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司行霈得了便宜还卖乖。··暁·说·

  顾轻舟躺在他床上,被他压得动弹不了,使劲捏他的脸:“走开,臭流氓!”

  司行霈就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容绚丽邪魅,比所有人都好看。

  他吻她的唇,说:“轻舟,生孩子的事,咱们是要打算打算。”

  顾轻舟不理他。

  司行霈则仔细说了说新式大炮的问题。

  “......有了它,打过长江是迟早之事!我原本还在想,督军肯定不愿意给我,没想到我有如此奇遇!”司行霈心情极好。

  顾轻舟却秀眉紧锁。

  “怎么了?”司行霈问。

  顾轻舟心情不好:“我不知道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还以为是工业上的。督军对我不薄,我这样做,太对不起他了。”

  可是现在,也没办法弥补。

  一旦说出去,牵连自己和五姨太,还有司行霈。

  到时候,司夫人会趁机落井下石,把顾轻舟和司行霈等人一网打尽。

  “轻舟,你有时候挺善良的。”司行霈笑道。

  顾轻舟又掐他:“我原本也没有卖给别人,是你偷了的。你拿到了,应该交给督军的,对不起督军的人,是你!”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司行霈道。

  然后,他给顾轻舟赔礼,非要背着顾轻舟下楼。

  顾轻舟把东西偷出来,再还回去,司督军也会怀疑她是否复制给别人看过,平添猜疑。

  没必要。

  她不想害司督军的,司督军对她不错。

  她只是不知道那个东西如此重要,她偷出来,只是想让司琼枝的错误更大,司督军不会避重就轻的处罚她。

  “我又干了件缺德事。”顾轻舟叹气,“督军要是知道,肯定会很失望的。”

  顾轻舟又问司行霈,“你背着督军私下里研制军火?”

  司行霈点头。

  “你们......会分家?”顾轻舟问。

  司行霈原本是打算,等司督军死了,他就可以拿到全部的家当。当然,他也有自己的藏私。

  但是,最近他有了分出去的念头,因为颜新侬说过,司督军是不会答应他和轻舟结婚的。

  司行霈不一定敢把顾轻舟暴露出来,结婚的事,他也不敢想。

  但是他想要这样的机会--想结婚就随时结婚的机会。

  离开岳城,带着顾轻舟去过最自由的生活,这是司行霈最近的打算。··暁·说·

  顾轻舟害怕的,是岳城的风言风语,离开了之后,就没人知道她是谁了,她可以自由在司行霈身边出入。

  “肯定会分家的。”司行霈道,“督军又不止我一个儿子。”

  司行霈知道顾轻舟也没有吃早饭,他亲自下厨,煎了昨晚包好的小馒头,递给两个给顾轻舟,又帮她盛了碗粥。

  吃早饭的时候,司行霈还告诉顾轻舟,他已经审讯了翠华和秀秀,知晓了事情的经过。

  “听说,司琼枝是因为你和司慕很亲昵,才想对付你?”司行霈眯了眯眼睛,缝隙中透出危险的光。

  顾轻舟吃了一半的生煎馒头,掉在粥碗。

  她佯装没事,捡起来吃了,然后把那天发生的事,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下。

  司行霈微笑,倒也没生气,鼓励她的坦诚,摸了下她的脑袋,说:“轻舟你乖,我知道你对我很忠诚,放心,我不会处罚你的。”

  顾轻舟瞪了他一眼。

  司行霈又说起司琼枝的计划。

  “她先让五姨太房里的佣人下毒,这样转移了五姨太的注意力,自然不会再关注秀秀的异常。

  秀秀一直很喜欢司慕,甚至说过,像她这样的姿色,完全可以给司慕做姨太太的,只是五姨太不肯给她机会。

  司琼枝答应她,事成之后,她会让夫人安排,她到司慕的院子里去做事,另外会说服夫人,让秀秀成为司慕的二姨太。”司行霈说道。

  顾轻舟的勺子,微微顿了下。

  她有时候觉得,这世上的人,没有一个是可靠的。

  而后,她又想起慕三娘养活五个孩子,饭都吃不上,顾轻舟把钱给她保管时,她一个子也没动过顾轻舟的,所以值得信任的人还是有的。

  只是秀秀不忠诚而已。

  “......司琼枝看到过手表,就让翠华去偷。当时手表先过来,督军也不知道到底哪一样最关键,而且督军府铜墙铁壁,没防备家贼。”司行霈又道。

  翠华偷了手表,交给了司琼枝。

  受到了酷刑,翠华想求解脱,司行霈让她照自己的想法说一句话,就给她一个痛快,于是翠华说:“三小姐当时打开手表看了。”

  当天晚上,翠华就死了,她解脱了,司行霈答应过的事,肯定不会失言。

  有了翠华的口供,顾轻舟和五姨太就彻底洗清了嫌疑。

  “督军会怎么对司琼枝?”顾轻舟问。

  司行霈想了想,道:“送去英国,估计以后不会接回来,生活上也不会给太大的照顾,等于流放千里了。”read_middle();

