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过了三天,顾轻舟人生第一次的月事终于结束了,她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司行霈又去了驻地。


这次走的时候,他跟顾轻舟说:“可能要时间长些,也许要过长江去驻军,当然也不一定,也许半个月就回来了。”


“若是过长江去驻军,会打仗吗?”顾轻舟问。


“怎么,怕我战死?”司行霈问。


顾轻舟立马沉默。


驻军是大事,真的可能会打仗,万一他真的战死了,对顾轻舟自然不是坏事,她可以兵不血刃摆脱他。


但是她不开口去诅咒他。


是否战死,是他的事,不与她相干,反正她被他害得很惨,却从未害过他。


司行霈搂住她,狠狠吻了她,然后骂:“狼心狗肺的小东西,我要是死了,谁对你这么好?”


顾轻舟仍是不接话。


她没觉得司行霈哪里对她好;他对她的不好,她倒是能数出一大堆来。


司行霈当时没说什么,背后顾轻舟听到他轻轻叹了口气,浓眉微微蹙起来。


顾轻舟的沉默,让他很痛苦,他极力压抑住。


他跟顾轻舟说,若真的要过长江去驻军,这次要去三个月到四个月,可能年底才回来。


“轻舟,等我回来给你过生日,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司行霈问。他从未离开她这么久过,心中颇为不舍。


“想要你离我远远的!”顾轻舟道。


司行霈当然不会离她远远的,他捧着她的脸啃了几口,算作惩罚。


他离开了岳城,确定没人会翻墙,顾轻舟夜里再也不用关阳台上的门窗了。


顾绍还在查自己的身世,他查到什么都会告诉顾轻舟。


目前,顾绍只查到当初替他接生的稳婆,可对方回老家了,也许病死了,顾绍要去找她。


只是他快要开学,不可能亲自去,派旁人又不放心,顾绍决定过段日子请假,亲自去一趟。


“亲自去自然是最好的。”顾轻舟道,“眼见为实。”


顾绍颔首。


他也试探了秦筝筝、顾缃和顾圭璋。


秦筝筝很警惕,再也没露出马脚,而顾缃和顾圭璋显然不知情。


家里没办法突破,就要先找到接生的稳婆再说。


“挺顺利的。”顾轻舟也道,“这么快就有了点进展。”


“嗯。”顾绍应道。


他的心情很不好。


假如他不是秦筝筝的儿子,那么当年他的父母为何会狠心丢下他?退一万步说,他真的是秦筝筝生的,那么秦筝筝又为何要毁了他的前途?


这些,让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子很压抑。


顾轻舟会开导他。


转眼到了公历的九月,学校开学了。


开学当天,顾轻舟吃早饭的时候,瞧见了顾缨。


顾缨的眼神里,有蛇一样阴毒的光芒,看着顾轻舟。


她失去了上学的机会,而顾轻舟明明应该死在乡下的,现在她却要去念书了。


“你一定很得意!”顾缨走到了顾轻舟面前,倏然拉了下她的书包,要将她的书包踩在地上。


顾轻舟一绕,就轻轻绕开了顾缨,同时低笑道:“别犯浑!你若是惹了我,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你这个妖怪!”顾缨道。


“你连妖怪都不如。”顾轻舟微笑,笑容恬柔安静,丝毫没把顾缨的攻击放在眼里,“缨缨,你这么蠢,还敢挑衅我?”


顾缨大怒。


居然敢说她蠢!


她是不如大姐和三姐聪明,但是她又不蠢!


那边,汽车已经准备妥当,顾轻舟乘车去学校,今天是专门送她的,以后就要她搭电车上下学。


到了学校门口,顾轻舟遇到了霍钺,他是送来霍拢静的。


学校门口名车如云,女学生们进进出出的,霍拢静有点紧张。


“轻舟!”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拉住了顾轻舟的手。


顾轻舟微笑,回握了她的手。


“霍爷,您放心吧,我会照顾拢静的。”顾轻舟对霍钺道,“那我们进去了。”


霍钺颔首,然后道:“下午我来接你们,请你们吃饭。”


顾轻舟说好,就带着霍拢静进了校园。


没了蔡可可,顾轻舟班上的同学都很团结和睦,至少表面上不起冲突。


而且,这是最后一个学年了,她们即将毕业,以后不管是嫁人还是留学,人脉都很重要,若不是特别蠢的,都不会找事。


“拢静,你还坐在这里。”学监密斯林指了顾轻舟和颜洛水前面的座位给霍拢静。


考虑到她有个那么凶残的哥哥,学监对霍拢静更客气。


上午是手工课,下午是声乐课,开学的第一天过得比较轻松。


快到放学的时候,霍拢静转过头,邀请颜洛水和顾轻舟去吃饭。


“好啊,我们去吃法国菜!”颜洛水道。


顾轻舟笑:“我也想吃法国菜。”


走远小院门,学校门口仍是停满了车子,人流如织。


暖金色的夕阳笼罩,每个人脸上都渡上了霞光,温暖而和善。


霍钺早已等在门口。


顾轻舟跟着颜洛水和霍拢静,准备离开时,却看到不远处的梧桐树下,一个单薄的身影,正在很努力的探头探脑,似乎在寻人。


是顾轻舟姑姑家的女儿何微。


她微愣,何微怎么会在这里?


