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眼眶略有点红。


她的表情堪称平静。


康暖看到她的时候,满心的忐忑却提了起来。


不待顾轻舟问,康暖自己说开了:“四丫的死,是不是跟给我送手表有关?”


顾轻舟道:“我现在也很想知道,到底跟谁有关。如果我知道的话,也不会请你过来了。”


康暖叹了口气。


她也很内疚。


“轻舟姐,你节哀。”康暖道。


然后,她喝了口茶,算作一个过渡,自己开口,说起了那天的事。


“轻舟姐,您也知道王晨吧?王家的姑姑,我们是认识的。她接管了报社之后,特意找过我。


她很细心,记得我念书时候喜欢写点东西,就问我要不要去匿名点评点时事。她还说,除了我之外,别的朋友也在写,也是匿名。


说心里话,这一直是我的爱好,只是不好意思投报。我除了点评时事之外,还会写点小诗歌。


王晨姑姑全部给我发表了,这件事只有她和我知道,我哥哥嫂子他们全不清楚。就在前不久,我接到了读者的来信。


来信会回应我的点评,赏析我的诗歌,几乎能说到我心里,好像是一个跟我交往已久的人。


我们就绕开了报社,自己联络。每天都有信,已经快一个月了。上周,读者约我见面,地址很模糊。


我那天出门,特意寻找地方,又问了不少的人,才知道是条小巷里。这很不对劲,我心里一边害怕,又一边期待。


等我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小巷子顶上私搭的棚子遮住了,又没有路灯,整个巷子阴暗漆黑。有个人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我吓得半死踩了他一脚,往外跑。


我跑的时候,不敢往回看,但是感觉他追过来了。等我跑出来,正好碰到了四丫。有了她在,我就大胆回头看,想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看清楚。那小巷子里黑糊糊的,但那个人应该是故意等着我,因为他不像是流浪汉,身上还有香水的味道。


四天前,我再次收到了读者的来信,问我为什么没有去赴约,他又把地址写了一遍,我才发现他上次是写错了门牌,把39号写成了93号。”


说到这里,康暖尴尬停住了。


那天的遭遇,让她感觉可怕。笔友再如何和她心灵相通,她也不敢再冒险去见面了。


遇到四丫,也是偶然。


没想到,四丫就出事了。


司行霈派人找康暖,康暖想起这茬,脑子里嗡了下。


她一瞬间有了很多可怕的念头。


那个藏在暗处的男人,到底是谁?她的笔友,是真的写错了地址,还是故意引诱她?


然而,一个和她思想能共鸣的人,真的是坏蛋吗?


这些念头,挤垮了康暖。


“轻舟姐,信我带过来了。”康暖道,“有地址,也有笔迹,您派人去查一查,也许能查到。


只是,对方应该不知道是我。我的文章都是寄给报社的,只有报社的人知道。


这件事,我自己也糊涂。如果您能查到什么,也告诉我一声。若四丫是因为我我想弥补”


顾轻舟点点头。


“暖暖,辛苦你跑这一趟。”顾轻舟道,“我也很感激你的坦诚。”


康暖道:“我很不安”


“不必如此。”顾轻舟说,“我现在还没有真相,也安慰不了你的不安。暖暖,等事情结束了我再拜访你。”


康暖站起身:“那我先告辞了。”


她离开之后,顾轻舟派人去核对康暖笔友的地址、笔迹。


“寄信的地址是假的。”很快,副官就回来禀告道,“太原府根本没有这个地方。至于笔迹,查访起来就难多了。”


顾轻舟独坐客厅。


后院的灵堂设好了,已经请了道士打醮,顾轻舟要给四丫超度,希望她来生能投生到好的地方。


最好是和平的年代,最好是温馨简单的小家庭。


她长时间不说话。


她的思路,在山穷水尽的那一刻,突然就往歧路上走了。


“查不到证据,找不到凶手。”这是目前的困境。


假如,顾轻舟自己先胡乱猜测一个凶手,然后再去找他行凶的目的和手段,是不是简单一点?


万一失败了,估计难以收场。


“再等一天。”顾轻舟对自己道,“再等一天之后,如果还没有任何的证据,去走个极端试试。”


晚夕,司行霈才回来。


他沿着布匹行到城外河流的那条路,一家家排查。


这是很繁琐的步骤。


一点点汇总细节,简直是要人命。


司行霈端起茶,喝了一口,对顾轻舟道:“最大的可能,就是那天试图袭击康暖的人,以为四丫是目击者。”


那人以为四丫看到了他,所以想要灭口。


康家的仇人,还是康暖的仇人?


这范围很大了。


顾轻舟道:“我想到了一个人。”


“谁?”


“他对康暖很有好感,但他绝不希望外人知道。”顾轻舟道,“就是想偷偷摸摸。”


“是个有家室、有地位的男人?”司行霈又问。


“还跟王家有仇,想把此事嫁祸给王晨的人。”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想到是谁了。


他拿过了康暖递过来的信,道:“这应该不是那人自己的笔迹。”


“对,找人写的,可能性更大。”顾轻舟道。


司行霈摸了下自己的下巴。


笔迹肯定不能作为证据,四丫又死无对证,而且她当时真没看到那个巷子里有什么人。


而顾轻舟和司行霈猜测,那个人可能就是金千洋。


金家不是无名小卒,抓起金千洋严刑拷打不现实。


况且,没有任何证据指向金千洋,这一切不过是顾轻舟的猜测。


这样的猜测,毫无根据。


问题就棘手在这里。


没有证据,凭什么去问罪?不能问罪,又如何得知四丫的死讯?


“用点其他手段吧。”司行霈慢慢眯起了眼睛,“轻舟,这像不像一个烟雾弹?在这个时候,弄死程渝身边的佣人,真只是杀人灭口吗?”


顾轻舟的身子略微发僵。


司行霈怀疑,背后还是跟程家和卓家的联盟有关系。


“我来吧。”顾轻舟道,“先确定是不是他。金家的诡计,怕是没那么简单,我要去找蔡长亭。”


司行霈按住了她。


“你的手很冷,在家里暖和暖和。”司行霈道,“交给我吧。”


顾轻舟看了眼他。


她眼底倏然铺了层暖色,像个无助的孩子,把所有的依靠都给了这个男人:“好。”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