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司督军的姨太太想请顾轻舟看病。


顾轻舟今天晚上受到的刺激有点深,不管是之前那锅汤的恶心,还是司督军的这番话,都叫顾轻舟心绪不平。


她没心思去单独想,姨太太请她看病的目的。


顾轻舟习惯了一步算十步,她精力不济的时候,就不能答应什么。


“明日您给我打电话,或者去顾公馆,我再给您细看。现在是晚上,望闻问切,也看不清楚。”顾轻舟道。


“自然自然,是我唐突了。”花彦忙道。


顾轻舟眼波微动,有轻微的涟漪滑过,她问花彦:“姨太太,您也听说过我会治病?”


“是啊,上次还听三小姐夸您呢。”花彦如实道。


三小姐,就是司慕的胞妹司琼枝。


司琼枝很不喜欢顾轻舟,她夸顾轻舟,只怕是别有用心的。


墙上的西洋大摆钟响起,已经晚上九点了。


顾轻舟想告辞,就佯装用手遮住口鼻,打了个哈欠。


司督军喊了副官:“去把二少叫过来,送顾小姐回家。”


顾轻舟忙道:“督军不用的,随便派名副官送就可以了。”


司慕很讨厌顾轻舟。


特别是今天在饭桌上,顾轻舟不肯喝那碗汤,司慕只怕是觉得顾轻舟成心和他母亲作对,他不想看到无声的硝烟,所以端过去喝了。


这会儿,心里只怕不高兴。


“他盼着做绅士呢,也要给他个机会。”司督军笑道,似乎很懂年轻人。


顾轻舟苦笑。


于是,顾轻舟从司督军的外书房出来的时候,司慕正斜倚着车子抽烟,等顾轻舟。


夜幕之下,碧穹繁星点点,新月如眉嵌入其中。暗淡的灯影照在司慕身上,冷露无声,他冷傲而疏离。


顾轻舟原本想说点什么的,比如感谢他今晚帮她解围。


但是,治病的事,顾轻舟给了司慕希望又让他失望,她失言在先,说什么都显得很白莲花,顾轻舟就沉默钻入车子里。


司慕将烟抽完,烟蒂丢在地上,他也上了车。


顾轻舟坐在后座,车厢里幽淡,司慕几乎看不见她的脸。


当然,他也不想看到。


他开得很稳,不急不躁,对顾轻舟也没有太大的怨气,只是很漠视她。


车子到了司公馆时,司慕下车,很绅士将顾轻舟送到了屋子里,免得她家里人唠叨。


这招的确不错。


至少顾圭璋看顾轻舟的时候,脸上是有喜色的。


罕见司慕登门,顾圭璋对这门姻亲提心吊胆,生怕顾轻舟把司家得罪了。


如今他送顾轻舟回来,无疑是给顾轻舟吃了颗定心丸。


“少帅,吃了茶再回去吧。”顾圭璋热情得有点谄媚。


顾轻舟道:“阿爸,督军让少帅早点回去,明日军政府还有正经事,不能耽误了。”


“也是,也是。”顾圭璋道。


司慕简单点点头,转身就离开了。


他的车子消失在视线里,顾圭璋才从丹墀上走回来。


顾圭璋满面笑容,心情很不错,问顾轻舟:“今天去督军府,司督军说了什么?”


顾轻舟想给顾圭璋一点甜头。


顾老太来了,她很相信秦筝筝的话,对顾轻舟充满了敌意,而且那老太太泼辣,顾轻舟需得有点牵制她的东西。


顾圭璋就是保命牌。


“也没说什么,督军就是问我,喜欢哪里的房子。”顾轻舟好似懵懂道。


顾圭璋精明百倍,他立马就听懂了:“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对岳城不太熟,不知道哪里的房子好。督军又说,我和少帅是时髦派的人,应该问过我们的意见,不能老式家长,光他们拿主意。我哪有什么意见啊?”顾轻舟道。


顾圭璋就明白,好事将近了!


最迟明年年底,他就要嫁女儿了!


“你这孩子,一点成算也没有。你既然不知道,也该搪塞,回来问我。”顾圭璋道。


然后,他告诉顾轻舟:“下次督军问你,你就说你喜欢两处的房子”


顾圭璋将房子的地址告诉了顾轻舟,都是岳城最名贵的地方,风景也不错。


那两处的房子,都是顾圭璋相中的。


顾轻舟道是。


上楼之后,顾轻舟一边盘算着对付顾老太,一边想着司琼枝让五姨太求医的后招,一边又考虑学校里宛敏的敌意,甚至还会想到司行霈。


一心几用,反而每条思路都叫顾轻舟捋清楚了。


她捋完了之后,安心睡觉。


夜里,有人轻轻摸她的脸,她只当是做梦,转身又睡着了了。


翌日早起,顾轻舟闻到了玫瑰的清香,她微愣。


睁开眼,床头柜上,五朵红玫瑰秾艳馥郁,开得妖娆丰腴,将清香布满了整间屋子。


顾轻舟惊呼,坐了起来。


“混蛋,他昨晚又爬上来了!”顾轻舟气得无语。


上次他煮馄饨给她吃,顾轻舟是想努力记住他的好。


现在想起来,却又只能想到那个被煮烂的人头,顿时回到了从前,对司行霈的恐惧日益加深。


她任由玫瑰在房间里开放着。


幽香馥郁,满屋繁华。


梳洗之后,顾轻舟下楼了。


吃早饭的时候,顾老太又说顾轻舟吃饭太慢了:“吃个饭跟数米粒一样,这样矫情,以后不好生养。”


