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霍公馆的大门口,有一处精致的池塘,池塘中央修了凉亭。


夏末时节,满池荷叶亭亭,一陂碧水绕荷身,艳波涟涟。


远处的凉亭,雕梁画栋,倒映在水波里,锦鲤一跃而起,泠泠水声不绝于耳。


顾轻舟感觉有目光似利箭,正从那个方向射过来。


她望了过去。


有个女子坐在凉亭,一双美目全是锋芒,紧紧盯着顾轻舟,以及和顾轻舟说话的霍钺。


她斜坐在石椅上,一段嫩白修长的美腿,从旗袍底下伸出来,腰身格外妖娆,眉梢就暗携了几缕妩媚。


“哦,是她。”顾轻舟微微一笑,喊了一声,“姨太太!”


盯着顾轻舟看的,是霍钺的小妾梅英,让她的目光让顾轻舟芒刺在背。


之前顾轻舟登门看病时,梅英说了很多阻拦的话,顾轻舟并不在意。当时不太舒服,过后就忘记了,毕竟梅英也是关心霍钺。


可梅英一直放在心上。


她看顾轻舟的眼神,透出顾轻舟无法理解的诡异,好像顾轻舟是个入侵者。


入侵哪里?


难道姨太太担心顾轻舟抢了霍钺,分夺了她的宠爱吗?


她不知顾轻舟是督军的准儿媳妇、司慕的未婚妻?


这就有点不知所谓了。


梅英的敌意,让顾轻舟稀里糊涂。


“顾小姐,好些日子不见您。”姨太太听到顾轻舟喊她,缓缓站起身,斜长美目一转,已经是风情款款的娇媚,远远回答顾轻舟。


她朝顾轻舟走了过来。


霍钺有事出门,早已乘车离开了。


梅姨太太朝着顾轻舟来了,顾轻舟也不好擅自离开,显得不礼貌。


她立在原地等梅英。


梅英是霍公馆的小半个女主人,顾轻舟对她不礼貌,就带着挑衅的成分,更是叫梅英误会。


她不想被误会。


来霍公馆,顾轻舟是坦坦荡荡的,不需要遮掩什么。


而梅英的敌意,顾轻舟也看得很淡,她不太在乎陌生人的看法。


梅英穿着软绸旗袍,步履婀娜,倩影款款。


“顾小姐,您是来看老爷的,还是看大小姐的?”梅英笑问。


梅英平常称呼霍拢静为阿静,可在外人面前,她好似很敬重霍拢静,直接叫“大小姐”。


顾轻舟把梅英当小半女主人,其实是抬举了她,霍钺和霍拢静从未这么想过。


在霍家人眼里,梅英只是霍钺恩人的女女儿,霍钺重情重义,给她一个容身的地位和身份。


她都不算霍钺的女人。


霍拢静是大小姐,她邀请朋友来补课,是不会支会哥哥的小妾的。


又不是她嫂子。


梅英就真不知道顾轻舟的来意,只当顾轻舟是平常做客。


“是来看阿静的。”顾轻舟盈眸柔软,看上去稚嫩无害,没什么攻击性。


姨太太仍是紧张盯着她。


“好像昨儿您也来了,大小姐是哪里不舒服吗?”姨太太问。


说罢,她就挽住了顾轻舟的胳膊,想跟顾轻舟一起去看霍拢静。


盛夏穿着短袖旗袍,顾轻舟的胳膊贴在梅英的胳膊上,她特别不舒服。


陌生人这样贴着肌肤,实在太怪了,顾轻舟微微用力,抽出胳膊抚摸了下头发,装作不经意离梅英远了几分。


“大小姐是不是生病了?”梅英追问,同时也对顾轻舟抽出胳膊感到恼怒,心想什么东西,你以为我愿意贴着你吗!


她把顾轻舟当行医的。


“不是,阿静快要复学了,我来陪她温习功课。”顾轻舟说。


梅英圆溜溜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打了下转,情绪遮掩不住:“温习?”


这姨太太是欢场出身的,最擅长尔虞我诈,待人都带着三分警惕。顾轻舟的话,已经在她心中过了上百遍。


来温习功课?


那也不是一两天能温习完的,顾轻舟会在霍家呆很长一段时间!


姨太太脚步微顿:“是不是要温习很久啊?”


“大概二十天吧。”顾轻舟道,然后故作疑惑,停步看着她。


姨太太心中震撼。


二十天!


那霍钺岂不是常能见到她?


姨太太心中煎熬,半晌才勉强挤出温柔笑容:“顾小姐,您先去吧,我想起厨房还炖了燕窝,我去瞧瞧火候,佣人总是笨手笨脚。”


“那我先过去了。”顾轻舟微笑,和姨太太挥手告别。


看着她的背影,梅英的表情越发阴刻。


梅英已经快二十七了,她很讨厌年轻的女孩子:明明满腹心机,可世人只当她们是天真娇憨。


越是年轻的少女,勾搭男人越是卖力,失败了也有遮羞布,世人只当她们不懂事。


姨太太雪白修长的手指,紧紧攥了起来,指甲几乎要刺破掌心。


“看来,我要提前做点什么了。”梅姨太太心想。


顾轻舟的眉头也蹙起。


一路缓步而行,顾轻舟到了霍拢静的院子时,已经一身的薄汗。


女佣准备好了温水。


“我以前你会提前半个小时到。”霍拢静道,“是不是司机又懈怠?”


