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晚饭时候,四姨太和秦筝筝故意说那番话,引起了二姨太的怀疑。··暁·说·

  显然,二姨太是想象不到,人性能恶劣到秦筝筝那种地步,所以看不出端倪。

  顾轻舟则神态安然。

  她知道,一件事想要成功,就得造势,不是一蹴而就的。

  鸡汤肯定有问题,秦筝筝和四姨太也有问题,但不是今天发作。

  吃过晚饭,顾轻舟喝汤的时候比较慢,老太太又数落她:“慢腾腾的,娇气得很,哪里像缃缃和缨缨呢?”

  顾轻舟微笑,道:“老太太,从前维维在家,她吃饭也这么慢。”

  老太太素来不太重视孙女,来了这么久,她只把顾绍当个宝贝,又有顾缃、顾缨和顾轻舟三个人够她折腾的,她竟然忘了顾维。

  顾轻舟这么一提,老太太立马想起来了,扭头问秦筝筝:“维维呢?”

  秦筝筝哑口无言。

  后来,顾轻舟上楼,隐约听到二楼老太太的怒骂,好似是骂顾轻舟。

  秦筝筝肯定将顾维的离家出走,都算在顾轻舟头上了。

  “她这个小贱人,就应该活活打死她!”老太太骂道,“我去说,这还有家法吗?”

  秦筝筝安抚她。

  “.......你还护着她,将来祖宗的脸面都要被她丢光了!”老太太还在大声的骂。

  顾圭璋忍不住吼了句,这才消停。

  他们没有上楼找顾轻舟算账,顾轻舟就装作不知道。

  顾轻舟也不甚在意,懒懒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第二天,她早上四点就起床了。

  梳洗之后,她背上了书包,趁着迷蒙黎明之色,走了约莫一个多小时的路,终于早班的电车到了。

  顾轻舟乘坐电车,而后转乘黄包车,到了昨晚朱嫂告诉她的地址。

  她之所以来这么早,是因为她回头还要去上学,顾轻舟最近肯定有事,能不请假,她就尽量把不请假。

  敲门之后,顾轻舟退到旁边。

  一个中年男人,脸色惨白的打开了房门的小口子,看了一眼之后,神色更是大变。

  他认识顾轻舟。

  顾轻舟却不太认识他。

  在男人的身后,副官拿枪抵住了他的腰,也伸头看了几眼。

  “顾小姐。”副官看到顾轻舟之后,就把这男人随手丢开。

  另一个副官将男人绑起来,打开房门,顾轻舟进了房子。

  房子是在二楼,狭小矮窄,四周的墙壁潮湿,于是白灰就脱落了大半,斑驳不堪。西边靠墙是一床小床,床头糊满了报纸,妇人抱着小孩子坐下,瑟瑟发抖。··暁·说·

  顾轻舟也没顾上说什么,上前去看了那妇人手里的孩子。

  妇人吓得面无人色,颤颤巍巍想要磕头:“小姐,您饶了我们吧小姐,我们也是奉命办事。”

  顾轻舟从她手里接过孩子。

  很轻很瘦,根本不像个一岁多的娃娃。

  孩子熟睡,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软软的奄奄一息。

  孩子已经一岁多了,看得出五官的模样,很像四姨太。

  只是.......

  顾轻舟见这孩子的另一只手藏在袖子里,就撸起她的袖子。

  看到袖子里的小手,顾轻舟愣住。

  这孩子的左手枯瘦蜡黄,只有三根手指,小拇指被砍去多时,已经结痂;而无名指是新砍的,伤口尚未愈合,血迹斑斑。

  顾轻舟彻底愣住,一股子炙热的怒焰,冲上了她的头脑。

  “秦筝筝果然丧心病狂!”顾轻舟心里的怒火,似海浪翻滚,一阵阵的涌。

  她反手一巴掌,扇在那个女人脸上。

  那个女人没防备,被顾轻舟打了个踉跄,跌倒在地。

  “手指呢?”顾轻舟打完,眸光凛冽落在这对男女的脸上。

  女人被打了一巴掌,倒地半晌不起来,想要躲开一劫,不动弹。

  男人也吞吞吐吐。

  “副官,毙了他!”顾轻舟指了指那个男人,“有一个人证就够了。男的毙了,女的留下。”

  副官立马拔出了枪。

  男人吓得双腿全软了,噗通给顾轻舟跪下,爬到她面前:“小姐饶命,小姐饶命!是.......是小人砍的,不过小人也是奉命办事,太太吩咐的。”

  顾轻舟这时候想起来了,这个男人叫吴老六,是顾家负责采办的佣人。

  采办是油水最丰厚的,负责采办的,一定是亲信。

  原来,他是秦筝筝的亲信。

  而这个女人,是吴老六的妻子,并不是在顾家做工。

  他们两口子,一个负责日常送柴米油盐,一个负责照顾四姨太的女儿。

  当四姨太不听话的时候,秦筝筝就剁一根手指头给四姨太。

  顾轻舟觉得,最下贱肮脏的人,都比秦筝筝有人性!

