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顾圭璋现在处于崩溃的边缘。··暁·说·

  妻子入狱,而且发疯了一样承认往日的罪过;母亲去世,还是被妻子杀死的。

  顾家完了!

  顾圭璋也完了!

  名声的积累很难,但摧毁却是一瞬间,摧枯拉朽的就完了。

  哪怕再过去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都会有人谈论这件事,顾家声名扫地。

  顾圭璋的儿女们,婚姻就不要再想了,别说高嫁高娶,就是普通人家,也不愿意将女儿嫁给顾绍、也不愿意娶顾缨和顾缃。

  顾轻舟的婚姻,更是岌岌可危了。闹了这么大的丑闻,督军府会怎么想?

  八成,督军府那边也保不住了。

  顾圭璋不心疼秦筝筝,他只心疼自己,苦心读书,从一个下小子变成了高门贵婿,再苦心弄死了骄傲的妻子、老丈人,得到了家产,现在一切都要化为乌有了!

  “等丧事办完,我们就移民去新加坡,买下橡胶园,从头开始!”顾圭璋想。

  可他有舍不得海关的差事,那可是肥差!

  顾轻舟敲门时,书房里全是烟味和酒味。

  她不讨厌雪茄的清冽,更不容易葡萄酒的清香,在此刻,顾轻舟仿佛闻到了极好的花香。

  顾圭璋越是痛苦,顾轻舟的成就就越大。

  “轻舟!”顾圭璋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也不骂顾轻舟了,“你.......你快去督军府,求督军把你母亲救出来。”

  “怎么救?”顾轻舟一改往日的温顺柔美,她双眸沉着,在光线幽淡的书房里,似两轮冰魄,透着清霜。

  顾圭璋微愣。

  她的眼神,震慑住了顾圭璋。

  顾圭璋半晌回神,着急道:“让警备厅放人!轻舟,你可不能糊涂,你母亲这事定了罪,咱们顾家的名声毁了,你也就毁了。司督军最要面子,你以后到时候司家还想娶你吗?轻舟,我都是为了你啊!”

  顾轻舟冷笑。

  顾圭璋亲眼看到,他一向乖巧内敛的女儿,脸上有种皮笑肉不笑的冷酷。

  “我母亲?”顾轻舟唇角挑起,“我母亲不是死了十五年吗?”

  顾圭璋又愣住。

  “......太太已经认罪了,督军说我祖父帮助过他,既然是孙家的事,就是督军府的事。阿爸,您确定要这个当口去得罪督军么?”顾轻舟又问。

  顾圭璋心乱如麻。

  “轻舟,你再去求督军,秦氏她是疯了,当年的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顾圭璋道。

  顾轻舟眼眸明亮,从顾圭璋身上掠过,她微笑:“阿爸,太太都认罪了,您说子虚乌有,警备厅听您的吗?”

  顾圭璋又微愣。

  他这会儿才明白,顾轻舟是不打算管了。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說  ānnǎs.

  蠢货,为了让秦氏坐牢,自己的前途也不要了吗?

  顾圭璋准备骂顾轻舟的时候,顾轻舟已经离开了。

  “你站住!”顾圭璋厉喝。

  顾轻舟的脚步,却越走越远,她根本不听顾圭璋的。

  顾圭璋气得头疼,却实在没精力去收拾顾轻舟。

  顾家还是乱得不成样子。

  顾绍帮衬二姨太忙碌,已经将老太太收敛入了棺材。

  灵堂也搭建起来了。

  三姨太去给老家拍了电报,请其他人过来参加老太太的葬礼,将来扶棂回老家。

  四姨太则不知去向。

  “四姨太呢?”不知谁问。

  没人回答。

  这个当口,四姨太在不在都无所谓,她身怀六甲,帮不上忙的。

  众人找四姨太的时候,四姨太到了一处旅馆,开了房间,等着慕三娘抱她的女儿过来。

  慕三娘把莲儿送过来,四姨太抱着孩子痛哭。

  孩子见到了娘,也跟着哭,声音软软的,不停叫:“妈......”

  黄昏的时候,顾家的事捋顺了,所有人松了口气,准备吃点东西;顾圭璋还是出去了,他不知去找谁了。

  岳城晚报准时送到了顾家。

  佣人立马藏起来。

  二姨太眼尖,她问:“是晚报吗?藏起来做什么?”

  佣人战战兢兢递给二姨太。

  二姨太一瞧,惊呼出声。

  晚报的头版头条,是秦筝筝杀人案--她的照片豁然登在上面。

  三姨太也赶紧凑过来看。

  “哎呀,这.......”三姨太吃惊。

  报纸上说,秦筝筝不仅故意杀死老太太,还在十五年前,毒杀了顾圭璋的原配孙绮罗。

  “轻舟小姐知道吗?”三姨太低声问二姨太。

  二姨太看了眼楼梯。

  “此事,只怕跟轻舟小姐很有关系。”二姨太道。

  顾轻舟肯定知道。

  没有顾轻舟的推波助澜,秦筝筝是不可能去自首。

  “冬月初五,在军政府的刑场枪毙。”最后,报纸上写了对秦筝筝的处罚。read_middle();

  看到这几个字,两位姨太太愣住。

  她们有种不真实感。

  她们恨了好几年的秦筝筝,就这么去死了吗?

