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深夜了,顾轻舟安然入睡,她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子。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說  ānnǎs.

  司行霈却独坐床前,清湛的琼华渡上了他的侧颜,让他的面容阴冷坚毅。

  他一动不动,似樽雕像。

  他回想起了今天发生了一切。

  他想起他将顾轻舟从后台推开时,她麻利跳下了戏台,混在人群里逃跑,扬起的黑发缱绻,似游丝飘荡。

  他也想起她借助长枪的后座力,从三楼飘下来,衣袂蹁跹,在青稠般的长发幻化成美丽又谲滟的繁景。

  司行霈的心中,再也没有其他的美景,能盖过她那个瞬间的身姿。

  那时的顾轻舟,风华绝艳,能令光阴惊换!

  司行霈仔细回想,他更爱她逃跑的背影,稳稳的,带着求生的希望;而不是她从而天降,带着不顾一切的果断。

  果断司行霈是有的,他的人生只是没希望而已。

  他宁愿她跑。

  因为跑了,她就安全了。她安全活着,才是司行霈最大的期盼。

  他不需要她为了他拼命,他想她美丽的活着。

  顾轻舟才十七岁,像早春桃树枝头的花苞,嫩红娇弱,她还未盛绽,还没有惊艳世人,不能就这么凋零!

  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他只希望他的轻舟活着!

  “你骨子里这么大胆,也是天生的。”司行霈低喃,“你天生就该是我的女人!”

  原来,一切早已命中注定。他遇到轻舟,也是注定好的。

  谁也逃不开!

  他睡不着,轻轻握住她的手。

  月华似银霜,投在屋子里,顾轻舟沉睡的面容光洁美丽,司行霈挪不开眼睛。

  他轻轻吻她的手。

  “我一直觉得,女子应该懦弱柔软。轻舟,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司行霈低喃,“也许,我考虑得太多,你并不畏惧暴力。”

  他坐在她床边,而后就趴着睡着了。

  顾轻舟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

  晨曦熹微,天色青灰。仲秋的晨风凉爽宜人,透过半开的窗棂吹进来。

  风撩拨着窗帘,窗帘上的穗子随风摇曳,像浅蓝色的波浪,一浪一浪的涌上来。

  司行霈就睡在她的床边,熟颜难得的安静,煞气敛去,只剩下纯净和俊朗。

  他是个极其英俊的男人,五官每一寸都恰到好处,风采咄咄。

  若不是那么血腥和变态,他应该是整个岳城最矜贵雍容的衙内,最风流恣意的武陵公子!

  顾轻舟动了一下。

  她这一动,就惊醒了司行霈。··暁·说·

  “哪里疼了?”司行霈机敏坐了起来,问顾轻舟。

  顾轻舟摇摇头,道:“我不疼,我就是有点口渴。”

  司行霈起身倒了水,又把床头的点捻亮。

  床头是一盏莲花灯,淡黄色的灯罩,放出来的光温柔缠绵,一点也不刺眼,整个房间的格调清淡温馨。

  水有点烫,司行霈吹了半晌,才递给她,顾轻舟一口一口喝得缓慢。

  “......你没去睡一会儿?”顾轻舟问,热水熏得她唇瓣微红,终于有了点气色。

  司行霈看到她,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我睡了,趴着就行。”司行霈道。

  他仔细问她,哪里不舒服、哪里疼痛等,然后就道:“我去做些吃的,你饿了吧?”

  顾轻舟点点头,胃里的确是饿得狠。

  “我想吃馄钝。”顾轻舟道,“要鲜虾的!”

  “好。”司行霈摸了摸她的脸,转身就去了。

  他拿菜刀时,是没什么杀气的,反而认真专注。

  鲜虾没有了,司行霈让副官临时去买,他自己则擀好了面皮。

  顾轻舟不能动,暂时也不能下床,百无聊赖躺着。

  司行霈拿了留声机,放曲子给她听。

  留声机里,吱吱呀呀是某个歌女的声音,甜美柔和。

  顾轻舟就想起了徐瑾--那个唱虞姬的青衣名角,他当时也倒在血泊里,不知死了没有。

  约莫一个半小时,鲜虾馄饨就做好了。

  顾轻舟尝了一个,筷子微顿。

  司行霈紧张:“味道不对?是咸了还是淡了?”

  顾轻舟摇摇头:“正好。”

  她一连吃了四五个,才抬眸,剪水眸子有淡光飘溢:“上次多谢你做馄饨给我吃!”

  她吃过最好的鲜虾馄饨,不是朱嫂做的,而是司行霈早起做的。

  直到今天重新吃到,她才知道。那天她把司行霈气得半死,司行霈一夜未睡,不是气哄哄的出门,而是专心给她做了一顿饭。

  顾轻舟心中有点难过,同时又有轻微的温暖。

  亦如这馄饨的暖。

  顾轻舟仔细想想,司行霈不是对她不好,而是他做的坏事让顾轻舟印象太深刻了,比如杀人给她看,将她按在床上。

  每次想起他,这些坏印象都会迫不及待跳入脑海,然后她就主观上偏了,憎恨他这个人。read_middle();

  这样,他的好,顾轻舟反而就记不起来。

  现在,她倒是能记起一样:他做的馄饨很好吃,比任何名厨做的都合顾轻舟的口味!