  司琼枝会离开岳城。

  这个结果,顾轻舟谈不上满意,因为司琼枝是否离开,顾轻舟不在乎。

  她只是不想司琼枝老是害她。这是司琼枝第二次害顾轻舟了,顾轻舟不想给她第三次机会。

  “那五姨太会受罚吗?”顾轻舟又问。

  司行霈摇摇头:“督军挺喜欢她的。”

  昨天,五姨太去牢里探望了秀秀,毕竟主仆一场。

  五姨太哭得挺伤心,没想到秀秀为了虚无缥缈的前途背叛她。

  秀秀也后悔极了,求五姨太救她出去,五姨太没答应。

  “我看秀秀的衣裳上,是特意做过手脚的,她收紧了腰身,显得前胸更突出,我就知道她这个人不安分。”顾轻舟道。

  司行霈的目光,落在顾轻舟的前胸。

  顾轻舟恨恨咬牙,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

  司行霈佯装吃痛。

  “.......我一直都知道督军有个五姨太,听闻念过书,做个报纸小编译,还想是什么样子。昨日她去牢里探监,我发现她某些神态,和你很像。”司行霈笑道。

  顾轻舟的勺子,有了很短暂的停顿。

  司行霈将她比成姨太太,这不是很明显的暗示她吗?

  顾轻舟知道,他一直想让她做妾,留在他身边,他照样可以娶权势滔天的女人,实现他的宏伟理想。

  顾轻舟尊重他的理想,却鄙视他的贪婪。

  顾轻舟将勺子仍在碗里,粥泼洒了出来,她眉眼冷峻道:“可是我不会做妾,再像又怎样?”

  她起身,抓过了自己的手袋,想要离开。

  司行霈拦腰抱住了她,将她扔回沙发上。

  他轻轻刮她的脸:“谁让你做妾了?这话,一直都是你说,我可没有说过。”

  他抚摸着她,“你是我养的猫,轻舟,你会尊贵的!”

  顾轻舟撇开眼睛。

  这件事,顾轻舟说了很久,司行霈却从未听进去了。

  他们无法调和。

  顾轻舟心中的寒意,越来越深。说起的次数,她就越发清晰自己未来的路--她只有逃开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她无法说服司行霈,司行霈也无法逼迫她心甘情愿做小妾。

  “今年过年之前,把顾家全部收拾干净!”顾轻舟想。

  不能再拖了。

  她似乎忘了件事,司行霈遇到的刺杀越多,说明他得罪的人就越多,他的势力扩张就越快。

  再不走,只怕走不掉了。

  这些念头,一次次的盘旋在脑海里,顾轻舟突然揽住了司行霈的脖子,然后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脸上。

  她把他的脸咬出了血。

  “我给你偷了那么重要的东西,你却把我比成小妾,混账东西!”她狠戾骂道。

  司行霈吃痛,一抹脸上的血迹,就知道压痕今天是消不掉了。

  他不出门了,直接把顾轻舟扛上了楼。

  咬他一口的代价是很沉重的,因为他要折腾她更多的次数,才能弥补回来。

  完事之后,顾轻舟想起司行霈说过,其实这样是得不到真正的满足,而且很不舒服。

  “司行霈,最近谁在你身边?”顾轻舟问,“你遇到我之后,和哪些女人上床过?”

  司行霈一愣。

  没有。

  自从遇到了顾轻舟,他再也没有和女人睡过。

  他长期处于压力很大的状态之下,因为他血气方刚,而顾轻舟的手和嘴巴,给他纾解是非常有限的。

  “没有了,其中有两次,都被你撞见了,也被你搅合了。”司行霈压住她道,“轻舟,你得赔我!”

  顾轻舟气得打他。

  她的手掌,打在他赤膊上,一下下的,他幽深的肤质也露出红痕。

  他反而捉住她的手,问:“疼吗?”

  顾轻舟悻悻抽回手,说:“不疼。”

  “轻舟,再过一个多月就是你的生日,我准备送你一份大礼。”司行霈道。

  她又大了一岁。

  离她被司行霈吃干抹净的日子,又短了几分。

  “我不要大礼。”顾轻舟道,“每次你想搞事情,最后都很不如意。如果你有心的话,煮碗面给我吃吧。上次你生日,也是我给你煮面的。”

  这句话,不知为何触动了司行霈,让司行霈眼底微动。

  他紧紧抱住了她。

  “好,我给你煮长寿面。”司行霈道,“轻舟,你要陪我走完这一生,要不然谁煮生日面给我吃?”

  他母亲去世之后,他再也从来没有生日。

  第一次记得生日面,是顾轻舟煮的。

  全天下的美味,也不及那顿面好吃!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