  是真的,还是做了个美梦?

  “这是岳城晚报,对吧?”三姨太道,声音有点紧。

  岳城晚报,就不会是小道消息!

  三姨太很想笑,也忍不住要笑出声,可此前老太太尸骨未寒,顾家遭遇这等人伦丑事,笑出来就是大罪,她努力忍住。

  虽然忍住了,三姨太仍是一张憋不住的笑脸,唇角上扬着,很是滑稽。

  二姨太的神态,比三姨太也好不了多少。

  “是啊,岳城晚报!”二姨太道。

  这两位姨太太,各自拿了份报纸,上楼回自己的房间,终于可以放肆露出她们的喜悦。

  三姨太用枕头捂住了脑袋,笑得花枝乱颤。

  秦筝筝要死了,她这个下场,简直是大快人心,三姨太性格开朗,她是一定要笑出来的。

  二姨太则没那么夸张,她倒了杯葡萄酒,水晶杯里血色妖娆,她轻轻晃动酒杯,看着那潋滟的涟漪出神。

  “这酒真漂亮.......”

  两位姨太太的好心情,用言语根本形容不了。

  顾缃却哭得晕死过去了,顾缨导滞如木鸡。

  后半夜的时候,司行霈爬到了顾轻舟的卧房。

  当时顾轻舟还在窗下写作业。

  耽误的功课,她得补回来,任由外面变了天,风言风语,顾轻舟还是要努力把毕业证拿了。

  这些流言蜚语,根本伤不了她。

  司行霈进来的时候,顾轻舟吓了一跳,旋即锁紧了门。

  “.......你们家的事,闹得不小啊。”司行霈捏她的脸,“小东西,是不是你搞鬼的?”

  顾轻舟不言语。

  “怎么不跟我说?”司行霈抬起她纤柔的下巴,让她和他对视,“告诉我的话,我早就替你收拾了他们,何必委屈自己?”

  司行霈终于知道,顾轻舟为何非要住在顾公馆。

  什么狗屁名声,她要的根本不是这些。

  “报仇,就是要自己手刃仇敌。在乎的不是他的结局,而是一步步将他逼到绝境的过程。拥有这个过程,才算报仇成功了。”顾轻舟道。

  顾轻舟不想要司行霈帮忙。

  自己的仇,当然要自己报,否则她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顾轻舟不想利用司行霈,只是她对司行霈有过大恩,有时候资源跟不上,需要借助司行霈的人,就当他还了人情。

  “好,随你。”司行霈拉过她,亲吻着她的唇。

  他们俩并头躺在床上,顾轻舟沉默不语。

  司行霈也不说话了,只是抱着她,感觉她娇小玲珑,有时候也是脆弱不堪,需要他的陪伴。

  凌晨三点时,司行霈离开了顾公馆。

  翌日,司行霈刚到军政府的会议厅时,就有人送来电报。

  司督军看完,脸色微沉。

  “怎么了,督军?”参谋问。

  司督军回神,笑了笑:“一点家务小事!”

  他把电报放到了旁边。

  司行霈大摇大摆的,趁着司督军翻阅文件的功夫,他拿过来看了几眼。

  司督军眼神扫过来,司行霈又还了回去。

  就这么几眼,司行霈也有点愣:南京的政治部下了命令,让将顾秦氏移交南京法院审理。

  顾秦氏,就是顾轻舟的继母秦筝筝了。

  “顾家怎么能说动南京政治部出面?”司行霈有点疑惑。

  他最近不太关注南京的动向。

  从军事会议厅出来,司行霈就喊了副官,让副官去问问,南京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团座,政治部的尚副部长,两个月前纳了十二姨太,那位姨太太叫白薇,真名叫顾维。”副官报告道。

  司行霈想起来,顾轻舟家里有个离家出走的妹妹--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

  “原来如此。”司行霈道,“去吧。”

  司督军犹豫了片刻,觉得此事交给南京法院,也没什么不妥当的,留在岳城反而是烫手山芋。

  公事公办,会有人说闲话;包庇遮掩,更是有闲话。

  同时,司督军也好奇,南京怎么会对秦筝筝的案子感兴趣。

  虽然这个案子舆论影响力很大,到底只是小老百姓家的家务事,跟政治和军事不沾边。

  司督军派人去打听,也知道原来顾轻舟的妹妹,已经改头换面,成了政治部副部长的十二姨太。

  “交给南京吧,明天凌晨五点送走。”司督军发了批条。

  批条很快送到了警备厅。

  警备厅的人准备着。

  到了夜里八点,突然有个人来探监。他带着两名副官,压着帽子,让厅长出来见他。

  厅长看到之后,腿脚哆哆嗦嗦的,将此人请到了关押秦筝筝的监牢。

  帽子推了上去,露出司行霈那张俊美得几乎邪魅的脸。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