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秦筝筝那番话,太过于明显,好像就直接告诉了顾轻舟:顾绍不是秦筝筝生的!


没有其他可能!


顾轻舟对自己认定的事,非常确定,她只是可怜顾绍。


顾绍估计接受不了,肯定不会往这方面想。


顾轻舟下午在房间里练字。


隔壁的顾绍,一直没什么动静。


中途顾轻舟去了趟洗手间,正巧顾绍从洗手间出来,他眼睛泛红,隐约是哭过了。看到顾轻舟,顾绍也没心情说话,错身而过,又会房间躲了起来。


“不让阿哥去留学,省下那笔昂贵的留学费用,应该是给顾缨的。”顾轻舟心想,“顾缨被退学,名声和离家出走的顾维一样糟糕,大概只有去留学,才能让她有机会翻身。”


重男轻女的世道,女儿的前途比儿子更重要?


顾轻舟难以置信。


从前秦筝筝没说什么,对顾绍也还不错,大概是三个女儿各有安排,和顾绍不冲突。


如今,顾轻舟回来了,家里添了四姨太,四姨太还怀孕了,家中需要的开销更大了,她不得不为女儿打算了。


吃晚饭的时候,四姨太说起她的孩子踢了她一脚,顾圭璋很开心,其乐融融,只有顾绍神色灰败。


顾绍向来是个文静内敛的人,他气色不对,竟没人发觉。


顾轻舟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一口饭吃了半晌,都不知道往下咽。


“我觉得是个儿子。”顾轻舟开口,说起四姨太肚子里的娃,认定顾圭璋老来得子,乃顾家门第兴旺之预兆。


“轻舟眼光不错。”顾圭璋大喜,觉得顾轻舟嘴巴甜,懂事乖巧。


四姨太也感激看了眼顾轻舟。


秦筝筝默默翻了个白眼。


“若是四姨太生了儿子,那阿爸就两个儿子了。”顾轻舟笑容柔婉,甚至有点天真,“阿爸,明年家里添了弟弟,阿哥出去念书的话,就不算不孝顺了吧?”


“什么?”顾圭璋不解。


秦筝筝感觉这话不对味,心下一咯噔,抬眸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就道:“我上午听到太太跟阿哥说,阿哥是家里唯一的男丁,父母在不远游,若是出国出了事,阿爸后继无人。宁愿不要前途,也要孝顺父母。”


“什什么?”顾圭璋也震惊了。


他听到这些话,比顾轻舟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要震惊多了。


不止秦筝筝争强好胜,顾圭璋更是。


儿子是自己的延续,顾圭璋恨不能把所有的钱财和关系都给顾绍,让顾绍及早出人头地。


顾圭璋年轻时无权无势,没办法去留学,那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他这点遗憾,都要在顾绍身上找补回来。


留学不仅是顾绍的理想,更是顾圭璋的。


为了儿子留学,顾圭璋已经托了很多关系,这个当口,秦筝筝说不让孩子去?


“你说什么?”顾圭璋转头去看秦筝筝。


自从四姨太的事后,顾圭璋对秦筝筝厌恶至极,不想认她为太太。


事情还没有过去多久,秦筝筝居然教唆孩子不成器?


顾圭璋的怒焰,顿时就上来了。


“老爷,我没这个意思!”秦筝筝也大急,她没想到那席话被顾轻舟偷听到。


依着顾绍内敛木讷的性格,顾绍是绝不会告诉顾圭璋的,他只会推说自己不想去。


到时候,顾圭璋生气也没办法,哪怕打死顾绍,也牵连不到秦筝筝。


可现在,一切还没有开始,就被秦筝筝戳破了。


“老爷,我岂会自毁儿子的前途?我只是担心孩子,说了几句泄气的话,没有让阿绍不去留学啊。”秦筝筝急匆匆狡辩,给顾绍使眼色,“阿绍,你告诉你阿爸,姆妈一直盼着你成才的呀!”


顾绍的舌头,却像是千斤重,他说不出话来。


顾轻舟则笑了:“原来如此。阿爸,那就是我听错了。对不起太太,我误会啦。”


“那你下次听清楚了再说!”秦筝筝微怒。


顾圭璋有点疑惑。


顾绍一直没说话。


虽然顾圭璋没有责骂秦筝筝,顾轻舟却算胜利了,以后顾绍留学的事有了蹊跷,顾圭璋会第一个怀疑秦筝筝。


秦筝筝想把顾绍留学那笔钱挪给顾缨的打算,已经彻底被顾轻舟断送了。


顾绍虽然没说话,却很感激开了眼顾轻舟。


饭后回房,顾绍和顾轻舟在阳台上说话。


顾绍莫名其妙就红了眼眶,说:“舟舟,对不起,我今天没有帮你开口,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


“我懂。”顾轻舟知晓顾绍的性格,“你说什么,反而都不恰当,沉默是最好的。阿哥,阿爸不会让任何人断送你的前途。”


顾绍的清泪,却滚落下来。


“舟舟,我不懂。”他哽咽着说。


他活了十七岁,第一次开始审视他的母亲。


他完全糊涂了。


若说是继母,秦筝筝那席话,顾绍是懂得她的用意,可她是亲生母亲啊!


