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司行霈将顾轻舟推了出去,远离了后台的硝烟。··暁·说·

  顾轻舟滚入前台,然后跳下了戏台,混在人群里狂奔。

  这个瞬间,司行霈是看到了的,他心中竟是万分欣慰:她懂得逃命,这样多好!

  她不爱他,甚至不会回头看一眼他是否受伤,只顾自己逃命去了,他心中五味杂陈,更多的是松了口气。

  只要她安全!

  他甚至觉得这样最好,她在他身边,她不爱他,一旦他死了,她仍是那个矜贵美丽的顾轻舟。

  她跑起来利落干脆!

  司行霈从未想过耽误她,他说过要培养她,将她养得坚强而果断,绝情又何尝不是一种本事?

  “我司行霈的女人,就是跟别人不一样!”他骄傲想着。

  她不拖泥带水!

  只是他心里某个角落,仍在隐隐的作痛,他似乎很奢望她能停下来看一眼,哪怕只有一眼。

  但是,顾轻舟没有,她头也不回的跑了。

  司行霈回神,伏低了身体,往后台的帷幕里滚,借助戏班行头箱笼的遮掩,司行霈将腰上的配枪拔了出来。

  宽大的戏院,整个大堂挤满了人,后台陆陆续续的枪声,让这些看戏的人像受惊的雀儿,他们拼死逃命。

  有人跌倒被踩。

  顾轻舟快要跑到了大门口,突然有个人抓住了她的胳膊。

  她挥手就要踹开时,看到了霍钺紧张肃然的脸。

  “上楼!”霍钺使劲推顾轻舟。

  顾轻舟毫不含糊,点点头,跟着霍钺上楼。

  楼上的客人也在疾奔下楼,几乎要冲撞到顾轻舟和霍钺,可霍钺身子稳健,将顾轻舟护在怀里,逆流而上。

  他们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回到了包厢。

  霍钺的四名随从,已经在窗口架好了枪。

  “你没事吧?”霍拢静紧张问顾轻舟,吓得不轻。

  “我没事.......”顾轻舟这时候才想起来,颜洛水和颜一源还在后台,他们跟司行霈在一起。

  顾轻舟心中大震,后背汗湿了一大片。

  “洛水!”顾轻舟唇色微白,她竟然在那个瞬间忘了洛水。

  楼下的人逃得差不多了,后台的枪战,终于挪到了大堂里。

  大堂里,满堂的刺客约有上百人,他们用的都是短手枪,冲着后台开枪。

  而慢慢的,后台就没有枪打出来。

  霍钺的随从,留下一个人保护霍钺,其他三人下楼,趴在二楼上伏击。··暁·说·

  “再撑十五分钟,我的人就能到一批!”霍钺脸色铁青。

  他没有继续说,因为他知道司行霈撑不了十五分钟。

  前台与后台的帷幕,终于被打穿了、打破了,斜斜的掉了一半下来。

  站在高台上的顾轻舟,看到司行霈猫身在戏班的行头箱之下,颜洛水和颜一源躲在司行霈身后的角落,姐弟俩抱成一团。

  戏班的人,绝大部分已经倒下,就连名角徐瑾徐老板,也倒在血泊里,生死未卜。

  “快,枪给我!”霍钺手里的短枪打完,接过了随从的另一把短枪,准备应援。

  可惜,太远了!

  从包厢到后台,中间要横跨整个大厅。大厅里全是枪林弹雨,没人能飞过去,也就没人能救得了司行霈。

  良久,司行霈才打出一枪,他手里的子弹所剩无几。

  而他的副官,全部留在外围,已经和刺客们交火。

  他孤立无援。

  顾轻舟看着他猫身躲藏的样子,又想到他拼死将她推出来,不免脑袋一热,心想要救他!

  更重要的是,若是司行霈的子弹打完,那些人会把他打成筛子,到时候躲在他身后的颜洛水和颜一源也性命不保。

  三条命呢!

  顾轻舟不能等了。

  “霍爷,还要拖多久,应援的人才到?”顾轻舟跑到霍钺身边问。

  霍钺看了下手表,将顾轻舟的头压下:“十分钟!”

  霍钺的人还要十分钟,就是不知道司行霈的人什么时候能到。

  顾轻舟了然。

  “你的长枪给我!”顾轻舟上前,一把夺过了霍钺随从的枪。

  这随从吓了一跳:“小姐,您别伤了自己!”

  顾轻舟不理会,又道:“子弹!”

  随从看了眼霍钺,霍钺则不明所以,还是点点头。

  随从就把身上的两盒子弹,全部交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将子弹放在口袋里,长枪稳稳扛在肩膀上,她站到了栏杆上。

  她是突然爬上栏杆的。

  霍钺和霍拢静都吓一跳:“你做什么,快下来!”

  特别是霍拢静:“轻舟,你别想不开,我们不会死在这里的!”