这次,顾圭璋毫不犹豫帮顾轻舟说话:“姆妈,淑媛都要斯文。吃饭慢条斯理,这是教养。”


老太太瞪了他一眼。


顾圭璋格外坚持,继续道:“轻舟上学之后,学了不少的礼数,这很好。”


老太太就知道,儿子很维护这个孙女。有了顾圭璋这么坚决的维护,老太太心中掂量了下,这天就收敛了很多。


“原来,每个人都会审时度势。”顾轻舟冷冷的想。


她吃完早饭没有上楼,坐在客厅里,陪三位姨太太打麻将。


老太太则出门去了。


秋意渐浓,老太太御寒的衣裳都没有带来,秦筝筝又强留她,不许她回去,所以现做衣裳去了。


顾轻舟陪着姨太太们打牌,其实是打听家里这将近一个月的情况。


上周她受到了那锅汤的刺激,光战胜心里阴影去了,没空关心家中局势,现在抽空了解二一。


“还是我管家。老爷说了,太太成天要伺候老太太,再来管家太辛苦。”二姨太道。


秦筝筝是想夺了管家的,甚至让老太太去闹。


但是,秦筝筝妄图给顾圭璋戴绿帽子此事,顾圭璋是不会原谅她的。光老太太,是无法撼动顾圭璋的决心。


“挺好的。”顾轻舟打出一张牌。


三姨太和四姨太对此事不评价。


妾室们既不喜欢秦筝筝,也不喜欢二姨太,总归家中是没人能服众的。


打了四圈,顾轻舟输了不少,事情也问清楚了,就道:“不打了,脑壳儿疼。”


姨太太她们就拉了女佣陈嫂凑人数,重新打了起来。


顾轻舟这边刚下了牌桌,那边就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督军府的汽车,停在顾公馆门口。


纤细圆润的小腿从车子里伸出来,佳人轻盈下车,倩影聘婷。


是司督军的五姨太,她昨晚想请顾轻舟看病。


“顾小姐。”五姨太态度温柔,声音袅糯,一派小家碧玉的贞淑安静,没有任何攻击性。


“姨太太,您请进。”顾轻舟站在丹墀上,亲自开了门。


几个打牌的女人望过去,顾轻舟简单介绍了下,说是司督军的姨太太,几个姨太太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牌,过来寒暄。


花彦不拿乔,温柔和她们说话,然后还问四姨太,肚子里的孩子几个月大了,平易近人。


说了几句话,顾轻舟就道:“姨太太,咱们上楼吧,她们还要打牌。”


顾轻舟把花彦请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花彦如实将自己的病情,告诉了顾轻舟:“腹痛的毛病,至今也快小半年了,军医说胰腺炎。”


胰腺炎是西医的说法,顾轻舟只是听过,具体到中医上,就有不同的分析了。


“我这个是慢性胰腺炎。”花彦又道,“军医给了药物,只是每次治好了,下次仍是发作,痛苦不堪。”


顾轻舟点点头,说:“慢性病是很痛苦,应该寻个法子根治。”


“正是!”花彦道,“求顾小姐赐方,三小姐再三说您医术高超,您一定能救救我!”


“姨太太,我只能尽力而为。能不能治好,就靠咱们是否有医缘了。”顾轻舟道,“我先给您把脉吧。”


花彦点点头。


顾轻舟认真替她把脉。


把脉完毕,顾轻舟道:“五姨太,您体内湿气挺重的,能否带我去您的院子看看呢?”


“啊?”花彦错愕,“我院子里没什么水湿啊。”


顾轻舟略有所思。


花彦又急忙道:“我是怕您回来奔波劳累。既然这样,那您跟着我来吧。”


顾轻舟点点头。


请花彦下去楼下坐,顾轻舟更衣,然后从她衣柜的角落里,拿出一个香囊。


香囊里有药材,是顾轻舟从何氏药铺抓过来的,她放了一些在自己的手袋里,下楼去了。


两个人乘坐汽车,去了督军府。


刚到督军府的大门口,顾轻舟就遇到了司行霈。


司行霈穿着铁灰色的军装,扣子整整齐齐,军靴铮亮,沉稳有力,身边的参谋说着什么,他一边颔首一边看着文件,脚步不停往里走。


花彦的呼吸错了一瞬,然后紧紧握住了细嫩的手掌。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