顾家就顾绍一个儿子,他应该是全家、是父母唯一的希望,将来是要做顶梁柱的,为何他母亲要害他?


除了断送他的前途,他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什么孝顺、什么担心出事,都是谎言,这点顾绍能分辨。


“阿哥,我不是什么好人,那我今天就索性挑拨到底了。”顾轻舟道,“阿哥,你可有怀疑过,你并非太太亲生?”


顾绍好似遭遇雷击。


这比他母亲葬送他前途更他无法接受,他怔愣看着顾轻舟,目光里浮动一种哀切,希望顾轻舟能把这句话收回去。


“不,舟舟,你不要这样说话!”顾绍抓住了顾轻舟的手。


她的手柔软凉滑,顾绍牢牢抓住,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舟舟,不会的,你想多了!”顾绍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说服顾轻舟,“大人的考虑,是我们不懂的,你别这样猜疑我姆妈!”


他抓住顾轻舟的手不放,继续道:“也许是阿爸没钱了,为了我出国孤注一掷,姆妈不能直言,就委婉告诉我。”


“阿爸有钱,我见过阿爸的保险柜,别说你,就是十个孩子去法国的费用,阿爸也给得起。”顾轻舟这时候就有点绝情,她冷漠打断了顾绍后退的路。


顾绍活得很干净,他没有见识过任何的肮脏和丑陋。


秦筝筝那番话,顾轻舟是旁观者清,秦筝筝就是不想顾绍出去而已。


没有其他的借口!


顾轻舟觉得,顾绍不是秦筝筝的儿子,他身上都不带秦筝筝的痕迹。


秦筝筝护短很严重,她对女儿们维护得那么紧,却要毁了儿子,这不可能。


唯一的解释,就是顾绍并非秦筝筝的儿子。


顾绍可以躲在龟壳里,拒绝承认。


若是这半年没出这么多事,秦筝筝的三个女儿高嫁、留学,前途似锦,她估计永远不会暴露出来。


现在,知晓顾绍去留学之后,顾圭璋就不会再拿出其他钱来培养顾缨,顾缨成了弃子之后,秦筝筝终于忍不住了。


一连的失败,让所有秘密都付出水面。


顾轻舟可以善良点,不跟顾绍点破,但是她能帮顾绍这次,未必帮得了他下次。


现在,顾轻舟已经八成肯定,顾绍并非秦筝筝的儿子。


而顾绍是谁,她暂时也不知道。


“我不信!”顾绍哭了,半大的小伙子,哭得像个孩子,“姆妈一直很疼我,阿爸也一直很疼我。”


顾轻舟让他小声些。


他哭得厉害,顾轻舟将他带回房间里,别叫人听到。


顾绍则拉着顾轻舟的手不放,反复说他不相信。


顾轻舟沉默,一直没有改口。


半个小时之后,顾绍终于镇定了点,他把他母亲的行为,从小时候到现在,仔仔细细回想了一遍,一颗心就彻底寒了。


只是,顾绍从未往那方面去想过。


“阿哥,我乳娘说,阿爸非常喜欢男孩子,自从你出世之后,阿爸就很偏袒你们那边。若不是有你,阿爸绝不会扶正太太的。”顾轻舟道。


她跟顾绍解释一下,顾绍存在对秦筝筝的意义。


顾绍依靠着墙壁坐下,将头埋在膝盖里,不说话。


“算命先生还说过,你能给阿爸带来财运。”顾轻舟道,“所以,等我姆妈一死,阿爸就扶正了太太。你看看这世道,外室扶正的能有几个?”


顾绍仍不抬头。


顾轻舟试图拉了下手腕,顾绍不放,死死攥住了她,好似溺水的人寻个浮木。


“阿哥,你心中不好奇吗?”顾轻舟问他,“我们做个假设,好吗?”


顾绍这时候,才抬起头来,已经是一脸的泪,眼睛哭得通红,“怎么假设?”


“两个假设。”顾轻舟道,“假设你是太太的儿子,那么太太为何要阻止你去留学?


假设你不是太太的儿子,那谁才是你的亲生父母,太太是怎么把你换过来的?怀孕是骗不了人的,太太当时生的孩子,是死了还是送人了?”


顾绍略有所思。


“这些,你不好奇吗?”顾轻舟问。


顾绍点点头:“我也想知道。”


“那我们来求证。”顾轻舟道,“我们先求证第一个,好吗?看看太太到底为何阻止你去留学。”


顾绍点点头。


但是到了第二天,他就找顾轻舟说:“舟舟,我有了新的主意。”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