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司行霈走进来,所有人都意外,倒是没把顾轻舟的失态放在眼里。··暁·说·

  唯有霍钺,精明的余光似蜻蜓点水,从顾轻舟的脸上滑过。

  他有点疑惑。

  “少帅。”颜家的姐弟俩起身,恭敬对司行霈道。

  颜洛水和颜一源对司行霈的态度,和对司慕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司慕像是同龄人,颜洛水甚至叫司慕二哥;司行霈更像是长辈,和司督军一样叫人敬重,虽然他们私下里也说司行霈的八卦。

  “都来捧徐老板的场?”司行霈挥挥手,让他们坐下,他也毫不客气坐到了椅子上。

  “是啊。”颜五少今天特拘谨,霍钺在场,司行霈又来了,感觉一屋子长辈,让颜五少展不开手脚,“少帅,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你以为你的票是谁帮你弄的?”司行霈笑道。

  颜一源恍然,感情是经过了司行霈的手。

  司行霈瞧见了蹭戏的霍钺,又道:“我的副官是求到了霍爷跟前,才要到了票。”

  遮掩被戳破的霍钺,脸上表情淡然疏离,没有半分的尴尬,他道:“哦是吗?我们青帮的生意多,还没真留意!”

  脸皮特厚。

  顾轻舟不免失笑。

  看着她笑了,司行霈的表情微松,心情似乎更加好了。

  戏院的人越来越多,楼下人声鼎沸,二楼也设了关卡,上楼的人都需要仔细检查戏票。

  顾轻舟的雅间里,谈笑风生。

  “这大概有上千人。”顾轻舟看了眼楼下被挤得水泄不通的大堂,心里盘算着。

  这么多人,容易出事!

  同时也说明,徐瑾是真的很红。

  司行霈并不拿大,和孩子们亦能闲聊,特别是他也喜欢《霸王别姬》这出戏,故而话题就围绕着徐老板的虞姬,说个不停。

  他说话的功夫,腿在桌子底下,轻轻碰顾轻舟的小腿。

  他的腿纠缠着她的。

  顾轻舟端着茶,茗香氤氲中,她眸子若点漆明亮,盈盈碎芒能倒映出人影,她安静喝茶,任由司行霈为所欲为。

  她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霍钺却突然看了眼司行霈。

  桌子底下的动静,小孩子们察觉不到,擅长赌术的霍钺一清二楚。霍钺曾经赌遍青帮的赌寮,从未遇到过对手,因为他会出千。

  桌子底下稍微的小动作,霍钺不用看都知道。··暁·说·

  明白了这一点,霍钺的呼吸突然顿了下。

  “烟瘾犯了。”霍钺站起身,“少帅,借个火。”

  司行霈的烟瘾也起来了,两个人想寻个僻静的地方抽烟。

  刚点上烟,戏院的经理就上来了,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长褂,对司行霈和霍钺道:“少帅,霍爷,徐老板正在后台化妆呢,您二位可要见见?”

  如今捧着徐老板的,是南京政府的高官。徐老板到了岳城演出,大家都会给点面子,至少这些地头蛇不敢打搅。

  需得徐老板首肯了,才能去见见,徐老板这架子是不小。

  司行霈总说,岳城的繁华少不了歌女舞女戏子,跟这些人过不去,就是跟玩乐过不去,跟岳城的经济过不去。

  跟经济过不去,就是跟钱和军火过不去,司行霈不傻,他从不为难这些提供娱乐人。

  徐老板摆架子,司行霈也尊重。

  “走,看看去?”司行霈问霍钺。

  霍钺今天有点沉默,说话的时候甚至有点走神。

  司行霈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回神道:“不了,下面挤得慌,你先去吧!”

  司行霈就进了雅间,对顾轻舟道:“轻舟,徐老板在后台化妆,我带你去看?”

  顾轻舟饶是镇定万分,耳根也慢慢红了,热浪一阵阵蓬上来,她很不自在,微笑着道:“我不想动。”

  光明正大邀请她,且只邀请她,他简直是疯了!

  他的肆无忌惮,会害死顾轻舟的!

  因为霍钺在场,顾轻舟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翼翼看了眼其他人,“你们想去吗?五哥,你呢?”

  “好啊好啊!”颜一源很感兴趣。

  颜洛水也想去。

  “走吧,看看徐老板上妆,我还没见过他真人呢。”颜洛水拉顾轻舟,又拉霍拢静。

  霍拢静是真不愿意动,颜洛水就拉着顾轻舟不放,于是他们四个人下楼了,司行霈领头,顾轻舟和颜洛水走在最后面。

  霍钺兄妹俩,坐在雅间里喝茶。

  众人离开之后,霍钺的温润顿时不见了,一脸的阴沉肃杀。

  霍拢静突然开口:“阿哥,你喜欢轻舟?”

