡下丫头,没见过世面,肯定会丑态必现,让督军嫌弃这个准儿媳妇,所以她出了个刁钻的题目。


维也纳华尔兹也是华尔兹,事后督军问起来,司夫人也有话搪塞。


不成想,结果竟然是她给顾轻舟搭台,让顾轻舟借助东风,唱了个满堂彩!


没有司夫人的安排,顾轻舟绝不能这么出风头!


若是给她安排慢华尔兹,只怕顾轻舟也不至于给人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司夫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疼得紧,偏偏还要咬紧牙关,半个苦字也不能叫,她笑了下,笑容比以往更加阴冷。


司琼枝同样震惊。


和她母亲一样,司琼枝兴致勃勃看顾轻舟的笑话,却意外被顾轻舟惊艳的舞姿震慑了。


顾轻舟跳得比她好。


从小拔尖要强的司琼枝,心里酸溜溜的,莫名不是滋味,看顾轻舟亦觉得刺眼,沉默不说话。


司督军则很满意。


优雅、美丽,青绸般的长发妩媚,传统又不失时髦的女孩子,最有世家名媛的气度,配得上督军府的少帅。


“好,好!”督军一边下楼,一边拍掌笑道,“轻舟啊,跳得不错。”


所有宾客的目光望过来,司夫人和司琼枝被迫换上了温婉的笑容,跟着司督军下楼。


司督军很高兴。


顾轻舟就走到了他跟前,客气叫了声:“督军。”


“你这个孩子,怎如此客气?”司督军哈哈笑,声音洪亮威武,“以后就是一家人,你若是不介意,就叫阿爸吧!”


宾客们全部倒吸一口凉气。


阿爸?


那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少帅未婚妻吗?


不是说乡下来的土女子,没见过世面吗?他们之前还准备看热闹、看笑话的,怎么一转眼,少帅的未婚妻是如此美丽又摩登的名媛?


众宾客傻眼。


那些想取而代之嫁给少帅的名媛们,眼睛都瞪出了血,看着顾轻舟,同时暗暗在心中想:假如今天让我去跳那首维也纳华尔兹,我能跳好吗?


当然不行,绝大多数的人都不行。


哪怕步伐流畅,也无法跳得像顾轻舟那么美丽娴雅。


顾轻舟今天真是太出彩了!


“督军又说笑了,你们老古董订了亲才叫阿爸,轻舟是时髦派的,她们年轻人啊,订了亲都叫伯父。”司夫人恢复了八面玲珑,笑着调侃道。


这一调侃,就断了顾轻舟的念头。


司夫人自然不愿意听顾轻舟喊她“姆妈”,喊督军“阿爸”的。


司夫人的话,引起宾客们的阵阵笑声,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司督军也笑了。


司督军高兴,亲自赋了祝酒词,高高兴兴告诉众人,督军府把少帅的未婚妻接回来了。


“从小定的娃娃亲,这是缘分天定。”督军还说。


众人赔笑。


只有两个,怎么也笑不出来,那就是顾轻舟的长姐顾缃和继母秦筝筝。


秦筝筝和顾缃呆若木鸡。


她们信心满满以为,督军夫人是为了宣布顾缃是少帅未婚妻,才办得宴会。虽然后来舞会开始,督军夫人一直忽视她们,也无法阻止她们的盲目自信。


副官带了个人,说是夫人钦点的舞伴,让顾轻舟去跳舞的时候,顾缃差点笑死了。


顾缃当时跟她母亲说:“姆妈,这个土包子要去跳舞,她知道什么是跳舞吗?”


秦筝筝也觉得好笑,说:“督军夫人太高看这丫头了,还以为乡下是什么地方呢!乡下吃都吃不饱,哪里去学跳舞?”


她们母女俩笑得不行,眼睛盯着顾轻舟,等着看顾轻舟出丑时,却被顾轻舟的舞姿惊艳得丢失了魂魄!


“不可能,这不可能!”顾缃难以置信,跟见了鬼一样。


这是顾缃最头痛的维也纳华尔兹,顾缃跳两步就跟不上,而顾轻舟居然跳得这么美!


不可能!


秦筝筝则差点掉了眼珠子。


这个乡下丫头不简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