  顾轻舟心里沉甸甸的,又怒又悲,甚至想一刀捅死秦筝筝。

  好半晌,顾轻舟仍是怒气难消。read_middle();

  孩子稚嫩的脸,单纯又无辜,却少了两根手指。

  顾轻舟头一次这么生气,她被一种哀痛的愤怒紧紧包裹着。

  “说说,你要怎么给太太传信?”顾轻舟坐在,脸色阴沉如铁,抱着四姨太的女儿,审问吴老六。

  “我五天来一次,送吃的喝的,再向太太汇报这边的情况。太太每隔一个月来一次。”吴老六道。

  “下次报信是什么时候?”顾轻舟问。

  吴老六紧张道:“就是今天下午。”他是早上赶过来送给养,被副官们拿住了。

  顾轻舟颔首。

  她对吴老六道:“回去继续告诉太太,一切如常,知道吗?”

  “是,是!”吴老六道。

  顾轻舟又问他:“你几个孩子?”

  “三......三个。”吴老六心知不好,使劲给顾轻舟磕头,“小姐,您绕过我的孩子!”

  顾轻舟冷漠看着他,对副官们道:“把他的女人和孩子们,全部关起来,日后再发落。”

  副官道是。

  这样,吴老六就不敢偷偷给秦筝筝报信,会照顾轻舟的吩咐做事。

  顾轻舟就把这个一岁多的女婴,抱去何氏药铺。

  慕三娘看到孩子的手,捂住嘴就哭了:“谁这么缺德?”

  何梦德给孩子敷药,见这孩子有进气没出气的,何梦德说:“太虚弱了,再这样下去,估计没两个月就要夭折。”

  “给她补一补。”顾轻舟道。

  她还要去上学,就把孩子托付给了何家。

  放学之后,顾轻舟买了奶粉和蛋糕,赶到何氏药铺。

  孩子已经醒了,何微姊妹几个正在逗她玩。

  慕三娘接过奶粉,去冲了一杯给这孩子,何微又喂她吃蛋糕。

  孩子眼睛明亮却又柔软,没什么力气。

  “她会说话。”何微道。

  快两岁的孩子,自然是会说话的。

  “你叫什么?”顾轻舟问她。

  小孩子吃了口蛋糕,怯生生的往何微身后躲。

  何微哄着她,再三告诉她,顾轻舟不是坏人。

  “我叫莲儿。”小孩子奶声奶气的,中气不足,声音却娇萌可爱。

  “莲儿,你怎么到城里来了?”顾轻舟又问,看看她记得多少。

  “来找妈。”莲儿道,“我妈.......”

  她知道,她母亲在城里。

  何微陪着她吃了蛋糕,喝了一杯牛奶之后,莲儿也活泼了几分。

  慕三娘和顾轻舟站在门口说话。

  “.......是四姨太的。”顾轻舟道,“太太胁迫四姨太,所以把莲儿成当人质。”

  “那也不该切了孩子的手指啊,太过分了,她自己也是当娘的,怎这样狠心?简直不是人!”慕三娘心酸抹眼泪。

  顾轻舟也很难过。

  小孩子软软的眸子,能把人心底的同情全部勾起来。

  这样柔软弱小的孩子,吴老六那个狗东西怎么下得去手?

  秦筝筝又怎么开得了口去吩咐?

  “姑姑,您再帮我照顾几天,我回头再送些吃的过来。等家里忙好了,我再派人来接她。”顾轻舟道。

  慕三娘说:“不用送东西过来,我们这点现钱还是有的,不会亏待了她。”

  顾轻舟颔首。

  回到顾公馆时,顾轻舟神色冷峻。

  饭后,顾轻舟陪着四姨太散步。

  四姨太肚子越来越大了,她每天饭后都需要闲步。

  秦筝筝有把柄在手,也不担心顾轻舟教唆四姨太反抗,满不在乎的任由顾轻舟陪着四姨太出去。

  “.......四姨太,莲儿今年多大了?”顾轻舟问。

  四姨太脚步一顿,如遭雷击望着顾轻舟。

  她心里升起了渺茫的希望,紧紧攥住顾轻舟的手:“轻舟小姐,您.......您是不是见到了我的莲儿?您是不是将她救了出来?”

  顾轻舟沉默。

  后花园只有两盏路灯,光线迷蒙之处,顾轻舟的眉眼格外清冷。

  “四姨太,你做母亲实在失败!”顾轻舟道,“莲儿断了两根手指,而你不反抗,居然要放弃肚子里孩子的性命!你以为退让,就真的能保住莲儿的命?”

  四姨太这会儿醍醐灌顶。

  这些秘密,都是秦筝筝筹划的,而顾轻舟已经猜到了。

  秦筝筝想利用四姨太肚子里的孩子,给顾轻舟和二姨太设下陷阱,将她们俩彻底铲除。

  手心手背都是肉,莲儿已经是活生生的生命,而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见天日。

  总要选择一个,四姨太痛苦万分之后,选择了莲儿。

  “救我,轻舟小姐!”四姨太几乎要给顾轻舟跪下。

  顾轻舟扶住她,低声道:“小心,这房子四周都是眼睛!”

  四姨太立马打起精神站稳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