  霍钺微愣,回神过来,脸上没什么表情。

  他没有回答。

  霍拢静继续道:“方才司大少帅在桌子底下碰轻舟的腿,他们很亲密,你的脸色就不太好了。”read_middle();

  霍钺沉默了一瞬。

  “咱们说好了,你做个正常的人。”霍钺对霍拢静道,“我千辛万苦把你救出来,不是要你重蹈覆辙。以后这些事,就别留心了。”

  霍拢静点点头,眼眸干净,像个不谙世事的娃娃。

  “阿哥,我也喜欢轻舟。”霍拢静道,“她聪明漂亮,足智多谋,医术高超,她原本就比很多的女孩子优秀。你若是想要她,你可以去追求她。”

  “你不懂。”霍钺将手里的雪茄点燃,深深吸了一口气,突出轻薄的烟雾,萦绕在他的眼前缓缓淡去,亦如他眉眼里的烦躁,“我们朝不保夕......”

  “司行霈更是朝不保夕。”霍拢静道,“而且轻舟和他弟弟定亲了,他追求轻舟更没有道德!”

  霍钺微笑了下,脸上又有了几分温润。

  “......阿哥,轻舟一直很喜欢温柔的男人,她常说穿长衫的男子儒雅有风度,她更偏向你。”霍拢静继续道。

  霍钺笑笑,很理性的道:“她是喜欢温顺的羊,你哥哥只是披了张羊皮罢了。”

  霍拢静道:“阿哥,你居然不自信!看来,你动真情了!”

  “你小小年纪,不要妄议大人的是非!”霍钺道。

  霍拢静转头去看楼下,不再做声了,任由她哥哥苦苦发呆。

  霍钺是呆了很久。

  他想起司行霈买戒指时专注的模样,那时候霍钺断定,司行霈有一个很心爱的女人。

  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是顾轻舟。

  司行霈做朋友,无疑是忠诚且可靠;但是他做仇敌,会是凶狠狡诈又残暴。

  霍钺绝不想要这样的敌人!

  想到自己活了二十九年,第一次对某个女子有了情思,就遇到了这等挫折,霍钺也是深感意外。

  一时间,他心思郁结。

  顾轻舟等人跟着司行霈,顺利到了后台。

  徐老板正在上妆,画了一半的脸,起身迎接司行霈:“司少帅,久闻大名,在下甚是仰慕!”

  徐老板是唱青衣,哪怕正常说话,声音也有些柔媚,听得人骨头里酥软。他身上男子的气质不多,女人的婉柔犹盛。

  一半上妆一半裸着的阴阳脸,应该很可怕,搁在徐老板身上,别有一番风情。

  顾轻舟和颜洛水都下意识觉得:“这个男戏子比我有女人味。”

  那厢,司行霈道:“徐老板的戏好,改日请徐老板去督军府唱堂会?”

  “那徐某三生有幸。”他软软俯身行礼,身段婀娜,水袖微敛就有烈烈风情。

  然后,司行霈又介绍了顾轻舟,颜洛水和颜一源。

  颜洛水很喜欢徐瑾的戏,就讨论了几句。

  后台人来人往,司行霈猛然一拽,将顾轻舟拉到了帷幕后面。

  他将顾轻舟抵在墙壁上,高大的身影几乎淹没她,干燥炙热的唇凑在她的耳边,低声道:“轻舟,这些日子想我了不曾?”

  想到他方才在那么多人的面前,用脚勾她,顾轻舟心里就有气。

  霍钺肯定是知道了,因为他的余光撇过她时候,神色有变化;霍拢静估计也知道,因为她端着茶的手僵了下,很意外的样子。

  顾轻舟迟早要身败名裂,情绪很低落,冷漠道:“想了。”

  她说没有想,司行霈可以调笑她;她说想了,这是赌气,司行霈微微欠身,放开了她几分。

  “回头跟我走。”司行霈低头吻了下她柔嫩的唇,触感让他心神荡漾,“反正颜家那两个孩子迟早也要知道!”

  她温软的娇躯在怀,司行霈呼吸炙热起来。

  总感觉又好久没见她了!

  “我不想跟你走。不过,想不想素来也不随我的心意,你非要我去,我去就是了!”顾轻舟道。

  她的话刚说完,司行霈倏然就扑到了她。

  他动作急促,凶猛,顾轻舟的头撞到地板上,虽然有他的手托着,仍是一阵剧烈的疼。

  她还没有来得说什么,因为她听到了枪声。

  司行霈说,他非常的机敏,哪里的枪口对准他,他立马就知道。

  果然,他们遇到了刺杀。

  司行霈抱紧了顾轻舟,顺着帷幕往里头一滚,将顾轻舟从后台的边沿推了出去。

  顾轻舟就被推到了戏台上。

  枪声响起时,整个戏院立马就乱了套,顾轻舟爬起来,什么也顾不上,使劲往外跑。

  她疾奔而出!

  这个瞬间,她只觉得自己一定要逃命,一定要活着,她还没有报仇!

  顾圭璋,秦筝筝,还有那个刻薄至极的老太婆,他们花着孙家的钱,骂着孙家的祖宗十八代,顾轻舟不能饶过他们!

  顾轻舟不能死,她还要让他们得到报应!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