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后座有顾圭璋在,太拥挤不像话,顾轻舟就被排挤出来。


一辆汽车最下等的座位,就是副驾驶,顾轻舟的地位可窥一斑。


“这辆道奇汽车有了些年头,也许曾经是我外公坐过的。”顾轻舟摸了下微微起皮的车窗,默然想着。


这辆汽车,肯定也是她外公的。


他们用顾轻舟外公的财产,将顾轻舟赶到乡下,十几年对她不管不问,自己则过着奢靡的日子。


夜深了,汽车快速开往城里的德国教会医院,车厢里一片漆黑,偶然传来顾缃啜泣的声音,以及他们父女的谈话。


“阿爸,我方才是疼极了才乱说话,你不要怪轻舟。”顾缃道。


顾轻舟闻言垂眸,坐在前座,似一樽无喜无悲的雕像。


顾缃的求情,也是捧杀,只会让顾圭璋更觉得大女儿通情达理,从而更加记恨顾轻舟。


顾圭璋不是什么君子,气急了动手打顾轻舟也是可能的。


“是啊,老爷。”秦筝筝亦帮腔,“轻舟是乡下来的,乡下孩子都胡闹惯了,不知道轻重,轻舟她不是有意的。”


她们这么一求情,顾圭璋更加偏袒她们,同时越发憎恨顾轻舟。


这时候,顾圭璋已经毫无情绪去问秦筝筝,今天的退亲怎么样了。


他满心都在怜惜他的爱女。


他的几个女儿中,独属顾缃最漂亮、聪明,好学。顾圭璋从小送她去私人声乐老师那里学钢琴,等她长大了又送她去英国念书,破费心血栽培她,就盼着她有出息。


女子不似男人可以出去打天下。出去工作的,都是下贱人,真正的名媛都是养尊处优的,这样才有身价。


所以,名媛唯一的出息,就是嫁个高门。


这双弹钢琴的手,是花费了多少钱培养出来的,居然被顾轻舟折断了!


顾圭璋满腔的愤怒。


他一定要收拾顾轻舟。


顾轻舟等于毁了顾圭璋辛苦培养起来的珍品,他还等着这珍品“卖”个好价格,嫁入高门,为顾圭璋带来利益。


女儿嘛,家家户户都这样,要不然那么疼女儿做什么?


在幽黯的车厢里,秦筝筝又难过又舒心。


难过的是,顾轻舟在督军府的舞会上出了风头,需要费点心思,才能逼迫司家抛弃她;舒心的是,她丈夫还是疼长女的。


顾缃也高兴,她阿爸要收拾顾轻舟,给她出气了。


等顾轻舟挨了打,失去了阿爸的欢心,再慢慢收拾她,将她挫骨扬灰。


这么想着,顾缃的手腕就没那么疼了。她只当是自己兴奋过头,忘记了疼,却不知深有原因。


顾缃不敢动,生怕磨损了骨头。


车子开了一个钟头,终于到了城里最大的一家德国教会医院。


医院有急诊,挂了骨科的急诊之后,坐诊的大夫是金发碧眼的德国人。


“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她这双手可是弹钢琴的!”秦筝筝心疼道。


顾圭璋脸色阴沉,也是很心疼长女。


德国教会医院,专门接待城中的富商名流,医生见怪了有钱有势人的矫情,所以不动声色,先给顾缃摸骨。


那厢,顾缃眼泪汪汪,看着顾圭璋。


顾圭璋心疼得发紧,眼眸狠戾落在顾轻舟身上。


顾轻舟则眉眼低垂,没什么表情,乖乖站在旁边。


她居然一点负罪感也没有!


顾圭璋越发觉得她心狠手辣,心中已经慢慢生出不喜来。


“没有断。”德国医生用德语,跟护士道。


护士翻译给顾圭璋一家人听。


“什么?”秦筝筝愕然。


护士再说了一遍:“小姐的手没有骨折!”


“可是可是她疼得这么厉害!”秦筝筝唇色微白,虚虚往顾圭璋身上飘,“你确定吗,这么摸一下就知道吗?”


护士态度冷了下来,说:“太太若是不信,换家医院就是了。”


顾缃也难以置信,试着动了下手腕,好似的确没有之前那么疼了。


这怎么可能!


秦筝筝看顾圭璋的脸色。


顾圭璋微愣,继而眼眸一沉,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阴沉着似暴雨来临。


秦筝筝心虚,在心中大骂顾缃:“这个死丫头,想诬陷顾轻舟就不能找个好点的借口吗?现在当众被戳穿,怎么下台?”


顾缃哭:“不可能,我的手明明是断了,就是被我妹妹折断的。”


医生和护士看了看这一家人的表情,顿时就全明白了。


“那我的手为什么这么疼?”顾缃不死心,几乎要拽住护士,“是不是折得将断未断,回家就要断了?”


“不是。”护士静静道。


“确定没事了吧?”顾圭璋忍着滔天盛怒,问护士。


护士保证道:“骨头是没断的,为什么疼,只有小姐自己明白了。”这是在说,顾缃是伪装的。


顾圭璋见孩子没事,他却像个傻子,半夜横跨了半个岳城来到医院,他愤怒极了,阔步走了出去。


“老爷”秦筝筝心虚气短,忙追了出去。


顾缃愕然。


这时候顾缃才想起来,出督军府的时候,顾轻舟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轻轻推送了一下。


顾轻舟是不是在那个时候,悄悄替她接好了手腕,所以让她在父亲面前如此丢脸?


“是你,都是你!”顾缃奔上来,想要厮打顾轻舟。


当然是顾轻舟。


出督军府的时候,顾轻舟就那么一托,早已将顾缃的手接好了。


顾轻舟淡然微笑,说了句:“阿姐,阿爸今天心情不好,你确定你要再次做出丢脸的事,让他心情更糟糕,或者更同情我吗?”


顾缃呆住,那只扬在半空的手,生生缩了回去。


是啊,不能再惹恼阿爸,也不能再给顾轻舟博同情的借口。


之前阿爸多恨顾轻舟折断顾缃的手,那么现在就多恨顾缃和秦筝筝愚弄他。


阿爸现在的怒气,比刚才增添了数倍,顾缃有点害怕。


顾缃急匆匆追了出去。


顾轻舟不紧不慢,跟在身后。


顾圭璋立在车子旁边,没有说话,呼吸却粗重,拳头捏得紧紧的。


“老爷,您听我细说,我也不知道缃缃她”秦筝筝想把自己摘出去。


顾圭璋却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闭嘴!”他声音透出蚀骨寒意,比狂吼几句更叫人胆颤。


秦筝筝眼泪流下来。


顾缃追过来,见父亲如此恼怒,站在旁边不敢说话。


“轻舟,你先上车。”顾圭璋声音阴沉。


顾轻舟不敢不从。


她上了汽车,旋即顾圭璋也上来,关紧了车门。


顾圭璋咬牙对司机道:“回家!”


他深更半夜的,把顾缃母女俩丢在医院了。


“阿爸”


“老爷”


后头隐约传来哭声,还有匆匆追上来的脚步声,顾圭璋却没有回头,他气得青筋暴突。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