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静养到了第八天,顾轻舟能自己下床走路了。··暁·说·

  军医也说了,让她多活动。

  来看病的,一直都是胡军医。

  “他会不会把我的事,说给司夫人听?”顾轻舟有点担心。

  “不会的,他是我的亲信。”司行霈道。

  这些日子,顾轻舟差不多弄明白,司行霈在军政府,跟司督军是面和心不和的。

  司督军是很器重司行霈的,而司行霈早有异心,并不把父亲放在眼里。

  他敢请来看病的军医,都是很有把握,不会出事的。

  顾轻舟白担心了。

  她养病期间,司行霈在家的时候少,有时候半夜才回来,都是朱嫂和其他两个女佣人陪着顾轻舟。

  这些人,全部都是司行霈的心腹。

  司行霈偶然下午回来早了,就带着顾轻舟在庭院散步。

  秋季多晴朗,落日的余晖绚丽,映照在他们脸上,金芒微淡,司行霈就会搂住顾轻舟说:“轻舟好漂亮!”

  “流氓,你是不是又起了什么歹念?我的伤还没有完全好。”顾轻舟立马离他八丈远。

  司行霈失笑。

  他轻轻吻了下她的眉心,低声道:“没有歹念,我的轻舟就是很美丽,比所有女孩子都要美丽。”

  顾轻舟觉得他巴结她,是带着目的,心中很警惕。

  她沉默不语。

  两只小狼崽,萦绕在顾轻舟的脚边,跟着他们在小径上跑来跑去,打闹玩乐,十分开心的样子。

  才几天的功夫,它们就跟顾轻舟很熟了。

  顾轻舟仍是下意识将它们当成狗,温顺又忠诚的狗,心都是软的。

  “这要是两个孩子,该有多好?”司行霈也看入了眼,低声对顾轻舟道,“轻舟,给我生几个孩子吧。”

  这种话题,顾轻舟是绝不会接的。

  她光明正大翻了个白眼。

  司行霈就转移了话题。

  “.......可惜了,上次《霸王别姬》还是没有听成。”顾轻舟道,“那个徐老板,他是不是......”

  “他没死,受了点伤,肩膀被打穿了,已经回南京养伤。估计下次是死也不肯再来岳城了。”司行霈笑道。

  他们俩慢慢踱步,司行霈揽住顾轻舟的腰,搀扶着她,怕她走得太累了。

  女佣跑了过来,对司行霈道:“少帅,青帮的龙头和他妹妹来了,说是探望顾小姐。”

  顾轻舟脸上讪讪的。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說  ānnǎs.

  那天司行霈在桌子底下勾她的脚,霍钺和霍拢静就知道了,顾轻舟不知该用什么心情去见他们,下意识想躲。

  和司行霈这段关系,顾轻舟一直身不由己,也一直有种耻辱感,就像洛水说过的,跟司行霈的女人,在世人眼里肯定是下贱的。

  “他们也知道你这个地方,你告诉霍爷的吗?”顾轻舟半晌才问。

  司行霈道:“那是青帮的龙头,他什么不知道?”

  顾轻舟攥住了司行霈的手,尴尬道:“我不想去,改日等我想想怎么遮掩,再去见阿静。”

  司行霈却不同意:“这有什么害羞?”

  “这不是害羞,这是难堪!”顾轻舟说,“我不像你,我还要脸。”

  虽然脸已经被司行霈败光了。

  司行霈笑,对这种话不痛不痒,就依了她,让女佣搀扶着她先回房,自己去见了霍家兄妹。

  霍钺是来看顾轻舟的。

  正如他妹妹所言,司行霈可以不顾道德追求顾轻舟,那么霍钺也可以惦记她。

  那天顾轻舟从天而降的模样,已经印在了霍钺心里,霍钺感觉这辈子,不会再有其他女人的光芒盖过顾轻舟。

  想来也是孽缘。

  一进门,霍钺就直接问司行霈:“轻舟如何了?”

  “已经能下地走了。”司行霈道,然后看了眼霍拢静,道,“你这个妹妹,是不是保皇党培养出来的杀手?”

  霍拢静大惊。

  这件事,她哥哥已经帮她遮掩过去了,为何司行霈一开口就说了出来?

  他知道?

  这个人好可怕,他能查到青帮遮掩的秘密,说明他有着和青帮旗鼓相当的情报网。

  霍钺则笑了笑,往前一站,挡住了他妹妹,对司行霈道:“有些事,看破不说破方是君子。”

  司行霈耸耸肩:“我不是君子。”

  霍拢静有点紧张。

  “阿静,你去看看轻舟吧。”霍钺替霍拢静解围。

  霍拢静道是。

  司行霈也不阻拦,顾轻舟总是要面对她的朋友,难堪也不能躲起来。

  两个人对面而坐,司行霈先开口了:“霍爷,我是很敬重你,请你不要觊觎我的女人!”

  霍钺看顾轻舟的眼神,司行霈很清楚。

  他不介意,因为他知晓霍钺的性格。read_middle();

  霍钺不是毛头小子,他有一个庞大的青帮,他会衡量利弊。

  司行霈的女人他敢碰,就是找死!

