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司督军的外书房里,大家各执一词。··暁·说·

  司琼枝说:“这是顾姐姐的手表,她戴在我手上的。”

  五姨太的女佣说:“这的确是顾小姐的,是五姨太赠给顾小姐的。”

  五姨太脸上,全是懵懂,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茫然和无辜。

  顾轻舟则有一个很夸张的惊讶,越过五姨太,去看秀秀:“什么?是五姨太送给我的吗?”

  她很意外的样子。

  秀秀身不由己的缩了下肩膀,而后又努力挺直,再也不肯露怯。

  五姨太脸上的惊讶,则是收敛而迟疑,她看着顾轻舟,再看着司督军手里的手表,然后她困惑又茫然的说:“我......我没有送过手表给顾小姐啊.......”

  秀秀心中一怔,身子不由又晃了下。

  司琼枝也愕然。

  这只手表,看上去名贵得普通,五姨太送了的,为何她会不承认?

  “她们发现了吗?如果没有发现,她们为何会对好口供?若是发现了,那么顾轻舟会怎么反击我?”司琼枝心里顿时就更乱了。

  她太意外了。

  一遇到意外,司琼枝就冷静不下来。

  几个女人的表情,司督军尽收眼底。

  “好了,夜也深了,五姨太先去休息吧。”司督军似判定了一般,让五姨太主仆俩先出去,然后又对副官道,“去把二少叫过来,这么晚了,让二少送顾小姐回家。”

  司琼枝神色大变。

  怎么,难道她父亲真的认定这手表是她的吗?

  司琼枝稀里糊涂的,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步没有走好。

  明明稳赢不输的!

  为何她父亲认定就是她拿了这只手表?她说了,是顾轻舟强塞给她的。

  司琼枝变了脸,秀秀看着她的脸色,想到她叮嘱的话,当即噗通给司督军跪下:“督军,我不敢撒谎,真的是姨太太派我去买来,她送给顾小姐的,我还有收据呢!”

  说罢,她就自己衣裳的口袋里,掏出收据递给司督军。

  司督军的态度,始终叫人捉摸不透。

  他好像云淡风轻,并不在意。而司琼枝安排的局,秀秀觉得司督军应该有更大的反应才是,怎么会这样呢?

  “我看看......”司督军接过了收据,看了看型号,说,“你买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并非同一个手表。”

  “可是我亲眼瞧见五姨太送给了顾小姐!”秀秀急促道,“那我买的表,肯定还在五姨太身上。督军,您问问五姨太啊!”

  司督军就转颐,看着五姨太。··暁·说·

  五姨太眸色惊愕,一缕青丝半垂,给她温润的眉眼添了几分清冽的姿态,她惶惑而懵懂。

  司督军看过来,五姨太和他对视一眼,就撇开眸子去看秀秀:“秀秀,你到底说什么啊?”

  秀秀这会儿,几乎要失控了。

  而司琼枝心里,何尝不是七上八下的?

  难道顾轻舟早就知道这手表有问题吗?要不然,她是怎么跟五姨太串通好的?

  她们为什么要否认?

  在她们看来,应该只是个名贵的手表啊,督军府常见的东西,她们否则做什么!

  看五姨太的样子,别人会以为她的确不知情,没见过手表。

  但是她知道啊,就是她送给顾轻舟的!

  五姨太演得这么好,司琼枝刮目相看,她第一次知道五姨太还有这等本事。

  司琼枝一直以为,五姨太是个忠厚老实的,至少没什么心机。

  如今这番表演,司琼枝顿时觉得自己低估了五姨太。

  “五姨太,您为何要撒谎?”秀秀急了,不顾尊卑,上前翻五姨太的大衣口袋。

  五姨太仍是愣怔的,任由秀秀翻口袋。

  秀秀从五姨太的大衣口袋里,找出一只手表。

  也是只名牌的表,价格不低。

  “督军,您看看,这就是五姨太藏起来的表!”秀秀献宝似的,递给了司督军,心里的焦虑终于少了些。

  殊不知,她亲自翻五姨太大衣口袋时,司督军的眉头已经深深蹙起了。

  司琼枝怕司督军多想,怀疑到她头上,她趁机解释:“阿爸,您也看到了,五姨太换了手表给顾姐姐,顾姐姐却将手表给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顾轻舟沉默。

  她一直没有解释,看着司琼枝,再看着司督军等人,时不时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司督军却猛然站了起来。

  司琼枝松了口气,秀秀也是。

  计划虽然有点磨难,却最终成功了,司琼枝挺满意的。

  “阿爸终于相信了!”司琼枝心中感叹,她这个计划实施起来太难了!

  只有她和翠华知道,偷这只手表废了多少劲。

  不成想,司督军站起来,对五姨太道:“阿彦,你先回房去!来人,送顾小姐回家!”

  这次,司督军把司琼枝和秀秀两个人留下来。read_middle();

  司琼枝还没有高兴几秒钟,顿时又被兜头泼了瓢凉水似的,当即就懵了。

  怎么会这样呢?

