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顾轻舟开了药方,五姨太花彦自己煎药。


花彦亲自去了趟何氏药铺,买了草药,又买了一只药炉。


这也是顾轻舟吩咐的。


掌柜的是个很和善的人,一点一滴教她,花彦觉得甚是轻松。


“煎药也是挺容易的嘛。”花彦心想。


她慢慢用团扇打火。


药香溢出来,花彦享受般吸了口气,她很喜欢这味道,苦涩却带着健康。


“姨太太,这药要喝多久啊?”花彦的亲信女佣秀秀问。


“五剂,一天一剂,还有三天的。”花彦道。


秀秀蹙眉:“真这么容易就能好吗?姨太太您这又不是大毛病,我怕您白吃苦。”


秀秀觉得这药太难闻了,好人都会吃出毛病。


花彦就轻轻敲了下她的脑袋,笑道:“不许妄议是非。顾小姐是神医,督军都夸她,我相信她能根治我的病。”


顾轻舟的医术,司督军不止一次夸过,司琼枝也多次提起。


花彦挺相信她的。


花彦甚是想:“我进府五年多了,还没有子嗣,若是顾小姐能帮我调理调理,督军晚来得子,应该很高兴。”


只是,想到这里,花彦总有点不甘心。


她并不想帮司督军生孩子。


她心里某个角落,常有几分蠢蠢欲动。那些念头,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连秀秀也没告诉过。


经过几年的酝酿,那些念头从未消失,反而越发浓稠。


正因为如此,花彦对生孩子这件事很抵触,她总感觉自己生了孩子,这一辈子就没有其他可能了。


她不想这样,她盼着出奇迹。


秀秀不再说话,低头坐在旁边。她好像也在想什么心事。


花彦回神,看了眼秀秀,想起了一些往事。


秀秀今年十九岁了,是花彦家掌柜的女儿,从小就跟着她母亲,常在花家玩闹。


那时候还是前朝,规矩没有废,花彦的母亲常说,将来把秀秀给花彦做陪嫁丫鬟,以后两个人相互扶持。


陪嫁的丫鬟,体面些的可以做姑爷的通房丫鬟,生了孩子之后就是姨太太了。


故而,花彦和秀秀从小就比较亲昵,虽然花彦比秀秀大六岁,却把她当心腹一样,希望将来家业上,秀秀能帮她一把。


男人都有姨太太,除非是特别没出息的男人。


花彦不可能嫁个没出息的男人。


既然通房和姨太太是免不了的,还不如选个自己熟悉的,对自己忠心的。


秀秀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在花彦和姑爷之间挑事,花彦很信任她。


只是没想到,如今花彦自己成了人家的姨太太,果然是造化弄人。


“秀秀,一转眼你满二十了。”花彦道。


秀秀抬眸,不解看着她。


因为南京政府新出的法令,女子要年满二十才可以嫁人,司家的佣人都要恪守法律,免得被人告上军事法庭。


秀秀的婚事也拖到了今天。


“我得想个办法,给你寻门好亲事。”花彦笑道。


秀秀脸通红:“姨太太又取笑我!”


花彦轻轻拍她的脑袋,像对待妹妹那样:“不必害羞,姑娘都要嫁人的。依我看,督军府是个泥潭,请我母亲做主,将你挪出司家,方才是前途。”


秀秀却脸色骤变。


她愕然看着花彦,薄唇微启,有句话在口里盘旋着。


她欲言又止,最终低了下头。


花彦看得出她很伤心,只当她是舍不得自己,就道:“咱们俩,也是要分开的,我不能拖累你一辈子,让你总服侍我。”


秀秀低垂着脑袋不语。


花彦熬药,满屋子药香,她心旷神怡。


这时候,女佣香玉含笑着,走到了花彦跟前:“五姨太,这屋子里熏得厉害,我替您煎药吧。”


五姨太微愣。


她没想到,顾轻舟让她钓鱼,她把香玉给钓了出来。


香玉很老实,做事又勤快,五姨太是很喜欢她的。


而且,她跟其他佣人不一样,她从来不串门,老老实实的。前不久,香玉生了儿子,五姨太还赏了她三个月的假,另外送了五十块钱的厚礼。


怎么她是内奸?


花彦很意外,脸色顿时就不太好看。她眼眸深邃,静静落在香玉脸上。


香玉神色也灰败,接过了花彦手里的小团扇,慢腾腾打着火。


按照原先的计划,五姨太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道:“那你来熬吧,我去歇一会儿。”


她上楼去了。


秀秀跟了她上去。


五姨太给秀秀使了个眼色,让秀秀去留心香玉的动静。


片刻之后,秀秀上来说:“姨太太,香玉让您的药炉里添东西呢!”


五姨太气得不轻。


而后,香玉将药熬好了,秀秀去端了上来,递给了五姨太。


五姨太气得不轻,拍桌问香玉:“你是谁派过来的奸细?”


