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秦筝筝着实太意外了。


她今天心情郁结,稍微晚睡了些,站在窗口想事情,就亲眼瞧见一个黑影爬上了她家的小楼。


速度飞快,像个鬼魅。


秦筝筝当时也吓坏了,心想这是什么东西啊,而后反应过来:是某个人!


那个黑影,直接上了三楼。


顾家的三楼,靠近后院的只有两个房间,就是顾轻舟和顾绍的房间。


黑影是个男人模样的,绝不会爬进顾绍的房里。


秦筝筝大怒,旋即又大喜,没想到顾轻舟居然敢偷人!


怪不得她时常不沾家,太可耻了!


顾家的颜面都要完了。


“顾轻舟这次死定了!”秦筝筝当机立断,她要抓个现行。


最好把她的奸夫绑起来,然后交给军政府!


秦筝筝不惊动顾圭璋,也不去找二姨太,怕失去了先机,只是先到了下人房,先让四个佣人站在后院,守住后窗。


“要看清楚了,若是有人跳下来,一定要抓住他!抓不到我就辞退你们!”秦筝筝恶狠狠的吩咐。


佣人都明白家里的风向变来变去,所以秦筝筝的话,他们也不敢不听,毕竟顾圭璋和秦筝筝还没有离婚,秦筝筝仍是主母。


“是。”佣人们答应了。


秦筝筝安排好了后院,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佣人,冲到了顾轻舟的房间前,也不打招呼,直接让撞门。


可顾家的佣人都学乖了,晓得这位已经非太太的秦氏一身骚,而轻舟小姐正得宠,不太敢撞。


“太太”佣人犹豫住没敢动手。


“快撞啊,要是小偷把轻舟小姐给胁迫了,老爷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秦筝筝厉喝。


佣人闻言正要撞,就见顾轻舟披衣开门,错愕万分道:“这是做什么?”


她兜着秦筝筝的脸问:“太太,你这是做什么?”


她的声音很尖锐,在秦筝筝听来就是做贼心虚!


秦筝筝大喜,知晓八成今天要抓到那个男人了,立马往里挤,差点把顾轻舟推到:“我瞧见小偷进来了!”


她很利落的,先把顾轻舟的衣柜打开了。


衣柜里没有,秦筝筝略感失望,还是忍不住将她的衣裳、被褥拨乱。


顾轻舟见状,当即跑到了楼梯口,大喊:“阿爸,阿爸您快来看看啊,这是闹什么呢?”


她好像很委屈的样子,声音清晰从三楼传到了二楼。


她这么一喊,把整个顾公馆的人都喊醒了。


秦筝筝也是心里一咯噔:难道真的是自己眼花看错了?不可能,她当时就在阳台的门后,看得真真切切。


然后她追出来,看着那小偷进了阳台。


前后都没一刻钟,她不相信小偷跑了。


小偷个子高大,总不可能摸进顾绍的房间吧!


“阿爸!”顾轻舟声音更烈。


顾圭璋正在二姨太的房间里,两个人也没有睡,说一些家中账务的事,听到顾轻舟惨叫,顾圭璋和二姨太放下账本就快步上楼。


三姨太机灵,随后跟了上去。


四姨太挺着大肚子,也忍不住好奇,爬上去看看情况。


顾缃、顾缨、顾绍自然全部被惊动了,都出来看热闹。


秦筝筝还想拿到了小偷再叫人。


不成想,现在小偷是没有抓到,满家子的人倒是全来了。


“怎么回事?”顾圭璋一脸不解,上楼就问。


顾轻舟正要解释,秦筝筝就先抢了。


秦筝筝道:“老爷,我放在房间里,看到一个人爬上了三楼,进了轻舟的房间。我怕是贼人掳走轻舟,就带人来搜查。”


顾圭璋蹙眉。


顾轻舟反而吓了一跳:“真的吗?那那快搜!”


她躲到了二姨太身后。


二姨太不知顾轻舟为何这般亲热,也就顺势护住了她。


秦筝筝这会儿,倏然心中就没底了。


顾轻舟多狡猾啊,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的?


“她肯定是还不知道。”秦筝筝这样安慰自己。


不管等会儿找出什么人,秦筝筝都要将屎盆子扣在顾轻舟身上,然后说她偷人,再将此事捅到司家去!


“这太无法无天了。”顾圭璋也信了秦筝筝的话,对佣人道,“快搜搜!全部都要搜到!”


佣人道是。


顾轻舟的床被掀开了,衣柜也被挪开了,只差将天花板拆了。


阳台上也是回来看了好几遍。


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


二姨太这时候就开始捅刀了:“咱们家的楼这么高,什么人能不借助绳子或者梯子爬上来?”


顾圭璋微愣。


秦筝筝的话,的确缺乏可信度。


偏偏顾轻舟房间搜遍了,的确没有人。


秦筝筝微冒冷汗,转颐对顾圭璋道:“是不是躲到了阿绍的房间?”