  “我没有想不开,我要去给司行霈送子弹。”顾轻舟道。

  顾轻舟没有理会霍拢静,对准了屋顶,猛然开了一枪。
read_middle();
  长枪的后座力极大,将顾轻舟稳稳的推了出去。

  “轻舟!”霍钺伸手,将她旗袍的一角拽住。可软绸的料子滑软,霍钺没攥住,顾轻舟就从天而降,飘了下去。

  霍钺心中大恸,顾轻舟这么掉下去,哪怕不摔得粉身碎骨,也要掉入敌人的中央,被他们打成筛子!

  他怔愣望着,顾轻舟的黑发在空中飘荡,似黑色的水藻铺陈开来,在她身后幻化出繁花似锦。

  她临空而降的模样,美得像个妖精,生生逼退世间所有的繁华,只剩下她的谲滟,以及勇敢。

  可惜,她要掉下去了!

  她年轻的生命,即将香消玉殒,霍钺大为不忍!

  她这么不怕死,可以跟他啊,何必这样牺牲?

  难道她指望这样跳下去,就可以给司行霈做子弹补给吗?

  霍钺赞同她的勇敢,也惋惜她的无知时,顾轻舟临空又开了一枪。

  长枪的后座力,让她的身子继续后退,然后她落在那堆废弃无用的帷幕上。

  半垂的帷幕,接住了她,也被她彻底压断,顾轻舟掉在地上。

  帷幕的缓冲力,还是让顾轻舟的后背剧痛,但是没有将她摔晕。

  她忍痛一个翻身,就滚到了司行霈的脚边。

  司行霈难以置信,她莹白如玉的面容,就在他的眼前,他的眼眶一瞬间通红:“你不要命了,蠢东西!”

  顾轻舟将长枪丢给他。

  司行霈迅速接住。

  从三楼飘下来,这冲击力,不是小小的帷幔能挡住了,顾轻舟身上疼,疼得钻心,她也没空和司行霈拌嘴。

  司行霈的射击极佳,对方人数虽然众多,但是武器不足,很快八成的刺客手中没了子弹,他们拔出了短刀。

  这些刺客,原本带的子弹就不多,因为子弹太贵了。

  他们是准备子弹打尽之后,和司行霈近身肉搏。

  顾轻舟从天而降,动作和速度太快,刺客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顾轻舟已经从对面的三楼跳了过来。

  新添了武器,司行霈一射一个准,刺客死伤惨重,再也不敢硬冲,都退到了角落里。

  司行霈成功的拖延了时间。

  顾轻舟带过来的子弹,给司行霈赢得了七八分钟。

  这时候,司行霈的那个去报信的副官,已经带着援军到了。

  刺客开始窜逃。

  司行霈的亲侍冲过来,将他和整个后台保护严密时,司行霈将手里的长枪仍在地上,一把抓起了顾轻舟:“你怎么这么蠢?”

  顾轻舟气若游丝,低声道:“司行霈.......”

  司行霈抱住了她。

  “我疼......”她道。

  他的眼泪就夺眶而出,滚热辛涩的泪,落在她的脸上。

  “我送你去医院!”亲侍的护送之下,司行霈和顾轻舟先撤离了。

  他们去了军医院。

  顾轻舟脸色惨白。

  军医检查说,暂时还没有大问题,只是摔断了两根肋骨。

  “幸好,肋骨摔断没有刺伤内脏,静好一些日子就好了。”军医说。

  顾轻舟眼皮很沉重,她小睡了一会儿,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司行霈怔怔坐在她的床边。

  “......你的胳膊。”顾轻舟提醒他。

  他的胳膊被流弹擦伤,已经不流血了,但是整条胳膊血糊糊的,看上去很可怕。

  “无妨,只是擦伤。”司行霈道,他声音嘶哑暗沉。

  他俯身,抱住了顾轻舟的脑袋,吻她的唇。

  顾轻舟大怒,挣扎着要推开他,可一动就浑身疼。

  亲完了,顾轻舟咬牙骂道:“我家二姨太说,男人都是毒蛇,我刚救了你,你转头就轻薄我!”

  还是在军医院。

  来来往往的军医,若是看到了,有人捅到司家去,顾轻舟万劫不复。

  司行霈将她的手握住,放在他唇边吻了又吻。

  他没有反驳她的话。

  “轻舟,你太大胆了!”司行霈道,“你知道那样做有多危险!”

  “没事,不就是断几根肋骨吗?”顾轻舟忍痛道。

  司行霈的眼圈一红,泪意涌了上来:“傻子,你那是在拼命!你从前多聪明,遇到危险就知道跑!可是我没想到,你后来做那么蠢的事。你这么蠢,让我怎么放心?”

  他的眼泪,打湿了顾轻舟的手。

  一个嗜血疯狂的汉子,一个十岁就在战场捡尸体的男人,坐在顾轻舟的床前,滚滚落泪。

  顾轻舟没感觉到他的怯懦,他身上从来没有半分懦弱,包括他的眼泪。

  但是她难过。

  他的热泪落在她的手背,似乎每一滴都能烫伤她。

  “轻舟,你又救了我一命!你救了我两次,我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司行霈嘶哑着声音,“你也是我的!”

  顾轻舟就气哭了。

  我不是你的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