香玉脚都吓软了,噗通给五姨太跪下,使劲磕头。


过了几天,五姨太请顾轻舟复查,顾轻舟周三放学之后,抽空去了。


“我真没想到是她!”五姨太提起香玉,很是恼怒。


她把香玉下毒的事,一股脑儿全部告诉了顾轻舟。


顾轻舟却微微沉吟:“药渣你丢了吗?”


“没有呢,我让秀秀收起来了,免得以后翻旧账,没有证据!”五姨太道。


这一点上,五姨太还是很精明的。


“药渣拿来我看看。”顾轻舟沉吟。


五姨太点点头,让秀秀去拿。


顾轻舟又问五姨太:“香玉是谁的人啊?”


“她说她是四姨太的,但是四姨太不认,扯起了皮条。督军说,佣人不过是听主子的话,香玉也是身不由己,放她走了,将四姨太关了起来。


四姨太喊冤枉,说我联合香玉陷害她!我陷害她什么?她生了个女儿,母女俩都不得宠,我为何要害她?”五姨太一阵好气。


顾轻舟却沉默了片刻。


她没有接话,因为这件事有点蹊跷。


顾轻舟让五姨太试探,是想看看谁比较避嫌。


没想到,却抓到一个下毒的。


这不是傻吗?


顾轻舟原本没说,只让五姨太弄个药炉自己煎药,她卖个关子,等结果出来了,顾轻舟再来分析一番。


然后,她让五姨太给何氏药铺送钱,支援何家。


这是顾轻舟的手艺和本事赚的,但是她拿给何家,何梦德肯定不要。


何家维持着药铺,是维持中医的根基,顾轻舟不想断了根本,这样会毁了中医,她就对不起师父了。


顾轻舟原本是想说:“谁心里有鬼,一定会避嫌,看到您熬药,也不上上来搭把手,谁就可能是奸细。”


因为佣人一定会讨好主子的,敢避嫌不搭理的,绝对有鬼。


她以为督军府的佣人都聪明,或者佣人后背的主子精明。


突然来个下毒的,顾轻舟就深感不妙。


没这么傻的!


“那个香玉,还真不是四姨太的人。”顾轻舟心想。


她正想着,秀秀已经把药渣拿了过来。


顾轻舟翻了翻药渣,看到了藜芦。


“怎样,这药渣里是有其他药材的,对吧?”五姨太道。


“对,有藜芦。药方里有白芍,藜芦白芍里有十八反。”顾轻舟道。


“对,香玉也是这么招供的,她说是四姨太让她放的,就说是香玉不懂事乱弄的。”五姨太生气道。


顾轻舟拿着药渣,略微沉吟。


“谁抓到香玉放药的?”顾轻舟突然问。


“秀秀啊。”五姨太说。


顾轻舟眼帘一抬,看了眼秀秀。


秀秀是个眉目清秀的少女,个子不及五姨太高,五官也不是那么美丽,胜在她腰身玲珑妖娆,肌肤白皙,仔细一打量,颇有一番风情的。


特别是她前胸鼓鼓的,对某些男人来说,可能就是种不错的吸引力。


秀秀估计自己也知道,所以她的斜襟衫腰身收的比较紧。


顾轻舟喜欢穿斜襟衫,特意收过腰身的衣裳,她看得出来。


眼眸略微闪过,顾轻舟笑了下。


秀秀眼神却有点躲闪。


顾轻舟把药渣收起来,拍了拍手道:“五姨太,您体内的湿热去了九成,只要您不再嗜酒,以后就不会复发腹痛。那么,上次咱们说好的”


“我明天就派人送四百块钱去何氏药铺,这是我的心意。”五姨太笑道。


这比顾轻舟开出的价码要多些。


不过,五姨太不在乎这点钱,她抓到了香玉,心情还不错,所以乐意花钱买个痛快。


顾轻舟却神态微敛。


她连夜回到顾公馆,心里想了很多事。


她想:“路已经铺好了,司琼枝的后招应该来了,只是可惜了那个叫香玉的佣人,平白无故被赶出去。也可怜四姨太,成了替罪羊。”


整件事出乎顾轻舟的意料,她猜测是司琼枝搞鬼的。


那天司慕抱着顾轻舟转身,司琼枝站在远处看到了,顾轻舟的余光也瞥见了她。


而司督军有意替顾轻舟和司慕完婚,司夫人和司琼枝肯定也猜到了风声。


司琼枝想要对付顾轻舟,至少让顾轻舟失去司督军的信任。


“应该是这个周末,司琼枝会给我安排一出戏。”顾轻舟心想。


想到这里,顾轻舟就明白,她跟司家是无缘的。


司夫人不喜,司琼枝憎恶,司慕也是不冷不热,她不可能把自己送入虎口。


当然,她也没机会,司行霈是不允许她有其他念头的。


默默想着,顾轻舟睡着了。


到了周五的傍晚,顾轻舟放学回来,吃过晚饭之后,她接到了督军府的电话,是五姨太打给她的。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