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秦筝筝跪在顾轻舟面前,顾轻舟没有让她起来。


顾轻舟依靠着门口,一头浓密的青丝斜垂,映衬得她肌肤剔透雪白,嫩唇红艳,明亮的眸子微挑,既有女孩的纯真,又有女人的娇媚,像只妖,能食人血肉的妖,静静盯着秦筝筝。


她的眼神,让秦筝筝背后生寒。


秦筝筝走投无路了。


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她去受死,保住顾缃,只有她一个人承担。


以后是枪毙还是坐牢,就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秦筝筝不敢再贪心了,她一定不能让顾轻舟把顾缃暴露出路。


顾缃杀了祖母,她就毁了;顾缃毁了,顾缨也就没前途了。


秦筝筝犯错,罪不及子女,也许将来顾缃和顾缨还有其他的造化。


总之,用她一条命换她和顾缃两条命,太划算了!


她甚至希望顾轻舟面薄心慈,饶过她一命。听到她说有条件,秦筝筝反而精神一怔,带着濒死的求生欲念,望着她。


“你当年是怎么害死我母亲的?”顾轻舟转身,趿着拖鞋坐在椅子上,手里的勃朗宁手枪稳稳的,她声音清冽。


秦筝筝一愣,惧怕像潮水般涌了上来,淹没了她,她呼吸屏住。


“我没有害过你母亲。”旋即,秦筝筝狡辩,用极其无辜的声音哀求她,“轻舟,你误会我了,我从未害过你母亲!”


她见顾轻舟不相信,又诉说往事:“当年孙家收留我,你母亲待我像亲姊妹,我怎可能害她?”


这席话,不能打消顾轻舟的疑虑,反而让她的眼眸更阴冷。


顾轻舟唇角一挑,有个嘲讽的微笑:“那好,你们母女就等着坐牢判刑吧!”


秦筝筝就知道,顾轻舟不好糊弄。


可当年的事,早已没了证据,秦筝筝放在孙绮罗汤里的那些药材,连渣滓都倒进了黄浦江,顾轻舟根本就查不到!


任何人都查不到证据!


秦筝筝这会儿醍醐灌顶:怪不得顾轻舟回来之后,一步步的紧逼他们,却不咬死他们,因为她要他们走投无路,自己承认自己的罪行。


秦筝筝和顾圭璋的罪行,早已没了证据,只能自己承认。


这位唯一的出路。


“你可以否认,那你和顾缃就先死。随后,我会把顾维、顾缨、顾绍都送给你!”顾轻舟倏然微笑,笑容谲滟而阴森,“你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的。


秦氏,我义父可是军政府的总参谋,你觉得你和顾缃进了大牢,还有机会翻身吗?你觉得你和顾缃死后,顾缨和顾绍能从我手下逃脱吗?”


她已经不叫太太了,直接称呼“秦氏”。


顾轻舟不想暴露顾绍,于是她也把顾绍算进去,虽然她知道,秦筝筝根本不在乎顾绍。


秦筝筝知道顾轻舟的手段。


这个时候,她怕了!


她很怕,怕到了极致。


顾轻舟手里有证据,只要她去警备厅,顾缃和秦筝筝就一定会被抓;只要被抓,秦筝筝母女就没有出来的机会,因为顾轻舟在军政府有关系。


只要她们俩死了,顾缨那个蠢孩子,肯定是顾轻舟的囊中之物。


顾轻舟会发泄对秦筝筝的不满,折磨顾缨,甚至顾维。


顾维也许会回来。


不,这太可怕!


“好,好,我认罪!”秦筝筝倏然想扑过来,抱住顾轻舟的腿。


顾轻舟却将枪对准她,不许她靠近。


“我认罪,轻舟,我会去警备厅自首。当年你姆妈早产大出血,身体一直不好,我们给她的补药里,放了泻药和毒药,她才慢慢消瘦去世的。”秦筝筝道,“那些药方已经没有了,药渣也没了。我认罪,只要你放过缃缃和缨缨。”


她只求放过顾缃和顾缨,就等于承认,顾绍不是她的孩子。


在隔壁房间的顾绍,也听得一清二楚。他紧紧咬住了唇,很想冲出去质问,但是他忍住了。


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秦筝筝这个人,对顾绍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好!”顾轻舟道。


老太太的遗体,在早上的时候被送回了顾公馆。


顾圭璋准备搭建灵堂的时候,发现顾轻舟和秦筝筝都不在家。


“人呢?”顾圭璋大怒。


顾缃眼睛都哭肿了,声音嘶哑对顾圭璋道:“阿爸,姆妈不小心将祖母推了下去,她不是有意的,但是轻舟带着她去警备厅,让她认罪去了。”