  有这样的自信,司行霈就摊开了来说,不在霍钺面前遮掩。

  他的轻舟招人喜欢,这是他司行霈的光荣,霍钺很有眼光。

  霍钺表情温润,悠闲道:“据我所知,轻舟不是你的女人吧?她是你弟弟的未婚妻,应该说是你的弟妹,你这样不算缺德吗?”

  “不算,我看中的女人就是我的,跟司慕没关系。”司行霈道。

  霍钺眼帘微抬,道:“我惦记她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你也从未说过,这不违反君子之约。我惦记她,但是我不偷她。”

  “以后不要再惦记!”司行霈道。

  “这个难说了,万一她也仰慕我呢?”霍钺笑道,表情依旧很温润。

  司行霈却蓦然心口一窒。他微微眯起眼睛,带着危险的光芒审视霍钺。

  他也想起自己衣柜里的几件长衫。

  那时候,顾轻舟见过霍钺,她给霍钺治病,而后她带着顾绍去做长衫,说她喜欢男人穿老式的衣裳,打扮得像个儒雅的书生。

  这一切,霍钺都符合?

  司行霈心头发闷,难以置信。

  司行霈的态度突然就发生了变化,他悠闲的语气紧迫了起来,冷漠逐客,“我们要吃晚饭了,送客!”

  他把霍钺的话听了进去,甚至吃醋了。

  霍钺静静一笑,依旧坐着等霍拢静。

  霍拢静进了内院,顾轻舟正在喂那两只狼崽吃肉。

  朱嫂将肉切成一条条的,顾轻舟用筷子夹着,让两只狼崽跳起来咬。

  “你居然养狼?”霍拢静站在门口问。

  顾轻舟手里的筷子一松,肉就掉进了木兰的嘴巴里。

  她抬眸去看霍拢静时,很是难为情的笑了笑。

  “阿静.......”顾轻舟道。

  霍拢静走到了她身边,只问她:“还疼不疼?”

  “已经不怎么疼了,我现在能自己走路。”顾轻舟道,说罢她就要站起来。

  霍拢静按住她的肩膀:“修复的不错,还是要多静养。”

  顾轻舟点点头。

  她们关系很亲密,此刻却不知该说什么。

  霍拢静道:“轻舟,洛水很担心你,她每天都在说你,还替你准备了一份笔记,可认真了。”

  顾轻舟会心微笑,她真的很想早点去学校。

  “......少帅对我们不太友善,我下次不能来看你。”霍拢静又道,“等你好了,我们再庆祝。”

  顾轻舟再次点点头,说:“好。”

  霍拢静临走的时候,对顾轻舟道:“你那天从三楼飞下去,实在太厉害,我都没有这么大的胆量。轻舟,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很骄傲,洛水也是。”

  顾轻舟失笑。

  细细品位她的话,眼角又微湿。

  霍拢静走后,朱嫂开饭了。

  因为霍拢静那席话,顾轻舟心情很不错,她吃饭的时候胃口大开。

  司行霈则盯着她,浓眉紧蹙。

  “怎么了?”顾轻舟问。

  司行霈伸手,摸了下顾轻舟的脸,再次感叹道:“轻舟,你真漂亮,像个仙女!”

  “莫名其妙!”顾轻舟嘟囔。

  “......不管有多少男人惦记你,我都会保护你的。你不许看上别人,知道吗?”司行霈眸色深沉。

  他颇为认真的样子,让顾轻舟略感糊涂。

  “你哪怕爱上别人,也要等我死了之后。”司行霈道,“我活着的时候,就忍受不了。”

  顾轻舟不接话。

  她感觉司行霈今天言语奇怪,可能又是起了歹念。

  她不想被他按在床上,特别是她的伤尚未痊愈。

  司行霈这边一腔忧伤,顾轻舟则是担惊受怕,总感觉他会欺负她。

  结果,司行霈只是抱着她睡,并未像以前那样逼迫她,顾轻舟也慢慢松了口气。

  她那两只小狼崽,其中那只母的叫木兰,居然偷偷跳上了顾轻舟的床,依偎着她的脚睡着了。

  顾轻舟又惊又喜,低声对司行霈道:“这只狼像猫。”

  “跟你一样。”司行霈道。

  顾轻舟也发现了,自己时常这样依偎着司行霈睡觉。

  她觉得司行霈变态、恶心、暴戾,却也明白他机警、敏捷,在司行霈身边,顾轻舟知晓危险难以靠近,总是睡得很安稳。

  在这里养病,司行霈陪她的时间不多,他只陪顾轻舟吃了三次晚饭。

  其他时间,都是顾轻舟睡着了他未归,顾轻舟醒时他已经走了,只是床的另一边皱巴巴的,留着他的气息,让顾轻舟确定他夜里回来过。

  转眼就到了十月初二。

  这天,朱嫂一大清早就跟顾轻舟道:“顾小姐,今天有件要紧事麻烦您!”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