  也许,以后他的好会慢慢占据上风。

  不过也没用,她和他是没前途的,他再好对顾轻舟也没意义。

  “你喜欢的话,我一辈子给你做。”司行霈轻轻摸她的脑袋,“我的命都是你的!”

  “你做饭就行了,命我不要。”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捏了下她的脸:“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坏东西!”

  哪怕不要,她也救过他两次。

  司行霈这辈子,受两次如此大恩,不肝脑涂地也报答不了!

  司行霈自负是了解女人的,联想起上次顾轻舟的失落,于是他趁着顾轻舟吃饭的时候,问她:“轻舟,我们结婚吧!”

  顾轻舟一口馄饨全部吐在碗里,她大怒道:“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司行霈哪怕再了解女人,他也不了解顾轻舟,有时候他完全不知道顾轻舟想要什么。

  她想要他离开!

  她似乎只想要这一点!

  偏偏就这一点,他绝对做不到,他是不会放开她的。

  “我不会嫁给你,除非我死了,你用我的尸体举办冥婚!但是我活着,我就绝对不从!”顾轻舟疏淡的眉眼,添了狠戾。

  “为何?”

  “因为我不爱你,我不想跟你过一辈子,你不懂吗?”顾轻舟认真耐心的解释,“我说了这次我是为了救洛水姐弟俩,不是为了你。若只有你在后台受困,我早就跑了。”

  一抹淡淡的疼痛,席卷着司行霈,从心口攀岩到了四肢百骸。

  他呼吸有点不畅。

  深吸一口气,司行霈道:“那么,我努力让你爱上我!等你爱上了我,我们就结婚!”

  “你不是要一个权势滔天的女人吗?”顾轻舟问,“你的军政府,不是需要盟友吗?我什么也没有!”

  “你有我的命。”司行霈道,“我的命是你救的,已经是你的了。”

  “我不要!”顾轻舟道。

  他们陷入一个很狼狈的谈判困境,谁也说服不了谁。

  顾轻舟最后问司行霈:“你爱我吗?”

  司行霈微愣。

  “你有没有爱过女人?”顾轻舟又问他,“你心中只是对某样东西变态的占有,还是你爱我?”

  司行霈沉默。

  顾轻舟就替他回答:“你不爱我!”

  他若是爱她,他会知道,也能答得上来。他需要思考,需要去比较,甚至拷问自己时,说明他不爱她。

  他一开始,就是把顾轻舟当宠物养着。

  他的东西,哪怕死了也是他的,这是一种诡异的占有欲,并非爱情。

  两个不相爱的人,谈论婚姻,又没有利益纠葛,顾轻舟觉得很滑稽。

  况且这成天厮杀、家里全是机关,绝不是顾轻舟想要的婚姻。

  当初他送戒指,她很意外,心头是浮动了几分希冀。

  谁都有头晕脑热的时候。

  旋即,那点希望被点破之后,顾轻舟也彻底清醒了,她现在再也不会揣那么诡异的期盼。

  “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她道。

  司行霈忘了更重要的一件事:司督军是不会答应的。

  顾轻舟嫁给司行霈,就是让司慕受人指点,甚至流言不堪。

  司家会陷入丑闻。

  司督军不答应,难道要司行霈跟司家决裂吗?

  他太年轻了,现在决裂对他的影响很大,他的年纪适合做个少帅,还没有做督军的资格。

  他何尝不是在他父亲手下熬资历?

  司督军不同意,他又有怎么办?

  他说“我们结婚”,却从未考虑过这么多,不过是一句随意的话,顾轻舟心里烦躁。

  她躺下去,阖眼打盹,不想理睬他。

  司行霈端了碗下楼。

  好半晌,他都没有上来,在客厅沉思良久。

  后来,他一直没上楼,是朱嫂过来服侍顾轻舟的。

  朱嫂怕顾轻舟心里不舒服,跟她解释说:“督军去了南京,少帅暂时管理军政府,一堆的事,他说中午会回来陪小姐吃饭的。”

  朱嫂又问:“小姐中午想吃什么?”

  “我没有特别想吃的,您做的我都爱吃。”顾轻舟道。

  副官弄了一副轮椅,是从军医院借过来的,朱嫂把顾轻舟搀扶到了轮椅上,然后副官们将轮椅抬到了楼下。

  这样,朱嫂一边在厨房忙碌,还可以一边跟顾轻舟说话。

  她们俩有一搭没一搭说话,顾轻舟翻着杂志打发时间。

  饭快好了的时候,司行霈终于回来了。

  他脸色平静,甚至带着一点笑容,手里端了个很大的盒子。

  “这是什么?”朱嫂好奇接过去,打开一看,惊喜的叫了声,“哎哟,少帅买了宝贝回来!”

  顾轻舟也伸头去看。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