“请稍等。”顾轻舟把书包给了颜洛水,快步走向了何微。


“微微。”顾轻舟喊她。


何微听到了声音。


走近一看,何微一脸的泪痕,她攥紧了顾轻舟的手:“姐,药铺出事了!”


何微的声音嘶哑,有点发不出腔调。


那边,颜洛水和霍拢静、霍钺都跟了过来。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顾轻舟道。


何微眼睛也是肿的,哭着道:“前些日子生意好,阿爸有几个病家,其中富贵人家的少爷,身体虚弱,求我阿爸疗养。不成想,他今天死了,警备厅的人将药铺封了,阿爸也下了大牢!”


“什么!”顾轻舟愕然。


何梦德的医术顾轻舟是见过的,他最是求稳,从来不用虎狼之药。


而且为了避免惹事,病入膏肓的病人,何梦德是不会接的。


说他手里死了人,顾轻舟难以置信,他不是那么大胆的人!


“走,去警备厅!”顾轻舟道。


一转身,看到了霍钺和霍拢静、颜洛水。


顾轻舟正要说什么,霍钺语气温和;“轻舟,我在警备厅也有点人脉,我送你们过去,顺便说句话,看看能否今晚就提出来。”


“多谢霍爷。”顾轻舟感激道。


颜洛水和霍拢静也不放心。


正好颜家的汽车也来接颜洛水了,颜洛水就让跟车的副官先回去说一声,然后随着霍钺的汽车,去了警备厅。


警备厅的人,没有不认识霍钺的。


一瞧见是霍钺亲自登门,警务长差点亲自来点烟了。


“是不是关了个姓何的大夫?”霍钺开门见山问。


“是是。”警员回答。


霍钺笑了笑,态度谦和温良:“放了吧,这人情记在我霍钺头上,以后有什么难处,只管开口。”


警员有点为难。


警务长出来了,笑着和霍钺握手:“这点小事,怎劳烦你亲自走一趟?快快快,去把何大夫放了。”


警员比较耿直:“长官,那市政厅那边”


“上头出了事,有我呢!”警务长瞪眼。


警员立马敬礼。


何微瞠目惊愕看着这一幕幕的。


什么也不用说,这就给放啦?


怎么跟做梦一样?


何微看霍钺,还以为霍钺是个教书的先生,没想到他比军政府的人都好使!


何梦德从牢里出来,一身的狼狈。他还没有站稳,何微就扑到了他怀里哭:“阿爸!”


“回去吧,好好接风洗尘,给你阿爸压压惊!”警务长还笑呵呵对何微道。


这么大的官,跟之前去抓人的警员完全不同,竟没有凶神恶煞!


何微震撼,心想姐姐的朋友真厉害!


从警备厅出来,顾轻舟就不好意思再麻烦霍钺了,道:“霍爷,老城区混乱得很,不敢劳您大驾,改日再谢您。”


霍钺颔首:“你们路上小心。”


霍拢静跟着她哥哥回去了。


颜洛水则和顾轻舟一起,把何梦德和何微送去何氏药铺。


路上,何梦德也把那位少爷的病情,告诉了顾轻舟。


“那位少爷是元气极虚,我说了要补气,可每次开的药方,他们都减半煎药,病总不得好。我的药,是绝对吃不死人的啊。”何梦德一脸的晦气,然后又问顾轻舟,“轻舟,你花了多少钱打点,姑父还给你。”


“不,姑父,我们没花钱,是托了霍爷说情。”顾轻舟道。


何梦德问:“霍爷?”


“就是青帮的龙头霍钺。”顾轻舟道。


何梦德和何微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半晌不知该说什么。


青帮的龙头亲自出马?


这恩情未免也太大了。


“姑父,既然那位少爷一直元气极虚,就可能不是死了啊。”顾轻舟道。


“是死了,人家都发丧了。”何微道。


“是谁家?姑父你把地主告诉我,我去看看。”顾轻舟道,“未必就是死了,也许我能救活他。”


颜洛水听到这里,疑惑看了眼顾轻舟。


人死了,气息全没了,这还能有假?


顾轻舟的医术,能起死回生?


这么玄乎吗?


颜洛水打定主意,她一定要去看看。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