“这倒不是,方才在门口遇到了霍爷,也遇到了姨太太。”顾轻舟道。


霍拢静就不再说什么。


打开课本,她们先温习了圣经。


半个小时之后,女佣端了茶点进来,提醒她们:“大小姐,顾小姐,歇息一会儿吧。”


霍拢静大概是念不进去,闻言轻轻舒了口气,少女的娇憨一展无遗。


顾轻舟失笑。


女佣端进来的是果汁,其中就有西瓜汁。


顾轻舟倒了半杯,慢腾腾啜着。


想起那位姨太太,顾轻舟问霍拢静:“阿静,你们家的姨太太,进门多少年了?”


霍拢静很不喜欢梅英,闻言微讶,没想到顾轻舟会谈起她。


想了想,霍拢静道:“四五年吧。阿哥将我从孤儿院接出来,我到了家里,听佣人说,姨太太是一两年了。”


霍拢静的孤僻,只是对陌生人。


她早已跟顾轻舟混熟,很信任她,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住了。


她跟顾轻舟说起了霍钺和梅英的关系,甚至说起了她自己的身世。


“霍家是苏北望族,我是我父亲到岳城风流时跟舞女生的。我还没有出生,我父亲就被家里的太太拉了回去,不许他再出来交际。


我姆妈没存什么钱,遇人不淑,后来房租也交不起,生病之后将家里的口粮都留给我,自己活活饿死了。


她死的时候是冬天,我才两岁。听人说她死了五天,我还趴在她胸口睡觉,是房东来要债,发现了我们。


房东良心发现,捐了几块钱,将我送给孤儿院养,又将我姆妈用薄棺材埋了。


我父亲被拉回家,没过半年就病死了,他太太也生病,好像是瘟疫。那个太太,就是我阿哥的姆妈。


父母双亡,我阿哥才十岁,混在族里吃饭。可是族叔伯们狼心狗肺,将他的家产都夺了去,说要族里养他。


过了几年,又借口生意难做,不给我阿哥饭吃。我阿哥受不了闲气,十五岁就从家里跑到了岳城。


他刚到岳城的时候,年纪小,身无分文,重活做不了,轻巧活又轮不到他,差点饿死街头,是梅姨太太的父亲救了我阿哥,用几个烧饼贴他。


我阿哥从十五岁到十七岁那两年,找不到门路,今天这里混混,明天那里混混,总没个定数,时常饿肚子,就去梅家的烧饼摊子。


梅家的阿叔是个实心人,他生活也艰难,死了老婆,只有个女儿,每日出摊没挣几个钱,还贴我阿哥吃。


那时候梅英年纪不大,见我阿哥总是去蹭吃的,拿烧火的铁棍打我阿哥。有次是夏天,打得狠了,我阿哥被她打得皮开肉绽,高烧不退,差点就死了。


从那之后,我阿哥再也不敢去梅家的摊子蹭吃的,后来就巴结上了青帮,开始能吃上饭。


我阿哥机灵,做事又有本事,慢慢就做上去了,龙头很喜欢他。十来年的功夫,他自己就成了龙头。


不过,他一直都不喜欢梅英,若不是梅家阿叔临终托付,让我阿哥给梅英一口饭吃,我阿哥也不会收留她。”


霍拢静一口气说完。


她说话的时候,顾轻舟没有打扰她,而是沉默喝着果汁。


殷红的西瓜汁,将她柔嫩的唇染得艳丽透亮。


听完这席话,顾轻舟就明白,为何梅英对其他女人防备这么紧!


她心中肯定清楚,霍钺是绝不会爱她的,对她只是一点恩情而已。


将来有个女人进来,就完全会压倒她,她那点恩情,完全不是她立足的根本。她需得伏低做小,才能继续在霍家生活。


而养尊处优的梅英,不想去谄媚讨好另一个女人。


连顾轻舟这等小丫头,她都要防备。


梅英争的,不是不知所谓的宠爱,而是生存的地位。


生存之争,是残酷而激烈的。


明白了这一点,顾轻舟觉得,她应该小心翼翼,免得着了梅姨太太的道。


既然梅姨太太认定顾轻舟是入侵者,那么她就会对顾轻舟下手。


“对霍爷有恩的,是她的父亲,不是她。”顾轻舟喃喃说了一句。


霍拢静立马将她引为知己:“正是正是,我也是这么说的。你不知她多有过分,去年有件事,我至今还介怀!”


“何事?”顾轻舟问。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