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叶督军既是一方土皇帝,也是一位慈父。


听到华云防就在城里,他腰间的配枪不由自主被他拔了下来。


一股子邪火,从他的每个毛孔里往外蒸发,他起了杀人的心思。


他疼爱至极的闺女,无缘无故被人拐走这么久,还让人占了便宜,是个父亲都无法忍受。


“去带他来,要快!”叶督军厉声道。


副官见督军生气,就知此事严重,当即小跑着去了。


叶督军的怒意,仍在加剧、攀升。


等待的过程中,他已经想好了如何处置华云防。


然而等他见到了华云防时,他惊了下。这一惊是实实在在的,内心的怒意散了小半,另一种情绪却爬上了心头。


“督军。”华云防穿着一身还算得体的军装,头发理得整整齐齐,军靴也擦得干净,身高肩宽,称得上一表人才。


叶督军没开口。


这张类似的脸他见过,那还是十年前。


山西的最西边有个清河镇,四周崇山峻岭,其实是蒙古的地盘,不算山西的。


清河镇贫穷、偏僻,可那边有很好的铁矿。


叶督军实地考察过。


镇守清河的叫华烨,当地地头蛇出身,自己拉了军队、组织了武装,投靠叶督军。


原本不属于叶督军的地盘,叶督军也不管这华烨是什么牛鬼蛇神,顺水推舟给了他个团长,接收了这块地方。


他去考察,是想看看能否修一条铁路,把清河镇的铁矿运出来。


叶督军至今还记得那天。


那天是下了小雨,众人泥泞不堪到了华烨的府邸,远远就听到了锣鼓喧天,正在唱戏。


酒肉的熏香,让饥肠辘辘的一行人加快了脚步。


迎接出来的,却不是华烨,而是他的参谋。


“督军,您这边请。”参谋把叶督军等人领到了席位。


台上正在唱贵妃醉酒。


扮杨贵妃的青衣太过于消瘦了些,可举手投足无一不美。那贵妃身段婀娜,妩媚却不妖娆,令人神魂痴醉。


跟着叶督军的几位将领低声说:“这戏子很不错,是哪个名角?”


只有叶督军在想:“华烨那厮呢?”


正巧这出戏谢幕,台上的杨贵妃袅袅娜娜下了台。


一下台之后,杨贵妃那轻盈的步子,变得大而迅捷,毫无之前的媚态,阔步走到了叶督军面前。


杨贵妃道:“督军,久侯多时了。”


声音方正,是很阳刚的男人。


几位方才心猿意马的将领,当场就被泼了一瓢凉水,全愣在那里,心情很复杂。


叶督军的心情更复杂。


那杨贵妃就是华烨。


他在旁边卸了妆,露出原本的面目。那是一张三十来岁的脸,却保养得不错,细皮嫩肉的。


华烨是瓜子脸,杏仁眼,一笑两个酒窝,随便往哪里一站,都是很漂亮得体的大家闺秀模样。


虽然他生得阴柔,声音却洪亮粗犷,遮掩了几分阴气。


叶督军当时很牙疼,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货。


他捏着鼻子,在清河镇考察了两天。


清河镇的铁矿和人口数量,实在不足以让叶督军花巨资把铁路延伸过来,此事不了了之。


而后华烨发电报,想要拜访叶督军,都被叶督军回绝。


实在不想看到那张阴柔的脸。


没过半年,清河镇那边起了战事,是另一个小军头和华烨抢占地盘。


华烨不敌,向叶督军求支援。


叶督军恨不能自己带人过去剿灭了他,无奈是自己接纳的团长,他也不好太过于无良。


有人替叶督军收拾华烨,叶督军装聋作哑,不想理会。


没过三个月,华烨的军队就被打散了,地盘也被占了,家里的人全跑了。


叶督军心中的那口气,终于舒服了。好像是自家米缸的老鼠屎,被他捡出去丢了。


十年过去,叶督军军务缠身,从来没想过华烨那人。


如今驻守清河镇的,还是叶督军的人,不过几百人的小部队。哪怕传来消息,叶督军也感觉跟华烨沾不上边。


不成想,叶督军在有生之年,还会再看到“华烨”的脸。


应该说,是一张更年轻、更阴柔的脸。


毋庸置疑,此乃华烨的儿子。


叶督军牙疼似的吸了口凉气,此刻愤怒的情绪里,带了几分反胃和恶心。


“你就是华云防?”叶督军的表情冷峻,定定看着华云防。


这位儿子有过之而无不及,继承了华烨那精致的瓜子脸和杏仁眼,以及深深的两个酒窝。


更有甚者,华云防有一颗小虎牙。


如此一来,他除了漂亮阴柔,还多了几分可爱俏丽。


如此模样就该托身成女人。


若是女人,这等姿容可以红颜祸水了。


叶督军不是没见过漂亮男人,就像蔡长亭。


然而蔡长亭那种漂亮,是男女莫辩的精致,不会和阴柔、女相靠边。


华云防就不同,他换身女装再沉默闭口,就是以假乱真的大美人,美得惊心动魄。


“是,督军。”华云防道。


他的声音和他父亲如出一辙,是阳光刚正的粗矿,毫无阴气。


老天爷在塑造他们父子时,没有在他们脸上留下男人的任何标志。可到底是男人,于是在声线上极力弥补了他。


不看他的脸,只听声音,叶督军会以为这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不管是美丽还是丑陋,太过于极端都叫人不舒服,华家父子的美丽就是极端得过了分,不像蔡长亭那种恰到好处的适可而止。


“督军,我带了两万人,就在清河镇外落脚。若您能恩赐,以后华家世世代代替您镇守清河。”华云防道。


他说着,就给叶督军鞠了一躬。


叶督军:“”


“你想要什么?”叶督军问。


他问的是官职。


不成想,华云防却期期艾艾:“我想要二小姐。”


“混账!”叶督军的怒气和恶心,在这个瞬间爆发到了顶点,狠狠把茶盏砸了。


于是他叫人把华云防抓了起来。


这并不是最稳妥的办法,可叶督军气到了极致,也是不计后果。


关完了,叶督军才开始考虑,华云防不是孤身一人,他身后还有两万人马。


两万人不是小数目,听叶姗的意思,他们抢掠了一路,装备很精良,忠心耿耿。


想要收编他们,没有华云防自然不成;打散他们,也要伤筋动骨。


叶督军不想把此事当做军务来处理。


于是他瞒了下来,慢慢考虑后招。


不成想司行霈那个狗鼻子闻到了。


他上门来找乐子:“听说您女婿登门,老丈人没给一杯酒就把人家投入监牢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