顾圭璋大惊失色。


“这个贱人!”他不知是骂顾轻舟,还是骂秦筝筝。


秦筝筝将婆婆推下楼梯,这等人伦丑剧,会给顾圭璋的人生抹黑。


顾圭璋完全可以找青帮的人,花点钱让秦筝筝“出个意外”,神不知鬼不觉解决此事,不会让顾家难堪,甚至会有人同情顾圭璋,一个月之内丧母又丧妻。


那时候,他能获得军政府的同情,得到更多的好处。


秦筝筝去自首,等于将家丑外扬,顾圭璋很没面子,岳城也会传遍,到时候顾家声名狼藉,军政府可能会退亲。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顾圭璋大怒,也顾不上给老太太入殓,直接让司机去了警备厅。


等他到了警备厅的时候,军警们正准备将秦筝筝收押。


“误会,都是误会!”顾圭璋陪着笑脸,“诸位长官,我母亲是意外跌落,我太太伤心过度,失心疯了。帮我们销案吧长官,我会跟司督军褒奖你们的,我母亲尸骨未寒,不能没有儿媳妇披麻戴孝啊!”


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甚至说着就哭了,眼泪滚落下来。


军警们看着他,沉默了下。


而后,一个年长的探长道:“顾先生,您妻子谋杀您母亲,我们已经有了铁证。况且收押她,不止是她杀了您的母亲,还有她毒杀您前妻”


顾圭璋如遭雷击,难以置信看着秦筝筝。


那件事,顾圭璋也有密谋,为何秦筝筝这么傻要说出来?


她是疯了吗?


“你这个疯娘们,你说了什么狗屁话?”顾圭璋失控,上前又要打秦筝筝,甚至想把她当场捅死。


杀婆婆、杀原配正室,光这两件事,就足以让顾家背负舆论,声名狼藉!


顾圭璋积累的声望,全部都要丢尽了!


秦筝筝,她怎么可以如此不计后果?她彻底疯了吗?


军警们拉住顾圭璋,又将秦筝筝收监,闹腾了半晌,顾轻舟始终冷眼旁观。


顾圭璋深受打击,没看到顾轻舟。


他从警备厅出来,直接去找司督军了,想让司督军将秦筝筝保出来,甚至销案。


“根本没有那么回事,她是疯了。”顾圭璋痛哭流涕,“督军啊,你可要救救顾家啊!”


他一个老男人,对着司督军痛哭,司督军没觉得他可怜,反而是很尴尬。


“我去了解案情,若是真有冤屈,自然会替你们做主的。”司督军道。


说罢,司督军让副官将顾圭璋请出去。


顾圭璋不肯走,副官们看了眼司督军的脸色,强行将他拖走了。


司督军也坐不住了。


孙绮罗是恩人的女儿,若是她真的被秦筝筝害死,也许顾圭璋也脱不了责任,此事需得严查。


司督军想起了顾轻舟。


“备车,去警备厅!”司督军道。他要亲自去看看秦筝筝招供的口供。


等司督军到了警备厅时,却发现顾轻舟仍在警备厅的大厅里。


顾轻舟穿着月白色的上衫、月白色的澜裙,墨发红颜,美丽又凄凉,宛如守孝的孤女。


司督军心中闪过几分疼惜。


“督军。”顾轻舟起身,对司督军的到来一点也不意外。


顾圭璋一定会去找司督军的。


“你还在?”司督军叹了口气,“我听说了。你放心,肯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顾轻舟点点头,修长的羽睫低垂,湿漉漉的。


警备厅的长官亲自出来,将案情复述给司督军听。


“没有审讯,法医也说了,秦氏精神正常,她的确是自首,言语很情绪讲述她如何推顾老太下楼,如何在十七年前谋害孙氏。”探长道。


司督军接过口供,看了又看。


顾老太这件事,是有照片的,很清楚,秦筝筝就是凶手;而杀孙绮罗,秦筝筝的讲述也颇有调理。


既然她愿意承认,那么就没什么可查的。


“尽快定罪!”司督军道。


“是!”


司督军这句话,让这个案子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性。


顾轻舟的眼泪,涌了上来。


她进城的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是让顾圭璋和秦筝筝一样,走到必须自首、自己认罪的地步,才算成功。


“轻舟,逝者已矣,你节哀。”司督军拍了下她的肩膀,“吃早饭了吗?”


顾轻舟摇摇头。


“走吧,伯父带你去吃点东西。”司督军道。


喝粥的时候,顾轻舟的眼泪啪嗒掉在粥碗里,荡开一朵涟漪。她遮掩着,将粥碗端起来,咕噜噜喝下去。


司督军默默叹了口气,心中很舍不得,非常同情顾轻舟。


等顾轻舟吃完早膳,回到顾公馆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


顾家由二姨太操持,正在给老太太入殓。


顾圭璋不见了踪迹。


他还在想办法,把秦筝筝捞出来。在督军府碰壁之后,顾圭璋一时间万念俱灰。


“轻舟小姐,老爷到处找你。”三姨太提醒顾轻舟。


顾轻舟颔首,上楼去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