顾绍正热闹呢,一脸迷茫道:“啊?我房间锁阳台门了。”


秦筝筝想说白痴,锁了就不能开吗?


她带着佣人,又杀到了顾绍的房间。


来来回回搜了好几遍,的确没有人,顾圭璋的脸色顿时铁青。


他刚要开口骂秦筝筝的时候,秦筝筝使劲给四姨太使眼色。


四姨太在乡下的小女儿,还在秦筝筝攥在手里,她也不敢不从,抚摸着大肚子对顾圭璋说:“老爷,如今世道多乱啊,万一真的有贼人进了咱们家,小姐们的名声,家里的金银珠宝都保不住了,小心使得万年船。”


顾圭璋怒色稍收,心情平和了几分道:“这个道理是不错。”


于是,顾圭璋同意,把整个三楼都搜了一遍,包括顾缨和顾缃的房间。


搜完了,又去把二楼搜了一遍。


顾公馆一晚上鸡飞狗跳的,却什么也没有搜到。


顾圭璋忍了很久的怒火,终于发作了。


他当面骂秦筝筝:“你这个搅祸精,整个家里的气脉都被你折腾完了!你是不是要看着我们败了,你才安心?”


秦筝筝十分委屈,她还以为今天能抓到顾轻舟的把柄。


况且,她真的看到了人影。


难道是鬼?


秦筝筝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四姨太想着自己女儿成了秦筝筝的人质,实在没办法了,继续帮秦筝筝求情,结果顾圭璋气狠了,连四姨太也一起骂了几句。


一场戏就这么散场了。


所有人的睡意都没了。


三姨太高声吩咐:“陈嫂,煮些宵夜上来,大半夜的失了觉头,给老爷补补气力!”


厨房重新开始忙碌。


孩子们也再次回房睡觉。


顾圭璋仍在生气,气秦筝筝。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甚至还把她赶出去,她差点就出事,现在也不能再赶了,她像个牛皮膏药,紧贴着让顾圭璋全身不舒服,偏偏又甩不掉。


顾圭璋这个瞬间起了杀人放火的心思。


当年是怎么处理掉孙绮罗的?


顾轻舟不知顾圭璋的杀意,她也跟着顾缃顾绍,上了三楼。


刚一回来,顾轻舟就发现自己后背湿透了。


顾绍也进了她的房间。


电灯冷而白的光,照着她的面容有点惨白,黑发衬托之下,更是楚楚可怜。


“阿哥,多谢你。”顾轻舟悄声。


秦筝筝闯进来的时候,顾轻舟就让司行霈翻到了顾绍的房间。


司行霈倒是不怕,还说把先进门的人打死,然后把所有灯都打灭,做成抢劫的样子,他在光明正大的跑。


顾轻舟拒绝了他的提议,把他塞到了顾绍的房间。


而后,顾轻舟大喊,所有人都进了顾轻舟房间时,司行霈从顾绍的房间跑到了洗澡间。


然后,他从洗澡间的小窗口溜到了二楼。


二楼和一楼的人,全部上来看热闹了,后院有佣人把手,前门空空荡荡,司行霈就大摇大摆从前门翻墙出去了。


“那个,是司家的大少帅司行霈!”顾绍声音低,温醇儒雅,却没有半分责怪。


顾轻舟点点头,眼底的难堪遮掩不住。


她雪白的贝齿陷入嫩红的唇里,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让顾绍心疼不已。


“舟舟,你是大姑娘了,你知道自己要什么,阿哥绝不会乱说话的。”顾绍道。


到了今天,顾绍已经明白,顾轻舟是陷入司行霈的掌中了。


以后怎么收场,顾绍帮不了她。


“多谢你。”顾轻舟道。


顾绍拍了下她的肩膀,让她早点睡觉,就回房了。


只是,回房之后的顾绍,再也睡不着了,他的心思全在顾轻舟的身上。


他想了下,轻舟可能会万劫不复,唯一的结果大概是逃走。


顾绍可以带着她逃走。


于是,荒芜的心头土,又开出了花。可花儿还没来得及绽放,又被掐断,如此反复,一夜就过去了。


顾轻舟也是一夜未睡。


这件事,顾圭璋只怪秦筝筝老眼昏花,甚至伺机陷害顾轻舟,并不迁怒顾轻舟。


顾轻舟正常出入。


翌日,她见了司行霈。


她态度很冷漠,说话也凉丝丝的:“我义父义母知道了,我阿哥知道了,以后我父亲和家里的姨太太们也会知道,总有一天,全城的人都会知道。”


司行霈沉默。


“你要把我毁到什么程度,才肯罢手?”顾轻舟问。


司行霈抬眸:“你可以退了亲跟我!”


“我不想!”顾轻舟道,“当然,我是否愿意,你也是无所谓的。随便你吧,反正从遇到了你,我就没了前途,你想怎么折腾都行。”


她起身要走,司行霈抱紧了。


“轻舟,我真是拿你毫无办法。”司行霈叹气,“要怎样你才满意?”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