  让送顾轻舟和五姨太回去,说明司督军没怀疑她们俩,反而是怀疑秀秀和司琼枝!

  “阿爸,您怎能让她们走呢?”司琼枝锐声尖叫,“这只手表事关重大,哪怕是丁点的嫌疑,也要多审问啊!”

  等顾轻舟和五姨太一走,她们可能彻底没有了嫌疑,至少在督军心里没有了。

  司琼枝不能放她们走,她的戏还没有唱完。

  司督军慢慢转过身子,他的面容肃静威严,带着泰山压顶的气势,隐忍着怒意问司琼枝:“琼枝,你怎么知道这只手表事关重大?”

  司琼枝脑袋里嗡了一下,差点昏死过去。

  她已经不打自招了。

  自从顾轻舟将手表戴在她的手腕上,她父亲亲眼瞧见她正在弄手表,司琼枝就知道自己无法完全撇清。

  她的计划里,自己是不沾半分的。

  顾轻舟这么一折腾她,司琼枝就慌了,她还没有后备计划,也没有想过万一父亲怀疑她,她应该怎么办!

  被她父亲抓到戴着手表的人,应该是顾轻舟,结果却成了司琼枝。

  司琼枝从那时候起,就开始自乱阵脚,后面更是漏洞百出。

  “我从来没说过,这支手表很重要,琼枝。”司督军的声音,好似从远古传过来,透着浓浓的失望。

  司琼枝也是到了这一刻,才想起来,她的父亲从未说过!

  从来没有!

  这就是一支很普通的名贵手表!

  这支手表,躺在司督军书房的保险柜里。司琼枝偶然看到,心想这么一支普通金表,父亲藏起来做什么呢?

  当时她也好奇。

  “既然是藏起来的,肯定很贵重。”司琼枝当时这么想。

  于是,她借着司督军对她不设防,将这支手表偷了出来。

  司琼枝给秀秀许下重利,让秀秀说服五姨太送手表给顾轻舟,又让秀秀去买了手表,放在五姨太的口袋里。

  除了偷表的人,其他人应该不知道这手表重要。

  偷军政府很重要的手表,就是犯了军事大忌,司琼枝指望趁机毁了顾轻舟在司督军心中的好形象。

  顾轻舟和五姨太脸上带着疑惑,却没有半分害怕,因为她们也觉得,不过是一支手表。

  一支手表,紧张什么?

  只有司琼枝紧张。

  她的紧张,早就出卖了她!

  等她亲口说出“事关重大”时,她已经完全承认了!

  司琼枝双腿无力,瘫软在地上。

  顾轻舟和五姨太,这时候面上才有几分惧色。

  顾轻舟是装的,她觉得现在时机到了,露出点害怕;而五姨太一直都很懵懂,跟着顾轻舟演戏,直到司督军这席话,她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她们的表情,很恰好证明了她们的清白,司督军对副官道:“送五姨太和顾小姐出去!”

  顾轻舟和五姨太就离开了书房。

  刚走出来,五姨太倏然伸手,紧紧攥住了顾轻舟的手。

  五姨太很害怕,越想越后怕。害怕之余,想到秀秀帮司琼枝施毒计,五姨太心底的凉意,铺天盖地涌上来,她几乎想要晕厥。

  “没事的,五姨太!”顾轻舟扶稳了她。

  五姨太喉间泛出一声哽咽,很努力才能站稳身子。

  顾轻舟的手,轻轻在五姨太的发髻上拂过,不带痕迹。

  五姨太这个发髻,是顾轻舟替她挽的,黑暗中,顾轻舟轻轻带过,五姨太感觉到头发微动,只当是顾轻舟不小心撞到了。

  五姨太的心思,全部在秀秀、司琼枝和那支手表上,也没有留心顾轻舟的动作。

  “我应该送您回房的,但是此前,我也不知道是否合适。”站在书房的外院,顾轻舟对五姨太道。

  寒雨似愁思,斜斜密织,在她们身边拢上一层轻薄的水雾,路灯橘黄色的光线里,她们俩的神色都有点苍白。

  “不用麻烦了,已经很晚,顾小姐快回家吧。”五姨太道。

  顾轻舟点点头。

  她跟在副官,去了督军府的大门口,然后回家。

  回到家里,顾轻舟锁紧了门房,她的掌心有一个轴承一样的小玩意,不过珍珠大小,轻易不能发现。

  这是顾轻舟从那支金表里拨出来的。

  五姨太给她金表的时候,她去了趟洗手间,怕里面藏机关,顾轻舟用银针拨动,然后发现这个轴承能活动。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就取了出来。

  她借口替五姨太挽头发,藏在五姨太的发髻里,用一缕细发穿住。

  她怕闹起来搜身。

  没想到,司督军没怀疑她。

  直到离开督军府,顾轻舟故意拂了下五姨太的发髻,悄无痕迹取出来。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